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唐袁矛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自从五月下旬国民军彻底控制了浙江之后,陈敬云一直为了这方面的事而忙绿着,不管是军队还是浙江方面的财政问题都必须他亲自解决,后续的海军事项以及第五师以及第六师的扩编也不是自己张张口就能办到的,很多重要的事都必须他亲自决断。

    所以整个五月末到六月初陈敬云都是极为忙绿的,这忙绿之余有限的空闲时间里陈敬云也多是跑到了董家别院那边。

    这时间一长自然就让内院的林韵有些郁闷了,只是董家别院那边的事暂时还没有人敢告诉她,不知道而已。后来见陈敬云连续数天晚上都不会来,问了罗漓那边而知也没有罗漓房中歇息的时候,林韵也是有些怀疑起来。

    “昨天我让王妈准备蟹黄豆腐羹都浪费了,原本还以为你会回来吃呢”林韵看似惋惜的说着,但是大眼睛却是盯着陈敬云的反应。

    陈敬云整天和政府里的人打交道,说起谎话来那都是面不改色的,当即就是顺口道:“昨夜在参谋部那边商谈事晚了些,一时就没过来了。”

    “没事呢,我明晚让王妈在做”林韵到底是年纪轻,见陈敬云没有明显的脸色变化当即也怀疑不到什么。

    对林韵的这些小心思陈敬云也是略微猜出来了,他也没说透,更加不会把事实说出来,有时候说谎反而更好一些。只是看见林韵如此毫无怀疑的模样,却也是让陈敬云生出了愧疚的心思。

    “之前不是说要陪你回花巷那边看看嘛,之前因为杭州那边的事一直都抽不出空来。这几也少了些,这样我明天就陪你回去一趟怎么样”陈敬云心里琢磨着明天的事不多,挤一挤的话上午能够空出来,吃过了午饭后再去福州军校那边视察也不迟。

    林韵一听陈敬云说要陪自己回娘家,当即就是露出了笑容:“真的,可不许骗人

    “嗯,不骗人”陈敬云说道了这里,然后想起了前几自己吩咐秘书处买个一个小礼物,当即就是道:“对了,我有东西给你呢”

    “哦?礼物吗?”林韵这时候那里还记得自己最开始的怀疑啊,已经是完全被陈敬云口中礼物吸引了过去。

    陈敬云站起后,然后到了书房拿出了一个小礼盒。礼盒里面是一条项链,本来是陈敬云打算给董白氏的,可是今天既然说起了,心里有些内疚的陈敬云也就暂时把董白氏放到一边,先把自己这个正牌夫人哄好了再说。

    项链是一条细小的银项链,末端挂了一个红宝石。这东西还是从洋人的商行那边买来的,据传乃是欧洲某个贵族家里世传了好几百年的好货色。

    女人和西方龙都一样,对一些亮晶晶的的东西有着天然的好感,当林韵的眼睛落在了那颗手指大小的红宝石时,她的眼睛就是转不开了:“好漂亮”

    “来,我给你戴上”陈敬云拿着项链,绕道林韵后,呼吸着她头发上传来的淡淡香气,然后撩开她脖子上的头发,把项链放在她的香脖前,然后扣上扣子,转动她的子,面向她,只见那颗红宝石在她的前耀眼无比。

    “漂亮吗?”林韵脸上带着期翼。

    “漂亮陈敬云毫无疑问的点了点头,心里也想着,如果这项链戴在董白氏上也会如此漂亮吧,她的拨一些,也许会更耀眼。

    林韵自然不知道陈敬云这会在想的什么,毕竟她不知道,当一个男人无缘无故送自己老婆或者女友礼物的时候,那肯定是心怀愧疚居多。

    陈敬云和林韵享受着浪漫夜晚的时候,北京的夜色也一如既往的喧哗。

    “他唐绍仪以为他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竟然又批驳了一批任命书”唐绍仪内阁中的内政部总长赵秉钧狠狠的骂着,手中还拿着一份刚被国务院批驳回来的任命报告书。

    自从北洋政府的唐绍仪内阁成立后,赵秉钧就对唐绍仪的所行所为极为不满,甚至在公开场合里相互指责过,直接原因是因为唐绍仪对赵秉钧支持任用北洋系官员而不满,但是往深了说这是唐绍仪和袁世凯之间的矛盾,或者说是内阁制与总统制的矛盾,而他赵秉钧只是站在了冲突的最前面而已。

    赵秉钧骂骂咧咧着,唐绍仪同样也郁闷,原本他以为当上了国务总理后组织了内阁就能一展手,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随后而来的麻烦会这么多。南方各省以及列强等外部麻烦就不说了,说也说不完,但是最让他郁闷的却是来至于内部的冲突,与袁世凯的冲突。

    当袁世凯让他负责组阁的时候唐绍仪是充满希望的,后续的组阁过程中也充分考虑了袁世凯的安排,把北洋派系的段祺瑞、赵秉钧、刘冠雄、陆征祥等人都安排到了陆军部、海军部、外交部等重要位置上,再根据实际需要请了名士熊希龄当财政总长,剩下农林工商才安排给了南方的革命党,正因为如此,连黄兴和陈其美都没有北上任职。

    但是南方革命党不来任职无所谓,对内阁也没有什么严重的影响,但是北洋内部的矛盾才是最致命的。

    这一切还得从临时约法的内阁制说起,当初孙文抛出这个临时约法的时候,为内阁总理的唐绍仪自然是举双手欢迎的,毕竟谁都想当一个实权总理而不是只会盖章的内阁总理。而根据这一临时约法,唐绍仪还当真的把他的内阁当作责任内阁来办,事无大小都插一手,弄的袁世凯极度厌烦。

    袁世凯是什么人物,基本上从北洋时代开始就是一手遮天的人,就算是宣统年间为避风头而躲在项城老家但是也基本遥控着北洋军。辛亥后更不用说,基本上他说什么下面人就做什么。如此况下袁世凯对所谓内阁的定位也简单,那就是能听话能办事差不多就可以了。

    然后唐绍仪却是个不甘当一个傀儡总理的人,事事都想插一脚这自然让袁世凯极为不满。同样的,袁世凯一手遮天的行为也让唐绍仪极为不满,如果不是看在过去两人是老朋友的面子上,估计这两人就能公开反目了。

    具体表现下来就是唐绍仪拒绝任用袁系的嫡系人马,甚至一度弄的赵秉钧以辞职为要挟。

    而另外一方面就是关于四国银行团的善后大借款上,这个善后大借款基本上从年初就开始谈了,但是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主要是因为四国银行团的要求太高,超出了国人所能承受之范围,特别是四国银行团要求监管中国财政这一点上,唐绍仪是坚决反对的。

    袁世凯和唐绍仪想的却不一样,在袁世凯看来,只要把钱拿到手了,还怕什么监管啊,等自己有了这笔钱一统中国后还怕什么列强啊

    两人的意见也就出现了矛盾,而在四国银行团看来,唐绍仪这人也的确是个麻烦,朱尔典甚至已经多次对袁世凯表示,大英帝国对贵国总理的言行表示遗憾

    六月初,直隶省议会选举王芝祥为都督,而这王芝祥可不是什么北洋派系的人,这人原先虽然是广西提督,算得上是老派将领,但是幸亥后此人一直在南京临时政府中任职,并且是曾经的第三军军长,南京临时政府封的四个左将军加大将军之一,严格说起来此人算是南方派系的。

    而直隶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北洋的老巢,袁世凯岂能让其他人当这个都督,当即袁世凯就二话不说,直接撤销王芝祥的都督之位,然后另外派了北洋嫡系人马去担任直隶都督。这件事本来应该是北洋和南方派的矛盾,但关键就在于之前唐绍仪按照临时约法认为王芝祥的当选是合合法的,所以就批准了这一任命。而当袁世凯连招都不给唐绍仪打一个就直接把王芝祥撤职并另外他人的时候,唐绍仪立马就觉得耳光被扇得啪啪响

    如果说之前唐绍仪和袁世凯的矛盾双方都还可以克制的话,那么这次袁世凯就是直接把唐绍仪的脸面踩到了地上了。其实这事真不能怪袁世凯,直隶那么重要的地方是个北洋体系的人都知道,而唐绍仪为北洋体系的中坚人物而放任王芝祥担任直隶都督,所谓理由不过是合乎法规而已。

    事关北洋整个集体利益面前,唐绍仪的面子一文不值,被袁世凯毫不犹豫的踩到了脚下。

    被打了脸的唐绍仪也是有傲气的,也顾不上什么北洋利益了,现在争的就是一口气,连续要求袁世凯收回命令不成后,唐绍仪干脆是心一狠就是宣布辞职了。

    既然脸都被打了,实权也没了,继续当这个傀儡总理又有什么意思呢

    唐绍仪不顾多年老朋友的谊说辞职就辞职让袁世凯大为恼火,暗中派人去劝了后见唐绍仪依旧坚持己见,袁世凯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任命了陆征祥为国务总理,重新组阁

    于是乎,这个仅仅存在了三个月不到的内阁就倒台了

    而随着唐绍仪内阁的倒台,陆征祥上台后算是认清的形势,总之是尽量避免和袁世凯的冲突,老老实实的当着盖章总理。

    如此况下,四国银行团的善后大借款已经扫清了最重要的障碍,如果借款谈判顺利的话,北洋将能够拿到总数两千五百万英镑的借款

    如果有了这笔钱,中国统一在望,至少在袁世凯看来是这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