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上海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十月十九号,国民军的第一师和第二师正式向苏南进军,第二师以南京为方向北上,而第一师则是苏州、上海为主要作战方向进军,二十号,国民军第一师的主力部队顺利控制上海,并把驻扎上海的沪军以及商团数千人全部缴械,停泊在上海的海军部下属舰艇和萨镇冰带领的海圻号,海筹号舰艇发生对持。

    萨镇冰在海军内的威望是其他海军将领所不能比拟的,加上有了之前温庭和等人率领军舰变节的前例在,所以现在海容号等舰内部也是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有的主张北上,然后有的则是希望结束对持,海军在国民军和北洋军的战争中保持中立,而有些则是希望和之前的海圻号等舰一样投向福州方面。

    这样的争论很快就波及了整个舰队,首先是豫章号内爆发了动乱,支持国民军的水兵以及军官和支持北洋军的水兵和军官发生交火,然后支持国民军的军官水兵们控制了军舰,并且迅速升起了白旗,有了这个前例后,后面的海容号也是紧随其后,舰长被下属的几个军官迫着也对海圻号升起了白旗。

    这样一来,可算是引起了连锁反应,很快海枧也是升起了白旗,紧接着其他舰艇也是升起了白旗,不过也有少数几艘想要向外突围出去,面对这种况萨镇冰也不客气,直接对着附近水面开了几炮,在武力的威胁下,剩下的几艘也是不得不挂上了白旗。

    尽管这些海军舰艇都挂上了白旗,但是并没有说直接投降,海容号和海枧等舰联合派人到海圻号那边见萨镇冰,商讨投降以及海容号,海枧等舰的后续事宜,并且提出了相关的要求,比如海容号等舰假如加入到福州舰队,那么这些军舰上军官水兵们的欠饷是否能够得到解决,现在舰艇上的军官水兵待遇是否会发生变化,主要军官的职位是否会变动。

    面对这些人的诸多顾虑和要求,萨镇冰不敢独断,而是选择了在海圻号上直接发报给杭州司令部,请求陈敬云决断。

    陈敬云把海军方面的要求一看,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只是这些多军舰上人员的欠饷可不少,之前他为了海圻号以及海筹号等四舰的人员欠饷就已经给海军处拨付了数十万的特别经费,现在又加上这么一大批人的话,所需要的花费可不再少数。

    现在陈敬云兜里虽然还有些闲钱,不过谁也不能预料到国民军和北洋军的战争会进行多久,陈敬云手里必须留着一大笔钱当做军费所用,这些钱可不能轻易动用的。不过海军那边也不能说直接不给,自己都已经收留了海圻号等舰,如果现在再把海荣,海枧等舰都给收留过来的话,那么北洋那边除了少数几艘炮舰外,已经再无可用的水面力量。而自己却是掌控了中国的大部分海军力量,这一支海军对于列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后如果用在国内的内战,尤其是在长江对陆军进行支援的话,还是相当不错的。

    所以陈敬云沉思了一会后道:“余峰,记一下,就说我同意他们的要求,包括不变动现有各舰之军官士兵,军官士兵之待遇也照旧,至于欠饷问题,一次补发财政有些紧张,就从现在开始,每个月发两个月的军饷,一份为正饷,一份为欠饷,连续补发三个月,剩余的事就让海军处那边妥善处理。”

    余峰记下后,立刻转就出去了。

    海军这事到了现在,也算是大致定下来了,这会的陈敬云关注起了其他方面来。

    十九号国民军大举进军苏南和上海地区,上午时分况还不算明朗,知道消息的人不多,少数发现国民军有所动作的也只是以为国民军有什么调动或者演习之类的,而等到下午时分国民军大举进入上海地区之后,国民军大举进攻苏南地区的消息才是传播了开来,北方的袁世凯这时候也是得到了准确消息。

    “南边况如何?”袁世凯沉着声问着。

    段祺瑞道:“南方国民军的反应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的确,当初北洋军任命冯国璋为第二军军长,派遣第八师和第五师大举南下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国民军会有所反应,也猜测他们到时候会主动北上苏南地区在依靠长江进行抵抗。

    段祺瑞继续说道:“根据消息,现在国民军的第一师已经向上海、苏州地区进攻,并和驻扎上海的沪军以及商团发生冲突,按照目前况来看,国民军对于上海是志在必得,沪军和商团都不能阻止他们的行动。

    而国民军第二师已经进入苏南地区,可以判定他们是向南京方向来的

    另外有准确况显示,国民军的第七师,第四师以及陈敬云的私人警卫师也已经到达杭州附近,预计也会逐次投入到苏南地区进行作战”

    这年头虽然大家的报系统都很落后,国民军还好说,有个军事报处,而北洋军方面则是缺少此类的职业报部门,但是现在的浙北和苏南地区对于双方来说都是透明的,长时间的重点关注让双方都知道了对方大体上有多少的兵力,虽然具体的行动细节不可能得知,但是大体上的事还是能查探出来的。

    当然了,这也只限于战前,等战事一爆发之后,各部队的调动频繁,加上进行了相关的保密,到时候部队的行动外人就很难得知了。

    袁世凯点点头道:“既然国民军已经动了,那么我们也不能落后了,给冯国璋传个令,让他立刻对南京发动进攻,务必赶在国民军到达南京之前拿下南京另外,南通和镇江那边也要多多注意”

    和陈敬云一样,袁世凯也只是给部下给出了大体的作战目标,至于具体的作战过程和战术这些东西他不管,其实管也管不了,限于现今的通讯状况,他袁世凯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远离数千里之前进行遥控指挥。

    冯国璋接到袁世凯电报的时候,他已经和曹锟的第三师一起到达了安徽滁州,并在滁州设立了指挥部。

    这会的滁州火车站是他通车以来最为繁忙的时刻,自从第五师的先头部队一个团到达了滁州后,北洋军的各种军列就是不停的停靠在滁州,运送了后续部队的同时也给滁州的北洋军部队运送来了大批的重武器装备和后勤补给。

    “现在陈敬云的国民军已经开始动了,我们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必须尽快出发”第五师的师长靳云鹏一如既往的直言。

    北洋军第五师早就到达滁州了,当初如果不是冯国璋命令他们暂缓南下等待第三师到来的话,这时候的他们恐怕就已经兵临南京城下了,那里会有今天之被动。

    对于靳云鹏埋怨的语气冯国璋就只当做没听见了,这个靳云鹏乃是段祺瑞的心腹将,对自己有所不满是正常,冯国璋也懒得和他争辩什么,而是转头到曹锟道:“仲珊啊,现在第三师安顿下来没有,况如何了”

    曹锟和冯国璋向来关系亲密,北洋体系基本上行就是一个金字塔,袁世凯是当之无愧的塔尖,然后第二梯队里就是冯国璋和段祺瑞两人了,在接下来的第三梯队里基本就是各师的师长,比如曹锟,王占元,靳云鹏等人,而这个第三梯队里头曹锟因为深的袁世凯的信任,第三师向来都被袁世凯以为嫡系部队,所以说这个曹锟也算是第三梯队里的领头羊了。年初冯国璋因为湖北一事被袁世凯冷落之时,他曹锟就是和冯国璋保持了亲密关系,后来广州兵乱,浙北苏南地区局势紧张之时,他又是极力进言让冯国璋担任第二军军长,所以这两人的关系有些复杂,说是上下属关系又不是,说是同盟关系则是更恰当一些。

    曹锟顿了顿声后道:“冯兄放心,我第三师的儿郎们可都是能吃苦的汉子,现今已经全部安顿好,随时可以南下作战”

    冯国璋点点头:“这就好”随后又是扫视一圈下面的几个将领后道:“既然那边动了,那么我们也该动一动了,今夜第五师连夜乘车出发,明第三师紧随其后,用最短的时间拿下南京”

    冯国璋下了命令后,北洋军上下都是行动了起来,第五师的主力部队已经搭上早已经准备好的军列连夜南下,第二天一大早,第三师的前头部队也已经开始上车,准确紧随第五师其后。

    而就在这个时候,冯国璋得到了消息,上海已经被国民军攻占。

    那个陈其美之前不是叫嚷的那么厉害嘛,怎么被陈敬云一打就没了声息冯国璋丝毫不掩饰他对革命党人的厌恶,当初他在湖北担任第一军统领负责湖北战线时,他就对革命党人没客气过,甚至对袁世凯的暗示都顾不上了,如果当时他能够坚决一些,不听从袁世凯命令话,说不准湖北那边的起义就让他给扑灭了。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当初在湖北没杀光他们,这次少不得让他们的人头铺满南京城”冯国璋手按军刀,看着正在缓缓走上列车,穿着灰色军服的北洋军士兵们,此刻的他彷佛找到了当初在湖北时的意气风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