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南北,初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宜章

    温济忠带着一群第一混成旅的高级将领走上一个小山头,然后拿出了望远镜向远方的宜章县城看去。

    从望远镜中,依稀可以看见远方的宜章人影走动,矮小的城墙上布满了士兵,小城门也已经关闭,城门外还大片的各种工事,里面很显然是布置了重机枪。自从重机枪在国民军和北洋军大批量装备并发挥出巨大作用后,其他军阀也迅速更进,只是碍于各自的财力装备的数量不多而已,前面的湖南省陆军一个师里头也不过七八重机枪,下属的湖南省陆军第六旅也只分了三四而已,眼下布防在宜章的第六旅下属一团也就只能分到两用以作战支援。

    放下望远镜后,温济忠转头对边的人道:“你们有什么看法?”

    当即一个中校参谋道:“旅座,依卑职所见,这宜章敌军两千都不到,火力也不强,凭借我军实力要拿下宜章不难,不过敌军现在依靠宜章城坚守,我军贸然发动大规模炮击的话恐怕会误伤众多民众!”

    这个中校刚说完,就是被温济忠瞪了一眼:“妇人之仁!要是我军将士都和你这样,我国社党的统一大业何时才能完成?华夏复兴是要牺牲和流血的,不但有我们国民军的诸多将士,还有民众!为了国家而死,这是他们的责任和荣幸!”

    “给炮兵营下令,准备好火力打击!”温济忠毫不犹豫的下了命令!

    温济忠说是一个标准的军人,而且还是一个加入了国社党的军人,国民军的高级军官当中,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加入到了国社党,但是这些高级将官中却是很少是国社党的忠实信徒,对于国社党的作用的目标他们和陈敬云一样清楚,像温济忠这样的国社党忠实党徒很少。而温济忠的眼中,现在国社党的统一大业已经开始发动,那么他就忠实的执行下去,任何阻挡他脚步的人温济忠都会毫不犹豫的消灭。

    他做出这个决定也不怕上司和陈敬云责备,国民军虽然不扰民,也不会着民众去趟地雷挡子弹,但是也不会因为民众的死活而承受巨大的伤亡。国民军经历的数次战争中,造成的平民伤亡数以十万计,不管是在广州作战还是当初在南京作战,前线指挥官们可就从来没顾忌过打出去的子弹炮弹会不会误伤民众。

    很显然,温济忠自己不想开这个头,要是因为顾忌民众死活而不发动炮击,然后让第一混成旅遭受本可避免的重大损失,那么可以判定的,陈敬云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撤职,甚至将他送上军事法庭。

    尽管听上去很残酷,但是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那些有着妇人之仁的大多数都是失败者,无一例外都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命令炮兵团准备好后,温济忠随即命令前线之第110团展开进攻,广州的林肇民已经多次给他下令,命令他尽快拿下宜章,打通韶关到湖南的这个交通要道。

    同时,进军湖南的除了国民军的第三军和第四军的部分部队外,还有桂军,也就是陆荣廷的第五军,他们已经从全州地区向湖南腹地推进,不rì即将抵达永州城下。滇军、也就是唐继尧的第七军下属一个师也从贵州东北部出发,准备进攻湖南怀化。这么多部队进攻湖南,湖南的扬善德哪怕再能打,也不可能在南方联军的优势兵力下顽抗下去。胜利是必须的,而现在,南方联军的三家都想要自己的部队取得开门红,虽然陈敬云没有给过林肇民任何类似的命令,但是林肇民还是给温济忠下了加速进攻,尽快拿下宜章的命令,为整个南方联军取得开门红,同时向滇军和桂军展现国民军的庞大军力。

    第一混成旅准备好了后,就是迅速的展开了进攻!

    第一旅总兵力超过五千人,下辖第110步兵团,第120步兵团,一个炮兵营以及其他附属部队,属于满编制的混成旅部队,混成旅的步兵团为了不和国民军其他师的步兵团发生混乱,采取旅番号加团番号然后加零的模式,即第一混成旅下属第110、120步兵团,从而和第一师的第11、12、13步兵团区分,即团番号为数带‘1、2、3、4’等为师属步兵团,尾数为‘0’的统一为混成旅属步兵团。第一混成旅建军的时候士兵乃至炮兵营都是成建制的从第三师以及第十师抽调,这是一直老兵组成的部队,战斗力并不比国民军的其他老部队差不多少。

    而对面防守宜章的湖南陆军虽然有一个团,但是编制并没有满,兵力不过两千,而且又缺乏重武器,唯一的支援武器不过是两重机枪,火炮只有三门老旧的架退火炮。不管是兵力还是武器配备都是远远不如第一混成旅。

    战争虽然有时候会有奇迹发生,也会有以弱胜强的例子出现,但是很明显,这样的例子不会出现在今天的宜章,从第一混成旅发动进攻的那一刻开始,第一混成旅就已经占据了明显的优势。

    十二门的七十五毫米山炮轮番开火,再加上两个步兵团配属的迫击炮连共十二门八十毫米迫击炮,步兵们还没有开始抬枪shè击,宜章的城头和城外的阵地上已经爆炸声连连。

    经过一番炮击准备后,前线之第110步兵团展开了试探xìng进攻,尽管被炸的有点晕头,但是湖南第六旅下属的这个团并没有奔溃,而是很快的就开始反击,重机枪扫shè出来的子弹让110步兵团蒙受的一定损失,然后这两重机枪并没有持续开火太久,很快就被110步兵团下属的数门六十毫米迫击炮进行jīng确定点轰炸而摧毁。

    重机枪在国民军和北洋军都大量装备,重机枪的作用也迅速被双方所看重,伴随而来的就是出现如何打掉对方的重机枪火力点的问题,打重机枪火力点最好用的自然就是炮击了,不过北洋军的大量野炮和山炮要对重机枪火力点进行jīng确打击就有些困难,然后这个时候国民军大量装备的迫击炮就凸显出他独特的优势来。大角度曲shè,轻便可由士兵带着抵近阵地进行jīng确炮击,可以说国民军大量装备的六十毫米迫击炮在苏南战事中发挥出极大的重要,国民军摧毁的北洋军重机枪中有半数都是用六十毫米炮击炮所摧毁,而剩下的也有三成也是由八十毫米迫击炮所摧毁。

    为此国民军甚至专门编练了如何利用迫击炮进行jīng确攻击敌军重机枪阵地的作战手册,第一混成旅又是训练成熟,由老兵组成的部队,迫击炮手的炮击确率极高,仅仅是用了三发迫击炮弹急速shè,就是成功的摧毁了其中一门重机枪。

    迫击炮的这种独特作战xìng能也是引起了部分外**人的注意力,一个在国民军中的美国顾问甚至专门为此撰写了一篇论文发在美国国内的军事刊物上,详细的讲述了国民军这种简易小型火炮的xìng能和独特xìng,以及对于机枪的威胁xìng,并建议美国陆军也装备类似火炮。不过现在人们虽然也认识到了重机枪的作用,但是没有认识到重机枪的巨大威胁,德国和英国等欧洲列强虽然进一步加大了重机枪的装备量,但是还没有达到一战爆发时的那种一个师就有几百轻重机枪的程度,没没有进入到战壕时代的列强们还没认识到重机枪的巨大威胁,同样的迫击炮的重要xìng也还没有得到列强的重视,目前只有rì`本对此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研究,提出了一项轻便步兵曲shè火炮的计划,但是距离大规模装备还是有些距离。

    第一混成旅的兵力和火力都远远超过了宜章内的湖南守军,一个下午的时间,宜章守军就已经是连接失守城外大部分阵地,然而却是没有发生奔溃,所以战争还在继续着。

    入夜,第一混成旅对宜章内进行sāo扰xìng炮击,黎明时分,110团下属一个步兵营成功突入宜章东南角,然后和宜章守军展开激烈交战。

    中午时分,宜章守军已经开始退守!

    眼看着差不多了,温济忠果断的投入了120团,准备发动总攻,一举把宜章拿下!

    于此同时,在南京的陈敬云正在听着袁方、沈纲等人的汇报!

    “作战司认为,此次渡江作战完全可以效仿上次渡江战役,从扬州取得突破口,然后在海军的支持下沿江西进,配合南京方面的部队对江北发动总攻,一举拿下江北,奠定我军在苏南地区的优势地位。”陈仪道。

    “这难度会不会太大了,现在江北已经汇集冯国璋部下属两个师,后续兵力也在增援中,我渡江部队能否突破重重拦截抵达江北?”沈纲出声质问

    此时袁方道:“参谋部的计划是,在苏南、皖南两地同时发动渡江战役,同时安庆的第六师也会出兵牵制曹锟第三师。我军第一军下属之第一师、第四师从江yīn一带渡江,拿下扬州后接应镇江第七师渡江,届时将会有东部渡江部队就会有三个师。这等兵力哪怕拿不下江北,但也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同时我军在芜湖之第九师、增援而去之第五师将从芜湖地区渡江,第九师前出巢湖地区,和安庆之第六师形成对合肥之曹锟第三师的牵制,第八师将东进威胁江北西部地区,届时我军用四个师的渡江部队展开对江北的进攻,南京的第一师和jǐng卫师等部队的配合之下,拿下江北不成问题。”

    不过沈纲却是继续表示反对:“现在江北的冯国璋部已经有北洋第五师、第七师、第二混成旅,而根据报处的报显示,北洋的第十师也已经抵达滁州,随时可对冯国璋部进行增援,如此况下,我军在江北的兵力就不会占据优势,没有兵力优势的况下,如何攻克被冯国璋经营多时的江北,空军处的空中报已经显示,冯国璋已经把泰山镇、解家庄建成了军事堡垒,没有优势兵力和火力的支持下,我军如何能够快速的攻克这两处军事重镇?”

    沈纲进一步打击众人的信心:“到时候如何避免在进攻泰山镇和解家庄的时候,抵挡来自滁州的第十师的增援?第十师的唐天喜可不是当初的那个王汝贤,在场的诸人应该对他不陌生了,当初他能够以少数兵力击败我军第一师,现今他手握一整个师,诸位谁可有信心以一师兵力挡住他的进攻?”

    沈纲的话虽然有夸大和自贬之嫌,让坐在一边的陈卫华更是脸sè通红,把头深深的低下都不敢抬起来面对众人的视线,但是沈纲说的话却是事实,当初的唐天喜给国民军留下的yīn影太大,导致现在国民军对唐天喜的看重比冯国璋都要大的多,别看国人把冯国璋吹嘘为北洋军两大战神,但是冯国璋当初在苏南失败了是事实,国民军对他也就没什么特殊感觉,沈纲更是直接把他当成了手下败将,反而是当初只是旅长的唐天喜给国民军留下了很大的yīn影。

    沈纲自然不会平白无故说这些话用来打击自己人的信心,说完刚才那些话后,他轻咳了一声,然后朗声道:“我认为,我军的渡江计划应该做出一部分的调整!”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包括陈敬云在内都是把视线投向了他,希望从他口中听到可行的作战计划,打破目前的僵局。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