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低泣时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你怎么能来这里”看着已经坐下正喝着茶的陈敬云,董白氏脸上露出一阵无奈。

    昨里寂音寺的那番荒唐事,她本想着过了就已经过了,但是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才第二天呢陈敬云就又找上门来了,这差点就把她给吓坏了。

    面对这样的况,董白氏很快就把一群下人给赶出院子,只留下了蓝姨,然后才把陈敬云从后门里迎了进来。

    可偏偏陈敬云来了后没半点偷花贼的觉悟,彷佛当成了自己家一样,说是过来得急,连晚饭都还没吃,不得已之下董白氏又只能让让蓝姨去传饭菜,两人一起用了饭。这过程中也没其他下人发现了陈敬云的到来,就连董白氏的那个贴丫鬟都被董白氏赶到了外院,而那蓝姨算得上是她的心腹下人,是从娘家里带过来的老妈子,就算知道了这些事也不会乱说的。

    陈敬云此时酒足饭饱,喝了口茶后略微皱眉。

    董白氏看见了陈敬云皱眉,当即道:“我这里又不是都督府,自然没有什么好茶”

    陈敬云却不以为意:“没事,明我让他们送一些过来”

    前世的人就喜欢喝茶,而当了都督后各种好茶也多的是,喝多了好茶这口味就变叼了,寻常茶水喝着就感觉有些不舒服。

    见陈敬云放下茶杯,董白氏沉默了会后道:“我以前酿了些山捻子酒,味道很清甜的,不喝太多的话也不会醉人。”

    “哦,那拿来尝一尝”陈敬云看着董白氏有些拘谨,说罢后就是起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别担心”

    董白氏随即向外间说了声:“蓝姨,你去把去年的山捻子酒拿过来”

    此时,陈敬云也是走了过来,然后从她后环抱着她。

    董白氏略微挣扎了下后也就任由陈敬云从后环抱着,说:“是不是你把他调到昭武去的”

    陈敬云说着:“这样不好?”

    董白氏也不答话,然后转面向陈敬云:“你说喜欢我?”

    陈敬云点头:“喜欢啊”

    “可是我已经成亲了啊,你怎么能喜欢我”

    陈敬云却是一笑:“结婚与否并不是那么的重要,我喜欢的是你,不会是因为你结婚与否就变的。”

    董白氏还想说什么,可陈敬云的就已经是吻了过去,她也只能是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蓝姨拿着一瓶酒回来,脚步轻轻的进来后放下了酒就出去了,丝毫没敢打扰到屋内正在激吻的两人。蓝姨现在已经是知道陈敬云是什么人的,来头不止是很大,而是非常非常的大,那可是福建都督,听说比以前的总督之类的官都大呢。

    一阵湿吻过后,董白氏又是给两人各自倒了杯山捻子酒,陈敬云喝了口后笑道:“不如你清甜”

    听到他这话一开始董白氏还是不太明白,但是很快就是发现陈敬云说的是刚才亲吻的事,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偏转了头不再看陈敬云。

    喝罢了酒,陈敬云就是抱着董白氏上了那张大,一时间沉重的喘息声逐渐响起,偶尔的轻吟声也是断断续续的传来。

    蜡烛的灯光投在红帐轻纱上,摇曳不停。

    一直到午夜后董白氏靠在陈敬云的膛上:“你不回去吗?”

    “不回了”陈敬云看着座钟,已经是有些晚了。

    “哦”董白氏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靠在他的膛上,枕着他的手臂。

    可是没过多久,陈敬云就是听见了她的轻声低泣,低头看,她的脸已经划出了泪珠,连忙翻转问:“怎么哭了?”

    董白氏却是不说话,哭的也不大声,但是那眼泪却是不停。

    见她哭,陈敬云也是不懂,如果这要哭的话昨天在寂音寺她就该哭了,今晚自己刚来的时候她就该哭了,这都完事了躺一起了才哭算什么事啊。再说了,自己今晚也没用强的啊,她也没说不愿意之类的。

    “怎么了啊”陈敬云轻声问着,然后把她揽尽怀里。

    低声哭着的董白氏抬起头来说:“我哭我自己,是个坏女人”

    “怎么坏了你很好啊”陈敬云安慰着。

    “明明这是不对的,可是我还是做了”董白氏继续哭着:“他们会说我是女人,`的女人”

    陈敬云擦着她的眼泪:“我保证,没人会这么说的”

    董白氏低泣着,陈敬云安慰了片刻后却是又起了兴致,然后在董白氏脸上还有着泪痕的时候就已经再次入。

    于是乎,一场激在低泣中上演

    次醒来,看看怀表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这个时间显得有些晚了,平时他在家里的时候都是七点多起,但是办公的地方就在前院,自然不用浪费什么时间,但是今天却是在这董家别院,距离都督府有段距离,过去的话也要些时间。

    起来后却是发现董白氏也进来了,然后手上还拿着一叠衣服:“这是陈局长送过来的”

    陈敬云知道她口中的陈局长就是陈彩,当即点了点头问:“哦”

    然后在董白氏的服侍下穿戴整齐,看见陈敬云穿着一整齐的军服,以前没见过陈敬云穿军服的董白氏有些好奇,略微退后了两步仔细打量了翻:“你穿军服很好看呢”

    陈敬云笑着:“我穿什么都差不多”

    整理完毕出来外间,和董白氏一起坐下,董白氏道:“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早点,所以各样都准备了些”

    陈敬云看了看桌上,有粥,有油条,还有米饭之类的,当即道:“你费心了”

    吃罢后,陈敬云又偷偷摸摸的出去了,路上没让董家的其他下人发现,临走前董白氏说:“以前你能不能不要来这里,他们会发现的”

    陈敬云一听也觉得这董家别院里的仆人太多了些,很麻烦当即道:“放心,不碍事,这事我会处理”

    董白氏不知道陈敬云说的处理是什么办法,可陈敬云这么说她也只能点头。

    回去的路上,陈敬云交待陈彩:“你看着把董家别院处理一遍,现在人太多了些,最好把能赶走的赶走,能换的都换一遍”

    陈彩自然是点头称是。

    陈彩要怎么做陈敬云也不知道,回到了都督府后时间有些晚了,秘书处的人见陈敬云终于来了,于世峰连忙上前道:“司令,蒋司长已经等着了”

    “哦,百里这么早就过来了?”陈敬云道:“让他进来吧”

    很快,蒋方震就是随着于世峰进来了,进来的时候陈敬云看见蒋方震手中拿着一份厚厚的文件。

    “哦,百里来了,这几过的还好吧”陈敬云道。

    蒋方震道:“有劳司令记挂,百里过的还好”随后就是把手中的文件给递了过来:“这是我近几做的一份国民军教育规划还请司令过目”

    陈敬云接了过来道:“哦,这么快就有头绪了”

    蒋方震在福州拖延了好多天后,最终看到陈仪也接受陈敬云邀请当了总务司副司长一职后,蒋方震也是终于下了决心投于国民军中,不过他却是没有接受陈敬云给的三个职位之一,而是选择了教育司司长这个位置。这里面自然是有着诸多的顾忌,比如那个作战司,蒋方震知道国民军里头一大堆的人都盯着那个位置,而且作战司的前任司长沈纲调任暂编第一军副参谋之后,现在暂编第一军的司令部已经解散,据说陈敬云让沈纲先休息几,但是明眼人都知道沈纲还是眼盯着作战司呢,这个位置虽然重要,但是自己一个外来户贸然坐上这么个高位的话,恐怕就会引起国民军众多军官的反感了,自己初来咋到就把关系弄的这么糟糕的话,以后就有些不好办了。

    谋略司的话,虽然也是重要部门,但是战略规划这些东西向来是陈敬云亲自把握的,相对而言谋略司的位置就有些尴尬了,所以蒋方震也就不愿意去了。

    剩下的那个福州军校教务处处长嘛,和前面两个位置比起来就更低了,而且蒋方震知道福州军校的常事务虽然都是教务处处长处理,但是上面还有着一个陈敬云以及参谋部的教育司呢。

    后来干脆说自己当个普通参谋就好

    陈敬云对蒋方震的说法自然是不认同的,既然其他部门不去的话,陈敬云就找蒋方震找了另外几个,刚好参谋部的教育司司长被下放到部队中任职锻炼,有了空缺后陈敬云就让蒋方震去当这个教育司司长。蒋方震想了想后就答应了。

    事弄到最后,这蒋方震还是回到了教育军事上来。

    蒋方震也是有能力和决心的,刚上任就是展开了调查,然后就是今天给陈敬云拿来了这么厚厚的一份报告。

    报告那么厚,陈敬云自然不会全部翻看一遍,真要看下来的话估计得好几个小时呢,当即就是看了看前面的简略后道:“哦,你说军校要改?”

    说罢也不看报告书了,直接道:“你说说”

    蒋方震此时解释起来:“这几天我主要调查了福州军校,然后又调查了国社党在军队中开办的扫盲班的,发现了一些弊端和需要改进之地方”

    “首先是福州军校,军校里面本教官过多,培训出来的基层军官基本都一个模样,长久以往国民军恐怕就会变成第二个军但是军本来的素质就已经是极其有限的,学过了不好”蒋方震看不起本陆军陈敬云是早就知道的,但是今天还是头一次听他自己说出来。

    “不但军队作战思量极其落后,而且各种战术都是极为落后,比如之前的杭州之战中,重机枪和战壕相结合已经初步形成了一种有效的防御战术,但是福州军校内受限于本教官的素质,至今没有展开相关战术培训。”

    蒋方震继续说着,陈敬云也继续听着。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