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十七章 蔡锷哀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北洋现在虽然穷的叮当响,但是只要不是全军南下这种大规模战争的话,打一场局部战争的军费还是有的,当然了为了避免意外以及需要获取更多的军费,袁世凯已经指示善后大借款的相关谈判人员进一步放松条件,争取尽早拿到善后大借款。

    冯国璋被袁世凯重新启用出任第二军军长统管津浦线战事的消息几乎当天就是传了开来,前清那会冯国璋因为没有听从袁世凯的暗示而擅自拿下了汉阳后,几乎就是当天被袁世凯撤职调回了北京,那时候诸多人都认为冯国璋失势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了,这大半年来冯国璋和段祺瑞之间的矛盾因为越来越激化,很多人都是选择了投靠段祺瑞而不是冯国璋,以至于双方的争斗中冯国璋一直落于下风。

    然而尽力了大半年的沉寂后,袁世凯却是再一次的高调启用冯国璋,直接任命冯国璋为第二军军长,统管第五师、第八师,负责津浦线方向之战事。

    这样大的变动自然引起了诸多人的注意,于是乎北京方面的政局又一次因为袁世凯的任命而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冯国璋出任第二军军长可以说并不是北洋一家的事,而且还关系到全国其他军阀的命运,冯国璋出任第二军军长的消息在次就是传到了福州,国民军参谋部里的一大群参谋们开始分析冯国璋出现在津浦线后会造成什么后果,并开始分析冯国璋的作战规律以及其他关于冯国璋的个人军事报。

    陈敬云也是第一时间得知了冯国璋出任第二军军长的消息,而得知这个消息后他就是沉默了起来,足足一刻多钟都没有说话,那手指也是习惯的敲击起了桌面,指甲和桌面的撞击声时不时的响起,声音虽然清脆但是在下面的其他几个国民军高级将领听来却是有些不怎么悦耳了。

    半晌后,林成坤终于是忍不住这样的气氛,开口打破了沉默:“司令,现在北边突然任命冯国璋为第二军军长,这是摆明了要对付我们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啊”

    林成坤开口打破了沉默,其他人也是纷纷开口。

    冯勤道:“冯国璋现在还在北京,估计不就会南下徐州,届时会发生什么课就不得而知了,而现在浙江那边的第一师,第二师兵力略显单薄,就算加上一个杭州的第七师但是在面对北洋的主动进攻时,恐怕还是会造成很大的麻烦。所以司令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发动,在北洋军大举南下之前拿下上海,苏南然后北上支援黄兴。”

    下面人说的话,陈敬云也是听见了,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看了看着另外几个人,此时陈仪开口道:“这样恐怕不妥,袁世凯虽然任命了冯国璋为第二军军长,但是这也是属于北洋军内部的人事任命,并没有公开说要大举南下,如果我们贸然在北洋南下之前就进军上海和北上苏南,那么在舆论上我们就会处于下风,到时候人们就会认为是我们挑起了内战,这样不管是国内其他省份的民众,恐怕就连省内的民众都会对我们国民军没好感,甚至厌恶的。”

    民心这种东西有时候一文不值,但是有时候是必须的。像现今这个阶段,民心问题是需要考虑了,国民军乃至陈敬云个人的形象问题也是要考虑到的,不可能说眼见着对自己一方有好处的时候立马就出兵了。

    梁训勤这时候也是开口道:“根据我们作战司预先做的战略规划,只要北洋军大举南下之时,黄兴的三个师能够阻挡北洋十天左右,那么我们就可以从容的调动第一师,第二师,第七师进攻上海,掌控苏南后对黄兴进行支援。”

    这时候,陈敬云却是突然开口了:“对了,黄兴那边回信没有?”

    听到陈敬云突然这么问,旁边的冯勤道:“中午时分我们已经收到黄兴的回电,他对我们的预警表示感谢,但是对于我们提出的国民军北上帮助苏军抵挡北洋的事没有给出正面回应。”

    林成坤道:“那个人是不见黄河不流泪,这北洋军后要南下的话,摆明了第一个要打的就是他黄兴,现在都还不接受我们的联合作战建议,他这到底是要想什么?”

    陈敬云对黄兴的反应倒是在预料之中,说起来其实现在以孙文为首的国民党其实也惨兮兮的,以前偌大的一个同盟会早已经四分五裂,现在改组之后剩下的国民党骨干基本都是忠于孙文的人了,至于那些挂名的干理事们就不用计算在内了,比如陈敬云,阎锡山等人,谁也没把他们当成国民党的真正骨干。

    而国民党现在手中直接掌控的军事力量大概就是两方面,一个是江西的李钧烈手下的部队,大约数也有三四个师,人数是不少了但是战斗力很有限,另外一方面就是江苏南京里头黄兴手下的三个师。至于安徽的柏文蔚,他现在连安徽局势都没有掌控住,对于安徽里面的两个师也做不到完全的掌控,到了战时安徽这两个师能听谁的还不一定呢。

    这样的况下,黄兴自然是不想让国民军现在就来苏南的。也和国民军参谋部里的预计一样,黄兴对自己手底下的三个师的战斗力还是很清楚的,知道要靠他们来打败北洋是不可能的,但是只是依靠他们在前期阻挡北洋军南下步伐,争取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了。有了这十天半个月的缓冲,那么国民军也就该上来了。

    至于黄兴为什么能肯定国民军会在半个月时间内就赶上来支援他呢,很简单,这年头大家也都不是傻蛋,国内的局势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北洋军和南边的国民军以及滇军迟早得打上一仗。而看国民军在浙北地区部署重兵就可以很明确的看出来国民军的北边战略了。

    反正怎么讲呢,黄兴的打算就是北洋军没来之前,苏南地区就是我黄兴的,比国民军就别来凑合了。而一等北洋军打下来了,你这国民军就得赶紧上来了,不然等我黄兴手底下的三个师一完,你们国民军也好不到那里去。

    黄兴有这样的想法不奇怪,为国民军体系的军阀头子陈敬云甚至对此是表示理解的。换成了自己也会这么做。

    北边的状况因为冯国璋的任命而有了变动,不过南边的状况依旧重要。

    “沈纲那边怎么样了?”陈敬云问着。

    冯勤道:“前夜第三师发动突袭,并与次上午占据越秀山一带,并和龙济光所部发生大规模交火,现在我国民军第三师已经在越秀山附近一带包围了龙济光的一个团左右的部队,沈纲正在调集兵力以彻底消灭这一个团的敌军”

    “广州城那边的局势比我们当初预想的要好很多”作战司梁训勤道:“从第三师汇报上来的况来看,龙济光的部队战斗力并不强,甚至不如当初朱瑞的部队。只是武器装备上好过朱瑞所部而已。依照第三师的战斗力,拿下广州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梁训勤虽然说拿下广州只是时间问题,但是现在陈敬云可没有什么时间让沈纲继续浪费下去。广州那边从兵乱开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半个多月时间里,不但吸引了众多实权人物的视线,而且还吸引了众多普通民众的视线。而更加重要的是,广州虽然地处南方沿海,但是却已经变成了一个火药桶,一个足以引发南北大战的火药桶。

    时间拖得越久变数就越大。如果说陈敬云的国民军能够在短时间内拿下广州的话,那么他就有了时间和空间来和北洋谈判或者和解之类的,最次也能在消除了广州这个隐患后把大军北调,这样就可以不用担心腹部挨一刀子了。

    但是如果第三师迟迟拿不下广州的话,除了要耗费大量的军费和军事物资外,还会给政治局势造成诸多变数,比如袁世凯就可能看到国民军的兵力被牵制在了广东那么就有可能立刻南下,到时候处于两线作战的国民军想要不败的话,估计就得看老天给不给面子了。

    “第三师的动作还太过缓慢,给沈纲传个令,让他尽快拿下广州”陈敬云一边说着又是一边敲击起了桌面,说完刚才那句后又道:“还有,给广西的陆荣廷去电,告诉他如果他还不出兵的话,那么可就没机会了,到时候我们就把龙济光重新赶到广西去。我倒要看看他到时候怎么搞”

    “还有,给蔡锷也去一封电报,就说……”陈敬云说着口风一变:“算了,电文我亲自来拟”

    这样一番匆匆军事会议过后,陈敬云也没怎么耽误,而是立刻就是起草了一份给蔡锷的电报,和普通的私人电报很简短不一样,陈敬云的这份密电足足有数百字,再多一些恐怕就跟通电差不多一样多的字数了,电报上的内容讲的基本都是老话了,然后又是再一次的提醒蔡锷北上的风险,然后还提了提冯国璋被袁世凯任命为第二军军长的事

    电报就差没明着说让蔡锷不要去北京送死,你自己死了不要紧,但是你北上了我陈敬云也不好过啊

    蔡锷接到陈敬云的这封长长的私人电报看罢后,长长的叹了口气:“权势真的那么重要,为了权势你陈敬云真的能置华夏一统而不顾?”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