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国会选举(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梁启超这个人呢,戊戍变法后可是和袁世凯不共戴天的,恨极了袁世凯投向了慈禧那边,把梁启超和康有为等人发动的维新变法给彻底送进了垃圾堆,认为袁世凯是jiān妄小人,叛臣逆子。二五零 可是他保皇的决心不如康有为,辛亥革命一爆发,他就是悄然改头换面,早先的反袁、倒袁之类的闭口不提了,提了也没用,他一心保着的光绪帝已经挂了好几年了呢,满清皇朝都已经快垮掉了。

    那啥,玩政治的基本都是把脑袋别着裤裆里头的,不是不怕死,而是彻底不要脸面。眼看满清不行了,保皇党里头梁启超是一个跳出来支持袁世凯的,叫嚷着联合袁世凯镇压革命。可是那会他投错路子了,那辛亥革命要是没袁世凯的默许,那里能大规模爆发的起来啊,袁世凯虽然没和孙文商量着怎么办,但是都很有默契的相互配合把满清皇朝送进了垃圾桶,彻底结束中国数千年的君主**制。眼看满清彻底完蛋后,梁启超没来得及感叹一秒钟,就彻底投向了袁世凯的怀抱,意图以袁世凯为靠山,为立宪派争取政治资本和生存的空间,宣扬建一个以立宪派和保守派为核心的大党派,和南方的同盟会相对抗。

    以前嘛,袁世凯也没什么心思去关注这个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败在自己手里的梁启超,不过今天他却是不得不依靠梁启超的威望去办组建新党这件事,为此他甚至咬牙掏出了五十万元的建党经费,要知道现在善后大借款的谈判虽然已经进入最后的尾声阶段,但是钱毕竟还没到手,为了给梁启超弄这批建党经费,他可是很是费了一番心思,差点连军费都挪用了。

    梁启超拿了钱,得到了袁世凯的支持后,兴奋的好几天睡不着,见人的时候也是脸上带着笑容,四处奔走不但联络共和党。民`主党,统一党,甚至还去见了在běijīng的蔡锷,拉拢统一共和党也加入到新党里面来。不但如此,他甚至还派了人去福州,打算着是不是也和陈敬云拉上关系,最好是把国社党也拉拢进来,总之了是拉拢除了国民党当外的所有党派,如果能够成功的话,新成立的进步党就能够在国会里头和国民党相抗衡。

    可是陈敬云抱着的是看戏的心思,可不想插手其中,他还等着国民党控制国会后向袁世凯发难呢,那里会去帮袁世凯的,甚至他都想着,如果国民党不够力量的话,他就是打算着和唐继尧一起支持国民党,联合起来在国会里头让袁世凯下不来台。不过现在还不急,他还想继续等着,在观望一段时间。

    自从苏南战事结束后,国民军的整体战略虽然还是以对抗北洋为主,但是接下来下一步该怎么走,陈敬云还是没能找到一个太好的办法。

    国民军要发展,现在可走的路子不多,要么是向南方诸省开战,要么是和北洋军再打一场。可是这两个选择都可能让国民军陷入两线作战,很有可能让其他军阀联合起来对付国民军。所以到目前为止,陈敬云都还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困局。

    另外,从地缘上来说,现在国民军要进一步发展的话,有个地方是必须要拿下的,那就是江西。现在国民军控制的地区从广州往北,福建,浙江,苏南。乃是一条沿海岸的直线,中间的距离太长,国民军空有十余万军队,但是不能短时间内集中太多的部队到同一个战线上,就算国民军拥有海军,可以利用海上运输但是也不能改变国民军的战略困局。

    如果说拿下江西后,那么国民军就能够得到一个向内陆延伸的立足点,同时也能够保证福建和浙江的安全,进一步的话可以威胁湖南、甚至安徽、湖北、广西。可谓是彻底取得进入内陆腹地的战略支撑点。

    然而现在江西和安徽却是被革命党人控制着,陈敬云找不到什么太好的理由进兵,甚至也不太敢贸然进兵。毕竟革命党人现在的威望还是可以的,国民军贸然进军江西的话,那么绝对会引起其他军阀,尤其是陆荣廷和唐继尧的忌惮,说不准北洋军也会趁势插上一手,到时候哪怕国民军的战斗力再强也抵不过三线作战啊。

    而要怎么样才能拿下江西呢,这一点陈敬云已经考虑了很久,甚至考虑过是不是和袁世凯联手,北洋取安徽,自己取江西。

    如此多的顾虑和麻烦,让陈敬云不得不慎重,所以他还是继续等着,等着国会那边宋教仁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等着国民党和北洋闹翻,等着局势的下一步发展。到时候自己不管是联合南方诸省还是说和北洋军联手才能够确定下来。

    现在嘛,陈敬云只能是被动的等着!

    国会选举闹的沸沸扬扬,而1913年的chūn节也在这样闹闹纷纷的状态中度过了,过年那几天,陈敬云和去年一样待在柳河巷那边,而陈府也迎来了众多宾客,这些人大多数都是陈家的亲戚,有些是族亲,有些则是姻亲等,众多人围绕在边让陈俞氏整rì笑容满面的。

    这些族人亲戚们在这一年多来可谓是依靠着陈敬云很是风光了一把,短时间内就冒出了众多官员军官,以林成坤,俞若飞和陈家兄弟、钱翰朗等人为核心形成了一个陈敬云边的亲朋势力。

    chūn节期间,陈敬云自然也是少不了要应酬,除了这些亲朋外,陈敬云还在宣抚使府里宴请了众多高层将领,畅谈着关于明年的美好未来啊什么的。

    等一番酒宴下来,酒量不太好的陈敬云也是喝的有些迷迷糊糊了,回到后院里就是躺下了,罗漓则是亲自服侍着他换衣服、梳洗之类的,这一番折腾下来把罗漓累得够呛,但是陈敬云的酒意却是消散了不少,jīng神起来了后当夜和罗漓大战半夜,把已经数天没承欢的罗漓杀了个半晕,不过男人和女人在这事上败者只有一个,那就是男人。即便是半晕状态的下罗漓依旧是反败为胜,把陈敬云打的丢盔弃甲,让他最后带着腰酸背疼沉重睡去。

    次rì,陈敬云又是起了个大懒,上午也不去前院办公了,只在书房里头坐着,准备处理为数不多的公务。

    于世峰进来后,一如既往的拿出了各种文件报道,等陈敬云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又是拿出了一封信。

    “司令,这是寄给您的信!”于世峰说完后加了句:“从美国那边寄过来的!”

    陈敬云一听,略带疑惑的接过信封。这年头可没长途电话,email之类的,长途联络的话只能靠电报,但是电报太贵,只能是按字数来发的,说说要紧事还可以,但是如果要说详细些还是需要依靠传统的信件。不过陈敬云自打穿越回来后,可是很少收到信的,这也不是没人联络他,而是联络他的人使用的通讯手段都很特别,不是通电就是密电,这信嘛,却是没几个人寄过给他,更不要说从外国寄来的了。

    看着信封上的字样,那是几行清秀的英文,是从洛杉矶寄来的,而寄信人则是那个已经有些时候没见到过的琳娜?格兰瑟。

    她说过会给自己写信的呢,陈敬云还没打开信,却已经是回忆起了那个贵族少女,那个觉得上海和伦敦一样沉闷而没有生气的城市,有着一头漂亮金发的少女,嗯,她还有一个风采不让于她的母亲……伯爵夫人。

    带着往rì的回忆,陈敬云拆开了信,信纸明显是经过jīng心准备的,而且还喷上了淡淡的香水,闻起来有着淡淡的玫瑰清香,展开信纸,映入眼中的是清秀的女子文体,陈敬云看着看着眉宇就是逐渐舒赞了开来,这个女孩子有些意思。

    信上说的都是些琐事,比如她在横渡太平洋的时候,看见的rì出rì落,比如和她同船的某个倒霉蛋因为看着她母亲入迷了,然后一个站不稳就掉海里了,好在有水手把他给救了起来。又比如洛杉矶的高楼大夏很多,但是到处都充满着吵闹和喧哗,让她很不适应。

    说的虽然都是边的小事,然后字里行间陈敬云还是知道她不喜欢那个地方,不喜欢那些人,看来美国并没有给这个想家的金发少女给多的新鲜感。

    信上还问候了陈敬云是否安好之类的,最后附上了回信地址说一定要给她回信。回信地址却不是洛杉矶,而是纽约了。

    放下信,陈敬云沉思了会,才准备提起笔回信,但是刚下笔却是不知道该写什么,很显然那些所谓国家大事,中国局势之类的是琳娜不关心的,而琐事似乎也不多,难道写自己回到福州后和林韵和罗漓几个过的很好啊之类的?

    叹了口气后,陈敬云放下笔,然后抬头一看,见于世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当即叫了声让他进来。

    于世峰在那次圣诞夜烟花晚会的时候就猜到了自家少爷可能是看上了那个伯爵的女儿,而以他的经验来看,很明显那个琳娜小姐也是对自家司令有所好感的。这不,虽然那琳娜小姐已经远渡到了万里之外的美国,但是还不是一样写了信来,虽然不知道信上说的是什么,但总归脱离不了之类的。

    于世峰见陈敬云看信的时候嘴角带着微笑,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也就不打扰陈敬云了,很快就退了出去。

    这会被陈敬云重新叫进来,刚进来陈敬云就道:“马尾船厂那边的新船是不是要下水了?”

    于世峰还以为陈敬云要说琳娜或者美国那边的事呢,没想到他问这个,当即愣了下后道:“是,马尾船厂已经完成了初步的建造工作,明天就下水舾装了!海军处那边说是要搞一个下水仪式。”

    陈敬云点头:“哦,下水仪式什么时候?”

    于世峰道:“是后天!司令如果去的话,秘书处这就去安排!”

    陈敬云道:“下水仪式自然是要去的,毕竟这是我们建造的第一艘军舰!你去安排安排,到时候我去亲自主持仪式!”

    于世峰道:“卑职明白!”

    说完后,见陈敬云不开口说话了,于世峰犹豫了会道:“那美国那边的回信?”

    陈敬云抬头看了眼,然后沉声道:“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别什么都学陈彩!”

    于世峰一听也是暗道自己刚才唐突了,这陈敬云的私事可不是那么好插手的,当即就是退了出去了!

    等于世峰出去后,陈敬云又拿出信看了遍,半晌后才是重新拿起了笔开始回信!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