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午后闲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看着陈敬云目瞪口呆的模样,董白氏显然是很满意的,走进了些后‘哎’了声后,见陈敬云才恍如大悟般醒过来后也是露出了笑容。

    “真漂亮差点都让我认不出来了”这倒是实话,以前没见过董白氏如此穿过,这突然换一个形象如果隔得远一些陈敬云肯定是认不出来的。

    “你觉得好看?”董白氏说着:“以前就看见很多人这样穿,不过一直都没机会,后来特地找了洋人裁缝才做了几

    董白氏自然不会把底细都说出来,今天她之所以这么穿,和陈彩有着极大的关系。为陈敬云的边人,陈彩对陈敬云的秘密知道的很多,比如陈敬云喜欢女人穿旗袍和洋人裙子,不喜欢女人穿旧款的大襟之类的衣服。而董白氏让陈敬云霸占了好几个月后,心思也慢慢变了,从以前的不闻不管到后来的慢慢在意,再到现在的期待陈敬云去她那边,所以也就就怕陈敬云有一天对她厌烦了之类的,近段时间陈敬云去她那边的时候她都是变着花样来讨好陈敬云,并且还问了陈彩几句。陈彩也就好心的说了一句:“少爷喜欢洋人的衣服”

    所以才有了今天董白氏的这衣服,如果不是为了让陈敬云喜欢,她董白氏也犯不着去穿那勒的让人几乎透不过气来的束啊,没事找罪受呢。

    而现在看陈敬云这看呆了的傻样,董白氏就知道,这一次是做对了,后也能让他多到自己那边去,如果以后能够怀上生一个儿子,下半辈子也就有着落了。虽然陈敬云没主动吩咐,但是陈彩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待在邵武那边的董白氏的丈夫同意了离婚,那人甚至连福州都没回来就和董白氏离婚了,然后陈彩随便弄了点手段就把董白氏的份给掉包了,至少从法律上来说,以前的董白氏已经在一个月前染病亡了,而现在的董白氏有着一个全新的份。

    董白氏是一个传统女人,既然离婚了,而现在的男人又是陈敬云,所以这心思也就活络起来,她虽然知道自己想要进陈家的家门很难,但是她同样知道陈敬云现在还没有儿子,只要她先一步怀孕生个一儿半女的,进陈家家门未必就没希望,这个小女人的想法在后世人看来兴许会觉得很傻,很悲哀。

    但这年头的现实就是如此,她一个女人又能改变什么

    这栋三层的小别墅房子本并没有多大,不过却是占据了好大一片的花园,房前屋后都是铺着绿色的草地,其中还种了不少的乔木,有些还是带植物,显然是以前的主人从南洋等地方移植而来的,绿树荫之下是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道,穿过小道后却是到达了江边。这地方是闽江的出海口,往远处望去就是是望不到尽头的海面。

    陈敬云和董白氏坐在江边,董白氏带来的丫鬟在边上的石桌上摆放着茶水糕点,董白氏依偎在陈敬云旁边,而陈敬云也轻轻的喝她说着话,女人的话题杂乱而多,一下说家里头的琐事,然后一下子又跳到了她在娘家里听到的一些八卦闲话,说着说着又是说起了前几天的那个洋人裁缝。

    董白氏的话题跳得特别快,而陈敬云也是有一句每一句的答着,然后两人的位置就慢慢的变了过来,变成董白氏坐着,而陈敬云却是躺了下来,把头枕在董白氏的大腿上。董白氏继续说着琐事闲话,但说着说着就是发现陈敬云没在应话了,低头看了看,见陈敬云已经是闭上了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董白氏睁大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过后,抬起带着淡紫色手的手在陈敬云面上晃来晃去,见陈敬云没反应之后,她是的手指慢慢的落下,然后点了下陈敬云的鼻头,这时候陈敬云似乎察觉到痒痒的,翻了翻后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又继续睡了过去。

    “就跟小孩一样呢”董白氏脸上露出淡淡的笑,绕后继续绕有兴趣的看着陈敬云的脸,似乎要融进陈敬云的梦里一样。

    秋里的阳光并不算猛,加上徐徐的江风吹来,让人很容易犯困,陈敬云枕着美人午睡的时候,旁边董白氏带过来的那个小丫头也是泛起了秋乏,坐在石墩趴在石桌上眯起来眼来,好半晌后觉得后有人拍她肩膀,然后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转一看就看见陈敬云的那张靠的极近的脸,让这小丫头被吓的快要惊叫起来。

    “你,要干什么……”小女孩显然是暂时忘记了陈敬云是福建都督,还是自家少爷,反而是把陈敬云当成了什么调戏良家妇女之类的恶霸了。

    陈敬云放松了表,免的吓着这小姑娘:“我们回去了,你也收拾收拾回屋里吧”

    这小丫头这时候才是朝着后江边的长条石凳看了过去,那里还有自家夫人的影子啊,转头朝着别墅方向看去,才看见自家夫人正站在门口呢,这会连忙是站起来朝着不远处的小别墅跑过去了,跑着转头对露出对陈敬云的恐惧表,嗯,这时候估计是想起了陈敬云福建都督还是自家少爷了。

    陈敬云看着慌慌张张跑回去的小丫头,嘴角也是露出了丝丝笑意:这小丫头,段倒是不错。

    陈敬云陪着董白氏待了一个下午,说是陪着她呢,其实也就是自个在这睡了个午觉,到了临近傍晚时也就打算回到船厂那边,晚上还得和一大批军政要人以及船厂那边的人举行晚宴。

    不过临走前陈敬云却是说:“你自个吃晚饭,然后晚点我再过来的”

    听了这话董白氏点头道:“嗯”

    随后在船厂举行了一个盛大了晚宴,席间陈敬云也是刻意让自己的态度放松一些,免的大家吃吃喝喝的时候都还紧张无比,甚至陈敬云还特地讲了几句笑话,等晚宴完了后,陈敬云也是喝下了好几杯酒,他本来的酒量就是不怎么好,这几杯喝下去后就有些头晕晕的感觉。等回到江边小别墅的时候,董白氏连忙上前,口里还说着:“萍儿,赶紧过来”

    说着就是连忙扶住了陈敬云,等她那小丫头萍儿也过来之后两人一起才算是把有些头重脚轻的陈敬云扶进了房间,然后让他躺在上后,董白氏开始倒了水,然后用白毛巾提陈敬云搽脸,见着萍儿还站在一边,当即道:“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把少爷的衣服和鞋子脱下来”

    这萍儿是没多久前才被董白氏收来的,之前董白氏的那个贴丫鬟被打发走了后才贴伺候董白氏,虽说也听过,甚至都看过董白氏和陈敬云一起做荒唐事,但是她自个却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这帮一个大男人脱衣服之类的自然有些扭扭捏捏,不过董白氏都说了,她也是不得不上前来,先是把陈敬云的鞋给脱了下来,然后开始解陈敬云衣服上的扣子,没多大一会陈敬云就只是剩下内衣裤了。

    这迷糊着的陈敬云也是开始动手动脚,没一会功夫呢,那边陈敬云就已经抱住了萍儿四处亲吻了,那萍儿显然是不知所措的,反抗也不是,大喊大叫也不是,只能是用委屈的神看向自家夫人:“夫人……”

    董白氏见到这个况,显然也是有些意外,不过她并没有露出什么神反而道:“便宜你这小妮子了”

    富贵之家里,本来这贴丫鬟和通房丫鬟就是一纸之隔,这事是迟早的事,董白氏对此也没其他感觉,反而觉得以后这房里多一个人以后也能让陈敬云多过来一会。

    陈敬云亲吻过后,酒意也是慢慢清醒了过来,双手并用之下很快就把萍儿给剥了个精光,这会抬头见董白氏正站在上看着,当即道:“一边看什么啊,你也上来”

    董白氏这会也是缓缓除下自上的衣裳,然后爬上了,这时候陈敬云已经是急不可待的枪而上,在萍儿上动作起来了。董白氏虽然是久经人事的女子了,但是这正儿八经的在一边看别人办事的经验还是不多的。

    不过她也没旁观多久,不用一会就是被陈敬云揽了过来亲吻,手上也乱摸着,不多时,陈敬云就是从萍儿上起来,转投董白氏上,如此往复陈敬云把双女并排成行,轮流浇灌,极兴之时董白氏甚至主动展开口舌之功,让旁边的萍儿看的目瞪口呆,不过没一会了萍儿也是口中被塞进了男人恩物吞吞吐吐起来。

    一夜荒唐后,第二天的陈敬云起的有些晚,等会陈敬云还得再去船厂一趟,然后下午直接回福州城,而董白氏和刚被破了子的萍儿说是很喜欢这小别墅,要在这里多住一天明天再回去。其实是萍儿昨夜刚被破了子,而陈敬云又没怎么怜香惜玉,所以让她反应有些大,今早起来下疼痛的都不能走路。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