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沈纲计划(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二合一大章,本来是打算写成两章的,但是节上不太好分干脆就直接一章发上来了,就当成加更好了!

    ----------------------------------------

    “他们什么时候渡江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冯国璋对下属的报收集能力很不满,不过不满归不满,他也是只能先忍着问其他消息:“扬州那边怎么样了,能联系上吗?”

    第二军下属的军官低头回答:“暂时不能,预计扬州已经被国民军所占据,并封锁了电报局!”

    “北岸的国民军番话查明没有,是国民军的那支部队?”冯国璋继续问着。

    副官回答:“目前的消息有限,暂时还不能得知到底是那一支国民军部队。”

    听到这里,冯国璋面色沉重的看向地图,沉思了起来,不管国民军是怎么渡江的,但是现在已经很确定,至少有一个团的国民军抵达了长江北岸,并且占据了扬州另外还击溃了仪征地区的第八师部分守军,能够迅速击败张勋第八师一个团的敌军最少也应该有一个混成旅五六千人的规模。

    这样大规模的敌军出现在长江北岸可不是好玩的事,他盯着地图看着,难道他们是想要直取南京北岸?封锁津浦线?

    一想到这个可能,冯国璋的额头就开始冒冷汗了,在房间内渡步转着圈,考虑着南京能不能守住,以及加入南京北岸被国民军占据的话会造成什么麻烦。

    想了半晌后,他才对边的副官道:“给第五师靳云鹏去电,让他抽调一个团回援南京。再给镇江的曹锟和张勋去电,让他们尽快拿下镇江!”冯国璋想了想后道:“三天内我要看到结果!”

    两个师耗在镇江大半个月了,竟然丝毫进展都没有,这样的进展让冯国璋无法交代不说,而且这么继续拖下去的话恐怕变数会更多,必须尽快的拿下镇江后抽调部队回南京预防万一。

    至于南京的安全冯国璋一时半会还不怎么担心,南京本来就是他第二军的大本营所在,军部直属的部队以及其他辅助部队也有好几千人,另外张勋前往镇江前冯国璋从第八师抽调了一个团留在南京,防的就是出现现今这种状况。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抽调了靳云鹏第五师的一个团回防南京,这么一来南京就有着两个团以及其他附属部队,加起来已近有六千多兵力了,国民军就算来一个师冯国璋也有信心挡住。

    现在对于冯国璋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尽快拿下镇江,只要拿下镇江后,曹锟的第三师和张勋的第八师就能空出手来,届时他至少能够有一个兵力可用于机动作战,而不是像现在这么三个师都被国民军死死的牵制住,没办法进行迂回机动作战。

    接到冯国璋的命令后,曹锟和张勋是一脸苦闷,冯国璋这几天几乎是天天催着他们尽快攻克镇江,而这一次竟然是限定了要三天内拿下镇江,这让曹锟和张勋心里有苦说不出,如果能够轻易拿下镇江的话,他们早就拿下来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可是军令就是军令,更何况曹锟也是已经得知国民军有一部渡过了长江,出现在长江北岸,而看国民军的行军路线很明显是直扑南京而去的,况一下子似乎变得不一样起来。

    这南京能够抵挡住国民军的进攻吗,曹锟对南京的防守力量也略有所知,只是不知道对岸的国民军到底派出了多少部队进攻南京,如果只有一旅左右兵力的话应该南京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是说有一个师以上的国民军进攻南京的话,那么南京就危险了。

    对国民军打了这么多天,曹锟从之前的轻视到重视,几乎是亲眼看着国民军有着越大越强的势头,开战前面几天的时候自己的第三师可是势如破竹,但是随着国民军在镇江核心阵地进行固守,战事就似乎僵持了下来,双方的伤亡比例也是开始接近,后来由于国民军的飞机侦察存在,以至于让北洋军在白天里不敢随便开炮,火炮的攻击力度被大大降低。

    如果国民军全部部队都和前面的国民军第一师一样强的话,那么曹锟预计要破掉苏南僵局至少需要和国民军同样数量的兵力才能够办到,而不是现在的以少打多。

    尽管心中担忧南京,但是冯国璋不调他和张勋的部队回防而是调了溧水的第五师回防,并勒令他们加速攻克镇江,那么他们也只能是放下对南京的担心,把心思全部放在如何攻克镇江上面来。

    由于冯国璋给的时间只有三天,曹锟和张勋迅速的制定了新的计划后,于当天晚上发动大规模夜袭,虽然这年头打野战对双方而言都很困难,但是白天里因为国民军的飞机存在使得北洋军的火炮不敢随便开炮,没有火炮进行支援的话步兵发起冲锋会很悲剧的。所以近段时间北洋军通常都是选择在傍晚时分展开进攻,进行夜战,白天则是尽量避免战斗而是躲在战壕里头。

    然而镇江防线已经被国民军经营了大半个月,战壕挖着挖着就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加上国民军对镇江方向是有限补给,不但紧急从福州运送来了大批水泥和铁丝网构筑防线,甚至紧急从留在福建的第五师、广州的第三师抽调了部分物资储备用于苏南战事。当初第一师损失了众多重武器之后,陈敬云亲自下令抽调了留在福建的第五师的一个炮兵营以及两个重机枪连紧急通过海运到镇江补充给第一师。

    这么长时间僵持下来后,国民军的防线已经有点一战欧洲西线的战壕体系的轮廓了,虽然在重炮以及工事的坚固复杂程度上都不如一战欧洲西线战壕,但是也不是现今北洋军能够随便攻克的。

    一晚上打下来,曹锟的第三师又付出了五百多人的伤亡后只向前推进了数十米而已,甚至最长的一段也不过数百米,尽管进展甚微,伤亡也大,但是曹锟却是没有停止后退的想法,而是准备白天休息一阵后,晚上继续打,他就不信凭借第三师和第八师两万多人就拿不下这个镇江。

    曹锟发了狠要拿下镇江,对面的沈纲和李继民也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近期国民军的作战计划可是他制定的,他很清楚镇江的重要,知道自己必须在警卫师拿下南京之前守住镇江,不然的话等镇江一失守,那么警卫师不说能不能攻克南京,甚至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所以,镇江不能失。

    面对第三师和第八师的全线大规模进攻,沈纲已经是把手头上大部分的预备队都投入了进去,到现在只剩下了两个营的预备队,可是战线处处吃紧的况下,一晚上不到他就又把剩下两个营全部投入到了前线。到十一月十一号的时候,沈纲手头上已经没有任何预备队了。

    为了得到更多的增援,沈纲除了要求参谋部派来更多的新兵外,也建议陈敬云派出留在上海的第四师43团前往镇江增援,可是这个建议被陈敬云直接拒绝了。

    这个43团可是他陈敬云留着最后的预备队了,也算是他最后的保命部队了,就算镇江全线被击溃他也不会把这个团派出去,到时候他还指望着这个团能够保护他逃离战场,更指望着后局势全面奔溃之时,杭州哪里不至于一点部队都没有。

    毕竟谁也说不准苏南战事谁会赢,陈敬云必须考虑到假如失败后的况,假如真的苏南地区战败了,那么他就是打算在杭州再守一次,以便收拢残兵,如果后续还是不妙的话,他就带着这些残兵退守浙南山区,以第六师为主力,残兵为配合利用浙南山区的地形来抵抗。

    43团陈敬云不放手,而从福州那边再海运第五师过来的来不及,再说了福建老家也得有部队守着,要是把部队都抽调走了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这么一圈数下来就会发现,沈纲已经没有援军了。

    “李兄,现在可就都靠我们了!”沈纲脱下手上占有血污的白色手,随后再脱下上的军官外,外上依稀可见血迹。

    李继民一沈纲如此模样,当即问道:“怎么,是不是受伤了?”

    沈纲摇头:“这么会!没有呢!”陈敬云早已经明确止校级军官亲自上火线战斗,违者会遭受处分,严重者直接撤职。中高级军官的作用不在于你拿着枪战斗,而在于指挥,如果一个中高级军官为了个人英雄主义随便冲上战场并阵亡的话,除了给军队带来巨大的士气打击外,还会领部队失去指挥,即便是临时提升起来的军官代替指挥但是也会严重影响部队的战斗力。

    所以国民军营以上级别的军官在一般况下是不会亲自提枪战斗的,带着士兵冲锋的事更多是连长,排长之类的基层军官以及资深士官。

    “刚去了医疗营一趟!”沈纲说着:“唉,这段时间打的太惨了,部队的伤亡很重。”

    李继民也是叹气道:“这前前后后参谋部那边已经给我们补充了至少五千人了吧,可现今你我两人的部队都还是缺编的!”

    其实留在镇江医疗营的伤兵并不多,只有数百人,而更多的伤兵则是被转移到了上海,杭州,现在陈敬云已经命令对上海华界内的医疗资源进行军事监督,包括西式医院,中医医馆,乃至药堂,使其接受国民军的大批伤兵。当然,这并不是免费的,国民军会按照一定的比例支付这些伤兵的治疗费用,以确保这些医院,医馆不赔本,只是想要从国民军伤兵的上赚钱那是不可能的了。

    基于这年代的医疗水平,这些受伤的伤兵们有相当一部分会活不下去,在抗生素没有发明出现的年代,枪伤本的伤口并没有什么,但是最致命的是伤口的感染,由于战场上受伤后往往不能第一时间得到有效的护理,所以很多士兵的伤口都会感染,也许开始只是手指受伤,但是接着整个手掌都烂掉了,锯掉手掌后小手臂也可能保不住,然后一截一截的锯掉,运气好些可能就没了个手臂,运气不好的话锯掉整条手臂也无法阻止感染的蔓延,最后只能在痛苦中死去。

    所以说,这年代在战场上,躯干中枪受伤和手脚中枪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如果不感染的话十有**是能活下来,如果不幸感染了的话,十有**是活不下来的。

    在抗生素没有发明的年代,小伤和重伤一样致命。

    沈纲不知道这数千人的伤兵里头有多少能活下来,也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些伤兵能不能活下来,甚至他都不关心。说他冷血也好,说他无也好,但是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军队的士气,更关心镇江占据的胜败,在他看来,就算第一师和第四师全部打光了,但是只要能够把南京攻占下来,奠定苏南战事的胜局,那么就是值得的。

    “现在况怎么样了?”沈纲脱掉外衣,洗了把脸后转问李继民。

    李继民道:“现在11团那边的况有些紧急,曹阳清已经多次打来求援电报了!”

    沈纲走过去看了最新的敌我形势地图,然后道:“你的41团可以往11团再靠近一些,41团下属的2营可以直接加入到11团1营的防线来加强防御!”

    虽然陈敬云没有给出明确指明,但是镇江方面的战事一直都是第一师师长负责的,之前是陈卫华,后来就是变成沈纲,而基于陈敬云对沈纲的宠,李继民心里虽然有些味道但是也不会表现出来,这些的重点是要把这一仗给答应了,只要在镇江打赢了,他沈纲有功劳,但是我李继民的功劳一样跑不了,以后等国民军扩大规模后,捞一个军长还不是手到擒来。

    沈纲继续看着地图,半晌后道:“等两个小时,就让42团再打一个小反攻,把这里,这里的北洋军给打回去,免的到时候措手不及而威胁到榴炮团的安全!”

    沈纲和李继民作着最新的战术安排时,林成坤正再骑一头高头白马上,后跟着一群的警卫师高级军官,而旁边大路上的则是大批的警卫师正排成了三列行军。

    林成坤骑着的这匹高头白马乃是陈敬云送给他的,当初陈敬云向`本借款并购买了大批火炮时,也向`本进口了一批军马,其中多数都是驮运军马,只有数十匹才是乘骑用马,陈敬云把这数十匹乘骑战马都留在了都督府,平时都是配给卫队使用,偶尔也让司令部的传令兵用一用,后来见林成坤极为喜欢其中的一匹全白色毛发的战马,就干脆把这匹马送给了林成坤。

    林成坤等人骑着马越过一个小山头后,见前面有一个巨石平台,索策马到那边下了马后略微休息休息,这个休息并不是让人休息,而是让马休息。

    这时候林成坤已经让边的副官拿出了军事地图,前后一对比之后道:“晚上应该能到达**了!”

    一边的俞若飞也道:“连续两天的行军,士兵们的体力消耗很大,师座你看是不是在**休整一晚!”

    警卫师的登陆行动算不上顺利,警卫师第一团是十号凌晨在夜色中登陆的,他们并没有带重武器装备,而是只带了本团的武器装备,警卫师第一团作为全师先锋进攻扬州时,警卫师的主力部队还在江边忙着卸载重武器装备,一直忙乎到中午,警卫师才算是把所有装备给弄下船来,然后部队陆续出发到扬州,晚上休息的不过六个小时后又再次行军,加上因为时间赶得急,让部队走快了很多,士兵们的体力消耗非常大。

    林成坤自然是知道自己手下部队的况的,当即道:“今晚就在**休整!”

    “还有,现在陈景飞和侦查骑兵营到哪里了?”林成坤问向边的副官。

    边的副官回答:“根据陈团长传来的电报,他们已经于六个小时前攻占了**县城,现今已经离开**奔赴南京方向。侦查骑兵营最后的消息是通过第一团传来的,那时候他们已经抵达南京外围,目前已经按照命令转向北上。”

    警卫师第一团乃是全军的先锋,是轻装前进,行军的速度比带着一大批重武器装备的警卫师主力部队要快很多,而警卫师师属侦查骑兵营则是更快一些,他们的作战目标是沿着津浦线北上,袭击北洋军的后勤补给线,阻扰北洋军援军从安徽滁州快速南下,必要时破坏铁路线路,如炸铁轨,炸铁路桥梁等等。不过如果真要炸桥破坏铁路的话,那就不能公开承认是国民军做的了。

    这年头中国的铁路线路大多数归属各国资本所有,民国数十年的混战里各军阀打来打去,但是津浦线上、陇海线的火车依旧正常运行着,各军阀就算要利用部队运送铁路都得和铁路公司先打招呼。袁世凯也是,运送部队南下以及运送大批补给南下的列车都得和铁路公司协商着办,不能乱来,当然了如果前方军紧急铁路公司又不肯配合军方运输的话,下面部队少不得用枪和子弹着他们配合。不过总体来说一般不会发生这种事,只要袁世凯给运费,铁路公司是很愿意帮他运兵和运送补给军事物资的。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国民军控制下的苏南地区,比如杭州到上海,上海到镇江段的铁路线上。

    所以讲,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破坏铁路这事还是别干,就算要干也不能用自己的名义去干,被人知道了那就打死不承认。

    当警卫师抵达**时,警卫师的第一团早已经离开了**,往南京外围去了。于此同时,冯国璋已经把南京南岸地区的一个团调到了北岸浦口,并汇集了其他一些辅助部队,加起来约有四千余人在浦口加紧布置着防御工事,另外靳云鹏的第五师也派出了一个团紧急回援南京方向。

    南京大战,一触即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