第三百六十七章 吴佩孚之夜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八月十七号白天里的空军运输以及掩护行动无疑是极其成功的,利用一个白昼的时间,空军就从南京空运到蔡家岗总数十二吨的补给品,包括第五混成旅极为需要的子弹、炮弹以及部分的药物。为了对这空运行动进行掩护,国民军几乎全数出动,出动战斗机以及空余之余的轰炸机对蔡家岗外围的北洋军进行压制打击,虽然直接轰炸以及扫的战果不多,而且还损失了一架轰炸机,多架轰炸机被击伤,消耗的油料足足占据了南京空军基地里的燃油储备五分之一还多,但是空军却是成功的把第五混成旅极为需要的补给品运输到了蔡家岗。

    第五混成旅得到了这部分极为宝贵的补给品后,极大的缓解了弹药紧缺的困境,至少迫击炮、机枪等防守主力武器就能够重新开火,大力的压制敌人的进攻。第五混成旅从十三号占据蔡家岗以来,随后就是和吴佩孚的增援支队进行交火,后续南部又遭遇王承斌派遣的一部分部队进攻,两面夹击之下补给通道被切断,以至于第五混成旅一直没能够得到大批量的后勤补给,从开战到十七号一直都是依靠第五混成旅自携带的后勤物资进行作战。

    激烈的四天交战中,食品供应暂时还没有问题,第五混成旅自所带的粮食以及到达蔡家岗后就地征集的少量粮食足以支撑部队五天作战所需,而且被包围切断补给通道后,郭成东就下令限制各项物资的供应,较少食品供应量,争取把五天的供应期拉长到八天乃至更长。粮食方面省一省还能坚持多几天,但是弹药方面就是无法解决了,尽管已经下令限制弹药使用,但是面对北洋军的猛攻,第五混成旅根本不可能和郭成东想象的那样节省弹药。

    国民军的轻武器使用上向来是依靠火力制胜,尤其是对机枪极为依赖,各项步兵战术都是依托机枪来展开的,可以说国民军装备的重机枪以及轻机枪就是国民军步兵进攻和防御的战术核心,一切战术行动都是围绕这两样武器来进行的,哪怕是迫击炮也是作为配合使用。第五混成旅的防守也是依托机枪为中心,尤其是为数不多的重机枪更是被部署到防御核心地区,数天激战下来重机枪的子弹消耗量可不是一般的大,如果不是国民军空军即使运送了弹药补给的话,第五混成旅的重机枪在一天之内就会面临无子弹可用的尴尬状况,而且因为第五混成旅装备的乃是汉阳造步枪,所用的步枪子弹和重机枪子弹并不通用,就算是临时想要用步枪子弹应急都不行。

    空军的白天空运行动过后,当夜第五混成旅就是迎来了北洋军发动的大规模进攻!

    然而这一次第五混成旅并没有和之前的两天一样进行收缩防御,而且是展开了积极防御战术,并用一支精锐小股部队在南部对王承斌的部队发动了小规模的反击,一度向南部推进了五百余米。得到了空中补给的第五混成旅浑然完全没有了两天前的颓势。

    实际上,进攻第五混成旅的北洋军在兵力上并没有占据太大的优势,吴佩孚的增援支队大约六千人,而这几天的进攻战中伤亡已近高达六七百人,而王承斌派遣的南部方向北洋军并不多,只有千人左右,而这千人时间上也是之前吴佩孚派到巢湖的先遣营。总的来说进攻第五混成旅的就是吴佩孚从合肥集结南下的增援支队,包括北洋军第三师第五旅下属一团,安徽省陆军第一师的一个旅,配属了一个山炮营,总兵力七千余人。兵力上比第五混成旅只多了两千人而已,而且兵员素质上,吴佩孚的第五旅直属部队近三千人是要强于国民军的,剩余的安徽省陆军第一师的那个旅则是要差一些,可能会略逊于第五混成旅的兵员。第五混成旅的兵员实际上前也是苏军而已,虽然经过了挑选但是和国民军的其他那些主力部队的兵员质量无法相比的。

    总体上来说,两者的兵员质量以及兵力对比混合了后,大体是相当的,北洋军略占优势但是也不大。而双方的军官质量相差的也不多,吴佩孚手下的一群都是北洋军第三师出的军官,至于那群安徽省陆军第一师的军官早就被吴佩孚踢到一边去了,而北洋军第三师的军官质量说实话比国民军的大多数部队要强得多,全都是多年培养出来的职业军官,而国民军中除了那些高级军官是留学以及早期国内军校出外,绝大部分中层以及基层军官都是福州军校出,接受的是速成军事教育,前后只有三个月而已,但是胜在年轻有朝气,这些有着文化基础的福州军校毕业生在战争中成长起来也很快,第五混成旅内的军官都是从其他部队知己抽调的,并不是直接从福州军校补充而来的新人,整合起来和北洋军的军官质量相差并不算太大。

    然而武器方面,步枪大家都一样,第五混成旅用的是原黄兴苏军的主要装备汉阳造,北洋第三师用的是进口的1888式委员会步枪,安徽省陆军用的也是汉阳造,大家半径八两谁也不比谁好多少,基本无法影响战局走向。手枪这种只能用来自杀的装饰武器就更无关紧要的。火炮方面北洋军是占据优势的,吴佩孚带来的一个山炮营可是第三师第三炮兵团的一个山炮营,装备的可是七十五毫米的格鲁森过山炮。比起第五混成旅的五十七毫米国产汉阳造过山炮要强得多,而且第五混成旅的山炮营可是只有十二门而已,就算还有着两个步兵团各自配属的迫击炮连共十二门迫击炮也无法抵消这一火炮劣势。至于六十毫米的迫击炮,这种就已经属于轻武器行列了,对付敌军的机枪是不错,但是无法进行火炮压制的。

    而在机枪方面大家也是半径八两,第五混成旅是辖两个满编制的步兵团,各自有着一个重机枪连,每个营也有一个机炮连,加起来就是十二重机枪,十八的轻机枪,二十四门六十毫米迫击炮。而吴佩孚方面重机枪多一些,得到了第三师重机枪营调配的六重机枪,然后安徽省陆军的这个旅也有六,不过吴佩孚接管第五旅后自己也攒了两重机枪,这次一起带过来了,虽然型号有些繁杂但是绝对是可以用的。轻机枪北洋军其实也不少,而且用的还是和国民军所用的相同,都是麦德森轻机枪,这一年里袁世凯可是花了大价钱进口了众多的麦德森轻机枪,当做防空以及对地支援任务。吴佩孚这次也带了一个轻机枪连,总数有着十二的轻机枪,不过这些机枪吴佩孚并没有投入到地面进攻中,而是用来担负防空任务,吴佩孚可是被前后国民军的空军炸了多次,对于防空还是很重视的,不但把轻机枪当成防空主力,而且还用土办法把几重机枪也抬起来,用于对空击,尽管限制很多但是也有战果,今天被击落的国民军D4B轰炸机就是被这几临时改装的重机枪所击落的。

    如果说第五混成旅在那个部分占据优势的话,那么就是国民军大量装备的六十毫米迫击炮了。国民军目前大量装备的三种口径的迫击炮中,一百二十毫米的迫击炮产量一直不高,苏南战事期间加急生产的三十多门迫击炮后来发现诸多问题,连续炸膛了三门之多,福州兵工厂下属的迫击炮厂不得不进行改良,但是一直没能得到彻底解决,只能是用手工低速生产来避免问题出现,每个月产量不多连十门都不到,目前一共也才生产了百门不到,被分成了八个独立重型迫击炮营,每个迫击炮营十二门。然后灵活调配给各军,但是实际上近半数都被调到江西和湖南的第四军,用来弥补第四军所辖各部队炮兵火力不足的装备,剩下的三个重型迫击炮营被第二军和第一军分占,第二军有两个,第一军有一个。但是第二军的两个重型迫击炮营一个配署给了第六师,一个配属给了第九师其他的部队第八师和第五师都没能得到一百二十毫米重型迫击炮的加强。主要是因为第六师孤处于西部战线,需要加强火力,而第九师为全军唯一进行了火力扩编的部队,同时也是第二军的拳头部队,进攻巢湖的绝对主力,用来加强第九师是理所当然的事

    八十毫米迫击炮的产量要多的多,福州兵工厂已经可以做到每月五十余门,连续生产这么长时间后已经完成了对国民军各主力部队的列装,而八十毫米毫米在国民军中的主要作用当成营团级别的火力支援。

    至于国民军大量装备的六十毫米迫击炮,除了对连一级别进行火力支援外,也是担当对敌军机枪火力点进行定点清除的主要武器,熟练的国民军六十毫米迫击炮手在瞄准镜的辅助下,三发急速就足以敲掉敌军露的重机枪火力点,国民军和北洋军的对战中,国民军装备的大量六十毫米迫击炮可是杀伤了众多北洋军的重机枪火力点。

    而这一点,也是第五混成旅对吴佩孚所具有的为数不多的火力优势之一。

    可惜的是,这种优势并没能够在前期的防守行动中帮助第五混成旅发挥太大的作用,因为看着年代重机枪的机动不佳,前线步兵在进攻的时候是不会带着重机枪一起进攻的,重机枪只能在后面进行火力的压制,但是对前线冲锋的步兵而言起到的作用并不大,这年代重机枪之所以犀利,完全在于他那变态的防御能力,只要有个坚固的重机枪堡垒在,敌军没用能火炮敲掉这个重机枪火力点的话,敌军步兵发起冲锋之时就是重机枪大片大片收割生命的时候。相对于进攻则是要差一些了,这也是各国为什么大力研制更加轻便的机枪的根本原因所在,不是重机枪威力不足,而是太重不利于机动。

    但是在昨夜第五混成旅临时发动的一场小反攻中,国民军的六十毫米迫击炮再一次立下功劳,在反攻出发前,国民军的一个六十毫米迫击炮组成功的打掉了北洋军的一个重机枪火力点,随后第五混成旅在发起反攻的时候才能做到迅速推进。

    第五混成旅和吴佩孚增援支队整体相当,之前第五混成旅被压着打只是因为补给弹药不足而已,现在第五混成旅得到了空中补给,尽管这一部分补给对于五千到多大军来说并不足够,但是也足以让第五混成旅继续支撑下去了。

    一夜过去后,吴佩孚命令发起的夜袭计划不但没能迅速突进粉碎第五混成旅的抵抗,而且南面战线还让第五混成旅打了一个小反攻,虽然黎明时分吴佩孚加强了南面的部队进行了反击,并成功的把昨夜丢失的阵地夺了回来,但是一夜强攻毫无收获的消息还是让吴佩孚心中担心了起来。

    “这下巢湖怕是真要丢了!”吴佩孚看着东方天边缓缓升起的初阳,嘴边喃喃着,轻声说出的话却是让边的几个北洋军军官面色俱沉。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