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海军变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冯国璋得到任命的第二天,正式乘坐火车以及带着一大票的第二军司令部的相关人员南下徐州,于此同时,接到陈敬云催兵电报的陆荣廷也是顾不上其他的了。

    现在陆荣廷想的很简单,你陈敬云和北洋军的矛盾我不管,也管不着,但是梧州却是我广西的地界,而占据了梧州的龙济光就是我的敌人,不管不管北方的局势如此,陆荣廷还是按照着自己的计划来走。

    就在冯国璋还是继续南下的路上,广州城的第三师和龙济光的部队厮杀着的时候了,陆荣廷已经击中了两个师的部队,然后对梧州发起了突袭。

    龙济光留守梧州的部队虽然号称有一个旅,但是只有三千多号人,面对一万多将近两万的桂军进攻,根本就没发抵挡,只有一天功夫呢,这龙济光留守梧州的部队就已经崩溃了,然后残部快速退出了梧州,沿着珠江往龙济光的主力部队方向,也就是广州而去了。

    显然就连陆荣廷也没想到夺取梧州会有这么快,更加没想到当地的民众竟然会夹道欢迎桂军的到来。

    龙济光在梧州待的这些时间里,搜刮的那叫一狠,临走前又是把当地的富户地主给搜刮了一遍,以至于梧州当地的百姓们尤其是上层士绅们对龙济光是痛恨无比,这夺人家财堪比杀人父母。

    本来陆荣廷在广西自己的地盘里搜刮的也算狠了,但是陆荣廷一听梧州那边的事后,头一回发现自己原来还算是个比较好的军阀,至少自己就没做过把城里的士绅富豪们绑来之后,让他们交出众多家财用来保命,不给就直接枪毙。

    有了龙济光这样的强烈对比后,陆荣廷心大好,以往自己还对把税收收到了民国好几年后有些愧疚,但是现在和龙济光一比之后,这愧疚心理就彻底没了,还想着是不是继续征收民国十年以后的税。

    而龙济光的部队在梧州的惨败让陆荣廷认为龙济光的部队不堪一击,那么这时候就应该是实现和陈敬云之间的约定了。

    刚攻下梧州,陆荣廷就是下令部队派出一个师继续沿着珠江东下,往广州方向进军。这支部队除了要和国民军夹击龙济光所部之外,更重要的是,陆荣廷同样想要在广东霸占一片地方,广州以东的地区估计是没指望了,但是广州以西的地区还是可以拿到手的,如果能够占据小半个广东,那么对于桂军的财政收入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提升。

    要知道陆荣廷可不是向蔡锷那样有着云贵烟土的支撑,也不像陈敬云那样有着海关盐政以及美两国先后提供的贷款。他陆荣廷和蔡锷、陈敬云一比起来就是个要饭的,如果能够占据小半个广东的话,对于缓解桂军严重的财政压力是非常有效的。

    陆荣廷出兵占据了梧州后,立即就是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响,这是陆荣廷自己都没有想到过的。

    首先是为当事人之一的龙济光,当他得知自己的三千人多人竟然连一天时间都没有抵挡住的时候,差点把自己的下巴都给惊掉了,他放在梧州里的三千多号人虽然不是这里部队,多数都是老弱病残,但是好歹是三千多人呢,就算是三千头猪杀起来也得好半天功夫啊,何况是三千多军人呢,嗯,即便是老弱病残但也是军人啊,手里可是有枪的,平里烧杀劫掠那叫一个利索,怎么这在梧州就一败涂地了呢?

    龙济光是有些想不通。

    对他自己率领的主力部队在广州这边也遭遇了极大麻烦,这数天来和国民军的第三师发生的数次战斗当中,自己的部队都是没占到什么上风,甚至在前天的时候被国民军第三师包围了一个团,但是龙济光后来亲自组织兵力解围,那个被包围的团虽然只逃出来了一千多点,但是好说好歹也没被全歼,算是留了最后一点面子。

    这几天在广州城里打得那么辛苦,但是龙济光的部队到目前来说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奔溃,没有发生在梧州那种一天功夫不到就崩溃的局面。

    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梧州那边的三千老弱病残对上将近两万陆荣廷精心准备的主力部队,失败是很正常的,只是一天时间就实在是快了点。而广州这边的话,龙济光可是占据着兵力优势,他带来的两万多主力部队可是比国民军第三师的一万人多了一倍。另外广州这边除了野战之外还有部分的巷战,打起来就有些僵持,不太可能出现短时间就发生大规模崩溃的况。

    不过梧州丢了都丢了,龙济光也只能是承认现实,现在可不是为了失去梧州而痛心的时候。如果只是单纯把梧州给丢了也没什么,现在关键的是龙济光已经得到消息桂军正在沿着珠江东下。

    这几乎就是摆明了要和国民军第三师东西夹击自己嘛这样的况让龙济光是急破了头,一方面是组织起才能够梧州溃退的那支败兵,另外自己又从广州方向抽调了一个团西进,试图在广州城之外建立起一道阻挡桂军的防线。

    可是这时候,桂军东进的消息已经是传到了沈纲的耳中,面对这样况,沈纲直接下令加大攻击力度,让龙济光的部队无法从广州抽调部队。之前为了节省炮弹的炮兵团也是得到了全力开火的命令,那些炮弹就跟不要钱一样砸在龙济光部队的阵地上,让龙济光的部队感受到了比前几天更大的压力。

    龙济光面对着手下不断送来的求援报告,额头也是不满了汗水。

    “大总统的援军呢,他不是说要派军舰来帮咱们吗?”旁边的一个军官埋怨着海军的不作为。

    龙济光则道:“就在这两了,昨海军那边的舰队就已经生火从上海出发了不用两天功夫也就能到了”

    本来海军这边的舰队是早就得到了南下支援广东之龙济光的命令了,但是舰队一直是没动,这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海军部里拿不出钱来给各舰官兵发军饷,更别说什么补贴啊之类的。另外军舰所用的上等好煤以及弹药等等都要补充,海军部那边为了给这些军舰备战,把海军部里最后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虽然说还远远不够但是好说好歹也算是让这些军舰给动了起来。

    这一支舰队由刘冠雄亲自举荐的李鼎新少将率领,带了中国目前最大的军舰海圻号,以及三艘海字号巡洋舰中的海筹号以及驱逐舰飞鹰号,炮舰福安号组成。在上海补给完毕后就出发前往广东。

    而龙济光和袁世凯乃是刘冠雄等海军大佬不知道的是,这一支舰队里的温庭和等各舰官兵们已经在密谋着变节到福州那边去了。

    在等待出发的那几天,温庭和不但和自己海圻号上的军官们透了口风商议了变节一事,然后还有海筹号,飞鹰号以及福安号上的主要军官们商议了关于投靠福州方面的事

    海军的官兵们早就对海军部拖欠军饷不满了,就算一些军官们对自己的军饷不在意,但是他们总得考虑手底下的军官和水兵们的生计,另外还有船只本的保养维修问题。这一大群人早就对北边的北洋政府不满了,这温庭和一带头,这群人立马就是同意了。

    等舰队航行到台湾海峡时,温庭和和其余各舰约定同时起义,温庭和率领水兵扣押了舰队司令李鼎新,然后通过密电向福州的海军处发去了舰队变节的电报。甚至还不等福州那边的回应,温庭和就带领着舰队望着福州方向去了。

    这舰队变节的消息传到萨镇冰的耳朵里,把他也是给惊愣了,这海军要变节?而且还是来考虑福州,这可不是简单的事。其中牵扯到的各种利害多了去。比如福州海军处就会和海军部那边彻底撕破脸皮,甚至激发国民军和北洋军更大的矛盾等等,面对这种重大的事,萨镇冰一边埋怨着温庭和不早和自己商量着办,一边也是急急忙忙的去了都督府,紧急求见陈敬云。

    陈敬云那会正在和林韵以及罗漓打牌呢,广州乃是苏南那边的局势虽然混乱麻烦,但是那些大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政治军事虽然重要,但是他个人的生活同样也重要,这不,略微清闲了些后他就是回到后院陪林韵了,而且还让人特地做了副纸牌,准备教罗漓和林韵斗地主呢

    这玩着的时候就听见萨镇冰紧急求见,这种状况下陈敬云自然也只能对两女抱以歉意的苦笑后起,然后到了前厅。

    “司令,你看”萨镇冰一看见陈敬云过来,就是连忙给陈敬云递上了一纸电文:“这是海圻号上发来的密电”

    电报上的内容并不多,大概也就是说海圻号以及海筹号,飞鹰好,福安号已经变节,准备投靠福州,不就能来到福州港口,希望福州方面能够做好接待之事务

    陈敬云看着这份电报,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一方面是因为温庭和他们能够来主动投靠自己而高兴,这说明着自己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在外人的眼中已经和孙文,袁世凯同一阶层的政治人物了,而这些海军舰艇的到来无疑会极大的增强国民军的海上力量,至少以后就不用担心北洋军的海军会突然给福州来个海上登陆之类的。

    但是另一方面,海圻号等舰的变节同样也会带来很多的麻烦,尤其是会进一步加剧自己和袁世凯之间的矛盾。现在因为广州那边的事国民军和北洋军就已经是提高战备,随时都会打一场了,如果说现在又加上海军这事,恐怕袁世凯就得跳脚了。

    这事,还真不好光明正大的来办,陈敬云沉默了一会道:“你给温庭和去电,就说舰队海圻号等舰发生故障,不得就近来马尾船厂修理。至于变节这一事,就先不说了”

    这样的做法虽然瞒不过实权人物,但是好歹算是个借口,有借口总比没借口好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