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王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参谋部的巨大会议室中,陈敬云坐在主位上,前的长形圆桌两侧和往常的数次联合参谋部军事会议一样,坐着不少的国民军将领,这些将领中有着参谋部的部分重要将领,比如袁方、陈仪这两个人,实际上他们几乎会出席每一场重大的军事会议,常向陈敬云回报军也是由他们两人之一去回报。虽然说他们两人一个是参谋部总长,一个是作战司司长区别极大,参谋部内除了他们二人外还有参谋部次长、战略司司长,教育司、交通司,通信司等司长,但是参谋部内的实际工作却是以作战司为主,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作战司的司长陈仪才是参谋部的二把手,而参谋部次长是个很尴尬的位置,以前袁方到参谋部次长的时候就是上有冯勤,下了沈纲、梁训勤等司长,根本就是什么事都插不了手,只能呆在办公室里对着天花板发呆,这个不但是参谋部如此,就连装备部,后勤部,海军部和空军部都是如此,次长一职都是比较尴尬的,这个权势和北洋陆军部次长一职是无法比较的。

    如果不是冯勤突然病重亡故的话,当时正值苏南战事紧要关头陈敬云不敢把得力将领从前线调回来的话,他袁方也不可能顺利的继任参谋总长一职。

    袁方当了参谋部总长后,尽管参谋部次长一职依旧尴尬,沈纲、林肇民这些手握实权一军之长是看不上的,乃至那些师长比如梁训勤这样的人都是不愿意去当这个参谋部次长浪费大好年华的,但是参谋部次长一职好歹也是参谋部内的高级职位,配发的军衔可是中将和少将,在众多苦熬资历想要升为将官的上校而言乃是香馍馍了。毕竟那些实权师长、司长这些职位比较重要的轮不到什么,而次要一些的还不如这个参谋部次长呢,万一要是和袁方一样走了大运气以后被直接提升起来的话,那也是一个晋升之道。

    所以还是有很多人瞄着这个参谋部次长的。

    在国民军的现今体系里,要升为将官的途径是极少的,因为国民军现在实行的乃是一直一职,并不是年限资历够了就能够升迁,实际上就算有了资历可以升迁国民军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足够的资历,因为国民军才成立几年而已。靠时间傲资历那是绝对无法出头的,说不准几年后当年的同僚同学都当上将官了,而自己还只是一个校官而已。鉴于此,国民军的那些上校们要升迁为将官,那就要爬到实际职位才可以,比如各师的师长,各混成旅的旅长,各军的参谋长,这些职位都是野战部队中为数不多的少将职位,以国民军现在的规模而言,一共也不过二十二个野战部队的少将职位。

    除了野战部队就是统帅部内的各部了,而以陆军将领而言,升迁的渠道自然也就是参谋部和后勤部以及装备部了,但是实际上后勤部和装备部两大部门中,绝大多数将领都是技术军官,极少有步科、骑科、炮科三大科的人都能够担任司长这样的职位,大多数都是通信,后勤科等专业军官升迁而已,所以说留给三大科军官的升迁路子是极窄的。这三大部加起来的少将职位包括各部次长以及各司司长在内,大约也能够提供将近二十个职位,但是适合野战军官,也就是非技术职位只有半数多点,大概也就是十二三个这样。

    这两大部分加起来大约能够提供三十多个少将职位,而等着升迁的上校级别的有多少呢,至少也是上百人眼里盯着呢,并且随着国民军的规模扩大,各类机构越来越充实校官的规模还会进一步提升。而这些少将职位并不是全部都可以拿出来让上校们升迁,总的有人让出了位置才能让后来人坐上去,而要让这些少将们腾出位置来,陈敬云就的创造更多的少将位置,或者更多的中将位置,而为了避免二十万不到的军队里出现几百上千的将军,陈敬云不可能无节制的大肆晋升将官,毕竟给一个团长就晋升为少将的事他还做不出来。

    少将的位置如此紧缺,那么不管是虚职还是实权位置都足以让那些上校们为止争夺,升上无实权无所谓,关键是得把军衔提上来,以后有了军衔再谋取同等军衔的职位,比如那些旅长,师长以及作战司,谋略司司长这些职位。

    对于手下将领们的竞争陈敬云是保持赞同态度的,想要往上爬的人才能够让陈敬云为止看重,那些整天一副清心寡心态,摆着世人皆俗的面貌的人不是陈敬云想要的,属下是需要有野心的,没有野心的人大多也是无能之人,因为他哪怕是个天才但是不去做那么他也就和一个庸才无甚区别。当然了这种野心是需求保持在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一旦超出了自己的默许范围要叛乱犯上作乱,陈敬云不介意送他们一粒子弹。

    然而尽管手下们争着要上位,但是陈敬云却是没有把这个尴尬职位直接让那些刚升上来的人担任,而是换了个人,此人就是王麒(前文出现名字错误,把王麒写成了王麟)。王麒乃是中国留学陆士第二期步科毕业生,回国后历任福建守备学堂教习,第十镇正参谋官兼任第十九协统领。陈敬云在福州发动福州起义后,几乎把第十镇的所有高级军官全都一股脑的抓住了,包括了第十镇统制孙道仁,正参谋官兼任第十九协统领王麒,军事参议官岳开先。甚至还有那个第三十九标的统带胡桂高先是躲了两天,后来还是被找了出来并主动投降。当时第十镇的众多高级军官中,除了陈敬云、林肇民`联合发动起义外,其他的基本都被俘虏。

    当时由于权势不稳,陈敬云连林肇民,萧奇斌,林文英等人都极力压制,更别说那些被俘的高级军官了,后来陈敬云的则是陆续给那些愿意暂时屈国民军的这些高级清军将领授了少将军衔,挂名高级军事顾问,实际上一直被软着。

    这也就形成了国民军将官中的另外一个群体,那就是所谓的军事顾问,全都是少将或者中将,而来源除了前清新军高级将领外,都是这两年被国民军所击败而投降的敌军将领,包括龙济光的部队,包括浙军,赣军、苏军、当然还有去年投下的那个第八师旅长少将。这些人投降后不管愿不愿意,全都带上了军事顾问的名头。而这个过程中,有部分人是愿意真正的投入国民军当中,为陈敬云效力,如此的话陈敬云也会看况把他们调任一些实际职位,继续带兵或者去担任作战司司长这些重要职位自然是不可能的了,顶多是一些次要不太重要的职位而已。

    而王麒自从辛亥后就是经历着这样的一条路,一开始是被关了一两个月,然后他主动说愿意投诚国民军,然后就是挂上了军事顾问,虽然没关着了,但是依旧被软,又是过了两个月后他被派到了福州军校担任教官,做回了他刚回国时的教习,而他也是有能力的,教习工作做的极好,而且有何蒋方震拉上了关系,后来在蒋方震的举荐下升任了福州军校教务处处长。

    而期间国民军的滂湃发展外人能够看到,为国民军一员他更清楚国民军的潜力,野战部队里没有待过他不知道,但是单从福州军校里就能够看出整个国民军的水平了,作为国民军中唯一的一所陆军军官学校,福州军校从在大量的资本投入下,规模扩展迅速,各类的教学设置齐全,而师资力量中前期主要依靠`本教官,`本教官陆续回国后,则是以国民军自教官占了半数,其余的有小半部分是美国教官,还有小半部分则是聘请的各国退役军官。每个月都在大规模的招生。

    福州军校为了能够快速的培养出大量的基层军官,采取的一个月招一次学生,并且是面对全国进行招生,对于距离过远并囊中羞涩的学生只要寄来相关的推荐信,那么福州军校就给寄去船票或者火车票,一旦入学后所有费用全免,并且开始领取相关生活津贴,三月期毕业后,直接补充进入国民军各部队中。之所以一个月招一次,主要是为了能够快速而源源不断的向国民军提供大量军官。而半年期的高级版,主要是面对校官进修所用,讲学的主要是国民军内的现役高级将领,主要是讲授战略层面的指挥艺术,不过由于国民军的任务紧张正值战争期间,所有有空来进修的很少,到现在一共也才开了两个班,,每个班不过十余人而已。

    福州军校每个月给国民军补充着大量的基层军官,而这种况是王麒所深知的,知道国民军潜力的他早已经是想要做一番事业出人头地,积极奔走在国民军中几个和他较好的将领中间,比如蒋方震。

    后来参谋部次长职位空缺之后,才让陈敬云把他给提起来任职参谋部次长。陈敬云对于王麒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虽然说王麒在第十镇的时候地位比他高,但是今非昔比他可不用担心王麒还会对他的权势造成什么影响,而王麒也的确是个有能力的人,担任这个参谋部次长是绰绰有余的。而王麒担任参谋部次长之后一直很本分,尽量避免出位招惹袁方以及参谋部下设的那几个司长们,久而久之就成为人们眼中的透明人。

    但是今天这样的场合,他还是会到场的,只是和往常一样,没有多少他发言的余地而已。

    王麒心里头瞎想的时候,陈仪已经一缺一拐的走到对面的巨幅地图中,然后用着手中的指挥榜说着:“大帅,诸位长官,诸位同僚,请看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