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军校演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陈敬云说要改名字,但是低下的几个人却都是露出不解神色,安华林道:“都督,这国民党三字是来源于国民军,通熟易懂又颇具大气,不知有何不妥?”

    其他几个人也是露出疑惑的神,陈敬云自然不会说是因为自己不喜欢,而是道:“我听说南京那边的宋教仁准备改组同盟会,准备用的名字就是这国民党?”

    “啊?他们也用?”俞若飞一脸愤色:“这叫侵权,这叫抄袭,的抄袭”

    学法律的就是不一样,张口就是抄袭,侵权。

    “他们明明知道我们的部队是国民军,还叫国民党,这不是明摆着要抢我们的名字嘛”陈奎也是有些不爽。

    要知道,民初这几年政党多如牛毛,要取个又好听又不能和别人相同的政党名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陈敬云压了压手道:“无妨,不就是个名字嘛,换一个就是了”

    陈敬云都这样说了,低下众人也就不再争执了,虽然心中依旧不忿但还是讨论起了另外的名字来,弄来弄去发现好名字都让人占了,最后陈敬云干脆道:“我看这样,就叫,就叫国家社会党,简称国社党。”

    众人听过后,各自心中一琢磨也暗自念了几次,都觉得这名字虽然不如国民党那么好听,但是也还不错,加上又是陈敬云亲自提出来众人也就没怎么反对,如此就把新组建的政党名字给确定了下来,全称是“中国国家社会党”简称国社党。

    然后陈敬云接下来就是看了钱翰朗等人起草的党章一些政治纲领之类的,粗略看过后觉得尚可,大体感觉就是德国纳粹和社工党的结合体,但从中国现有况出发又有些不同,比如着重宣扬华夏民族概念,强调中国人自古以来的种族优越,强调中国人必须拥有足够的生存空间,反对异族殖民,要求废除各种不平等条约。在经济上强调国家经济体系,即对关乎国家命脉的产业进行国家控制(非国有化,而是国家监控),同时国家引导并鼓励民营资本投资工商产业,发展工商以富民强国。最后在极为重要的农民以及土地问题上一样有些激进,主张农民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减少农民赋税,减少地租,同时限制个人拥有土地的最高数量,对超出部分征收高额税收。

    这三个主要方面都是考虑到了方方面面,比如说种族优越论,可以最大限度的吸引血青年学生,怀有复兴华夏之心的精英阶层。而国家经济体系对于国家命脉进行国家控制同样是吸引精英血阶层,但是鼓励工商业却又可以吸引普通工商阶层,因为现在中国之私营资本家的投资方向基本都是在轻工业上面,基本不会涉及到国家命脉产业。

    最后的土地政策就有些激进了,限制个人拥有土地的最大数量以及减租,可以预见将会遭到大地主的反制,但是这样的政策将会受到贫农和中农的极大欢迎,得到了这些人的支持那么也就代表了福建省内90以上的人民支持,相对而言一群极少数的大地主反对虽然有害,但是和利益相对比就不足为虑了。

    另外,之所以采取这样的土地政策,和福建乃至目前的中国现状是分不开的,目前把控福建军政府乃至全国政权的已经不是地主阶层,而是新兴的资本家这一个群体,很大一定程度上来说,陈敬云的统治就是维持在这群资本家上,比如郑祖荫,安华林,高泽炎基本全都是商业大佬,虽说每个家族里都有数量不少的田庄,但是田地出产早已经不是他们的主要财源了。所以这条政策不会遭受到军政府的主要支持者也就是工商阶层的反对。

    于此同时又能够收获贫农和中农的民心,可以说是目前无奈之下的最佳方法。

    多达二十余条的国社党纲领中,几乎都是这三个方面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几乎都是为了迎合商人、小工业者、农民,用一句话说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完全就是陈敬云的统治工具,从最大程度上吸引各种人才为他卖命。

    这些条款都是仔细商量过了的,陈敬云自己也仔细琢磨过,觉得还可以,所以就把国社党的纲领给确定了下来,然后就是正式宣布建党。

    于是乎,二月二十七号,福建的几家报纸上正式刊登了中国国家社会党的成立通告,往里如果是一个政党成立的话基本是不会有什么人注意的,毕竟不说全国范围内了,就连福建这段时间都大大小小冒出来了十几个政党,眼下再出来一个也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但是这一次却是不同。

    因为报纸上黑字白纸上写着呢,陈敬云就是这个国社党的主席,安华林是副主席,然后接下来还有一连串的委员名单:高泽炎、马成、林成坤、李继民、袁方等几乎陈敬云的所有嫡系高层都成为了这个国社党的党中央委员会的委员。

    一时间,国社党声势大震,被陈敬云委任为国社党委员会秘书长钱翰朗带领着一群这几天才弄明白政党为何物的手下四处拉人入党。

    先不去说国社党的纲领章程,就凭着陈敬云这三个字那些被钱翰朗找上门的福州名士士绅们都不不考虑下拒绝的后果,甚至很多前几天加入了郑祖荫的国民进步会和林文英的同盟党的人都是主动来参加国社党。可是国社党不许同时加入多个党派,要加入国社党的话就只能放弃其他党派的份,于是乎,国民进步党和同盟党接下来的几天功夫里众多人相继退出,转而加入到国社党来。

    国社党在社会上的扩展有钱翰朗来办,但是在军队系统的推广就不能那么简单了,必须慎重再慎重。

    很大一定程度上,陈敬云弄出这个国社党来就是为了控制军队,以后甚至希望能够以信仰来提高部队的凝聚力,所以他为了在部队上推广国社党很是费了一批心思。先是亲自到福州军校演讲,准备用各种血语言刺激这些年轻预备军官们的心思。

    “当我们这些在筹备国社党的时候,国社党就已经有了它的两个原则,第一就是它是一个纯意识形态的政党,第二,它将毫无疑问的成为中国的主导力量。”

    “现在我们党的人数很少,但是我们却毫无所惧,因为我们走在绝大多数人的前面。那些为国家和民族做出最有价值的斗争和牺牲的从来都是少数人,而不是多数人(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群少数人就是华夏民族复兴的希望,中国未来的希望。同时,这群华夏民族最优秀的人可以自豪的宣称对国家和人民的领导权,人民应该自觉的服从这些人的领导。”陈敬云说出如此煽动的话让下面一群已经加入国社党的年轻军官们大声的欢呼起来。

    场面到不得不让陈敬云压了又压手才让让这股欢呼停了下来,接下来他道:“到时候中国人民再也不用经历政权的更迭,再也不会有战乱和动,因为那时候国家社会党就是中国的顶梁柱”

    说着这话的时候陈敬云用力的拍着桌面,几乎是用呐喊声喊出顶梁柱这三个字。瞬间里,那些国社党员们似乎感到自己就是国家的希望,华夏民族复兴的顶梁柱了,一个个脸色涨红的大声欢呼。

    陈敬云压手继续演讲着:“任何自认为留着高贵血脉的华夏子民,永远都不会放弃”

    “人们总有一部分人愿意而出,去战斗,他们比起其他人贡献的更多,牺牲的更多,他们并不满足于简单的发誓:我坚信。而是更坚决的说:“我要战斗”

    “国社党在未来将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而且永远都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它将以钢铁般的意志,灵活的策略和组织形式使他成为一所训练学校接纳并训练所有人,总有一天,你们将会看到,所有能够站立的中国人都将融合到社会主义当中来,而其中的精英,就是你们,国社党员”

    说完这句陈敬云指向了场下的一众加入了国社党的年轻军官们。

    瞬间里,礼堂里的数百人再一次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陈敬云深呼吸着,扫视着场中人,听着他们的欢呼,这个时候陈敬云有些享受这种被人欢呼的感觉,一直等了一分多钟后才用着略显得低沉的声音道:“我们知道,未来将会是我们的,即便老一代的人们老了,倒下了,但是年轻一代会站起来,只要把全副心献给党,成为社会主义思想的化,那么中国就是坚不可摧,脊梁永存。”

    说罢,他再用力地大喊:“中国万岁,国社党万岁”

    瞬间,场下几乎都沸腾了,一个都是喊起来,中国万岁,国社党万岁这样的场面就连下面一直控制局势,挑动气氛的钱翰朗等人都为之胆颤。

    开始的时候众人的欢呼还只是钱翰朗安排的人刻意为之,可是随着陈敬云的演讲慢慢进行,已经不单单只有国社党员在欢呼了,甚至连军校里的普通学生都在欢呼了。

    陈敬云看着似乎已经进入狂状态的这些年轻学生们,脸上的神色依旧坚毅但是内心里却是暗自心喜。

    PS:关于演讲的内容,是根据希特勒的党代会演讲稿改的,本质没怎么变,都是民族主义那一雨天也疑惑,当时的人们怎么会信这玩意?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