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蔡锷心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    云南蔡锷派来福州的人乃是他在上海的私人代表崔仑,这人在上海的时候和于世峰也打过交道,交谈的也多是关于南北和谈之类的。

    南方的几个具有影响力的都督中,包括蔡锷,陈敬云,陆荣廷,谭延闿在南北和谈上这个问题上都保持了近乎统一的声调,那就是必须让清帝退位然后展开和谈,并且反对孙文前些时候提倡的北伐。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形成统一的论调,和上海都督代表会议是分不开的。

    虽然说上海都督代表会议的大部分人前些时候是到了湖北,然后又到了南京已经组建改组了各省代表会议,但是几个都督都在上海留下了私人代表,这些都督的私人代表们就像是南方各个实权人物的传声器,进行着秘密的交流。前些时候杨度秘密来上海就是为了和他们取得联系,从而和南方的各地都督进行实际xìng的谈判。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袁世凯是得到了南方各个都督支持他大大总统的承诺才开始和南京方面进行正式和谈的。

    现在和谈已经接近尾声,所谓的上海都督私人代表会议也没什么必要继续进行下去了,不但陈敬云把于世峰调了回来,就连其他几个都督也是把心腹手下调了回去。

    不过这个崔仑却是没有第一时间回云南,而是转道来了福州,并且给陈敬云带来了一封蔡锷的亲笔信。

    蔡锷的在信中并没有和孙文一样满篇废话,也没有像袁世凯一样各种承诺和赞赏,通篇不过三百余字的信中除了恭贺陈敬云新婚大喜外,剩下的竟全是担忧之意,信中称:“今南北和谈虽定,然观各省纷纷自立,军人当政rì久必出大祸!”

    最后竟然是邀约陈敬云:“待民国立,愿与兄共辞都督之位,为全国表率军人不干政!”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陈敬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了,不得不说蔡锷的心思是很好的,也是很天真的。军人不干政这句话陈敬云也是赞同的,可是这年头手里头没几万之枪在手里握着,说话没人听不说,一个不小心就大权旁落惨兮兮的跑到租界当寓公了。

    陈敬云看罢这信后对崔仑道:“蔡先生心怀国民苍生的怀让我汗颜啊!不过,不知道你家都督对当今国内态势如何看?”

    崔仑为私人代表,来之前也是得到了蔡锷一定的授权,有些话不能说,有些话却是可以说的:“前几rì我家都督发来的电报里对国内局势颇为担忧!”

    崔仑的语速并不快:“现今南北和谈大局虽然已经定下来,北边也传来消息说清帝近几rì就会宣布退位,但是从实际上看,南北冲突并没有结束!北洋军和南京方面的军事对持也不会结束,甚至有可能加剧!”

    陈敬云道:“蔡先生的眼光放眼国内也少有人能比肩的,他既然能看出这种问题,想必他也会想到了rì后的统一。”

    陈敬云继续道:“南北和谈结束就是北洋统一中国的开始,我倒是想知道到时候蔡先生会怎么做?”

    崔仑道:“陈司令你也看过信了,我家都督准备辞去都督一职,以换取全国和平统一。今rì我来福州,就是奉我家都督之命来劝陈司令也辞去都督一职!”

    听到这话陈敬云却是一笑:“这话如果是其他说出来我可能会当笑话听,但是从你口上说出来却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和蔡先生一起辞职固然能换取云南福建两地和平统一,但是南方的其他地方呢?四川,湖南,广东,甚至南京的孙先生他们也愿意放弃手中的军队?”

    崔仑却道:“我家都督说了,观今rì南方各省种,唯有福建和云南有力一战,其他不论南京又或是湖南、湖北皆不足为虑!”

    陈敬云道:“那好,为什么我们不能换个角度来想想,我福建为什么要对抗统一呢?为什么就不能支持zhōng yāngzhèng fǔ呢?到时候只要zhōng yāngzhèng fǔ下令,我福建国民军上下皆可为国死战。”

    陈敬云也不想多废话了,直接道:“想必你也知道于世峰在上海那边和杨度谈过了,而你应该也和杨度谈过了,虽然我不知道云南和北洋达成了什么协议,也不知道蔡先生到时候辞去都督后能够在zhōng yāng担任什么职位,但是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北边准备让我继续当这个福建都督!”

    崔仑听罢脸sè略变:“陈司令已经决意支持zhōng yāng?”

    陈敬云点头!

    崔仑脸sè大喜:“好!只要福建和我云南联起手来支持zhōng yāng,其他南方各省就不足为虑。中国大统有望!”

    听到他这么说,陈敬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从国家和民族角度上来说,蔡锷的想法和做法都是对的,在他以及其他很多人看来,今rì共和既然已成,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应该是和平统一,发展民生之类的。

    为了这个目标,蔡锷甚至都能决定放弃都督之位,准备去袁世凯的内阁中任职,还准备说服陈敬云一起辞职。

    看蔡锷现在的态度,就算到时候他不辞职也会一力支持zhōng yāng,不管这个zhōng yāng是孙文的还是袁世凯的,历史上蔡锷对孙文发动的二次革命就是坚决反对的,认为孙文那些革命党破坏了共和,当视为全国公敌。然而在袁世凯称帝后又认为袁世凯破坏了共和,随即返回云南组织北伐,迫使袁世凯放弃称帝,硬生生的把袁世凯给死了。

    蔡锷从起义一直到他病死,几乎都是为了共和二字在努力着,这样的cāo是陈敬云自认拍马也赶不上的。

    所以要让陈敬云放弃权力,放弃军队那是决不可能的事

    崔仑辞别陈敬云后,立即就是向云南的蔡锷发去了电报,不久后他就是接到了蔡锷的回电,电文上说:“既然陈敬云已意决,如此也好,也可以为南方共和留一条后路!”

    婚前匆匆忙忙见了这么多人后,也迎来了正式娶亲的rì子。

    辛亥年十二月十七rì,陈敬云和林韵正式举行婚礼,虽然说到场的宾客都是权贵,但是人数并不多,有幸能够参加婚礼的大概只有五百余人,其中近百人是福建本地的军政要人以及家属,二三十人是各国驻福州的外国领事们,还有四五十个都是各省军政要人的派来的代表或者亲眷,剩下的人都是双方的亲戚友人。

    陈家在福州是大族,子弟众多,来参加婚礼的自然不少。而林府那边来的人却是少了些,林家在běi jīng的本家只来了七八人。

    婚礼从传统的迎亲开始,不过用的不是花桥,而是陈府其他几房为了陈敬云的婚礼专门订购的十余辆福特轿车,也就是T型车,其中有三辆是特别订制的车型,主要是增加了防御xìng,预防刺杀。单单为了这一批的婚车,包括造价和运费陈府就花费了十多万元。如果这批钱是用军zhèng fǔ的钱支付的话,说不得就会被人大骂。为了避免这种况,陈敬云早已经声明,婚礼乃个人私事,所需花费一律由他自己承担,绝不花费军zhèng fǔ一分钱。

    虽然婚礼的花费没有花军zhèng fǔ的钱,但是实际上军zhèng fǔ为了陈敬云的婚礼所承担的开销并不低,比如为了维持婚礼秩序以及保证婚礼过程中陈敬云夫妇两人的安全,jǐng卫师两天前就已经开始戒严,婚礼当天更是把婚车车队经过以及举行婚礼的教堂周围都清空了,然后军zhèng fǔ外交部的人也为此忙碌着接待宾客等等。

    当陈敬云看着穿着婚纱朝着自己走来的林韵时,心中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是一种归属感或者是一种现实感。

    从发现自己附到陈敬云上后,他一直以来都是抱着一种不真实,甚至是游戏的心态。尽管已经当上了福建都督,手下有了好几万的军队但是陈敬云对这个时代已经是充满了陌生感。

    有时候他都认为自己实在玩战略游戏,而不是过实实在在的生活。

    然而今天看到林韵面纱后面的那种幸福微笑,却是让陈敬云产生了久违的真实感,彷佛直到今天他所过的rì子才是真实的。

    拉起她的手,陈敬云轻声说着:“今天的你好美!”

    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教派的教堂里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教派的牧师主持下,陈敬云完成了他对林韵的诺言:“这辈子,我们不离不弃!”

    林韵眼中含泪,却是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再点头。

    接下来的傍晚婚宴上,陈敬云就算是一省都督,但是也免不了被人灌了诸多酒水,尤其是手下的将领们,一个个都是酒桶般的人,虽然都碍着份不敢过分,但是一人一小杯轮过来陈敬云也有些受不住了。

    边陪着的陈敬声和俞若飞等几个伴郎早有准备,接下来的敬酒一一挡驾,实在挡不了的就给陈敬云酒杯上倒白开水,酒和水看上去都一样透明无异,反正也没人敢来查探下陈敬云喝的是不是酒。如此一场婚宴下来,陈敬云还没醉呢,陈敬声和俞若飞等人已经是喝倒下了。

    脑袋有点晕,陈敬云挣脱着从人群中退了出来,打算先离开一会清醒清醒。继续待下去的话说不准就能真的喝醉了,到时候堂堂一省都督喝醉了发酒疯可不是什么好事

    走着走着就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了,连眼皮都是越来越重,似乎都要睁不开来了。

    走着走着,突然眼前一个黑影闪过,然后自己就撞了上去,似乎装上了什么人,还能听见一声轻轻的呻吟声呢,睁开眼睛努力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紫sè衣裙的女子正揉着额头,陈敬云再仔细看看,觉得这女子有些面熟,似乎在那里见过,然后脑海里灵光一闪就是想起来了这不是前几天在洪府见过的那个女子嘛,怎么她今天也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了。

    正等陈敬云想要问什么的时候,后却是传来一声:“少爷!”

    那女子显然也是有些慌了,然后是连续后退数步就快步走了,陈敬云还准备喊几声呢,罗漓就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钻了出来。

    “少爷,可找到你了!” <>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