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商业竞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回到后院后见到了林韵,虽然昨夜陈敬云没回来,但是林韵以为陈敬云在罗漓房中歇息所以也就没问陈敬云昨夜去了那里。

    中午时分,下人来报说是安华林已到了,而且说洪子泰也一起过来了。

    虽然对洪子泰为什么会和安华林一起来有些疑惑,但是现在也不是该疑惑的时候,当即起前往去这两人。

    刚看见陈敬云进来,安华林和洪子泰就是连忙起,然后异口同声道:“见过都督”

    陈敬云一边走进来一边道:“等久了吧”

    安华林道:“我们也是刚到呢”说罢后看了洪子泰一眼然后道:“来的时候刚巧看见洪先生说是准备求见都督,所以就和他一起来了”

    一边的洪子泰也接上了话头道:“原本是打算先去秘书处说一声的,不过来的时候既然碰上了安先生,就想着趁着这个机会来一趟,还请都督见谅”

    陈敬云笑呵呵道:“客气什么啊,反正请一个人吃饭也是请,请两个人也是请,左右不过是加一副碗筷罢了”

    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是也仅仅是客气了,至少陈敬云任职福建都督那么久,他就没和洪子泰吃过一次午餐。偶尔请人一起吃饭联络感陈敬云也多是叫安华林或者高泽炎又或是冯勤等国民军高级将领,而其他和他明显不归属一个派系的郑祖荫以及林文英的人就很少往来,这主要也是为了避免三个派系爆发太大的矛盾,毕竟陈敬云要是大张旗鼓的请洪子泰等人吃饭的话,恐怕郑祖荫那些人都得的考虑下陈敬云背后的含义,是不是想要挖墙脚然后公开反目了。

    当国民军彻底控制浙江的那一刻起,陈敬云就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福建都督了,如果说以前郑祖荫还可以说和陈敬云在政务上分头抗议的话,现在的郑祖荫已经不是和陈敬云一个重量级别的了,充其量也只是陈敬云控制下属的一个省民政官员而已。

    现在的陈敬云觉得郑祖荫等人对自己的地位已经不构成威胁,所以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现在福建军政府运转良好,这大半年来福建军政府方面三个派系之间已经慢慢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体系,陈敬云也就犯不着浪费自己的时间精力去打破这样一个稳定局面。

    从某个方面来说,陈敬云是依托国民军司令部下属各部门来控制闽浙两省,这从陈敬云公然在司令部下设立筹饷处就可以看的出来。

    当一支军队自己掌控了财政的时候,那么他就已经不是一支单纯的军队了,而更像是一个暴力统治机构。

    三人齐齐坐下后,很久酒菜就送上来了,酒是柳河巷那边送过来的自家农庄下酿制的黄酒菜也都是普通的家常菜式,不过胜在都督府里的厨子功力非凡,简单的几个菜式吃起来却也算可口。

    一杯黄酒下肚后,国人酒桌上谈事的习就上来了,洪子泰首先开口:“都督前些时候国民军挥军北上之际,我就知道大胜在即,甚至都和会馆里几个士绅准备了一批银钱,准备到时候去浙江那边开设工厂”

    “哦,这是好事啊”国民军的背后说白了也就是福建的士绅商人们,国民军控制整个福建之后又控制了浙江南部,可是让跟在国民军后头的福建商人们好生发了几笔大财,甚至已经有不少福建商人在宁波,绍兴等地投资建厂,对这次国民军彻底控制了浙江北部后,后面的商人们自然不会放弃这种商机,依托着国民军的北上把商品也一路销售了过去。

    比如陈家名下的福乐电灯厂之前就进驻浙江南部各大城市,通过各种合法以及不合法的手段收购了浙江本地的数家电灯厂,最后一举控制了浙江南部各大城市的电灯产业,资本已经高达三百余万元,成为名符其实的电灯大鳄,这次国民军进军杭州以及彻底控制浙江北部后,福乐电灯厂又是紧随其后,收购了两家电灯厂后一举掌控闽浙两省的电灯产业,并且开始建立电网,除了为居民供电外又开始为工矿企业供电。最后的目的嘛,自然就是为了彻底垄断闽浙两省的所有供电产业。

    陈家名下另外几家企业的扩张过程也很顺利,当初陈敬云亲自下令把自家产业剥离,转让酒楼店铺从而集中资金,其中的大部分两百多万投资到了福州兵工厂外,还投资了其他的相关轻工业,比如增资福鼎纺织厂,比如收购福乐电灯厂,比如创办哈德门烟草公司。其中的福鼎纺织厂已经在浙江宁波通过收购了一家缫丝厂,依次为基点成立了分厂,浙江是国内生丝的主要产地福鼎纺织厂肯定也是要去分一杯羹的。福鼎纺织厂资本雄厚,为了这个分厂一下子就砸下去了三十多万,虽然还不如浙江本地的几个缫丝厂六十七万甚至上百万的规模,但是如果把福州这边的加起来的话,恐怕这闽浙两省里头福鼎纺织厂也排得上前三了。

    烟草公司最初只是为了军供烟而创立,但是后来扩大了产量后,弄出来了一个哈德门牌的香烟,不但在福建销售良好,而且还卖到了浙江甚至上海那边,半年下来竟然是扩张了十余倍,而且还在不断扩张中。

    不得不说烟草产业比其他轻工业更为暴利,利润比例仅次于鸦片行业,现在不少国家都是把烟草工业当成了纳税大户,支柱产业。香烟之所以会在这些年开始大规模的流行起来,一方面是卷烟机的发明,使得卷烟产量大大提高,而另外一方面是人们都把香烟当成了鸦片的替代品,其中在中国更是如此。福建军政府甚至主动推广香烟,劝人们不要吸食鸦片而改吸香烟。

    虽然香烟也还有害,但总比鸦片带来的家破人亡强得多。

    因为香烟的暴利,安华林也没客气,大手一挥就设立了高额的征税比例,见安华林拿自己家里的产业开刀,陈敬云也只能是苦笑一声了事。

    这几家产业加起来后资产就差不多占据了陈敬云名下资产的八成份额,然后还有零碎的一些小产业,比如三石火柴厂,这个产业本来是陈家大房的,也就是陈敬云大伯名下的产业,但是因为生意惨淡经营不下去后,陈俞氏本着做好事的心态,所以就把这个火柴厂接手了过来,让大伯拿了钱后转投其他生意。塔牌水泥厂,这个本来是福州兵工厂的下属部门,后来为了集中资金以及力量发展军工后,就把供电部门和水泥部门剥离了出去,自然的被陈家接手。规模也不大,水泥价格还很高,主要业务就是向福建的一些工厂企业供应工业水泥,至于民用建筑用的很少的,非要说有的话估计也就是都督府采购了一批用来修筑防御工事了,以加强都督府的防备力量。

    这些产业规模都不大,多数都是十万以下。

    如此林林总总加起来如果还算上福州兵工厂里面的股份,陈敬云名下的实体资产已经接近千万元。

    陈敬云名下的产业在进行着迅速扩张的时候,福州里的其他商人们也是不甘落于人后,虽然说扩张的速度没有陈敬云名下产业那么恐怖,但是也绝对不慢。比如洪子泰,郑祖荫等军政府任职的诸公,他们当官的同时,名下产业也在快速膨胀着,而为福建首富的洪子泰据传资产已经超过了千万,其他的基本也都是上百万家的,反正是没一个穷人。

    而跟在这些资本大鳄后头的则是福建的中小商人们,他们不太可能拿出几十上百万的资金来,但是几万元的资本也是能拿出来的,然后投资各种轻工产业,比如纺织缫丝等的,甚至不少人也跟在了那些大商人后头到浙江沿海的几个城市设厂,企图利用浙江的交通和地理优势把产品融入到长江航运体系当中。

    但是国民军彻底控制了浙江后,宣布统一闽浙两省内的厘金,也就是说货物在福建缴纳了税收后,贩卖到浙江将不会另外收取额外的税金。而其他省份的产品要进入闽浙两省的话,依旧要缴纳额外的厘金。

    这个其实也就是贸易保护制度。虽然说海关之类的陈敬云控制不了,但是他对境内的厘金却是可以控制的。

    如此一来,福建生产出来的产品不但能够在福建本省贩卖,而且运送到浙江贩卖的时候也不用承担较高的税额。

    然而这样也就带来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固然浙江的市场对福建开放了,但是福建的市场也对浙江商人开放了。当福建商界兴冲冲的涌向浙江寻求发财机会的时候,浙江资本和商品也是大批的涌向了福州。当资本开始流通的时候就有了竞争,而且这年头的国内的商人地域观念还很强,经常都是抱团一起的,之前福建商界和浙江南部的各地商界就已经爆发过多次的商业冲突,只是当时影响不算大,总体上来说还是持平的。

    但是当国民军进军浙北之后,浙南和浙北的商界一联合起来,福建商界就顶不住了。当陈家名下以及各大财阀的各个产业大举进军浙江的时候,福建商界中的中小的产业者却是叫苦连天,没几天功夫就已经把浙江资本爆发了数次商战,其中为了一批国民军的军鞋采购,福州本地的一个鞋厂和浙江的一个鞋厂展开了激烈竞争,最后福州本地的鞋厂虽然拿下了这批订单,但是经过压价后利润已经所剩无几。

    这并不是一个特例,而是一个普遍的例子,闽浙两省商业竞争已经慢慢炽化。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