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朱蒋通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除了钱外更让他惊奇的是,他派去绍兴刺探军的人汇报,驻扎绍兴的那个第一师枪是清一色的88步枪,甚至连各路民军很少能配齐的手枪都是配齐了,然后又发现他那个炮团竟然是清一色的七十五生大炮,这还不算,还发现了个师竟然还装备了数量众多重机枪。

    反观自己的第二师,装备的枪支杂乱无比,有造三十年式,有汉阳找,有老筒,有曼利夏各种乱七八糟的枪支都有。炮的话也有三十来门,可只有六门是七十五口径的野炮,其他的都是五十七口径的汉阳国内火炮。重机枪也买了六,可是相当于三万人总数的第二师来说不值一提。

    朱瑞是和北洋军干过的,对大炮和重机枪的威力是深有体会,尤其是重机枪,扫起来就跟割麦子一样,士兵是一片一片的倒下,而他的一个堂弟就是在徐州前线倒在了北洋军的重机枪口下。

    有了这些报后,朱瑞就对绍兴和金华的这两支国民军更加重视起来了。

    甚至从很大一定程度上来说,朱瑞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把部队开进杭州城,就有着国民军的因素在里头。万一要是把国民军给引了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然而他有所顾虑的时候,蒋尊簋却是抢先一步去请国民军出兵了。

    “司令,再这样等下去的话,等国民军进了杭州城,我们要想在拿下来的话可就麻烦了,而且这样一来,周承菼的二十五师和浙江第一师这些墙头草说不准就去抱国民军的大腿了”当即又是有人劝着。

    “是啊,司令,现在我们争的就是一个名头。如果能够赶在国民军前头进去杭州城,那么二十五师和浙江第一师就不敢轻瞧咱们,到时候整合了这两个师后,咱们第二师就有四五万人马,到时候就不用怕他们国民军。好生训练几个月后就能把这国民军赶出浙江去”

    “可是这样贸然进军的话,会不会让袁项城和孙文误会,到时候万一都指责下来说我们破坏统一局势的话,这可不是小事

    这是也是有人忧心忡忡的。

    对于这样的担心,朱瑞也是有的,但是经过数次战争后朱瑞对所谓的南京临时政府和北洋都已经算是看透了,原本以为南京临时政府那边是共和国的未来,但是到头来一样是一群争权夺利的。特别是被黄兴严令遣返浙江后,朱瑞对同盟会里的黄兴和孙文就更加不满起来。这也是历史上朱瑞在二次革命中不但不支持孙文和黄兴,甚至倒打一耙的原因所在。

    朱瑞也是个军人,思前想后良久牙一咬,心里也狠了:“既然南京和北京都不管我们数万兄弟的死活,难道还不许我自己带着兄弟们挣一份吃食嘛”

    当即就是站了起来:“诸位,他们不管我们,但是我们几万兄弟还得活下去。兄弟们好歹也是革命军人,总不能学土匪那样把民众都给害了来喂饱自己,但是浙北就这么大点,养不起我们这好几万的兄弟。而我浙江偌大河山竟然让南方的福建人给占了去,这叫什么,这叫入侵而蒋尊簋任职浙江都督数月来不但不思恢复省境竟然还图谋引外军进入浙北,要彻底断了我们的活路”

    “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兄弟们的活路,我决定,明正式进入杭州城,接管杭州防务”

    朱瑞在历尽一番纠结后终于是下定了进军杭州的决心,而当他说完这句话后又道:“等掌控杭州后接管二十五师和浙江第一师后,到时候我就成立军级编制,到时候少说也能有三四个师的编制”

    这已经是开始许愿升官发财了。

    果然,下面的几个心腹军官听到这些话后一个个都是兴奋无比,更有着叫嚷着今晚就要出战,来一个夜袭。

    当然了,这也就是说说而已,夜袭这玩意对于现今的中队而言是个难度太高的,偶尔说说还成,真要打夜战的话十有不用等敌人来打自己就走散了。

    为什么诸多戏说里说一提起打仗就说夜袭呢,那就是因为夜袭难打,基本能够组织起来实施夜袭并能成功的,那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战例,相对而言失败的战例很少人记载了。

    朱瑞既然决定了进军杭州城,那么第二师上下也都开始准备了起来次凌晨时分,朱瑞亲自从自己的嫡系部队中调了一个团先行出发,意图用这个团快速突破杭州城防,然后大军入城。

    蒋尊簋和陈仪没有想到这朱瑞竟然真的先发制人,这蒋方震去绍兴不过两天时间,朱瑞就先行派兵准备攻占杭州了。

    蒋尊簋和陈仪手底下可以依靠的部队并不多,只有一个都督府的卫队三百余人,然后浙江第一师那边还有一个团是效忠于蒋尊簋的。所以当凌晨五点多蒋尊簋被人叫醒告知朱瑞正在攻城的时候,他立马就是带着卫队去接了陈仪等人,然后调令浙江第一师增援城门的时候,他自己则是带着卫队和效忠于他的那个团会合,然后也不停留直接就是退出城外暂避敌军锋芒,于此同时他派出了信使急速赶往绍兴求援。

    蒋尊簋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他很明显面对朱瑞的三万大军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要守住杭州也是不可能的,还不如直接退出城内,如果到时候国民军来援的话就反攻,如果不来救援的话他少不得要带着这些人另谋出路了。

    而在临走前,他也发出了谴责朱瑞的通电。电文上称朱瑞丧心病狂,为取都督之位而率大军攻城,置浙江民众与战火之下,置中国统一为无物,置北京政府无物焉。

    而朱瑞也是发出了相关的反驳电报,称蒋尊簋任用汉,残害百姓,视浙江民众为蝼蚁。而他进军杭州的举动是为了还浙江民众一个朗朗乾坤。

    双方的通电看上去其实都差不多同一个意思,都是骂对方如此残暴,如何坏,对浙江民众如何不好,然后都说自己是大圣人,浙江民众的青天大老爷,是玉皇大帝派来救尔等民的。

    追根到底,还是为了争权夺利而已。

    浙江民众对这场突如起来的战争也是显得惊慌失措,甚至比当初浙江光复时更为惊恐。要知道当初浙江光复可算得上是和平光复,并没有爆发什么大规模的战争,然而今天看这架势,显然是蒋尊簋和朱瑞要打起来了。

    朱瑞和蒋尊簋的两封通电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如果说四川、贵州甚至江西那边的小规模军事冲突不能引起什么人注意的话,那么浙江发生兵变的消息几乎第一时间就是登上了各个报纸的早间头条,一些晚报甚至赶出号外。

    吃早饭的时候,杭州兵变的消息已经出现在了各个实权人物的案头上。

    袁世凯看着手中的两封通电,嘴角里挂着微笑:“我就知道,这南边的党人没一刻工夫是能闲着的。早先是闹什么革命,现在正好,革命都革到他们自己头上去了,听说这蒋尊簋和朱瑞都是同盟会的人吧?”

    一边的杨度笑道:“谁说不是呢,这两个人都是同盟会那边的,听说这朱瑞以前还是蒋尊簋的手下呢我看啊,这浙江自打武昌兵变后就没停过闹腾,前些时候南边就因为浙江都督之位闹腾的厉害,最后连光复会的陶成章都被刺杀死了,以至于光复会和同盟会彻底决裂。”

    “人啊,都这样,一旦掌了权势那里还会听别人的”袁世凯继续道:“虽然这浙江是他们党人内斗,不过也要多注意,别让这事影响到全国大局”

    说到这里的时候,袁世凯却是看了眼地图,又是翻找出几分文件,看了过后露出疑惑:“现在浙江南部什么时候多出来两个国民军师?”

    “我记得浙江南部以前不是只有陈敬云一个旅吗?”袁世凯对南方各省的军事况虽然知道的不算太详细,但是大体上的况还是清楚的。

    当即边上的段祺瑞就道:“年初的时候陈敬云往浙江派了一个旅,然后前些时候福建国民军改制,改成了三团制的小师,这两个师大体上就是这两个旅改来的。”

    听说是两个旅改的,袁世凯也就略微放心了些,他并不知道国民军的真实编制和火力配置,还是用着普通民军来看,这样两个师充其量也就一万多人不到,真打的话北洋随便一个混成协就足够了。

    “这下我倒要看看,南边那些党人如何解决这事”袁世凯心大好。

    近段时间组阁成功,临时大总统的头衔已经戴在了头上,四国银行团的善后大借款也正在进行当中,虽然各种事都有些小麻烦,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朝着良好的势头在发展。

    下一步嘛,那就得好好利用大总统这个名头,把南方的那些都督们挨个收拾一边,彻底做到大统一

    只要统一了,华夏何愁不兴,皆时中华上下数千年里,能和自己比肩的怕是不多吧

    袁世凯要是真这么做,而且做成的话,结束帝制开创共和的功劳足以让他名留青史,东方之拿破仑,华盛顿之类的称号就能戴的稳稳妥妥的。

    可是现实嘛,总是不那么如人意的,人也是会变的。当袁世凯发现南方各省已经势大,单凭北方几个省养不起一个中央政府和数十万军队,更关键的是当他发现手底下原来恭顺无比的将领们也开始变得不怎么听话的时候,他就会发现,拿破仑和华盛顿不是那么好当的。

    共和这玩意也不是那么好玩的,历史上的袁世凯绝望之际就怀念起祖宗的那一,认为中国人缺了皇帝真不行,然后就稀里糊涂的登基为帝,真当了皇帝就发现,自己已经众叛亲离了,再然后就没然后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