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宣传处(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燕井邝在外间的办公室坐着,时不时的看向不远处的陈敬云办公室大门,这是他第一天担任陈敬云的随行秘书,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小说阅-<  >-首发

    要知道他进入秘书处的时间可是最长的一批人了,当初秘书处还没有成立的时候,燕井邝就是跟在于世峰后头处理陈敬云的秘书事务了,后来陈敬云成立秘书处之后,他燕井邝也就成为了一个二等秘书,可是他和国民军内的大多数文职官员一样,升迁之路要难很多。国民军体系里,军官的升迁远比文职官员升职快,国民军在快速扩张当中,那些军官们随便立下一个功劳就能够快速升迁。然而文官的官场上,虽然国民军的地盘不断扩大,但是同样接受了众多官员加入,比如当初占据浙江时,国民军可是把浙江内的官场体系全盘接受了过来,而不是说再从福建大量派遣官员过去。

    某种程度上来说,民国时期的文官远比武将要安全,并仕途上走的要更远,只要不是当上了一省省长需要站队的那个阶层,一般来说不管头顶上换了什么人统治,他们都会保住位置。不想军队一旦败了,哪怕是没有战死或者被俘,但是投降过去后也不可能保住原来的位置。而文官则是要安全的多,还是以浙江为例子,虽然浙江已经成为国民军的统治核心地区,号称国民军的财政支柱了,但是浙江的省长依旧是蒋尊簋,而陈敬云也没有撤换他的意向,其他浙江内的大小官员除了部分因为和北洋以及革命党有所牵连的而被撤职外,其余的大多原地不动继续任职。这一点不但出现在浙江,广东东部,江西都是如此,中下层官员不管是前清时期还是军阀割据时期还是现在的大元帅府时期都是没有太多的变化。不过一些重要地区,比如南京,上海、杭州这三个城市,陈敬云可是来了个大换血,中高层官员全部换了个遍,比如上海市zhèng fǔ,原先乃是上海地区自己弄出来的,开始陈敬云并没有动,但是过了段时间后陈敬云就把原来的上海市zhèng fǔ全部改组,把上海改为直辖市,随后派遣了大量的中高层官员,而新任上海市长就是原财政部次长庄楠。

    早在陈敬云组建东南宣抚使府的时候,就已经公然把各地方的财政权力收拢到财政部所属,各省中的财政厅已经变成可有可无的部门,只能是主管少数地方财政事务,这样的况下,自然不能让国民军财政体系内的第二号人物庄楠留在浙江无所事事,后来调回了财政部中任职次长。由于上海的重要xìng,陈敬云已经是期望这个中国第一大城市焕发出更滂湃的活力,带给自己更多的赋税收入,如此况下,陈敬云才把庄楠这个干将派到上海。

    当时随同庄楠而去的还有大批从宣抚使各部门抽调的中层官员,这些人到达上海后重新组建了上海市zhèng fǔ。至于原来那个所谓选举出来的上海市zhèng fǔ以及那些什么议员之类的,一股脑的被陈敬云全部给解散了,那些所谓的市zhèng fǔ官员没了也就没了,而那个所谓的市议会也要求仿效福建省议会和浙江省议会重新进行选举。

    而上海、南京、杭州这几个大城市的例子是少数的,国民军所掌控并接受的其他地区中,原有官员还在继续发挥着他们的作用,实际上陈敬云也找不到太多的合格官员来接替他们。实际上,陈敬云已经打算是开设干部学校,用来培养大量的基层干部,用来逐步替换那些老旧派的官员,而在这之前,陈敬云已经是准备试行公务员考试。自从辛亥后,现在的学子要想进入官场已经失去了公平途径,要当官就只能靠私人举荐,走路子,这可算是断了众多学子的晋之路,这种况在南方诸省中尤为严重。所以开设干部学校是一个方式,但是公务员考试则是更急需要实行的一个政策。

    只是陈敬云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却是遭到了众多人的批判,说是这个公务员考试重复了前清科举之路,而前清也都已经废除科举了,自己怎么能够走回老路子上去呢。由于阻力不小,陈敬云也不好执意大肆开办,只好是小范围的进行一定程度的实行,而招收的公务员也仅限于地方jǐng察、普通行政人员上面。而不是和历史上的民国公务员考试一样,直接选官员当县长。

    国民军的文官体系中是复杂各种派系都有,有着所谓的福州派,也有着所谓的福建派,也有浙江派,也有留学派,本土派,总之这派系比起国民军军队系统里要繁杂的多,而燕井邝说起来,也算是所谓的福州派,也就是最早跟在陈敬云起事的那批文官,包括郑祖荫、安华林这些大元帅府的高级官员几乎都是外人口中的福州派。

    尽管别人把他当成福州派,当时燕井邝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直隶省人士,标准的北方人。这个就跟海军里的闽系一样,尽管福建人居多,但是其实还有很多的并不是福建人,而是其他省份的人混进了这个圈子而已。

    自己这样一个不是福州人的福州派,能够熬了两年后成为一等秘书,这个过程有多困难他燕井邝可是心知肚明的。正因为来之不易,所以他这第一天上任的时候更是紧张,害怕除了什么差错以至于被开革,他可不想和前任的蔡诞一样被陈敬云打发到广州那边去当什么开发区的副区长。要知道开发区的区长按照级别还算是省府里的厅级干部的话,那么副区长可就落下好大一截了顶多是个处级而已。

    燕井邝也是个有野心的人,以后就算不能爬上秘书处的副处长乃是处长的位置,也想着能不能捞一个其他部门的司级位置,当然这个可能xìng小了点,最大的可能xìng还是被调任到省府中任职厅级干部,比如省府各厅厅长,一市市长或者是开发区区长之类的职务。至于更次一些的处级干部,那就得看是zhōng yāng的处级还是省府里的处级了。

    根据任职时候的条例,zhōng yāng里里的处级虽然和省府的处级名字一样,但是照例要高一级,zhōng yāng各部门的处级干部调出去省府,哪怕是平调也得是省府厅级官员(省府下属各厅主官/市长/开发区区长)当然了,秘书处这个部门又属于特例,于世峰这个处长可是和郑祖荫同一级别的角sè,这些一等秘书的份也是极为特殊。

    想到这里,燕井邝就是想起了蔡诞这个倒霉蛋,想起了蔡诞这个倒霉蛋他就想起了蔡诞的妹妹蔡凝,想起了她那张绝世容颜后就连燕井邝这个醉心于官场的人也是忍不住心思联翩。

    蔡凝是前天才进入秘书处的,恰好是她哥哥蔡诞离开秘书处的第二天,当她进入大元帅府的那一天起,就是引起了众多的风言风语,让众多人为止议论,这并不难理解众人为何会议论纷纷,因为蔡凝还是大元帅府内第一个女xìng公职人员,可谓是万片绿叶中一点红,偏偏这点红还是红的艳万紫,尽管她第一天来秘书处上班的时候穿的是极为保守的小西服,并一脸的素颜,长长的黑发也是扎了起来,但是这并不能掩饰她的容貌引起众多男人的注视。

    实际上,就连于世峰当初见到她的时候也是愣了会,小半会才是反应过来。不过于世峰知道这个女的份太过特殊,还是大元帅府里的第一个女xìng公职人员,一个搞不好在大元帅府传出什么丑闻的话,他于世峰可就不好向陈敬云交代了,所以就是暗示了秘书处里的那些下属们,没事别盯着蔡凝看,不然没你们好果子吃!

    所以蔡凝这两天尽管是引起了一丝不小的波澜,但是秘书处里的那群jīng明无比,大多数都想着往上爬的秘书们却是极为本分,顶多背后自己心里嘀咕几句,但是在人前那绝对是一副君子模样。

    于世峰为了避免麻烦,除了暗中jǐng告外,也是把蔡凝安排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办公室,专司处理秘书处的文书存档当工作,不用和秘书处的那些男xìng工作人员有太多的接触。而于世峰这本来是为了让蔡凝避免麻烦的安排,却是然蔡凝也远离了陈敬云的办公室之外,按照正常的工作流程,蔡凝这个主管文书存档的三等秘书是没机会见到陈敬云了哪怕是他们两人的实际距离不过数十米远,至少这两天里蔡凝一次都没能见到那个天天在报纸上都会提起的人:陈敬云。

    如果让已经在船上前往广州的蔡诞知道于世峰的这个安排,估计得吐血,他费了那么大心思才把自己这个妹妹蔡凝送进秘书处,于世峰这个出于善意的安排却是让蔡诞的努力付之东流。

    燕井邝自然是不可能蔡诞的心思的,他瞎想着的时候,不多时陈敬云的办公室大门就是重新打了开来,这个时候燕井邝连忙起送陈彩等人离去,此时陈敬云还在嘱咐着陈彩和赵毕秋什么。由于隔的有些远燕井邝只听到了少数几个词,比如宣传、我军、民众等少数几个词,燕井邝也不是笨人当然知道他们在谈及宣传处的事,至于具体谈什么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

    陈彩和赵毕秋走了后,陈敬云回到办公室内继续办公,而燕井邝也是连忙把其他一些文件送到陈敬云的办公室内,然后拿走一些陈敬云已经处理好的文件,这些文件秘书处随后会传达到各部门当中。忙完这些,燕井邝回到了自己的办工作后坐下,一边处理着事务一边脑海里已经是幻想起未来的大好仕途来。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