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风雨雨来(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陈敬云听罢也是沉默着,扩军他自然是想的,但是要考虑实际况啊,现有的财政养十二个师已经很吃力了,如果继续扩军的话,到时候不用北洋军来打,时间一久自己就被军费给压垮了,但是兵力紧张也是现实问题。二五零

    “这样,我们不是还有不少的守备团嘛,这些部队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必要时候也可以抽调上去当做补充嘛!”陈敬云如此说着。

    袁方却是面露难sè,现在国民军体系下的地方守备团可是空有架子的货sè,甚至还不如最初国民军编练的两个守备师。现在编练的这个地方守备团实力差的很,首先是人员素质差,因为地方守备团的军饷低,只有正规军的半数不到,不过四元而已,所以也导致人员素质差,因为那些素质好的有条件的基本都进正规军拿足额饷银去了,地方守备团很多都是当地的士兵,老弱病残的那种,而且多数都不满编。武器装备也都是极差,部分汉阳造再加上一些杂牌枪,甚至单发后装枪都有,训练就更少了,很多士兵估计都没打过多少的实弹shè击。平rì里镇压刁民还凑合,打打土匪也还行,但是正规作战嘛,估计北洋军一阵炮打过来他们就得奔溃了。

    现在国民军走的是和前清练兵时的jīng兵路线,是以北洋军为主要作战目标,一个师的正规军各项花费是以数百万来计算的,而那些地方守备团呢,一年加起来的经费也不到百万,但是却有十五个团,每个团千人到千五百人不等,总人数将近两万。

    所以把这些地方守备团拉上去和北洋正规军交战实在太勉强了,打不赢不说,最后大批的伤亡还得让国民军出一大批的抚恤以及治疗费用,那就太划不来了。如其调地方守备团参战还不如直接成立新的正规军呢。

    所以袁方面露难sè后也是实话实说道:“现在的地方守备团战斗力实在有限,正规作战的话,地方守备团一个团千余人估计连我军野战师一个连都打不过。调上去参战的话只能是徒增伤亡,甚至会引发乱局!”

    袁方说的可是大实话,还是有事实依据的,国民军一个连人数不多,百余人而已,但是却武器装备却是要好得多,步枪好,手枪也好,而且作战的时候都会加强机枪和迫击炮,这等火力不是民团能够抵挡的,更不用说两者的士兵素质和各种训练的差距了,根本就没发比。

    陈敬云见他如此说,也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新成立部队的话,所需的花销实在太大了,而现在国民军连现有的部队都还没能完成整编呢,第十一师的炮兵团都还没踪影呢。

    思索一阵后,陈敬云道:“参谋对北洋的混成旅编制如何看?”

    “混成旅编制?我们之前不是搞过嘛?”袁方疑惑着,国民军建军之初就是走的混成旅路子,当时是因为重武器缺少,加上部队数量不多,不得不缩小编制,然后集中重火力到一个战线。后来国民军发展起来就改编为三步兵团一炮兵团的四团制师。总体上是弱于北洋的整编师,但是强于北洋的混成旅。现在又搞混成旅的话不就是走回的老路嘛。

    陈敬云道:“现在我们和当初一样,还是缺少重武器,一个炮兵团要花多少钱你也是知道的,为了给第十一师配属一个炮兵团,我们给美国人可是送去了不少钱。再者,现在一个师配属二十门野炮十二门山炮在平原地或者依托铁路机动还好,但是在山地的机动xìng就很差了。而且野炮也比山炮要贵的多,这弄混成旅的话,配属一个山炮营,再加上迫击炮的基本火力也能够保证,在山地地区的机动也可以。”

    袁方心里默算了下后道:“如此规模的混成旅的话,怕是人数也有将近五千,不过少了两个营的野炮,这费用会下降一大截,只是这种规模的混成旅将来面对北洋一个师的话会很吃力!”

    陈敬云道:“我们的敌人不止北洋!”

    陈敬云此话一出,袁方就已经猜到陈敬云话中的潜在意思了,那就是这新编的混成旅是用在南部山地地区,说白的就是用来对付南方其他军阀的。南方其他军阀的部队可是和北洋军没法比,最典型的就是桂军和滇军了,桂军采取的是小师编制,和国民军一样是四团制,但是他们的炮兵团却是空架子,步兵团也小的多,一个师也不过七八千人而已。滇军的话除了两个整编师是和北洋军一样的两旅一团制外,也是采用了混成旅的编制,人数不过四五千,重武器装备也欠缺,和国民军以及北洋都没法比。

    这国民军如果说编练混成旅的话,一个营的山炮加上迫击炮的足以确定火力优势。加上南方各省,不管是山西还是广东又或者是广西等省份都是以山地丘陵为主,国民军的主力部队由于配属了大量野炮火炮会机动不便,而如果是以山炮和迫击炮为主的混成旅的话,那么就能够把机动xìng提上来。

    这混成旅如果用在这些地方,那么就能够把国民军的主力部队空出手来,全力投入和北洋军的作战。

    这么一想的话,袁方觉得此事可行,当即道:“司令稍候几rì,参谋部会拿出一个详细方案来请司令过目!”

    说罢后又道:“如果编练混成旅的话,这第三师也就能从广州回来,第四军也就能空出手了不用担负对江西方向的守备任务了。”

    陈敬云道:“参谋部那边做好详细的规划,不过提前说一点,哪怕是混成旅也不能扩军太大,我看先计划两个旅。”

    国民军面对北洋军签订善后大借款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扩军,这一次虽然没有新组建师,但是却打算弄两个混成旅的编制,并且给予了国民军第一混成旅和国民军第二混成旅的番号。为了尽快成军,参谋部做出详细规划后,陈敬云亲自下令从第三师下属各团中抽调一个步兵营组成一个步兵团,从第十师各团抽调一个三个营,凑了两个步兵团,并且把第三师的山炮营也直接抽调出来。如此一番整合后,成立了国民军第一混成旅驻扎粤北地区。

    另外从第八师、第九师也以营为建制抽调部队,组建国民军第二混成旅驻扎延平。由于是直接抽调的现成部队,所以不存在什么新兵训练等问题,所欠缺的只是部队的磨合而已,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能够形成战斗力。至于第三师、第十师、第八师、第九师那些被抽调的部队,则是继续提供新兵给予补充训练,老部队里接受新兵营的士兵训练也不用太久就能够恢复战斗力,这比全新组建一支部队要容易的多。这虽然在短时间内会造成这些主力师的战斗力下降,但是为了扩军所付出的这些代价还是能够承受的。

    而这个两个混成旅的旅长陈敬云没有太大考虑,直接任命第四军参谋长温济忠少将为第二混成旅旅长,原第四军参谋长一职由第一师第三团团长骆旭上校接任,并晋升为少将。调任第四师第一团团长孙义良上校为第一混成旅旅长,并晋升为少将衔。

    任何一次的扩军都是给下属将领升官的机会,这一次国民军多了两个少将,同时空出了很多位置,比如好几个团长的位置,这些中程职位自然会也有大把人盯着,所以升官一事是皆大欢喜的,毕竟这升迁是牵一发动全,有人往上爬了就会把位置空下来,留给下面人上位。

    当国民军忙着组建两个混成旅的时候,国民军同样也发出了其他声音。善后大借款一出的第二天,国民军的宣传部门就开始大势宣传,而宣传内容是什么呢?北洋卖国!

    国民军一反往常低调不对国内其他事务发表看法的惯例,这一次则是公开发表了多封谴责北洋的通电,说北洋签订的这个借款跳跃度不亚于前清签订的任何一条屈辱条约,并说哪怕是前清再买无能,但是也没把盐政给抵押出去,更加没有说把zhèngfǔ财政当做抵押品。直接说北洋已经成为列强压榨中国民众的代理人,现在是用四省财政抵押,那么以后就是会用全国财政抵押:届时,中国还是中国人的中国吗?

    反正北洋军都快要南下了,脸皮在上次苏南战事的时候就已经撕破过了,现在也无所谓再撕一次,所以国民军骂的那叫一个痛快,浑然忘记了陈敬云当初找rì`本人借款的时候也是用盐政来抵押,也是接受了rì`本人的财政监管。

    现在事已经无所谓对错,国民军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放在正义的角度,至少要在那些不明白事真相的民众眼里,国民军是代表正义的,尤其是闽浙两省的民众更要让他们认为,国民军是对的,而北洋军是卖国的。

    国民军如此公开宣扬,北洋军也不甘示弱,众多的笔杆子开始骂国民军如此卖国,陈敬云是dúcái的军阀大头子,更是累次破坏国内和平,就差把陈敬云说成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恶魔了。

    双方骂战进行时,其他人都感到了紧张气氛,更多人是想起了半年前的苏南战事前,这双方也是这么骂着骂着就打起来了,人们都在预料下,下一场苏南战事已经不远了,苏南地区的民众又一次恐慌的离开家园,前往上海,杭州避祸,尤其是南京更是大批民众逃离,免的和上次一样受到战火的波及。上一次苏南战事中,双方的军人伤亡虽然多,但是民众的伤亡更多,只不过那时候谁都不关心民众的死活,到最后也没能弄明白到底有多少百姓在战火中伤亡。

    国民军和北洋军气氛越来越紧张,国民党的孙文和黄兴等人也是煽风点火,一会说陈敬云是dúcái军阀破坏国内和平,说苏南本事革命党做控制的地区,要求陈敬云退出苏南,把那些地盘还给黄兴。另外一方面又说袁世凯卖国,说签订的善后大借款条约乃是千古以来最大的卖国条约,为正义代表的国民党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这条约的。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