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洋谋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请牢记 )    ( 请牢记 )    陈敬云听罢参谋部的回报后,也是详细考虑了这个方案,觉得这个方案虽然保守了点,但是军国大事还是稳重一些来的好,全力一击,剑走偏锋这种事只适合那些没什么牵挂或者疯子。[]现在国民军家大业大,可是不能出现什么太大的乱子,加上国民军的众多高层虽然整体年轻偏低,但是实际上掌控大权的高层将领年纪都不小,马成、李继民、沈纲乃至袁方、陈仪等人是三十四岁左右,袁方的年纪甚至已经是将近五十了。哪怕是年轻一代的林成坤、俞若飞、陈卫华等几个人也都是二十往后,临近三十了。

    真正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一代大多数集中在基层和中层军官体系党中,尤其是那些福州军校的毕业生,年纪一个比一个小,而两年后的今年,这些福州军校的毕业生爬上校官位置的已经很多,二十岁不到的校官也不少,甚至当上少将的都有几个了,比如陈景飞。总体而言,国民军是中下层偏激进,大群年轻的国社党军官都是激进无比的,天天叫嚷着北伐拿下běi jīng的就是他们,这些人就是通常意义人们所说的少壮派。

    不过和所有军队一样,军官的高层几乎都是清一sè的保守派,哪怕是曾经是少壮派的年轻军官等年龄大了,爬到了高层后也会不知不觉的变成保守派。年纪小,地位低的时候想的事少,除了往上爬外还有时间来考虑理想问题,所想的都是不怎么经过头脑的,而年纪大了,经历的事多了,想的事也多了就会更加注重实际问题。

    国民军高层里的高层将领大多数也是很保守的,比如具体战术方面,陈敬云曾经提过说游击战,提出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概念,但是被那群将军们鄙视的一塌糊涂,认为那些是土匪流兵才会选用的作战方式!比如一个重要据点,南京。国民军怎么能够退,把部队打光了都不能退,再者北洋军占据的滁州或者更往北的蚌埠,北洋军岂能轻易退守,退了国民军还不得一击千里直徐州城下啊!

    国民军是正规部队,所需要采用的是正规战术,那些所谓的偏门战术对国民军而言是不适用的,注重的是集中优势兵力,寻求机会和敌人进行正面对战。[]

    这种保守的态度也反应到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上,比如那些将军们一致认为国民军的最大敌人是北洋军,所以不管在江西和安徽方向采取任何行动,但是苏南前线必须保证足够的部队用于对抗北洋军。

    实际上,陈敬云自己也保守的很!站的位置高了,看的远的,所面临的各种问题和顾虑也是越来越多,做出各种重大问题选择的时候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不会和那些年轻军官一样,脑袋一发就做出了选择。

    当即,参谋部提出的初步作战计划陈敬云就是批准了,吩咐参谋部即可进行前期准备,务必尽快完成作战准备。要打仗可不是一句话的事,哪怕是有了详细的计划也需要进行各种前期的准备,比如部队进入预定出发阵地要时间,后勤部要给那些作战部队提供充足的补给也需要进行前期的物资储备,免的打起来前线部队没有弹药可用。决定出兵开始到真正进攻,所需要的时间可不是一天两天,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当初国民军为了准备苏南战事可是前期准备了一个多月,人家北洋为了挥军南下也是准备了好长一段时间,这还不算事前后勤部储备作战物资的时间呢。

    而这些军事行动进行准备着的时候,陈敬云已经吩咐宣传部门展开全面的舆论攻势的,最先是在各大报纸上讨论暗杀事件,用着各种虚头和口号引发全国xìng的大讨论,但是国民军的前面数天内却是始终没有公开暗杀事件的背后主谋,只是一再承诺国民军不会对此事善罢甘休,必然会用雷霆般的手段打击敌人。

    这时候,北方的袁世凯也是有些看不明白了,这次的暗杀事件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为当事人的袁世凯却是清楚的很,刺杀陈敬云的就是赵秉钧手下的人,而且这事还是他袁世凯亲自授意的。而自己遭到的暗杀,则是国民军那边的人,赵秉钧手下的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没几天功夫就查明了刺客的份。[WWw.YZUU点com]

    可以说这事对于双方核心高层而言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很明显是北洋的赵秉钧派人去刺杀陈敬云,然后国民军的陈彩为了报复派人刺杀袁世凯。这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按照预定剧发展下去的话,那么就是双防开始指责,然后开始骂战,最后双方在苏南地区在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交战,进而引发北洋军的全面南下。

    本来袁世凯也是打算这么做的了,津浦线上的部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在苏南地区把国民军的主力部队击败,那么接下来的事就是秋风扫落叶,不管是国民军残部还是革命党人又或者是南方的滇军和桂军都不能阻挡北洋军一统天下的局面。

    然而事的发展却是有些出乎袁世凯以及众多北洋高层将领的预料,南边的陈敬云始终都没说是谁策划了这次的暗杀,而且最近几天闽浙两省的舆论已经逐渐有把矛头指向革命党人的倾向。

    “这个陈敬云,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段祺瑞也是有些理解不了:“根据南边传来的消息,国民军已经进行了大规模的调动,很有可能近期会有军事行动!”

    袁世凯也是一脸深沉:“江北那边如何?”

    段祺瑞道:“大总统放下,现在华甫兄亲自坐镇江北,背后又有曹锟的第三师和第二混成旅随时可支援,出不了问题!如果他们要渡江的话,凭借他们在苏南地区的兵力,是绝对无法取得什么大优势的。而且看他们的调动似乎也不像是全部调往苏南前线,而是其他方向!”

    袁世凯想着,然后眼中jīng光一显:“国民军在广东的调动如何?”

    段祺瑞也是个聪明人,一听袁世凯提及广东国民军的动向,当即是想到了什么然后道:“据传广东那边到底国民军也有了调动,甚至福建省内的国民军也有调动。”

    袁世凯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陈敬云是要对江西下手了!”

    段祺瑞道:“这南方各军阀都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他陈敬云要去打江西,广西的陆荣廷和唐继尧岂能坐看他们占据江西。哪怕他们不动,还有我们呢!”

    袁世凯闭上了眼,缓慢道:“南边为何不迟迟公布暗杀事件的主谋,我们既然能够查不出刺杀我的人是他们干,那么他们难道就查不出来暗杀陈敬云的是我们的人?只不过是故意掩盖而已!”

    段祺瑞道:“难道,他们是准备把这次的事推到革命党人上?”

    “应该是仈jiǔ不离十了!有了这个借口,他就敢直接出兵江西,哪怕是唐继尧和陆荣廷反对他也要拿下江西。至于我们嘛,你觉得我们在津浦线上的部队能不能突破他们的长江防御,攻占南京和镇江,继而攻占上海和杭州?”袁世凯说完看着段祺瑞,等着他回答。

    段祺瑞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思了片刻:“难!上次的苏南战事里,我军虽然在战斗力上强于国民军,不过国民军却不是革命党人那种不堪一击的军队。依照他们在苏南的部署,我军要渡江作战的话,我们不能取得兵力优势,同时又面临长江天堑,而海军现在又在国民军手里,到时候要渡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怕集中兵力渡江成功,但是面临国民军在苏南地区部署的重兵,我军想要进一步突破南下的话任旧是个大麻烦!”

    袁世凯道:“不错,我军要南下不易,同样他陈敬云要北上也是千难万难。不过既然津浦线这条路走不通,那就走内陆腹地!”

    “大总统是说安徽?”段祺瑞也是被电通了思路:“长江到了南京之后,继续往西河道狭窄国民军的大军舰就不能进来,哪怕进来少数几艘小军舰也不足为惧,而且内陆腹地长江那么长,我军完全可以避开国民军的阻击,进而跨过长江向南方内陆推进,甚至可以绕过去进攻杭州,切断苏南地区敌军主力部队的后勤补给。届时,南京和镇江大可一战而下!”

    “很明显,陈敬云也是这么想的!”袁世凯道:“我们想打下去,他们就想着打上来!”

    “既然如此,那么国民军肯定是要攻占江西和安徽了,那我们该如何应对?”段祺瑞道,看出国民军的布局是一回事,但是怎么应对又是另外一回事。

    “哼,许他们打革命党人,难道就不许我们打嘛!”袁世凯继续道:“这两天看看南边的舆论,如果他们继续往革命党人头上栽的话,我们也就和国民军一样,把这次的事载到革命党人的头上去。只要这势造出来,还怕国人不理解嘛!”

    袁世凯继续道:“再说了,国民党那群人在国会里太惹人厌烦,天天说要组阁换选总统,如果不是弄出来一个进步党的话,怕是他们都要独自组阁了。现在虽然有个进步党挡着,但是保不准以后会出现什么问题,现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他们老窝给端了。我看他们还在国会里敢不敢继续叫嚷着组阁和换选总统不?”

    段祺瑞这个时候一边是为北洋找到一个全新的出路高兴,一边又是为孙文那些革命党人赶到悲剧:“瞧,能够让北洋军和国民军这个两个生死对头虽然不串联,但是心生默契同时动手打的,估计也只有孙文和黄兴这群倒霉蛋了!谁让你们实力不咋地又太高调的四处宣扬,偏偏还占据了江西和安徽这两个重要省份。江西对国民军而来那么重要,而安徽对国民军和北洋军而言就是未来的中原大战战场。这夹在中间又不能被拉拢,这不被打才见鬼了!”

    “虽然我们也要出兵,不过这黑锅却不能自己背,等国民军出兵了后,我们再出兵,虽然是后手但是也免的国人骂我们挑起内战,到时候还可以用zhōng yāng调节他们两方的战事嘛!”袁世凯说到这里,也是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

    拿下安徽后,加上现在已经靠向北洋的湖北省,那么北洋军就消除了长江以北的最后一个革命党人的势力,然后也就不必担心着津浦线被革命党人切断,就可以用全部jīng力来和国民军以及其他几个南方军阀进行一场生死大决战,一战统一中国。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 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