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授勋升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请牢记)(请牢记)面对袁世凯的这个问题,段祺瑞瞬时无言以对,是啊,固然现在长江南岸的部队还有着部分的弹药补给,南京南城还有部分的库存,但是继续这么打下去的话缺乏补给的曹锟等人的部队迟早会弹尽粮绝的。到时候没有弹药补给的三万人拿什么来固守南京南岸等待王汝贤的第七师南下救援呢?

    “那,是不是再调派一个师南下增援?”段祺瑞试探的问着。

    不过袁世凯却是断然发问:“继续增兵的话兵力从何而来,京津重地不能一个师都不留,东北那边的兵力也不好调派。再者,军费从何而来?”

    面对如此多的困局,段祺瑞也是不好说话了,反而是袁世凯继续沉默着,半晌后道:“其他的先不管,先让曹锟撤到南京南城再说,至于之后的事,我自有计较”

    段祺瑞见袁世凯如此,也就不说话了。之后袁世凯又道:“另外继续联系华甫,是生是死总的有个交代在找到华甫之前,任命曹锟暂行第二军军长之职务,统管第二军作战事宜。”

    袁世凯有这个安排,段祺瑞也是心里有所准备的,毕竟现在第二军下属三个师都困在了长江南岸地区,加上冯国璋又失踪不见人影,这战事总的有人来统管的。而这人选最适合的就是曹锟了,曹锟是北洋体系中第三梯队的第一人,深受袁世凯的信任,地位仅次于段祺瑞和冯国璋之下,其余的各师师长中将或多或少都还有些距离。

    不过袁世凯也没有一举直接提升曹锟为第二军军长,而只是暂行第二军军长职务,连个临时职务都算不上。

    段祺瑞随后辞别而去,袁世凯手捧着杯乎乎的茶杯再一次起,站在了窗前,透过巨大的玻璃窗他已经可以看见窗外的初雪飘扬而下,轻纱鹅毛般的雪花无声无息的落下,慢慢的把大地染成了白sè。

    今冬的初雪,终于是落下了,随着初雪的到来,空气里的寒气似乎更浓厚了

    “华夏一统,怎么就这么难呢”袁世凯自言自语的对着夜空诉说着,然后紧了紧上的大衣后转往回走,而手中的茶杯早已经冰凉,袁世凯低头看了自己手中的茶杯一眼,然后手一松,手中茶杯就是往下落,刹那间,茶杯撞地砰然分裂成无数个碎片。

    袁世凯跨过地上的茶杯碎片,走到他的那张巨大办公桌后坐了了下来,这一夜,袁世凯彻夜无眠。

    二十二号上午,国民军第七师在林肇民的率领下攻克大卓镇,唐天喜的北洋军第三师第五旅残部向北撤退,企图继续建立第二道防线,同时李荣的骑兵部队绕行侧击,第一次主动的对国民军第七师的大队步兵发动了冲锋,对林肇民的第七师造成了极大损失的同时,也让李荣自的骑兵团损失惨重。不过林肇民并没有停止进攻的步伐,而是继续向北进,试图彻底切断沪宁铁路。

    下午时分,昨夜先行撤退的曹锟第三师的一个团抵达唐天喜所部进行增援,随后和林肇民的第七师发生激战。傍晚时分,第三师的主力部队抵达,随后曹锟的第三师主力部队和林肇民的第七师发生激战。

    林肇民的第七师出现重大伤亡,虽然继续向北进攻,但是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曹锟的第三师和张勋的第八师主力部队在前方五公里之外从容通过。当rì夜,镇江方面的沈纲第一师和李继民的第四师突破曹锟留下的后军的阻击,正急忙向西追击曹锟的主力部队。

    次rì,沈纲和林肇民的先锋部队会合,然而这个时候曹锟的主力部队已经逃出了国民军的包围圈,成功往南京方向而去了,随后这三个师的部队继续向西追击。

    二十三号夜,溧水前线的靳云鹏第五师也是按照计划开始撤退,准备北退到南京和曹锟的部队会合。

    这一连串的战事发展几乎让国民军内诸多将领翘首以望就算不围歼曹锟和张勋部队最少也要重创他们的计划宣告失败。

    北洋军用了三天的时间完成了他们的战略大撤退,虽然付出了高达数千人的断后部队的代价,但是成功的集中了主力部队到南京南城,从而避免陷入被各个击破的境界。从北洋军的撤退行动来看,至少要比国民军要强得多,能够在国民军大军的追击下完成如此大规模的撤退行动,这和北洋军的素质和曹锟等北洋军高层将领的指挥水平是分不开的。

    “北洋军现在是三个师的番号集中在南京南城,其中北洋军第八师只有缺少两个步兵团和部分辅助部队,总兵力约两万五千人”袁方和往常一样向陈敬云回报着战事简报,不过这几天陈敬云已经比较少关注战事的细节了,反正南京那边胜了后,大局已经无法改变,剩下的细节方面的事自然有下面的诸多将领在处理,用不着他再cāo心了,就算他亲自cāo心也没办法把北洋军的主力部队给全数歼灭了。

    陈敬云点点头后道:“嗯,接下来的战事参谋部看着再制定一个计划出来,尽量早rì攻下南京,另外,相关部队的嘉奖也要尽快进行”

    袁方点头,然后沉默了会后道:“刚才冯府传来消息,说冯勤已经去了”

    陈敬云听到这消息,正yù喝茶的他愣了愣,然后放下了茶杯:“唉,他去的也应该是放心了”

    冯勤病重后医生就说没多少天的rì子了,大家也都有了心理准备,然而现在得知冯勤真的去了,陈敬云心里还是有些不太好受。

    等袁方出去了后,他把于世峰叫了进来:“冯府那边的后事要帮忙安排妥当,所用花费一律用公费,另外冯府家眷也要妥善安排,不能让人说我们人一走茶就凉了。”说到这,他想起了冯勤临行前交代的那个三子,所以陈敬云接着道:“另外冯勤在福州军校学习的那个三子,你代为照看一二,等他毕业了带他来见我一面”

    于世峰点头道:“属下明白”

    吩咐下去后,陈敬云的心有些不太好,然后就算心不好这公务也是不能停下的,很快他就是穿上了外,然后按照这而今天的行程开始他一天的工作,上午时分,他先是到了上海广仁医院里,准备部分有功受伤军官进行授勋。

    苏南战事当中,国民军可谓是伤亡掺重,战死者不少,而伤者更多,其中多数伤兵在通过前线的紧急治疗后都会被转移到后方进行下一步的治疗,尤其是上海地区。普通伤兵和军官伤兵待遇自然是不一样的,为了使得受伤军官们得到更好的治疗和康复条件,国民军通过协商,把广仁医院作为了军官的专门医院。

    今天陈敬云来这里除了看望众多受伤军官外,还有给这些受伤军官进行晋升授衔或者授勋。

    走在医院的走廊上,看着诸多缠着白布或瘸腿断手的军官们,陈敬云心里很复杂,国民军当中,会受伤或者阵亡的一半都是基层军官,尤其是是排长、连长之类的尉官。相反营长以上的校官则是比较少受伤或者阵亡,到目前为止,国民军阵亡的最高级别的军官乃是一个中校副团长,团长以上的受伤的虽然也有,但都是轻伤不碍事。

    在这些诸多受伤的基层军官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不管是通过速成班毕业的还是正式班毕业的学生,他们都还很年轻,其中甚至不乏十六七岁的青少年军官,福州军校所招收的诸多正式班学生当中,绝大多数都是血的年轻学生,他们环抱着复兴华夏的理想进入到福州军校中,加入了国社党,然后投入到国民军中作战。

    面对这些人投过来的兴奋和崇拜眼神,陈敬云心里的感觉很复杂,自己建立起了国民军,,喊出了诸多振奋人心的口号,号召无数血年轻人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理想为之战斗,为之流血,为止牺牲,这一切是否值得?

    “你是杜岩鹏?”心里怀着各种心思,陈敬云走到了一个躺在病上的年轻人前面。

    杜岩鹏看着以前只在毕业典礼上见过一次的陈敬云走到自己的前,问着自己的名字,那一瞬间,他愣住了。

    为了号召年轻人加入国社党和国民军,为了在国民军当中设立陈敬云的权威,国民军的宣传教育里面对陈敬云进行了相当的神话,在军队内部还好,但是在国社党里的宣传当中,几乎是直接神话了陈敬云,把陈敬云塑造成为中国mínzhǔzìyóu的希望,把陈敬云塑造成为华夏复兴的唯一人选,也许这些话听一遍两遍没什么,但是长年累月停下来,谎话已经变成了真理。

    国社党成功的竖立起了一个年轻人的偶像,加上国内媒体的推波助澜,几乎使得让陈敬云成为了现代年轻人的最为崇拜的偶像。

    当自己为之崇拜,为止战斗,为止留学的jīng神偶像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杜岩鹏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愣了过后才是反应过来,想要挣扎着爬起来行军礼,但是陈敬云此时面带着微笑俯下按住了他:“不用起来,今天我是来看你们的,就算是行礼也是应该我为你们这些流血作战的将士行礼”

    “司令,我……”杜岩鹏有些语无伦次了。

    陈敬云这个时候却是从边副官拿出了一枚双剑勋章:“杜上尉,鉴于你的英勇作战给我军带来了极大战果,现特授予你双剑勋章”

    这还没完事,陈敬云接着又从副官托着的盘子里拿出了一对肩章,肩章上一道白杠上带了一颗金星,此乃少校的军衔。

    “现在,杜上尉你就是杜少校了期待你早rì康复,国民军需要你这样的英勇军人早rì回到战斗岗位上去”陈敬云面带着微笑,亲自给杜岩鹏带上了肩章,然后才是敬了军礼后转离去,边的一大群人随即也跟着离去,他们还得给下一位军官进行相同的晋升仪式和授勋。

    留下杜岩鹏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半天后却是脸上的泪水哗哗的不断留下,对着雪白的天花板自言自语着:“韩兄、张兄,你们都已殉国,而我却好好的在这里升职授勋,这让我杜岩鹏有何面目面对你们,如何面对三连那百多为国捐躯的兄弟啊”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创客小说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