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陈彩的兴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俞兄,军部已经向我部补充了弹药,我师已经做好相关准备”袁方言外之意就是问俞若飞什么时候能够完成作战准备。

    俞若飞在看看地图,也知道被围的13团况紧急继续救援,继续拖下去恐怕不说袁方没好下场,自己少不得也得落下一个救援不力的处分。但是事并不是拍拍脑袋就能成行的,警卫师第一团现在到达的只是先头步兵部队,大批辎重和炮兵营的火炮还需要一些时间。所以心中暗算了一番时间后才道:“现在我部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准备,你看这样,后半夜发动一次小规模的试探攻击如何,等明天我部的炮兵营到达后再发动总攻。”

    面对俞若飞的回答袁方虽然游戏诶不满但是也只能点点头道:“好”

    随后两人又是和一群将领们召开了一次小会议,安排后相关的作战配合事项后袁方才又趁着夜色匆匆而回。

    看着袁方离去,俞若飞边的沈纲轻声道:“不管此事最后如何,这袁方的前途怕是到头了”

    俞若飞听罢也是苦笑一声:“其实这会的事也不怪他。”

    不了沈纲却是道:“怎么不怪他,你看这布置,不管是战前还是这两天的战事布局都极其弱智,先不说对浙军抽调主力东移完全没有察觉,就凭他这两天还无法把11团和12团整合起来就是严重的失职。”

    沈纲是很瞧不起袁方和马成那几个人的,认为他们不过是早了几天跟随陈敬云起义而已,然后一个个都是戴上了少将军衔成为师长副师长,而且其中一个个都是旧军出,除了保定军校出的林成坤和陈卫华他还翘着尚可外,其他人都是不屑一顾。相反的,这人和俞若飞却是很谈得来,虽说俞若飞不是陆士出,但是他却是帝大毕业,知道帝大分量的沈纲觉得俞若飞是个才子,来从军简直是委屈人才。和俞若飞走近了些后沈纲彷佛自己也成儒将了。

    不提沈纲和俞若飞在诽谤着袁方,而在福州的陈敬云此时正在见着蒋方震。

    其实蒋方震一天前就到达了福州,只是蒋方震来之前还没有发生战事,他在海上坐船的时候朱瑞的第二师已经和国民军交战了,等他到达福州的时候,杭州方面的战事已经十分激烈,蒋方震先见了国民军参谋长冯勤后才被引到了陈敬云跟前来。

    对于蒋方震这个人,陈敬云也是听过的,知道这个人写了个本书,提出持久抗的论调。但是陈敬云对所谓的历史名人没什么崇拜感更没什么新奇感,四月份孙文辞职后回广东探亲时路过福州,陈敬云都懒得去见,只让郑祖荫等人陪同着孙文游玩了一天。

    之所以见蒋方震,不是因为他后世的名声而是因为他带着蒋尊簋和陈仪的亲笔书信。

    “坐,喝茶”陈敬云吩咐着让蒋方震坐下后,就是自顾自的看起他带来的这两封书信来。而下面的蒋方震也在暗自观察着陈敬云。

    不得不说,大半年过去了,陈敬云已经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军阀,王八之气之类的自然是没有,但是当上位者久了,很自然的就有一种气质,这种气质蒋方震也见过多次,比如赵尔巽,比如在上海见过的孙文。只是看多了几眼就觉得这人似乎又不一样,那里不一样却是说不出来。

    陈仪和蒋尊簋的书信都不长,陈敬云很快就看完了,其中陈仪说的多是同学之谊,末了请兵。蒋尊簋说的多是一些革命道义之类的话,同样还是请兵。其实这两封信现在来说已经迟了,因为国民军早已经和浙军给干上了。

    合上信纸陈敬云道:“蒋兄那边的况我是深为同的,现今况你也是明白,我国民军已经和朱瑞打上了。”

    蒋方震也知道自己来迟了些,所以道:“陈司令深明大义,百里代替浙江千万民众谢过了”

    陈敬云却是微笑道:“百里兄,听说你之前在北边任职,辛亥后才去的浙江”

    蒋方震点头道:“的确如此”

    陈敬云道:“我这人也不喜欢拖拖拉拉的,就直说了,说起来你是我的前辈,又是在德国留过学的,抡起才干了我是绝不如你,浙江都督府,是委屈你了。”

    听到陈敬云如此明显的招揽之语,蒋方震心里略微反感:“我和蒋尊簋、陈仪三人乃是好友”

    陈敬云却道:“这个我也知道,不但你,我也准备给我那同学去信邀他南下。你既然来了福州,不妨多留几,多走一走,看一看,看看我这国民军到底和其他军队是不是一样,值不值得你留着。到时候你只要愿意了,福州军校的教务处处长、司令部作战司司长,谋略司司长随你挑”

    一听随你挑这三个字,蒋方震心里感觉很奇怪,他对福建的军政体系略有了解,知道都督府里的军务部并没有实权,军队方面的事全部归属于国民军司令部下,而国民军司令部又分三大总部,其中最重要的参谋部仿效本参谋本部下设各司,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作战司和谋略司了,陈敬云一张嘴就是让他两个随便挑足以看出他对自己的看重

    至于那个教务处处长蒋方震倒是不太明白陈敬云的用意。

    其实陈敬云也只是按照以前的记忆,记得蒋百里当过保定军校的校长,以后也都是给各军阀当参谋、军师一类的角色,他什本是没有指挥过部队,陈敬云想着,既然历史上就是如此他也就不怎么勉强了,还是按照那个路来,如果说蒋方震真的想要指挥部队并有智慧部队的才能,陈敬云也会把他放出去当主官。基本上陈敬云就是按照这思维在走。

    之所以招揽蒋方震,不是因为他的历史名气,而是因为这人的确有点才干,不但是陆士毕业上而且还在德国留学过,抡起军事理论知识比起当今的国内军界大部分将领都要强得多。

    面对陈敬云的招揽,蒋方震并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回答,一方面是碍于和蒋尊簋的面,另外一方面嘛他还得和陈敬云说的那样,走一走,看一看。如果这国民军和朱瑞手下的部队没什么两样的话,那么他就走了,浙江那边也不回去了,直接北上谋职。

    见完了蒋方震后,陈敬云回到后院中,这时候陈彩却是悄悄来了。

    自从领了军事调查局的差事后,陈彩也忙绿起来,虽然还兼着卫队队长一职但是已经不太管理卫队的工作,卫队的队长已经交给副职管理。偶尔来见陈敬云的时候都是鬼鬼祟祟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谍报头子一样。

    而今天又是一样,悄悄的走过来后压低了声音:“都督”

    见他这模样,陈敬云不笑骂:“别偷偷摸摸的,有事就说”

    这陈彩却是有些吞吞吐吐,左右看了看见周围还有不少人呢,当即还是压低了声音道:“都督,这是董家那边的事”

    一听到这董家,开始陈敬云还是略微一愣,但是略愣过后就是反应了过来陈彩要说的是什么,心中暗道这事真的还得偷偷摸摸的说,当即就是把陈彩叫进了书房里。

    “都督,我已经查过了,民政部的董章是有个弟弟,在教育部那边当了个科员”说着,就已经是把手头上的一叠资料给递了过来。

    陈敬云接过来一看,发现上面有着董家兄弟的详细资料,包括以前的求学任职经历,近期的交往人等等,而后面还夹了份董白氏的资料,和董府的其他几个家人只有短短一两段话不同,这董白氏的资料竟然满满一页,甚至连平时喜欢去那里都查了出来。

    抬头看了眼陈彩,见陈彩目光也是看着陈敬云:“都督,要不要小的趁机……”

    陈敬云却是道:“别多事嘴巴也闭紧点”

    陈彩不是笨人,陈敬云让他调查董家的时候他也是发现那个董白氏竟然是先后和陈敬云见过多次的那个女人,一下子就是猜到了陈敬云想要偷花的心思,所以着重把董白氏的资料都给查了出来,不但有现状的,而且连娘家那边都给查了一边。

    见陈敬云似乎不喜欢来硬的,以陈敬云狗腿子自居的陈彩开始出谋划策了:“如果都督不喜欢出人命,可能安排董家那小子到外地去,调查局这边也可以让他受点伤不能行人事,调查局也可以威迫……”

    眼见陈彩越说越过分,陈敬云出声喝道:“都说的什么呢”

    然后又是翻开了资料看了眼,看见上面董白氏还是个佛教徒,隔一段时间就去上香拜佛,见此心思也是活络了开来,而后对陈彩道:“你安排安排,到时候我也去寂音寺走走”

    陈敬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陈彩已经是听得很明白了,当即点头道:“是,都督”

    出门后的陈彩笑容满面,他高兴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受到了陈敬云的信任。像偷他人妻妾这种事,不是最亲近的下属不可吩咐。陈彩心里想着,别看那些个林成坤、冯勤之类的人居高位,一个个戴着少将的军衔神气的顶天了一样,可要是说起都督的信任,天下舍我其谁啊

    这么想着的陈彩出了都督府后,越想越兴奋,心里头已经是开始谋划着该怎么帮陈敬云安排这场私会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