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夏日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再上前了两步,伸出手来拦住她的腰,然后俯低头,就是吻上了她的艳红唇上,刚开始董白氏似乎是没反应过来,一时间竟然是回应了陈敬云的深吻,但是半晌后董白氏似乎是回过了神来,然后猛然的用手推开陈敬云。

    “不行真的不行”长时间的深吻让董白氏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大口大口呼吸着,而脸上的红晕也没有散去,反而是更加艳了。

    这会的陈敬云却还是环抱着她的腰,距离她的脸庞不过数寸,甚至陈敬云都能感觉到她深呼吸之时脯的一凸一凹。

    “没什么不行”陈敬云的双方已经从她的腰间一上一下划动着。

    虽然明显感觉到了他的手覆盖上了部,但是董白氏却是依旧道:“我成亲了的,有夫君的”

    陈敬云却不以为意:“我知道”

    “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就不用活了”董白氏似乎有些想要哭了,呼吸也是越来越急。

    “放心,有我在,没人敢乱说”陈敬云说话的时候手中动作却是没有停下,一手覆盖着董白氏部的同时,另外一手也是在她背部轻轻划动着,然后摸索着找到了纽扣间的缝隙,从腰间钻了进去,夏里穿的衣服也不似冬里那样里三层外三层,刚穿透外衣陈敬云就已经是触摸到了她的肌肤。

    董白氏对陈敬云的动作自然是清楚的,就在他的手伸进去的那一刻,整个人轻颤了下,然后侧过头去,闭上眼的那一刻,泪珠悄然而下。

    陈敬云却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手脚并用解着董白氏的衣衫,从红唇到香脖再到前,再慢慢的攀上那滴的珠峰,兴许是因为陈敬云的强横让董白氏认命了,又或是体真的被撩拨了起来,董白氏也是慢慢的回应起来,发出了不知是欢愉还是低泣的呻吟声。

    很快双方的衣衫就是纷飞而落,不用多时就是传出了阵阵喘息声,压抑的呻吟声。

    禅房是不大的,都是砖木的结构,隔音效果自然是不太好的,这禅房院落附近也甚为安静,风儿扬起树叶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所以虽然陈彩和董白氏跟来的那两人都在其他禅房里,但是依稀间依旧可以听到阵阵不同寻常的声音。陈彩自然是心知肚明的,而那小丫头年纪还小,一知半懂的样子听见了这种声音虽然有点疑惑,但是一时半会还是没反应过来。

    至于那老妈子蓝姨年纪大经验丰富,略微一听就是明白不远处正在发生着什么事,可是看了看旁边坐着的陈彩,再想起之前陈彩说的一些话她就也自觉地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了。反正她是跟着董白氏一起从白家过来的,又不是董家的世仆,效忠的可是董白氏而不是董家,刚才这陈彩也隐约透露出那个主子是个大人物,并不把董家放在眼里,这样的况下,闭紧嘴巴是最好的选择。

    数房之隔董白氏自然不会想到自己已经极力的压抑着声音,可是依旧会被附近的其他人听见。

    待一番后,陈敬云也不敢停留太久,很快就穿衣出来了,见这两人一出来,陈彩和蓝姨以及那个小丫头也是出现了。

    蓝姨看着这两人虽然穿戴完好,但是之前里头发生了什么事自然是心知肚明的,然后走了上来道:“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董白氏点了点头:“嗯,回去吧”

    说罢又是看了眼陈敬云,看了眼后是快速的偏转头,然后就是带着蓝姨以及小丫鬟离去了。

    待这董白氏走了后,陈彩才道:“少爷,我们也该回去了”

    陈敬云道:“走吧”

    路上陈敬云又对陈彩道:“你看着安排安排,把董家的那人调到外地去”

    陈彩听罢道:“是”不过说了后却是疑惑道:“少爷,如果把他调走了,他要是带着家人上任的话?”

    陈敬云却有些微怒:“你就不会想个办法让他一个人上任啊”

    听见陈敬云有些恼怒,陈彩也是不敢多说了,当即连声称‘是’。

    其实陈敬云也不是恼怒陈彩,而是董白氏,那女人虽然说和他有了一番好事,但是当自己说要让她离开董家的时候却是不肯,说什么妇道之类的,而且看那口气陈敬云要是强行她离开董家的话,估计就得拿着剪刀和她自个拼命了。既然她不肯,那么陈敬云就得想其他办法了,首先第一步嘛,就得先把董家那个倒霉蛋踢出福州,把他们夫妻两人分开来再说,省的偶尔想起董白氏还和那人在一起心里会不舒服,虽然她的确是董家媳妇。

    至于以后的安排,陈敬云暂时还没想好。

    有了今的这一遭荒唐事,陈敬云算得上是心大好,回到都督府后处理了会公务后就是回到了后院。

    “柳河巷那边送过来的新茶”罗漓端着茶过来,放下托盘后却是黛眉轻皱的,然后走近了两步又是仔细闻了闻后脸色微变,几次想说什么但是却始终没说。

    但是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罗漓终于是忍不住了问起来:“少爷,你是不是招惹哪家姑娘了”

    陈敬云突然被问这事,一时有些心虚,男人的本能就是上来了:“怎么会”

    “怎么没有,下午你回来的时候你上香味肯定是女人的,而且你肩膀上还有牙印呢”罗漓拿出了证据。

    陈敬云心道要坏事,那董白氏虽说看上去一副委屈神,也不怎么大声,但是她压制自己的呻吟声时却咬了陈敬云一口,虽然咬的不算重,没有流血之类的,但是依旧留下了个清晰的牙印。

    “那是你林姐姐弄的”陈敬云继续撒谎。

    “骗人”罗漓反驳着:“林姐姐又不是小狗,怎么会咬你,而且之前一直也没有咬过啊。还有你上的味道也不是林姐姐的。”

    见着糊弄不了这小丫头,陈敬云也懒得解释了,直接翻上去:“就你话多,看来是平时没把你喂饱了”

    罗漓听着露出魅惑之音:“本来就是嘛”

    听到这话,陈敬云那里还按捺扼住啊,当即就是连续数番攻伐,企图恢复男人的声誉,以至于一夜苦战后才沉沉睡去。

    次福建省议会宣布第一次省议会的竞选结果。虽然之前闽浙战争进行着多少影响了福建内部的事务,但是福建内诸多人看重的会议选举却是没有就此而停顿下来,福建内的三大党派国社党和国民进步会以及同盟党各施大招,意图掌控省议会。说到这里,就得提一提选举的制度,按照福建省内拟定的选举条件,符合资格的选民并不多,而且都是一些商人士绅之类的,普通的下层民众是没什么机会参与的,严格上来说,这个省议会就是商人士绅的游戏,单就一个年纳税两元或又不动产五百元以上并具有小学以上学历就让绝大多数下层民众失去了选举权。

    在这场富人的选举游戏中,国社党凭借着陈敬云的个人因素以及国民军的缘故,一举收获了五层以上的席位,省议会的96个席位中占据了五十二席,剩下的国民进步会占据了二十八席,林文英的同盟党占据了十六席。国社党以绝对的优势宣布了对省议会的控制权,对于这个结果让郑祖荫大为失望,原本他还寄望着通过省议会来控制陈敬云的权力呢,没想到竟然会选举失利。

    对于省议会的选举,陈敬云前些时候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心,这方面的事有钱翰朗等人专门负责。毕竟陈敬云对于省议会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就算选举失利了也不会实际影响达到他的权力,顶多是有点小麻烦而已。如今选举成功了更好,也就省掉了后的诸多麻烦。

    既然选举完成了,那么陈敬云少不得也要上场说几句,当天省议会正式宣布第一届省议会完成选举的时候,陈敬云也上去做了一番演讲。

    陈敬云已经是做过多次政治演讲了,甚至都不需要秘书处拟定的演讲稿他也能说上好几个小时,这种事也是靠练的,做多了自然也就熟练了。而这一次的演讲中,除了标榜福建的民主和自由外,陈敬云也夹杂了不少的私货,比如民族优越主义之类的。即便那些议员们都是老练成精的商人士绅,但是给陈敬云这么一番民族主义的东西灌输下来,会议过后越发觉得自己是高等民族的一员了,社会的精英了,中国人的希望了。

    弄完这些事已经是临近傍晚了,而这会陈彩来回报:“少爷,我已经把董家那人安排到邵武去了,今天下午就走了”

    “嗯,你那边多注意,反正我是不希望在福州看见他了”陈敬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又是想起了昨的荒唐事,有道是食髓知味,有了昨天那事后陈敬云很自然就想起了董白氏的那个躯和委屈神

    “我记得董白氏没和家族人住一起吧”陈敬云问着。

    陈彩道:“没有,他们夫妻两人没有和族人住一起,而是单独在一个别院”

    陈敬云想到这,也是生出了心思当即道:“嗯,那今晚过去一趟”

    听到陈敬云要去董家,陈彩也是有些微愣,不过他也没说什么,直接道:“是,我现在就去安排人手”

    随着晚霞出现在福州上空的时候,陈敬云就带着一行人又偷偷摸摸的出了门,然后一路朝着董家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