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徐镜清的野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自从第一师13团被围困以后,一开始不管是袁方还是林肇民都把眼光放在了13团上,想着各种办法要把13团给救出来。

    但是当林肇民收到陈敬云传来的“我军之目标乃整个浙北地区,非一城一地或敌军一部”的指示后,林肇民也是个聪明人很快就从13团上面移开了目光。

    13团被围困不假,但是13团的外围已经是第一师12团和警卫师第一团组织救援。当13团在顽抗敌军两个旅轮番进攻的时候,浙军的第六旅和第三旅也在打着艰苦的防守战。警卫师第一团和第一师12团两部分从两个方向的猛攻已经让浙军大感吃不消。

    “这些福建佬,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大炮”朱瑞手下的一个团长刚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打着上的灰尘一边大声骂着。

    一边的朱瑞也是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同样有些难看,刚才一枚国民军的炮弹就落在数米之外,爆炸的冲击波让朱瑞摔倒在地,虽然他自己没有受伤,但是周围几个人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当成就炸死了两人,重伤多人。

    旁边的一个军官也是叹气道:“看这架势,至少是一个团的炮兵,而且还都是清一色的七十五生的大炮”

    对于手下几个人的说法,朱瑞也是深有同感的。

    虽然在战前就知道国民军的火炮犀利,但是前面两天的作战中朱瑞并没有亲自上阵,虽然听从手下的报告里又说国民军的火炮犀利,但是朱瑞自认为自己连北洋的炮击都见识过了,国民军的火炮再厉害也应该比不上北洋,而后他亲自率领部队突袭第一师12团下属一营的时候,因为那个营的建制已经不完整,所以朱瑞也没有怎么感受得到国民军的火炮之利。

    然而今天开始,朱瑞开始对国民军的火炮力量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凌晨时分国民军发动的大规模炮击中,那密集落下的炮弹让朱瑞再一次感受到了当初面对北洋军的那种无力感,从各处汇集上来的消息已经得知,对面的国民军至少集中了三个营的火炮向他们炮击,现在国内各军队的编制依旧和以前一样,一师两旅四团,炮兵团为十八门炮一营。朱瑞估算的一个团那就是五十四门,之所以有这样的误判,是因为朱瑞等人把国民军的那二十多门的80毫米迫击炮也计算了进去,另外朱瑞知道这些大炮中有一部分是轻便的小炮,敌军可以直接扛着走,然后以不可思议的击角度发炮弹。

    如此密集的火炮让朱瑞手下的部队伤亡不小,更是造成了一定的恐慌。接下来面对到底敌军冲锋中,虽然敌军的一些战术以及士兵的素质都算不上太好,但是都中规中矩,硬是凭借着犀利的火力给浙军造成了重大的伤亡。

    “司令,这么继续打下去可不是办法啊国民军要是再来冲几次的话,怕是兄弟们就要扛不住了”边的人劝着。

    虽然说近代军队承受伤亡的比例已经大大加大,但是这只是限于有着完全体制军法的军队,比如列强军队等,而现在中国国内的军队中不管是北洋还是其他军阀的部队伤亡承受力都很有限。

    别看浙军和国民军已经激战数了,但是双方的死伤并没有惨烈到一战、二战的那种地步,比如被浙军击溃的12团一营,大约在伤亡了两成人数左右就已经支撑不住进而发生崩溃,更多的伤亡是发生在溃逃阶段被追杀导致。

    但就是这个成已经是建立在国民军培养了大量的基层军官以及在军中推行国社党的结果,相对比而言,其他的北洋以及朱瑞的第二师能够承受的伤亡比例更低。

    双方对战中,伤亡人数只要达到一个临界点后部队就会发生崩溃。当然了,况也有例外的,比如深陷绝境退无可退,又比如将领的个人魅力很强,又或者有着其他因素。第一师13团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崩溃,那是他们退无可退,而朱瑞手下的部队嘛却是没有这样的困境,朱瑞个人也不是拿破仑那种战神级别的人物,张一张口鼓励下士气就能让部队的伤亡率提高到百分之五十,甚至百分之八十,他手下的部队也不是俄罗斯农夫,会叫嚷着乌拉视死亡为无物,也不是本的那些被武士道精神洗了脑的士兵盲目的发动`弹冲锋。他的手下绝大多数是农民,当兵就是为了混个温饱,再者他手底下也缺乏足够的合格基层军官。

    虽然他的部队经历过战争,有着和北洋战斗的经验,但是无法掩盖他手下部队战斗力低下以及装备差的事实,手下部队的伤亡承受比例也是极其有限。之前一直打的顺风顺水还好,但是现在被国民军一阵猛攻后,就有些受不了了。

    特别是国民军的炮弹几乎没完没了的不停落下,浙军的士兵们一边承受着炮击一边抵抗者国民军的进攻,大规模的炮击比重机枪扫更能打击敌人的士气。

    仅仅半天下来,朱瑞手下的第六旅就已经有些抵挡不住了,而第六旅东面的第三旅更不堪。第六旅对面的是第一师12团和警卫师一团的部分兵力,但是第三旅所面对的却是警卫师第一团的主力部队,本来第三旅的部队不管是兵力还是战斗力都远不如朱瑞亲自率领的第六旅,在面对警卫师第一团猛攻的时候,第三旅遭受了重大的伤亡,甚至已经开始出现了小规模的逃兵潮。

    这样的况自然是被对面俞若飞和沈纲仅仅抓住,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是又投入了一个警卫连前往增援,企图一冲破浙军之防线。

    当第一师12团和警卫师第一团用着炮弹和子弹冲击着浙军防线时,红北山上的13团却已经是陷入了险境。

    13团的团部设在半山腰工兵临时构筑的一个防炮洞中,团部里徐镜清和几个军佐正围在军事地图上说着。

    “现在十号、九号高地已被敌军相继拿下,我军虽然采取了主动退却的战术避免了重大伤亡,但是由于十号和九号高地的失守,敌军不但从正面进攻八号高地,现在已经可以从东侧威胁八号高地的侧翼”团作战参谋的眼睛上已经布满了血丝。

    不但是他,团部的每一人几乎都是如此,自从被包围后这些人就没有休息过哪怕一刻钟。

    13团的副团长站起来道:“八号高地现在是我们唯一剩下的战略支撑点,要是八号高地也失守的话,我13团将守无可守”

    “还有弹药,现在前线的部队已经没有多少弹药了,如果敌军再来一次冲锋的话,恐怕我们的重机枪都得成为摆设了”作战参谋叹气道。

    徐镜清也是把视线从地图上移开了,闭上了已经有些刺痛的眼睛,同时脑海里快速转动着,该从那里抽调部队去增援八号高地呢?

    对于13团现在的况,徐镜清非常清楚,自从被包围后,13团就断绝了后勤供应,同时又面对敌军两个旅的轮番进攻,让13团承受了极大的损失。

    这数天来,13团从战前的两千五百多人满编打到只剩下现在的一千八百多人,伤亡可以说惨重无比,甚至连八号高地上的炮兵连的炮兵们也在打完炮弹后拿起了步枪加入到战斗中,至于预备队,昨天就已经没有了,非要说有的话,那么就只有团部的这几十号人了。另外伤亡的人中阵亡是两百多,但剩下的五百多人却因为缺少医药只能硬撑着,13团配属的医疗药品和器械不多,早就用完了,现在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重伤员们痛苦的呻吟,医疗营里的那副悲惨模样让许多人崩溃,以至于那些还能走的伤兵们都不愿意待在医疗营而是回到了原部队,拿起枪支继续战斗。

    相对比人员的伤亡,袁方更担心的是弹药供应问题,吃喝的还好团部这里储备充足,吃上五六天不是难事,但是弹药却有些麻烦了,13团之前的战事就一直很紧张,弹药消耗极大,但是来不及补充就已经被包围,使得13团手中的弹药极度缺乏。

    虽然从得知被包围的那一刻起,袁方就已经下令各部要节省弹药,但是这两天浙军轮番进攻根本就没有停过,士兵们就算再节省也是打出去了海量的弹药,到现在已经是快要没有子弹的地步了,其中以机枪为甚。

    重机枪本来就是靠速打天下的,随便一场战斗下来都是成片的子弹泼出去,两天下来弹药箱都不知道打空了多少个,几乎每机枪阵地里都堆满了黄灿灿的弹壳。

    弹药缺乏是事实,徐镜清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沉思半晌后道:“通知各部,援军已经在正在奋力反攻,不即可抵达,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团部的人都准备,都跟着我去支援八号高地”

    徐镜清已经是打定注意了,要么在这里战死,要么就在这里捞一个天大的功劳至于投降,他开始是想过的,但是当他看到旁边那个沉着连一直都没有说过话的国社党委员后,他就打消了这个注意。

    徐镜清也是加入了国社党的,很清楚这些被派来担任国社党委员的人一个个都是眼盯着自己,自己要是表露出一丝的投降心思,那么他们就会立即夺了自己的军权别说团部了,下面的营部,连部都有着这样的国社党委员,加上那群已经加入了国社党被洗过脑的基层军官,徐镜清不用想也知道投降是不可能的。

    战败了,溃败了人家政治委员都不管,但是主官要是敢投降或者抗命,他们立马就接替指挥权了

    要么战死,要么就搏一场天大的富贵这是徐镜清的现在唯一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