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泰山镇(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几乎瞬间里,北洋军的阵地上爆炸声不断,炮弹爆炸卷起的烟尘很快布满了阵地上空,等这些烟尘升起来的时候,航空部队的轰炸机群早已经扔完了炸弹离去了,而海军的舰炮和陆军的炮兵依旧持续进行着炮击。

    此刻泰山镇内的一个地下室内,依靠着几道小窗户照进来的阳光和屋内数盏煤油灯使得屋内不至于昏暗,屋内冯国璋和几个北洋军的将领们在商讨着战事。

    “军长,现在柳巷那边压力很大,你看是不是可以往回撤一段,和三十团的2营连在一起防守?”一个北洋军将领建议着。

    不过冯国璋却是直接摇头:“柳巷那边不能丢,那边一丢,东南部的防线就彻底奔溃了,到时候我们只守这泰山镇的一角怎么能够守住!”

    “可是那边压力太大,那个营伤亡又很大,现在只剩下三百余人要面对敌军近千人的进攻,这怎么能挡住!”旁边的一个面色急色的北洋军上校似乎也顾不上冯国璋的威严了,直接站起来大声说着。

    冯国璋转头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守不住也得守!”

    冯国璋看着低下的一群将领都脸色不太好,当即缓了缓语气道:“你们放心,只要我们再守两到三天,王汝贤就能够过来解围了!”

    这时候,刚才那个开口的上校又道:“王师长的部队前天就已经到达了解家庄,但是为何两天了还没有到达泰山镇。众所周知的,解家庄那边的国民军不过是一个团防守而已,难道王师长的一万多大军连解家庄那边都拿不下,就算拿不下了,难道他们不会绕行过来?”

    这话里面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的说王汝贤厌恶战机,坐看友军陷入绝境了。

    面对他的话,冯国璋同样清楚,可是就算是他也没什么办法啊。他和王汝贤的关系算不上亲密,对方断然是不会冒着自补给线和退路暴露在敌军威胁之下绕道增援自己的。而进攻解家庄的话,恐怕也不会不用尽全力不怕伤亡,这样一来虽然最后第七师会到达增援,但是这时间上就会晚很多。而这个时间冯国璋却是等不起的。

    他冯国璋凭借着手中五千余的残兵面对国民军的上万精锐之师了,已经坚守南京十天之久。这份战绩拿出去谁都不敢说他冯国璋无能。然而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手底下的兵力从五千多打到三千多,再到现在的两千多点,这已经是到了油尽灯灭的地步了。这继续守下去还能守多久,王汝贤的第七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他心里没底。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继续用着手下的两千残兵守着,然后不断的给袁世凯发电,再让袁世凯迫王汝贤加强力度进攻。

    “军长,就算乐观估计,我们这泰山镇顶多也只能守两三天时间。但是这两三天时间里王师长的第七师到达能不能抵达呢……”

    这个问题在座的人都不好说,也不敢说。

    “军长,哪怕这泰山镇丢了,但是只要我们突围出去,最后联络到第七师反攻南京的话,已经苦战十余天,伤亡惨重的敌警卫师怎么能守住这南京。只要我们再把南京夺回来,这苏南战局就依旧稳如泰山!”那个上校说的话明显引起了众多将领的点头同意。

    泰山镇打到现今这个地步,可以说冯国璋已经超额完成了他的任务,如果不是王汝贤的第七师磨磨蹭蹭拖了那么多天的话,这南京之战现在就是完全不同的结果。然而现在,泰山镇眼看着就是个必败的局面,何必又为了多拖两三天把最后的这两千多残兵扔在这里呢。

    冯国璋此时也是在快速的考虑着,心里面虽然也有些认同属下的话,但是为主将者,他冯国璋有着他冯国璋的骄傲。不管当初的湖北之战,还是现在的苏南战事,他冯国璋何曾被人击败灰溜溜的逃走。这等事他做不出来,就算是战败了,那他冯国璋也得死在这泰山镇。

    所以他摆了摆手:“此时无需再提!”

    他的话语刚落下,外面就是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战争上对于爆炸声并不陌生,开始冯国璋只是以为的零星炮击而已,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这并不是零星炮击,密集的的爆炸声加上那种海军大口径舰炮特有的大口径炮弹的巨大爆炸声,冯国璋很快就是意识到这次的炮击不同寻常。

    果然,很快外面就有人进来了:“国民军的飞机来轰炸了,还有大规模的炮击!”

    冯国璋等人很快出去,然后登上了一个小高楼后用望远镜向远方看过去,此时北洋军阵地上不断发出爆炸,面对这种密集的炮击轰炸,冯国璋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快让部队准备好,国民军看样子是要发动总攻了!”

    说罢后冯国璋再一次在心里咒骂起王汝贤来:“等南京战事一了,我冯国璋要是不把你给弄下来我就不姓冯!他娘的王八蛋!”

    冯国璋怨恨王汝贤,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王汝贤对他冯国璋也是意见大的很:“他娘的,自己深陷重围就算了,偏偏还让老子死伤那么多兄弟去救你,等把你给救出来后恨不得甩你两嘴巴子,让你自大死活要守南京!”

    王汝贤其实是很郁闷的,虽说还在山东和滁州那会有些磨磨蹭蹭,但是那目的是为了军费和弹药补给,毕竟要让他上万兄弟上阵打仗,总不能不发军饷和弹药不是,军饷还能忍忍,但是那弹药不补充的话难道让他第七师的兄弟直接用刺刀拼杀啊。所以在得到了陆军部拨来的军费和补给后,他王汝贤也没怎么拖延,直接率领大军从滁州出发,沿着铁路线一路南下。

    可是到达南京外围时,却在解家庄被挡住了去路。开始王汝贤还不以为意,但是发动了几场进攻后不但没有拿下解家庄,反而是部队损失惨重,尤其是刚开始几次进攻,低下的那些军官们有些粗心大意轻敌,加上第七师的前是直隶混成协,自打成立以来就没打过仗,辛亥后经过了紧急扩编,虽然说编制都和其他北洋正规师一样,但是武器装备要差得多,由于没有实际战争经验所以这实际战斗力是远不如北洋军之前的那几个老牌师的,和曹锟的第三师以及靳云鹏的第五师比起来那是差了老大一截,甚至连张勋的第八师都是不如的。

    这战斗力本来就是略差一些,加上军官们轻敌在前,以为上万人的部队对上敌军不过一个团那是手到擒来的,然后这一打起来才想起来,这对面的不是其他军阀部队,而是国民军的头号王牌警卫师。

    这些因素加起来导致第七师前面两天折损了不少人,在解家庄之下他王汝贤的第七师竟然是伤亡了近八百人,这如何让王汝贤不动气,连续撤换了两个团长和好几个营长自后王汝贤还不解气,直接把气直接撒到了冯国璋上。

    如果不是冯国璋在苏南打的那么失败,导致南京被围的话,他王汝贤根本就不用来南京。如果不是冯国璋陷泰山镇继续求援的话,他王汝贤就不用在袁世凯的严令下指挥部队强行进攻解家庄。这时间要是不那么急的话,他王汝贤的第七师慢慢来总能攻下解家庄的,而且伤亡也不会那么大。

    冯国璋天天发求援电报,而袁世凯就是一天之内给他王汝贤连续发七八封的电令,要求他快速拿下解家庄,以便增援冯国璋。如果不是袁世凯得那么急的话,他王汝贤是不会采取杀敌一百,自损八百的强攻战术的。

    尽管心里骂骂咧咧的,尽管心里对冯国璋极为不爽,但是王汝贤还是继续指挥着部队对解家庄发动进攻,他很清楚,如果冯国璋在南京兵败亡的话,那么为援军的自己就极有可能被袁世凯指责为罪魁祸首,到时候后果就不太妙了。

    “这千把人的损失我还受到起!”王汝贤咬着牙露出狠色:“传我命令,三个小时后,二十五团、二十六团再一次发动进攻,然后二十七团从西面牵制进攻!我就不信拿不下这解家庄!”

    南京之战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此时,不管是陈敬云还是北方的袁世凯都是严密的关注南京之战的进度,不但是这双方的当事人,就连其他军阀势力甚至是各国列强们都在关注着苏南战事的每一个变化。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陈敬云在上海参加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道尔清’主持的酒会,参加就酒会的包括了各国驻上海的外交官们,也有部分上海以及附近的名望士绅,另外就是陈敬云等国民军的一群人了。

    从这参加就酒会的人员构成就已经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标准的外交交流酒会,而其中的重点并不是各国的外交家们相互谈心交流,而更重要的是陈敬云的出场。严格上来说,这是陈敬云到达杭州以及上海之后,第一次公开参加类似的外交场合。

    而今天的这个场合并不是偶然的,更不是大家心血来潮想见见面喝喝酒之类的,而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筹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专门为陈敬云准备的酒会。而这种酒会的目的也简单,那就是各国列强们已经注意到了占据中国东南部的陈敬云,按照陈敬云现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力,那么他的一些外交政策就有必要弄清楚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