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财政预算(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请牢记)(请牢记)董白氏说罢后,有些担心的看着陈敬云,她和陈敬云待得时间长了,多少也了解些陈敬云的脾气了,知道他对亲朋好友求职的态度,那基本就是不怎么看关系,只看个人的能力,有能力的人比如俞若飞和钱翰朗这样的是重用了,但是同时陈敬云的的那个二姐夫,也就是林成坤的亲哥哥现在却是只能在民政部下属部门里当了个小科员而已。上次陈敬云的二姐和陈俞氏亲自求非但没有起到正面作用,反而是让陈敬云把他从悠闲的闲职上直接下放到下面当了个小科员。

    所以现在董白氏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是触怒了陈敬云。只是又不能不说,之前她母亲过来的时候对着她哭诉,说她那个弟弟有多凄惨,你这个当姐姐的不能不管,为女儿的她又能说什么的,只能是迎着头皮提了出来。

    见陈敬云没有说话,董白氏又是小声说:“不用给他找太好的,就是随便给他个差事不要让他闲着就好了”

    陈敬云很明白,人活在世上,总会面对诸多的人往来,他陈敬云也不是什么不近人的人,这安排一个人工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更何况董白氏都已经提出来了,陈敬云伸出过手揽着董白氏的肩头:“改天我见见他,到时候我看着安排”

    听到陈敬云这么说,董白氏的脸上绽显了笑容。

    第二天上午,陈敬云刚见过上海现任市zhèngfǔ的几个官员,于世峰就是进来道:“司令去医院的人回来了”

    陈敬云点头:“哦,让他进来”

    随即,秘书处的一个二等秘书进来后详细的回报了他的医院一行,并且说了昨天董白氏三弟和国民军士兵的冲突。这听过后陈敬云才算是了解的事的大概,说起来这事和陈敬云自己也有些关系。

    事的起因很简单,董白氏的那个三弟在酒楼里喝多了几句,和几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吹嘘着他认识陈敬云,旁人自然是不信的,所以那个没头没脑的董白氏三弟就说他姐姐是陈敬云的三夫人之类的话。而董白氏是陈敬云的外室这一点实际上知道的人不多,大多只限于国民军高层,外人是不太清楚的。而当时酒楼里刚好有几个从前线回来休假的国民军军官,这几个军官都是从福州军校毕业不久的,又都是国社党的党员,陈敬云对于他们来说那是jīng神偶像,那里容得了别人乱说陈敬云的闲话,加上其中一个人脾气又火爆了些,争辩了几句后一言不合就是打了起来。对打当中董白氏的三弟自然不是这几个国民军军官的对手,几个回合就是被打进了医院,这还不算,那几个军官脑袋一发还跟到了医院里,说是要再打一顿,后来在医院里被拦住了才算了事。

    而闹事的几个军官也随后被赶到的国民军宪兵抓拿,现在正关着闭呢。

    对于这种事,陈敬云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他也不好出面之类的,只能听之任之,不过因为董白氏的嘱托,陈敬云还是道:“等他出院了,领他来见我一趟”

    陈敬云也没多大的安排,只是想着见一见,如果人还凑合的话就安排到军zhèngfǔ里头任职,多大的官是别想了,不过一些小职位还是可以的,好歹有份正经差事,也省的他有事没事到外头闲逛惹事,平白无故的让董白氏烦心,让董白氏烦心也就是让他陈敬云烦心。

    至于那些军官们,他们已经为自己的打人行为受到了关闭的处罚,事也就算过去了。

    处理完这琐事后,陈敬云又是马不停蹄的见了筹饷处的副处长、浙江军zhèngfǔ财政部次长庄楠。庄楠还是陈敬云叫过来的,现在主管国民军财政的安华林还待在福州大本营里头,虽然现在陈敬云待在上海,并且把大半个国民军司令部都带了过来,但这主要是为了方便指挥苏南战事,国民军的大本营还是在福州,那边还得有人留着总管事物。陈敬云要了解财政事务的话,也就只能就近询问庄楠了。

    庄楠为国民军筹饷处的副处长,又担任了浙江财政部的次长,近期国民军攻占上海之后,他又是开始组织人手接手上海的财政改革事务,在国民军的财政体系当中已经是当仁不让的第二号人物。

    这次陈敬云要全面了解国民军的财政问题,他到达上海后已经和陈敬云前后见过了一次,不过那一次两人谈的不怎么深入,很多时期之前都是安华林一手掌管,就连庄楠了解的也不多,所以回去后庄楠和安华林联系数次,让福州那边的筹饷处整理出了资料来,整理妥当之后他才再一次前来见陈敬云。

    “筹饷处已经做出了明年的财政预算”庄楠把手中的文件递给陈敬云:“请司令过目”

    陈敬云接过粗略的看来一眼,然后抬头道:“你简单的说一说”

    庄楠点头道:“筹饷处的财政预算以我们国民军现在控制的地区为准,包括福建、浙江、广东广州以东地区,上海周边,其余苏南地区由于尚是战区并没有一个准确数字,所以包含在上海地区当中。以上地区中部分地区已经完成税制改革,而上海、广州等地区的税制改革正在进行当中,预计明年年初可完成

    筹饷处以完成税制改革的况来判定,预计明年我国民军的传统财政收入包含田赋、工商以及各地厘金在内。各地中福建约一千三百万元,浙江四千万元,广东广州以东地区约两千万元,上海周边以及苏南其余地区为一千万元,预计可得总数八千三百万元的财政收入。”

    庄楠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会后道:“其中烟司下属征收的香烟以及大烟的税收并未包含其中而根据司令之前的指示,这一部分dúlì出来专款专用这一部分数额较大,根据今年的征收况和我军已经控制上海获得上海以及长江流域的市场来看,香烟税明年大约可得八百万左右,而大烟税大约可得两千三百万左右。”

    在国民军控制区中,由于实行烟草专卖,这烟草除了正规的香烟外,还有大烟,也就是俗称的鸦片。

    国民军控制内目前只有两家烟草企业,一家是之前陈家建立的哈德门烟草公司,而另外一家则是陈敬云用来拉拢闽浙富商,特许批准成立的大洋烟草公司,这两家烟草都不是单纯的独资企业,就连之前陈家独资控制的哈德门烟草公司也已经有众多商人参股,虽然最大的控股人还是陈家下属的华夏银行,但是控股比例已经在不断缩小,目前已经只有三成不到的股份,另外的大洋烟草公司更是如此,基本是整合了闽浙内多数有实力的财阀商家,成立之初的资金投入就已经高达五百万元,而后快速扩张过程中又是吸引了国内的其他一些财阀,甚至就连盛宣怀都让家人带着数十万元到福州进行参股。股权分散之下就连华夏银行也不过只控制了其百分之十的股份而已,其他的都是被其他大商人瓜分了。

    这两家烟草企业之所以吸引了那么多的财阀投入重资,和烟草行业的暴利是分不开的,这一年来,国民军控制区内由于大力推行,宣传香烟为鸦片的代替品,使得香烟行业发展迅速,而由于国民军又对烟草实施准入制度,不许其他商人私自开设烟草公司,发现一个那就是抓一个,而且还是和走私鸦片一样的重罪,轻则抄家罚款,重则坐牢枪毙。

    为了垄断这一暴利行业,不管是陈敬云还是在两家烟草公司有着股权的那些财阀士绅们,他们都丝毫不介意用暴力来打击卷烟走私这些活动。

    烟草行业如此暴利,同样给国民军带来了庞大的财政收入,这一年还没有结束呢,烟司方面已经送上了预计收入数据,烟草行业的税收已经高达三百余万,这个数据虽然还远远不如鸦片的税收相比,这随着时间过去,国民军的控制地区不断增大,尤其是国民军控制上海后,这两家烟草公司的业务扩展到上海乃至整个长江流域,收入还会继续保持高速正常,为此筹饷处已经给出了明年八百万的税收目标。

    而烟司主管的另外一项业务则是鸦片了,对于香烟而言,鸦片更为暴利,钱来的更快更直接,这样的暴利行业陈敬云是不准备让给外人的了,虽然这是个良心钱,但是自己能赚的话何必又让外人赚取了呢,公然制外来鸦片输入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完全可以对外来鸦片征收高额税收,用价格差的方式来扶植自家种植的闽烟,他要的不只是税收,他还想要整个行业的利润。

    为此,他可是用了不少的手段,这一年多来死在烟司手下的鸦片走私贩可是不少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创客小说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