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巢湖激战(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庄先河苦思冥想着北洋军是不是有这么谋诡计,生怕着自己踏进了北洋军的陷阱和谋当中,所以拿下了东关镇后并没有急于前进,而是打算稳妥一些,等汇集了本部主力,尤其是炮兵团等部队后,他才是会准备着慢慢前进。反正第二军指挥部只是命令他继续朝巢湖前进,并没有然他要多少时间内抵达巢湖城市,显然第二军司令部也是怕第九师轻装前进太快而受到损失。

    要知道第九师现在可是第二军的绝对主力部队,作为国民军十几个师里头第一个完成扩编满员的部队,第九师的兵力和武器装备已经超出了任何一支国民军的部队,这也是第二军为什么让第九师担任全军先锋的原因所谓,要担任全军先锋,没有庞大的兵力和武器装备可不行。

    而就在庄先河缓慢北上的时候,巢湖内,王承斌却是愁眉苦脸的看着手中的电报,电报乃是他的顶头上司曹锟所发,电报上说曹锟已经向冯国璋第二军求援,但是援军要抵达安徽尚有一段时间,期间内让王承斌务必坚守巢湖,不得退去。

    电报虽然说不久会有援军来,但是王承斌却是很清楚,这所谓的第二军援军怕是很难来巢湖了。他很清楚曹锟已经多次向冯国璋求援,但是冯国璋愣是没有动,说没有发现国民军主力部队之前绝不会轻动预备队。这让王承斌听了想要吐血,这国民军都四个师渡江而来了,这还不算主力部队算什么?难道要国民军十几个师一起打进安徽来才算是主力吗?

    冯国璋死活不派第十师前往安徽,曹锟也是没办法,他已经把第六旅派往了肥西方向前往支援安徽省陆军第二师。现在合肥那边只剩下一个安徽省陆军第一师和第三师第五旅,这要继续往巢湖派遣援军的话,恐怕就只能让这两者来一个了。可是这才刚开始打了,就把第三师拆开了用作两个方向,这让曹锟也是有些担心,担心归担心,但是不能如果不给巢湖增派援军的话,单凭那里的独立旅和安徽省陆军第三师是很难抵挡住国民军两个师的进攻的。所以他已经是命令从第五旅中抽调一团,然后从安徽省陆军第一师抽调一旅,另有一营山炮加起来组成援军增援巢湖方向。以第五旅旅长吴佩孚亲自指挥增援巢湖,只是这要去增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组成援军出发到抵达巢湖,至少也要四五天的功夫。

    不过好歹好说,总算是有援军来了,王承斌也算是略微放心了些,再有这七八千人增援的话,那么巢湖的兵力对比就能够超过国民军的两个师,到时候甚至还可以发动一场小反攻。至于彻底改变双方的攻防态势,他却是没什么期望。即便吴佩孚的援军抵达巢湖后,作为战斗力核心的第三师兵力也不过三个步兵团加两个炮兵营,这兵力配属也就相当于国民军一个师。而那些安徽省陆军第一师和第三师的部队嘛,不管是王承斌还是吴佩孚,从来就没打算过指望他们。所以这能够守住巢湖的话就是胜利,发动一些小反攻也算是不错,至于彻底反攻,第三师的全部兵力来了还差不多。

    为了能够坚守到援军到达,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兵力过快的损耗调,王承斌命令部队主动放弃东关镇,只留下一部分老弱用于迷惑敌人,好说好歹也算是拖住了一天时间。然后主力部队撤往林头一带。在林头,有着北洋军部署一个月的工事,并且比东关镇有着更好的地形,现在王承斌又把部分的主力部队派了出去,使得林头驻扎了一个团的北洋军,另外还有安徽省陆军第三师的一个旅,兵力足足有七千余人。

    王承斌是打算在这里打一场硬仗,那么是林头最后没能守住,也要给予国民军重大杀伤,迟缓国民军的进军步伐,当然如果能够在这里坚守五六天以上,直到第五旅援军抵达那是更好的事。

    而能不能达到王承斌的战略目标,很快就能够见到分晓了,八月九号,国民军第九师第92步兵团下属第一营的部队抵达林头,刚到达林头程子贤就是发现这地方不寻常,然后拿出了望远镜仔细观察过后,才是发现前方北洋军密集,明显是重兵以待。

    瞧着这架势不必以往,程子贤没敢托大,只是匆匆进行了一番火力试探落后,发现对方的火力密集立即就是撤了回来,然后准备等92团主力抵达。

    而北洋军方面前线指挥的乃是独立旅第一团的团长,此人姓符,乃是王承斌的亲信,被王承斌派来这里驻守后就下了大工夫修筑这里的工事。这人一见国民军的前锋营抵达后,见国民军的前锋营兵力不多只有千人不到当即就是打算主动出击,先打一个小胜仗再说,当即就是派出了近两千的部队主动进攻国民军的第一营,面对敌军优势兵力的进攻,程子贤不敢托大,但是也没撤,而是依托地形进行防守。他之所以不退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92团主力部队就在后头不远,很快就能够抵达,而程子贤自信自己的七百多人坚守几个小时完成不成问题,而只要把这股敌人拖住后,等团部主力抵达就能够打一个小反攻。

    双方的指挥官想法都差不多,都是想要着如何吃掉对方,可惜的是,想法都很美妙,但是实际况却是不怎么好,北洋军久攻不下后,也是发现了不远处有着大批国民军正在陆续抵达,很快就退兵回来了,让程子贤的计划落空。

    第92团主力抵达后,很快就主动对北洋军的阵地发起了进攻,但是由于兵力处于劣势,加上防守此处的也有独立旅一个团的北洋军直属部队,战斗力并不弱。如此况下为了避免无效果的消耗,第92团放缓了进攻的步伐,只进行了火力试探,想要把对面北洋军的火力点给试探出来。然后等第九师主力抵达后,一举而下。

    庄先河接到92团求援电报后,命令部队加速前进,并且向后方发电,说已经和敌军主力部队接战,第九师正在奋战当中,以求尽快歼灭此敌。

    当夜,第九师之91团抵达前线,同行的还有一个营的山炮,次,第九师主力部队陆续抵达林头外围,庄先河亲自指挥部队对林头展开进攻,一场激烈的攻防战就此展开,而渡江的前线部队和北洋军大批主力接战的战报也是传回了南京城内。

    陈敬云只是看过了报告后就是交还给了袁方手中,只是说了句:“知道了!”

    陈敬云对前线战事向来是不怎么插手的,他对自己的所谓指挥才能是深有自知之明,胡乱指挥前线战事并不是他的好。而且前线区区一个师的战斗也无法让他重点关注,站在如今这个地位上,他关注的已经是战略层面上的东西,比如他给前线将领定下的目标是合肥,至于前线的第二军要怎么去执行这个目标,是打下巢湖继续北上,还是绕过去,那就是属于战术层面的事,自然是有统帅部的诸多人去考虑这个问题,而如何拿下巢湖,也有第二军指挥部的诸多参谋们去考虑这个问题,用不着陈敬云自己来费心。

    前来汇报军务的袁方和陈仪走了后,外交部总长林长明进来了。

    “现在那帮外国人怎么说?”陈敬云问着。

    林长明道:“虽然有些困难,但是进展还是有的!现在美国和`本两国已经承认我大元帅府为中国内战之交战团体,并且宣布对我国之内战保持中立。但是英国和其他国家却是一直没有给予明确的回应!”

    陈敬云在南京重开了国会后,就是自己建立了一个大元帅府,暂行南方临时政府的职务,和辛亥年成立了南京临时政府时候一样,成立大元帅府后外交部的人就是和列强各国接触,试图取得他们承认和中立的承诺,美国和`本方面很好说,直接就承认南方的大元帅府为中国内战的交战团体,并承诺保持中立。然而英国和法国以及德国乃至俄国都是保持了沉默,没有宣布国民军乃是叛乱,也没有承认国民军是交战团体,更加没有公开承诺中立。虽然各国在南京以及上海的领事馆已经和大元帅府密切接触,但是依旧没有一个公开宣布的结果。

    这里面牵扯到了众多的因素,比如第一个海关关余,再比如盐政,还有大元帅府对善后大借款的不承认等等。

    首先是海关关余,成立大元帅府后并宣布进行北伐后,就宣布所辖的南方各省的海关关余不会上缴给北洋政府,然而现在的关余却是掌控在银行团手中,银行团硬是要交给袁世凯的话,陈敬云只能是干瞪眼,为此大元帅府已经是多次公开谴责了并且发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威胁,比如收回关税啊!

    但现在说收回关税只是口号而已,一方面是用来拉拢民心,一方面是用来威胁各国列强,但真正要做起来,那可不是一般的难,陈敬云硬要做的话,那就是和列强彻底撕破脸皮,那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所以谴责外加威胁之余,陈敬云也提出了另外的解决方法,那就是把南方各省的海关关余进行抵押,然后向各国贷款。鉴于英国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贷款给陈敬云养军队的,所以陈敬云也是直接明言,这贷款的钱只用于民生以及工业方面,而且可以由银行团监管贷款资金,自己保证不插手分毫。

    尽管如何,英国方面也是严厉的拒绝了。

    再者盐政,善后大借款可是用全国盐政和北方四省财政为抵押的,但是南方各省的盐政基本都被控制在国民军和滇军和桂军手中,袁世凯肯定是拿不到南方各省一毛钱的盐政来当抵押的,所以这也就造成了和列强的一个矛盾,列强要求大元帅府下控制的各省盐政也作为抵押品,各省不得死扣盐政,这个要求完全就是要了南方各省的命,陈敬云和唐继尧以及陆荣廷哪怕脑子烧坏了都不会把这些占据了他们极大一部分财政收入的盐政给让出去啊。

    这一一系列的问题造成了大元帅府和英国,法国,德国,俄国等国的极大矛盾,这才让英国等国迟迟不承认大元帅府。说根到底,这也是当初五国银行团为什么要借那么多钱给袁世凯统一中国的原因,借款生息是一方面,南方诸省的半独立状态损害了他们的诸多利益也是一方面。

    “外交部继续谈着去,不过也不用急,这事谈成了一就是个名头,谈不成了也无所谓!”陈敬云对所谓的列强承认没有太大的急迫感,承不承认都是一个样,实际上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而自己和袁世凯的争夺也不会因为区区一个口中承认就会改变什么。

    话虽然如此,但是心里不舒服也是有的,陈敬云等林长明出去后,喃喃道:“以后你们也会求着我的时候!”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