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酒和女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这场弥漫在古巴雪茄和上好红酒中的气氛并没有显得太紧张,反而始终都是处于一种轻松的状态,众人谈论国家大事时还偶尔说出几句玩笑话,让这场政治会谈在笑谈中进行着,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该说的也说的差不多了,众人才是相继起

    这一次的小会面并没有说太多的具体问题,更没什么太过深入的话题,顶多是说了表面上的一些事而已,主要是集中在各国领事问陈敬云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中主要集中在试探陈敬云对待各国在华利益态度问题,比如现在闹的沸沸扬扬的回收租界问题,又比如关税自主问题以及前清的各项条约等等。这些问题大家也没有太过仔细的交谈,大多数只是略微说几句,现在说太详细是没有必要的,大家只是相互知道一个态度就可以。

    陈敬云要知道的是,列强各国是否会对目前国民军和北洋军的战争中是否保持中立,是否和去年承认南方革命省份一样为中国内战交战团体,从而保持中立态度。

    列强各国所需要知道的是,陈敬云这个掌控了中国东南部的大军阀,这个极有可能在将来统治中国的年轻军阀对各国是否保持了排外的态度是。

    大家场面话说的差不多了,也就结束了,至于具体的事,真正涉及到具体利益的问题那会是双方秘密坐下来谈,是不会在这种公开场合的。

    当众人结束会谈下楼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楼下的酒会已经是变的极为闹,林林总总穿着貌岸道然的男女围成一个个小圈子交谈着,有三五个男士围在一起谈论生意上的事务,也有人们聚在一起讨论中国内战方面的事,也有人谈论着欧洲上空越来越浓厚的战争云,当然了也免不了人们好奇的讨论着陈敬云这个人。

    说起现在的中国人中,真正让外国人注意并看重的没有多少,首先排在第一个的自然是袁世凯,然后第二个就是奔波十余年最后一举推翻满清皇朝的孙文了,而现在嘛,还得再加上陈敬云。

    这三个人中,陈敬云这个被中国众多报纸宣称为南方二杰之一的年轻军阀之前和蔡锷一起,成为中国南方诸军阀中最有实力的军阀,也是袁世凯统一南方诸省的最大障碍。而现今蔡锷已经北上,继任云南都督的唐继尧虽然大肆扩军并进军四川使得滇军的实力比蔡锷时代更为庞大,但是从政治影响力来说是远不如之前的蔡锷,更加不要说和现在的陈敬云相提并论了。

    而一个月前,陈敬云所率领的闽浙军事集团不但占据了广东大半个东部地区,而后更是调集了五个师高达六万余人的大军在苏南地区和北洋军大战。这一场战争到底是国民军先北上还是北洋军先南下,到底是什么谁先挑起的这场战争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国民军和北洋军已经在苏南地区激战一个月有余。

    虽然人们在上海到处都可以看见国民军的大批伤兵,还可以看见一批接着一批的国民军新兵从闽浙的数个新兵训练营中不断奔赴上海、杭州,随后补充各支伤亡惨重的国民军部队,尤其是镇江方向,就连福州军校里尚未完成学业的第九期学生都已经提前结业随后补充到前线部队中,用以补充损失极大的基层军官。这些现象都可以说明国民军在苏南地区遭到了极大损失,上海的一家英文报纸引用了各种公开资料以及来自其他方面的一些隐秘资料,推测国民军自从十月份十九号进军苏南以来,阵亡人数至少已经超过五千人,受伤的人数更是无法统计,但是单单是羁留在上海各医疗场所的伤兵就至少有七千以上就可以看出来国民军的伤亡有多大了。

    这个数字虽然有所夸大,但是也从侧面证明了国民军的伤亡并不小。

    然而,尽管人们都知道国民军的伤亡不小,但是他们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国民军到目前为止依旧坚持在苏南,镇江依旧牢牢的把控在国民军手中,和溧水、句容方向的国民军一起把南下的北洋军给挡了下来。而后更是派军渡江作战,前往南京和北洋军作战,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士已经通过一些小道消息得知,南京方面的战事已经进入白炽化阶段,也许不用几天时间就能分出胜负。

    不管以后战事如何发展,但目前的况就是,北洋军和国民军在苏南地区僵持不下。国民军在付出了大量的伤亡之后向国人乃至在华外国人宣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北洋军并非是不可战胜的,国民军有决心也有信心阻挡北洋军南下的步伐。

    可以说,这个事实出乎了很多的意料,之前极大多数人都对陈敬云保持悲观态度,认为陈敬云不要说进军苏南了,甚至极有可能浙北都守不住,最大的可能就是放弃杭州然后退守浙江南部山区,吸引北洋军南下脱离铁路线,拉成北洋军的补给后和北洋军作战。甚至更有悲观者认为陈敬云会把浙江全部给丢了,至于福建老家,倒是没人认为陈敬云会丢掉,认为国民军就算再差,但是福建应该还是能守住的。这种想法之前不但存在于外人心里,众多的国民军内部人士也是有这种想法,苏南战事前国民军可是充满了一种悲观气氛,当时就算陈敬云亲自来杭州激励士气也没有多大效果。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国民军部队不但没丢浙北杭州,反而是主动把战线往北推进,最后和北洋军在苏南地区激战长达一个月之久。

    袁世凯的地位权势来自于他的手下的北洋军,陈敬云的地位也来之于国民军,国民军在前线的表现直接影响外人对陈敬云的看法。

    现在国民军在苏南地区发挥良好,甚至还大有胜利之迹象,那么外人对陈敬云的印象和态度也是大为改观,这一点从今晚众人看向陈敬云的目光里就可以看出来。

    有好奇,有欣赏,有赞叹,有憎恨,有愤怒。恨也好喜欢也好,但就是没有任何人敢无视现在的陈敬云,对现在的他表示出不屑神色来。

    总体上来说,楼下的这么一大群人中,对陈敬云好奇的占据了绝大多数。一个年轻军人在通过短短一年时间里就建立起了一支拥有十万人的大军,并且占据了中国东南大部分地区。这样的人毫无疑问会引起人们的好奇。

    陈敬云刚随着诸位领事走进宴会厅里,就已经看见了众人的目光搂在了自己上,陈敬云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傲慢无礼,只好是继续保持着僵硬的微笑。这时候,其余几个领事们也是各自散开,融入了周围的人群里头,英国领事法磊斯爵士本来也是想走的,不过这时候一个穿大红裙子金发碧眼的贵妇却是走了过来,法磊斯爵士见了后当即快走了两步,面带着微笑:“格兰瑟伯爵夫人,没想到您竟然也来了,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也好让我早些时候派人去派车去接您啊!”

    格兰瑟伯爵夫人看上去是有着常的保养,也经过了精心细致的化妆,仅仅是单看这外表无法让人得知她到底有多大,也许是三十,也许是四十。这女人露出标准的笑容对着法磊斯爵士和陈敬云略微点头,那神彷佛就是在接受着臣下的恭维一样,让已经处高位久的陈敬云感觉很不舒服。

    但是那法磊斯爵士却是如同狗见了骨头一样,满脸笑容的上前说话,所说的不外乎就是你今晚多漂亮,穿着多么有品位之类的废话,格兰瑟伯爵夫人偶尔也回一两句话,让法磊斯爵士笑容满脸,几乎是忘记了边还有一个陈敬云。一边的陈敬云看着眼前上演的绅士追求贵妇的戏码,初时还觉得好笑有趣,但是久了也觉得无趣,正离去时,那格兰瑟伯爵夫人却是开口道:“爵士,不给我介绍介绍这个年轻人吗?”

    这个时候法磊斯爵士才想起了边还有一个陈敬云,暗呼着自己失礼之余连忙介绍起来:“这位是格兰瑟伯爵夫人,她和她女儿一个星期前刚抵达上海!”

    “这位是中国福建省都督,国民军总司令,中国陆军上将,陈敬云侯爵”虽然法磊斯现在还搞不懂陈敬云的这个中将加上将到底是算中将还是上将,但是本着礼貌和人们都喊陈敬云是上将,那么他也是如此介绍了。然后这个侯爵就有些意思了,首先民国当中除了前清遗留的皇族和蒙古贵族外,就没有其他贵族爵位了,然而北洋政府成立后又是弄出了个勋位令了,虽然名字是勋一位、勋二位,看似不是什么贵族爵位,但是又明文规定,勋位和前清爵位的对比,大勋位对比亲王,勋一位对比公爵,勋二位对比侯爵。虽然国人现在对这些什么勋位不怎么在乎,更加知道这些没什么实际意义,说起勋位来也直接说勋二位。但是就难为了外国人,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所谓的勋一位和勋二位和公爵侯爵只是中国文字上的差别,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变化,所以现在有些外国人就很自然的把勋位和爵位对等了。这些况对于普通外国人尤其是共和的美国和法国来说没什么,但是对于英国这种君主立宪国家来说就有些称呼问题了,所以这种正式的场合下法磊斯爵士才会成为陈敬云为侯爵。

    听过陈敬云的一连串头衔后,那格兰瑟伯爵夫人对陈敬云饶有兴趣的看了眼,然后手背向上半伸出右手,陈敬云看到她这手势有些糊涂,虽然他稀里糊涂的被袁世凯封了个勋二位,又被法磊斯爵士稀里糊涂的当成了侯爵,但是他可不是什么贵族之类的,对这些所谓的贵族礼仪,而且还是英国的贵族礼仪可是一窍不通。

    那法磊斯爵士见陈敬云不动,给陈敬云连使了两个眼色后才让陈敬云反应过来,这不是握手,而是要行吻手礼。

    于是乎活了两辈子,见多了诸多怪事奇事,亲过不知道多少女人的陈敬云第一次正式的吻过一个伯爵夫人的手背。

    “你们中国的将军都这么年轻吗?”伯爵夫人似乎对陈敬云兴趣不小,开始说起话来。

    陈敬云也算是长活了两辈子了,还是头一回见到活的贵族,之前的法磊斯虽然顶着爵士的头衔,但他并不是贵族,爵士只是一个低阶的荣誉爵位,不世袭,并不属于贵族的范围。这和格兰瑟伯爵夫人只是简单交谈几句,陈敬云就可以很轻易的感受到那一种贵族特有的气质,和之前的任何一个人带给他的感觉都不一样,和她站在一起,彷佛让他感觉到洗净了上的那种军阀气息而使得自己变成一个温雅有礼的君子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