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陆荣廷的野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江西的李钧烈是孙文的死忠,基本上孙文说什么他也就说什么了。江苏都督是个空架子,不提也罢。安徽那边嘛,都督柏文蔚倒是个国民党的人,安徽向来也是被认为是国民党的势力范围之一,只是安徽里面的两个师能听谁的还不知道呐,不过目前安徽还是柏文蔚当都督,所以也就顺从了孙文的意思,支持陈敬云出兵平定广州兵变。

    然后四川还乱成一锅粥,对外界的事不关心也关心不了,然后湖南湖北这两个地方却都是保持了一种所谓的中立,只是呼吁大家要克制,不要乱来啊之类的。

    至于蔡锷和唐继饶两个人嘛,态度有些暧昧,广州事发多后都没有怎么表态,一会说要让陈敬云保持克制,切勿妄动全国和平大局,而另外一方面却又是说广东之政局是应该由广东自来决定,中央随随便便就派龙济光前往广州也是不太好。其实云贵那边也是自矛盾的,蔡锷现在还惦记着全国和平统一,已经数次公开自己要在明年年初北上,并说会辞去云南都督一职,蔡锷如此态度让南方的军阀们都相当不满,尤其是陈敬云。早些时候陈敬云还对蔡锷辞去军职迎接和平大统一的打算是有着敬佩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国内局势越来越紧张,明眼人都知道北洋军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大举南下,可这个关头里蔡锷还跑去北京,试图让全国和平统一,不得不说他的想法很好很天真。

    蔡锷自要北上,陈敬云不怎么关心,关键的是蔡锷手里掌控着云贵两省啊,万一蔡锷北上的时候顺便把云贵两省的地盘也交给北洋了,那么南方大局就彻底败坏了,没有了云贵两省的牵制他陈敬云只靠闽浙两省根本无法抵抗北洋之全力进攻啊。

    所以陈敬云亲自给蔡锷去了数封私人信件,讲述蔡锷北上的风险,更加说如果蔡锷一北上,那么就是北洋南下之时。眼见着蔡锷要走,陈敬云也是准备着其他的应对方法,而最简单的就是和唐继饶联系上。

    现在担任贵州都督的唐继饶虽然在蔡锷没走之前算不上什么,但是蔡锷一走后,那么为滇军系统的第二号人物,唐继饶接管滇军理所当然的。

    基于这个原因,陈敬云已经和唐继饶取得了联系,为了打好关系陈敬云甚至给唐继饶送去了两千支杂牌步枪,这些杂牌步枪都是国民军库存的杂牌枪支中的一部分,国民军控制了闽浙两省后,在整编和击败朱瑞之后,缴获了很多杂牌枪支,比如造,比如曼利夏,比如水连珠等等。现在国民军部队当中,主要是装备了三种型号的枪支,从德国购买的1888委员会步枪,从闽浙两省收集而来的汉阳造,然后就是福州兵工厂制造的12年式步枪。这三种型号虽然各不相同,但是所用的子弹却都可以是七九圆弹,12年式步枪是七九圆弹也可以,七九尖弹也可以,所以在子弹的后勤上并不会造成太大的麻烦。至于部分杂牌枪支,原则上是不再使用,不过现在国民军正在持续扩编当中,福州兵工厂虽然夜开工,但是步枪的产量用来供应正规野战师都还不足,哪里有余存的供应地方守备部队啊,所以一些地方守备部队都只能是装备杂牌枪支了,其中数量较多的曼利夏,造这两款枪就被用来装备地方守备部队,不过国民军缴获的杂牌枪支实在不少,其他型号,甚至美国货,英国货,法国,意大利,俄国的枪支都有,这些型号杂乱的枪支用起来麻烦无比,福州兵工厂也不可能为了这些少量枪支专门开设子弹生产线,所以干脆就把这些杂牌枪支以及剩余的子弹送了出去。

    陈敬云给唐继饶送去了枪械示好,唐继饶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陈敬云在想什么。而唐继饶自己呢,则是希望蔡锷北上的,因为只有蔡锷北上了,他才能够掌控滇军,到时候手握云贵两省的他就是今之蔡锷,一举一动全国都得关注着。

    某种程度上来说,唐继饶和蔡锷已经处于慢慢决裂的状态,正是云贵之间的内部矛盾,才让云贵两省在广州事变当中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至于广西方面,就有点意思了,陆荣廷这个人出土匪,据传早年的江湖名头还不小,枪法也很准,不过这都是不知道多少年的旧事了,现在的陆荣廷可是个手握三万大军的标准军阀,国内袁世凯、陈敬云、蔡锷这三个大军阀肆无忌惮的大举扩军之时,他陆荣廷也没闲着,虽然广西穷了点,但是搜刮的狠一些,把税收到民国十几年后还是可以让他凑出一大笔钱来用以购买军械和充当军饷。

    虽然陆荣廷也能想着和陈敬云、蔡锷一样随便就扩军好十几个师,拉起十几万的部队来,但是广西的确穷了点,陆荣廷搜刮了一年之后才扩编了四个师。不过桂军的编制有点怪,说是师吧,人数只有七八千,说是旅吧,人数又太多了些,所以这四个师加起来也不过三万多人,人数并不比之前战败自杀的朱瑞强多少,不过桂军修生养息了一年,又在境内大举剿匪之类的,训练也算不错。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战斗力应该也算可以的。

    然而广西周围都不是什么好地方,西边的云贵就不用想了,滇军不来打他就算不错了,而北边湖南的谭延闿虽然没啥见识,也和革命党人过不去,但是那人也是知道该防着桂军,所以湖南近半的兵力都部署在永州一带,这明摆着是防止桂军北上。至于东边,这就让陆荣廷郁闷了,年初的时候袁世凯为了保存龙济光的实力,把梧州划给了龙济光,当时的陆荣廷虽然明确表示反对,但是那时候的陆荣廷实力小,说话没什么人听,加上当时桂军还没成军,手下不过两个师的兵力,甚至都还不如龙济光呢,所以也只能打碎了牙往里吞。

    现在桂军大举扩军之后已经是四个师三万余人,这陆荣廷就想着法子夺回梧州了。如今广州那边事一发,龙济光要调集军队进攻广州,这几乎让陆荣廷睡着都笑醒了。这叫什么,这叫天降良机啊。只要龙济光把大部队一抽调去进攻广州,那么他陆荣廷就会毫不犹豫的挥军东进,夺取梧州。至于后边的事发展嘛,要么是龙济光打不下广州又失去了梧州,灭亡在即,要么就是龙济光拿下了广州掌控广东,然后和广西形成敌对关系。

    陆荣廷对于梧州是势在必得的,所以当他一得知龙济光的部队大举向广州进军的时候,他也偷偷摸摸的调集了两个师的部队前往梧州地区,准备一举夺取梧州。

    当他偷偷摸摸的调兵遣将的时候,陆荣廷也没忘记福建的陈敬云。从现在来说,陆荣廷和陈敬云都有着共同的敌人龙济光。而这两个人如果能够进行战略合作的话,那么把龙济光彻底绞杀在广州城下是完全可以办到的。

    基于这个原因,陆荣廷给陈敬云发去了密电,并且派了亲侄子手持他的亲笔书信坐上了外国高速客轮前往福州,意图寻找两者之战略合作。

    在陆荣廷的侄子还在海上坐着客轮的时候,陈敬云已经是收到了陆荣廷的密电。

    “没想到这个陆荣廷还是有着不小的野心嘛”冯勤看着手中的电文,有些感叹着:“之前我们把目光都放在了滇军和蔡锷上,以至于疏忽了此人。假如我们早些和他联系的话,说不准有着桂军的牵制他龙济光根本就不可能从梧州里头脱

    陈敬云却是道:“他陆荣廷怎么会牵制龙济光,他要的就是龙济光离开梧州,不然龙济光的主力部队留在梧州的话,他怎么夺回梧州啊”

    冯勤听到这也是一笑:“看来是我想差了。不过司令,这陆荣廷的建议怎么样,我们能接受吗?”

    陈敬云道:“为什么不接受,他陆荣廷想要梧州,我们国民军要广州,这并不是一个冲突的目标。至少目前来说,我们和陆荣廷并没有利益之冲突,完全可以成为良好的合作伙伴嘛”

    陈敬云又是把电文仔细看过一遍后道:“你用我名义给陆荣廷回一封密电,就说合作可以,但是双方都要拿出诚意来。桂军夺取梧州后必须继续东进,从背后威胁龙济光所部。至于回报嘛,我们可以给他提供枪支弹药,甚至军费都可以”

    既然自己广东方面的兵力不足,那就请援军呗。这年头,办法多的是,不用局限于一城一地。

    “他陈敬云好大的手笔”陆荣廷接到了陈敬云的回电后,笑容有着喜色之余更多的是惊讶:“三千条枪和十万元的军费,他陈敬云倒是有钱”

    “浙江是富省,而且靠近上海那边,据传国民军的债券在上海那边好卖的很,这样他陈敬云没钱才怪了。”谭浩明也说着:“假如我们也有这么多钱的话,早就拉起十几万大军了。”

    陆荣廷却是也道:“如果我们真有那么多钱和十几万大军,北边的袁大总统也得防着陈敬云和蔡锷一样,还不得天天防着我们啊”

    “这能被北边看重也是本事不是……”谭浩明打趣着

    陆荣廷听罢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