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房梁和秋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沈纲,这个人在现在的国民军里头是属于较为特殊的一个人。之所以说他特殊并不是因为他的留学陆士的经历,也不是说他个人格有什么癖好,而是因为他在国民军体系当中的地位。

    和目前国内的所有军队一样,陈敬云手下的国民军的诸多高级将领多数都是开始时候就跟随陈敬云的人了,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陈敬云的嫡系将领,尤其是老二营出的嫡系将领最多,比如老二营的管带马成,督队官林成坤,以及当时的四个队官陈安华,庄大福,李连阳,林飞泰。这几个人现在基本上都是师长,就连前些时候还是副师长的庄大福都让陈敬云预定为新组建的第八师师长。其他的团级、营级军官就更多了,基本上当时老二营的军官基本都升了好几级,就连资深一些的普通士兵也大多当上了连排级的基层军官。

    可以说,目前老二营出的军官占据了国民军的军官中的绝大部分,而这股势力也是陈敬云掌控国民军的根本所在。

    除了老二营出的人外,剩下的一批就是陈敬云在光复福建之时主动来投或者干脆当时投降的军官了,比如李继民,比如袁方,比如庄先河,徐离善等人,这一批人的数量也不少。至于当时势力庞大的革命党人早已经被陈敬云压着,除了萧奇斌还当着副师长外,其他的没有一个团级军官,到目前为止已经影响不了国民军了。

    除了这两大派系外,然后还有一个较为新生的团体,那就是在陈敬云掌控福建后所招揽的军事人才,比如沈纲,梁训勤,郭恒思,然后还有在今年杭州战事后投国民军的陈仪,蒋方震,温济忠,陈延甲,司徒钧等人,这一批人现在大多数在国民军司令部中任职,担任各司的司长,唯一被陈敬云下放到部队中的只有一个沈纲。

    而沈纲担任第三师的师长后,很多明眼人几乎就能看出来陈敬云是打算重用这一批后面来投的军事人才了。

    陈敬云之所以有这样的选择,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国民军需要大量的高级军官来提高部队的素质,必须补充大量的合格军事人才,另外嘛,他也需要扶持一个派系来平衡军队里面的山头。

    陈敬云自问没有能力能够杜绝军队里面的山头主义,派系争斗从一开始就存在,现在也有,未来也还有,只要有人在,这派系争斗就免不了。既然消除不了,那么就得把这派系给弄平衡了,免的派系失衡后影响自己对部队的掌控以及影响部队的战斗力。

    其实除了这些高级军官里头的派系外,国民军里头还存在的其他派系,比如福州军校里头速成班和正式班的军官们也相互看不对眼。

    当然了,现在国民军还处于上升阶段,军队中的派系界限并不明显,暂时也没出现什么派系之间的争斗,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问题总是会出现的,而现在陈敬云要做的就是提前搞平衡,尽量避免问题的出现。

    在国民军这样的体系之下,沈纲担任第三师的师长就显得很有特别的意义了。

    不过尽管有着平衡派系的考虑,但是陈敬云把沈纲提到第三师师长的这个位置来,也是看重了他的能力。

    在杭州一战当中,沈纲当时以作战司司长的份到暂编第一军里头兼任副参谋长,然后在解围13的战斗中,他又亲自和俞若飞一起率领警卫师加强团进攻浙军阵地,并且亲自率领的一个营突破敌军重要战线,从而造成敌军防线的崩溃一举奠定杭州战事的胜局。

    这份功劳陈敬云记着,所以等他一回来就是升任他为少将,然后在七月份的新一轮高级军官调整中把他放上了第三师师长的位置。

    自从当中了师长后,沈纲可算是意气风发,众人一致认定他为陈敬云的心腹将,前途不可限量。

    到了潮州后,沈纲根据前任所留下来的各种资料开始训练第三师,同时制定各种针对广东方面的作战方案等等,同时也密切的关注着广东里的各种动向。

    当广州一乱,沈纲就给陈敬云去电,请求指示。那两三天时间里沈纲一方面是加紧备战,做出随时出发的准备,一方面也是着急的等待着福州方面的军令。

    当中秋节的第二天,沈纲所等的命令终于是来了,当天他就是率领第三师出发前往广州。

    “师座,我们已经快到惠州地界了”一名参谋拿着地图走过来对沈纲道。

    沈纲接过军事地图看了看后道:“怎么32团这么慢?距离本部只有五十里?”

    当即一个参谋就是回答道:“邱团长的32团由于绕行沙湾镇,但是预备通行的一座石桥前突然倒塌,导致32团的行军受阻,相关的后勤辎重无法运送过河。以至于需要搭建临时的桥后才能通过,这么一来就耽误了一天时间。”

    沈纲听到这里,眉宇一皱,但是也没说什么,直接点了点头道:“给32团去令,让他们加速赶路,必须按时到达预定地区”

    沈纲对于32的行动缓慢有些不满,不过遇上这种天灾他也没发火的理由,第三师在潮州待了将近一年,除了对潮州本地的地形等了如指掌外,也向整个广东地区派出了大量的测绘人员用以测绘军事地图,而有了这些详细的作战地图后第三师才能从容的安排各种战术。然而现今遇上这种事,也让沈纲有些郁闷。

    当第三师向广州方向进军的时候,广州城里却是依旧乱哄哄的,自从城内的广东第一师和第二师发生兵乱后,然后乱兵们几乎是失去了建制,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的散兵们游者,城内时不时就能响起枪声,孩子的哭声和女子的哭喊声也偶尔会从某个民居里传出来,有些这是哭着哭着就是突然传出几声枪声,然后屋内就是陷入了安静,但不用一会功夫就能看见一个或两个有着更是的士兵们一边笑着一边往外走,手里除了枪支外往往还带着各种各样的财物,甚至女人的肚兜亵衣等贴东西。

    其中一栋民居里等三个乱兵们走了后,屋内才慢慢传来几丝声响,一个男人从地上爬了出来,浑颤抖着,然后对屋内的一片狼藉完全无视而是看向了地上的一大滩血迹,血迹并不是一个人的,而是两个人,一大一小,小的是一个三岁小儿,小小的子上有着两个枪口,此时早已没了声息,大的是一个无半片布片遮体的女子,上有着大片的红瘀,下也是一片狼藉,而更触目惊心的是口处的一个大大的枪口,女子这会并没死透,那眼珠子看着正在底下爬出来的丈夫,然后眼一翻就是断了气,翻白的眼珠子里似乎在哭泣,似乎在呐喊……

    丈夫彷佛痴呆了一样看着地上的母子,然后没哭没喊,就这么坐在地上,上还微微颤抖着,半响后他在屋内转了圈,把单一圈后就扔上了房梁。秋风从一边的窗户吹了进来,摇晃着房梁上的尸体,然后再从屋子的另外一边的窗户出去,此时,秋风已带上了丝丝的血腥味。

    这一次的广州城内的动乱比起去年的十余万民军羁留广州城内的时候更加严重,也更加让人触目惊心。去年虽然有着十余万民军为非作歹,但是因为有着一旁龙济光的部队看着,民军虽然有着烧杀劫掠的事发生,但是总体上广州城还保持着一个脆弱的稳定。然而现今广州城内的两万多士兵全部哗变,从保境安民的军队一下子就变成了烧杀劫掠的土匪流氓,而起还是全副武装的土匪流氓。

    两万多的乱兵,偏偏广州城内又没有得力的军队可以威胁到他们,所以这两万多的乱兵那叫一个肆无忌惮。当时胡汉民为了掌控事态,试图用五百余人的宪兵营和集中了三四百人的警察用以维持秩序收复乱兵,然后每一天功夫就被打乱了,两天不到,连宪兵营的士兵们和警察都是加入了乱兵的行列。

    非但如此,乱兵的行为也激发了更多的流氓土匪作乱,很快城内的两万多乱兵就变成了好几万的流民一起作乱。

    此时的广州城已经彻底陷入混乱,到处都是暴徒,整个广州的秩序陷入崩溃,大户人家的护院们都是拿着枪谨慎的看家护院,而普通老百姓们只能瑟瑟发抖的躲在家里,企图乱兵门不要找上自己家来,也有一些有血的男人会拿起枪或者菜刀守卫家门,乱兵门偶有不慎甚至会被早有准备的百姓杀死。

    面对广州城内的乱局,胡汉民和陈炯明几乎是急破了头,同时也是心里后悔着当时怎么就那么傻,竟然主动挑事,陈炯明更是后悔当初组建广东第一师和第二师的时候留用了太多的土匪民军,早知道有今,当初他就会坚决的把民军全部遣散,重新招收农家弟子当兵。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无用。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