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中秋军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民国元年的九月份正是缓缓迈入深秋的季节,兴许前几天还酷难挡,但是那秋风说来就来,这刮了一夜后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地上就是落满了昨夜吹落的枯枝黄叶,脸上还能继续感受到那缓缓不断的深秋微风扑面而来,这种景象正向人们宣示着,炎的夏天已经结束,秋天来了。

    秋分那天天又是刮了一阵风,掀起丝丝凉意的时候也引来了中秋节。

    中秋节在诸多的传统节当中排的上前几名里头,往往这一天里都是和家人一起吃月饼,赏月的子,不过今年的福州中秋节有些不同寻常,至少在国民军的那些高层将领和往年不一样。

    国民军司令部内的巨大会议室里,中间是一做巨大的长桌,主位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中用地图。而会议室里头,一种穿军服的将军们或站或坐,有的三三两两在谈话,而有的则是把视线投向了一旁的陈敬云上。

    这会陈敬云也是穿军服,正在和林肇民、陈卫华以及冯勤等几个高级将领交谈,而看他们的表虽然平静,但是明显可以看出陈敬云的表并不好看。

    这几个人交谈了一会后,陈敬云才转过来,然后走到了过来后朗声道:“诸位,中秋节还要叫大家过来,这耽误了诸位和家人团聚我是无法补偿的了,不过这月饼嘛还是有的”

    随着陈敬云的声音落下,秘书处的于世峰就带着两个秘术端上了几大盘的月饼,众将或是拿半块,或者是直接拿一个都是吃了起来。

    林陈坤这会朗声道:“还是都督这边的月饼好吃啊唉,往年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月饼”

    一边的陈敬云露出笑容道:“大家都饿了好几个小时了,连晚饭都没没有吃,这不好吃才怪了”

    众多吃月饼都没有细吞慢咽,反而是都很快吃下肚,然后不用吩咐就相继坐下,这众人坐下后,才能发现,这会议室里基本汇集了国民军的所有在福建的高层将领,不但有三大部的总长、次长,连海军处的萨镇冰和宇文涛也在,另外三大部下属的各司司长,比如作战司司长梁训勤,作战司副司长司徒均,战略司司长陈仪,战略司副司长陈延甲,教育司司长蒋方震,总务司司长郭恒思,总务司副司长温济忠以及参谋部里的部分一等参谋,除了司令部的高级军官外,还有部分作战部队的主官,比如警卫师的林成坤和俞若飞,第五师的林飞泰,然后昨天才从浙江坐船赶回来的林肇民和第一师的陈卫华。

    这满满的坐了一屋足足有二十多号人,而这些人里头最次的也是个上校,基本上都是将官。

    陈敬云这时候也是坐了下来:“好了,这十五分钟休息时间算是过去了,我们接着议”说罢,他看向了左手边的冯勤:“刚才我们说到了?”

    冯勤答道:“说到敌我军装备配置”

    陈敬云点头:“那好,接着说”

    陈敬云话音落下后,作战司的梁训勤则是站了起来,这人现在肩膀上也顶着一个少将的军衔了,梁训勤是去年就已经被陈敬云招揽,并投到国民军当中,一开始是当普通参谋,然后慢慢升上来,显然总务司任了个副司长,等沈纲从作战司的司长调任到第三师上任师长时,大力举荐了梁训勤作为继任者,而陈敬云也是有意把梁训勤慢慢提起来,所以也就准了。数月前的北洋给陈敬云个人授衔的时候,陈敬云也给手下们升军衔。现在国民军三大总部下属的各司已经越来越重要,这军衔过低也不过,所以陈敬云统一规划把各司的司长都提升为少将,副司长为上校。所以这梁训勤也步好友沈纲之后,戴上了少将的军衔。而基于作战司的重要以及沈纲的前面例子,众人也都猜测着后梁训勤很大可能也会外方出去当一师师长。

    只见他显示朝着众人点头示意后,才朗声道:“根据军事报司处的侦查汇报,目前可判定在徐州方向的北洋第五师依旧保持齐装满员,所辖的炮兵团乃是骑兵团都保持了完整的建制,其步枪的口径也统一为1888式毛瑟步枪(即1888委员会步枪)这支部队的弹药后勤供应也一直保持畅通。部队的各方面战斗力并没有因为北洋军的大规模扩军而减弱多少”

    第五师驻扎的徐州乃军事要地,加上袁世凯又把第五师的师长换成了靳云鹏,这靳云鹏乃是段祺瑞手下的心腹将,当初段祺瑞任第一军总统官的时候就把从云南逃到湖北的靳云鹏任命为总参赞官,袁世凯当总统后,他经过段祺瑞的亲自举荐,调任第五镇统制,镇改师后,他任旧任职第五师师长,并被授予中将军衔,率领第五师署理徐州防务。

    有了这么多原因后,北洋方面对第五师可以说是倾斜照顾,北洋军正在扩军当中,新成立的几个师都极度缺乏基层军官以及有经验的老兵,其他部队,甚至包括曹锟的第三师都被抽调走了相当部分的部队去组建第八师,但是这第五师却是一个军官,一个老兵都没抽调,不但如此,在当今北洋军极度缺乏军费的时候,就算北洋六镇都是袁世凯的嫡系部队,但是或多或少也有着欠饷的问题,但是这第五师的军费却是一直保持充足的,当然了,上头军官贪了,下面士兵没那足额军饷的况得另外说。

    从这些就可以看的出来,第五师相对辛亥前的战斗力并没有下降多少,也同样可以看出徐州的重要

    作战司的梁训勤继续道:“江苏清江浦的第八师由前张勋的江防军和江北大营的部分清军合并而成,虽然北洋方面补充了部队武器装备不过任旧较差,根据报得知,其所属的炮兵团只有两营三十六门炮,并且口径并不统一,部队所装备的枪支也多有杂乱,造,汉阳造,德国毛瑟都有装备。单从装备上看,这个第八师要弱于第五师,以及弱于我军的正规满编师,不过张勋的部队素来以敢打敢拼著称,虽然军纪败坏但是打起来战斗力并不弱。

    而除了江苏的这两个北洋师外,值得注意的是山东方向还有曹锟的第三师,这个师是袁世凯的老嫡系部队,之前在进攻山西的时候表现的很抢眼,曾又以一营击败山西民军三千人的战绩。”

    作战司梁训勤继续道:“如果北洋军要南下的话,那么第一波南下的部队就会是这三个师,至于后续北洋军是不是会增援,还要看战局发展以及北洋军的后续调动来判断”

    作战司司长梁训勤说罢后,也是重新坐下,这会一边的林成坤却是提出疑问道:“安徽那边不是有两个师嘛,那边怎么样,会不会伙同北洋南下?”

    这时候,战略司司长陈仪开口道:“目前还不敢肯定,目前安徽第一师的师长是胡万泰出岳王会会党,虽然说之前支持革命,并被柏文蔚依为心腹。但这人同时也和北边有所联系,这到时候真正大战起来的话,很难判定这个人到底是带着安徽第一师投向那边。至于安徽第二师现在还是个空架子,空有七八千人但是武器装备以及训练等等都是极差,即便是来了也影响不了大局”

    一边的俞若飞也开口道:“这江苏南部现在就黄兴的三个师,这到时候面对北洋的两个师乃是三个师的大举南下,恐怕是很难守住啊”

    黄兴本来是想着大裁军之后编练一个师的,然后再储备众多军械以备后用,但是裁军之时遇上的阻力不是一般的大,后来又勉强收了一批乱兵练了一个师,不过随着袁世凯当中总统后,似乎大有武力统一南方之举动,所以他也顾不上南京那边没钱了,搜刮了整个江苏南部后又是组建了一个师,所以现在黄兴手下就有江苏第一师、第二师、第三师。外加一个留守警卫团。

    这看上去部队似乎比江苏北部的北洋军兵力要多,但是大家的战斗力都是知根知底的,南方军队从来就没指望过能够一对一击败北洋,所以黄兴的这三师一团要守住南京够呛。

    这会,还是战略司陈仪出口答道:“现在所知黄兴的布局是把部队沿着南京和淮安一线展开,并没有固守南京城的模样,这守城估计还好点,但是这野战嘛。黄兴最多撑一个月,甚至半个月都有可能撑不住”

    看着下面的这群将领们每句话都是带着北洋军,而且讨论的竟然是北洋军大举南下,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是北洋军已经大举南下了呢。

    实际上呢,并不是,这会袁世凯的钱还没借到,手里头没军费就想要让手下的军队开波南下的话,基本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袁世凯德先等到钱到手了,然后把部队扩编好了,调动准备好了,那么就是十余万北洋军大举南下之时。现在,还太早。

    既然不是北洋军大举南下,那么为什么众将领们都在讨论北洋军南下的问题呢,陈敬云为什么要召集这么多将领来商议呢,而且还是在中秋节这天晚上。

    这原因不是因为江苏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是黄兴和袁世凯发生了什么大矛盾,更加不是浙北发生了什么事。而是在南方的广东出事了。广东自从武昌起义后就一直不平静,后面也是乱糟糟的,陈炯明和胡汉民的矛盾几乎闹的全国人都知道了,偏偏旁边还有一个龙济光虎视眈眈。

    这样的况下,广东想不乱都难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