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曹锟的犹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更新时间:20121124

    二十号夜,南京北岸西部,一群约五六百人穿灰色军服的北洋军在夜色中打着火把向西前行,虽然夜色昏暗,但是在火把的光线照下,依旧可以发现这一股北洋军士兵的脸上垂头丧气的表

    在队伍中间,一群北洋军高级将领也都是低着头表沉闷的走着,这群将领里头,将军就有四五个,校官更是有十余个之多。这样一小股的北洋军里头出现这么多的北洋军高级将领,如果放在平常时候是个很怪异的事,但是如果是在现在的南京就不是那么奇怪了。

    原因也简单,因为这股北洋军就是之前冯国璋亲自指挥防守泰山镇的北洋军,北洋军第二军的司令部就在那里,聚集了大批的北洋军高级将领。

    然而今国民军警卫师对泰山镇发动总攻之后,已经在泰山镇坚守数,伤亡惨重,弹药缺乏的北洋军终于是抵挡不住了,在下午时分就已经丢失了泰山镇的多数重要阵地,眼看着局势就要彻底奔溃之际,北洋军的诸多将领建议冯国璋撤退,向西突围,然后冯国璋有着他冯国璋的骄傲,虽然迫于形势下令部队向西撤退,但是他本人却是不愿意跟随部队撤退,反而是准备用手枪自杀。

    当时一群北洋军的将领们就吓坏了,南京之战败了就败了,只要冯国璋能够突围出去,以后机会还大把呢,重新夺回南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冯国璋如果在泰山镇自杀亡的话,那可就大件事了,一军主将,北洋的两大支柱竟然自杀亡,这传出去北洋军的士气也就完蛋了,而自己这些人就算逃出去也没什么好下场。当场那些被吓坏了的北洋军将领们一起扑了上去,把冯国璋的手枪和军刀都夺了过来,当时一个上校为了避免冯国璋继续做蠢事,牙一咬心一狠就是一个手刀把冯国璋给劈晕了过去,然后卫兵直接是背着冯国璋跟随大部队突围撤离。

    突围之际北洋军大概还有近两千的样子,当时国民军的主攻方向是在东面和北面,而对于泰山镇的西方倒是没太多的兵力把守,这主要考虑的是国民军如果把泰山镇全给围了的话,北洋军突围不出去就得死扛硬守,对于国民军急于拿下泰山镇而言是极为不利的,于是就有了这个极为简单的围三阙一的战术。主要北洋军顶不住了,有了逃跑的念头,那么泰山镇就指可下。

    另外,这北洋军就算有西面可以逃,但是要顺利的逃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后面有着警卫师的大军在追击,北洋军的近两千突围就变成了溃逃,等到入夜之后,成功突围而出的北洋军不足四百之数,其他的北洋军不是被国民军歼灭俘虏就是走失或者逃跑了。

    当突围而出的时候,冯国璋也就转醒了过,也没有对手下打晕自己而大发雷霆,也没有说抢把手枪继续自杀,而是一路沉默着。

    “先向西,然后绕行北上,去找王汝贤的第七师”冯国璋是个军人,经过了泰山镇战败时的激愤后,他很快就是平息了自己的心,然后迅速的做出了决断。泰山镇既然已丢,南京北城也就完了,这样一来国民军占据了南京北城之后,长江南岸的数万北洋军就陷入了险境。

    到了现在的态势,扭转战局的机会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南京北城给夺回来。只要把南京北城夺回来,到时候就可以恢复对长江南岸部队的补给,至于国民军海军的威胁,冯国璋并不在意,他之前就已经请调北洋军唯一的重炮团南下,这个的重炮团辖两营,一营是原先直属于前清卫军的一百五十毫米克虏伯重炮营,共十八门,民国后袁世凯把卫军改变第十六师之后,把这个重炮营也就抽调出来由陆军部直辖,随后陆军部又将一些老式的库存重炮以及从其他地方抽调,编成了另一个重炮营,辖五寸炮和六寸炮共十八门,这两个重炮营合在一起,编成了一个重炮团。

    这个重炮团里后面编成的那个型号杂乱的重炮营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原先属于卫军的那个重炮营却是杀敌利器。只要冯国璋他把南京北岸给拿下来,然后架设炮兵阵地,把这个炮兵团一摆上,那就是数十门五寸炮和六寸炮对阵国民军海军停留在长江的那几艘战舰,稍有理智的海军将领都得撤退。

    而现在的关键就是,如何把南京给夺回来。在思考如何夺回南京之前,他冯国璋就的先找到王汝贤的第七师。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定的,刚攻下泰山镇的警卫师主力部队还没来得及休息,警卫师第一团以及相关部队就奔赴解家庄,然后警卫师的其他部队则是肃清南京北城其他地方的北洋军残余兵力,为国民军即将构筑的南京防线打造基础。

    同样是这一夜,收到命令的马成第一师和林肇民第七师连夜发动反攻,马成的第一师和靳云鹏的北洋军第五师在溧水前线发生激战,而林肇民则是调动了主力部队对大卓镇发动了大规模的强袭。

    同样是这一夜,镇江前线的曹锟急的如同锅里的蚂蚁。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联系上军司令部,泰山镇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了?”曹锟大声训斥着自己下面的副官。

    少校副官道:“中午时分我们已经和军司令部失去的联系,经过故障排查已经确认不是我们的无线电报机故障,应该是泰山镇那边出了故障”

    “该死的无线电报”曹锟骂骂咧咧着,去年辛亥之前,北洋军本来也没多少无线电报机的,不过湖北战事后,无线电报的快速通讯能力让北洋军的将领大为赞赏,短短一年内就给北洋军各师装备了无线电报机,北洋军对于新鲜武器设备的接受能力并不比国民军乃至列强部队差多少,只是限于资金而无法大规模列装而已,目前北洋军的无线电报机也只能列装到师一级别,对于团一级别还没有装备。

    前面的战事当中无线电报机已经发挥出了重大作用,曹锟的对外通讯基本都是靠无线电报和冯国璋乃是和袁世凯联络。但是这无线电报好是好了,但是故障也经常发生。

    现在这种关键时刻,曹锟就和泰山镇那边失去了联络,让他无法得知南京那边的战局到底如何,而国民军那边也并没有公开宣扬,而是采取了保密以便国民军发动大规模的反击行动,这样一来,曹锟就是到目前为止都还不知道南京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泰山镇到底丢还是没丢,谁能给我准信?”曹锟觉得自己都快要爆炸了:“还有,王汝贤那边怎么说,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能拿下解家庄?”

    可是下面的一群军官知道的并不比曹锟多,面对曹锟的发飙那里能回答啊,只能是集体沉默。

    曹锟现在是感觉糟透了,不是他闲得蛋疼非要去关注泰山镇和解家庄的战事,而是因为这两个方向的战事关系到他第三师的死活。如果王汝贤能够顺利拿下解家庄,然后冯国璋又能守住泰山镇的话,那么南京北岸就没有危险,南京北岸没有危险的话,那么在长江南岸的曹锟第三师和靳云鹏第五师虽然还会困难一段时间,但是危险不大。但是如果说南京北岸丢了,那麻烦可就大了,他曹锟就得考虑该如何保住自己的第三师了。

    如果曹锟和泰山镇的通讯没有中断,并且在下午时分就得知泰山镇失陷的话,曹锟二话不说,立马就撤军了。

    可是现在泰山镇那边没个准信,他曹锟也是不好拿捏,毕竟之前不管是冯国璋还是袁世凯,都没有给过他命令准许他主动撤退,如果冯国璋守住了南京北岸的况下他曹锟主动从镇江撤退的话,那他就会给自己惹上一个大麻烦。如此况下,他也只能是继续忐忑不安的等着了。

    当曹锟等着冯国璋消息的时候,林肇民的第七师已经在大卓镇方向发动了猛攻,试图切断曹锟第三师和张勋第八师部分部队的退路了。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

    尽管外头乱哄哄,但是这一夜陈敬云却是睡的极好,等第二天迎着阳光起来的时候,陈敬云的精神很好,陪着董白氏吃了早饭后,他才晃悠悠的去参谋部那边转了圈,前方战事虽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但是这些作战的具体事务陈敬云却是不怎么插手的,加上袁方、梁训勤那些人都忙着,陈敬云也不好占用他们的时间来陪着自己闲逛,所以在参谋部那边听了一阵简报后就是离开了。

    这天的他有心也有兴趣,所以索就回了公馆,打算陪着董白氏躺着享受冬里的暖和阳光了。董白氏见陈敬云难得不处理公事而是特地回来陪着自己,也是喜滋滋的蜷缩在陈敬云怀里。

    于是乎,这么一上午的时光也就过去了,吃罢中饭后,陈敬云见今天也没什么特殊的安排,就想着再偷懒一个下午,继续陪着董白氏晒太阳享受下生活。

    可是这刚吃过饭呢,于世峰就来了说是有人求见,问是谁,于世峰说是岑煊,一听这名字,陈敬云就有些惊讶了。

    (创客小说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