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冬衣风波(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    陈敬安听说要带自己走,心中大骇,连忙急道:“云哥,我知错了!求你……”

    陈敬安今rì在工厂里的时候,亲眼看见陈敬云的卫兵把李岩恩带走,凭借着自己的份他问了那几个卫队士兵,听说是因为冬衣一事而导致都督震怒的时候,陈敬安立马就知道这事自己逃不过去,虽然没见过自己那个堂兄陈敬云几次,但是这两个月来听的多了,更加知道陈敬云前些时候为了推行税制改革杀了不少高官,知道自己那个堂哥是心狠手辣的人,虽说这次的棉纱贪墨不过才十余万元然后事关军队,他也是有些心慌所以立即就是跑回家中向父兄求救,免的自己被陈敬云一个生气就抓起来给枪毙了。玩政治带兵的人没几个是善心的,那些杀兄立威的人多了去,谁也保不准陈敬云会不会就一怒之下墙壁了陈敬安。

    父兄几人一商量,就立马让陈李氏带着陈敬安上柳河巷,准备走陈俞氏的路子,这样最少就能确保陈敬安的xìng命,避免被一怒之下的陈敬云直接枪毙了。

    天地良心,陈敬云虽然怒,但是也没有到达杀堂兄的地步,他只是生气,气这些家族里的人拖自己的后腿,这个陈敬安为了区区几万元就能拖延军队的冬衣供应,如果不把这些风气止住的话,以后说不准就会变本加厉。

    今天他陈敬云就是要让他们明白,傍着他求富贵是可以,可谁要是敢拖他后退,他就敢对谁不客气!这次就算不杀陈敬安,也得好生整治他一会。

    可见陈敬云要把陈敬安带走,包括陈俞氏在内都吓坏了,以为陈敬云都要杀陈敬安用以立威之类的,陈李氏立即就是奔到陈敬云面前:“敬云啊,大娘我就这么一个亲生儿子,以后就全指望他了!”

    陈俞氏也是一边道:“云儿,莫冲动,都是一家人好好说、好好说!”

    陈敬云听见这两人的话心中也是叹气,虽然他本人是对所谓的陈家族人没什么感,但是表面功夫总不能不做,当即道:“放心,我不会要他的命!”

    说罢,也不管这两人了,直接让陈彩带上陈敬云就走。

    按照道理来说,发生了这种事是陈敬云不愿意看到,也不愿意被公众所得知,免的造成影响太大。

    带走了陈敬云后,陈敬云并没有像恶毒的大反派一样折磨他,杀是不能杀,坐牢之类的更是不好办,所以陈敬云给陈敬安两条路:一个是出国,五年内别回来;另外一个就是老老实实回老家守祠堂,一样是五年别露头!

    总之陈敬云是要眼不见心不烦。

    陈敬安也是上过新式学堂的年轻人,那里忍耐得住乡下老家啊,出国的话虽然是异国他乡,可能会活的远远不如福州里滋润,可是好歹还是繁华世界,所以就选了出国。

    这出国被其他人看来完全就是流放了,要知道现今陈家子弟依靠着陈敬云的权势,在福州里过的那叫一个滋润。出国的话谁还当他们是个人物啊,就是个斗升市民一个,可无奈之下,陈敬云大伯也只能给他的儿子安排出国,送到美利坚留学去了。

    到这时候,这冬衣风波一事算是了解,可是陈敬云心里头却是郁闷的很,虽然他极为生气但是到头来对源头的陈敬安却是无能为力,所以心中一狠,严令族人再打着他的名义做事。

    于此同时,家中的产业也在陈敬云的支持下快速剥离,部分用不法手段强行弄来的产业陈敬云直接送回去,其他的也能剥离就剥离,能转让就转让,比如酒楼商铺这些都是给了陈家其他族人。

    到最后陈家只剩下了一个福鼎纺织厂以及其他一些固定产业,不过由于转让产业众多,所得现银不少,竟是有两三百万之多。陈敬云手里头正好缺钱了,这批钱又是自家的不能一股脑的扔进军队这个无底洞里,所以索xìng就让这批钱投入到了福建兵工厂里头,用现银占据了三成的股份。

    由此陈敬云把福州兵工厂变成了商办企业,zhèng fǔ占据七成,陈家占据三成的份子,具体运营将由陈家那边和兵工厂总办唐辉康联手,以后兵工厂的运营模式就不是省财政提供经费,然后免费提供各种军械,而是换成用军费采购军械,兵工厂依靠这些钱来维持运营和扩张。此举一个是能扩张兵工厂,另外一方面也好利用商办的模式来降低产品的成本以及提高工厂的产量。

    陈敬云把自家的钱都投在兵工厂里,自然不是只为了兵工厂同时也是为了给家族弄一条稳定的财源。因为可以预想的未来中,国民军的军火采购除了外购之外,都只能在福州兵工厂里采购,以后等步枪,火炮等弄出来后更是数额巨大。陈敬云敢保证,只要自己不倒台,那么陈家投在兵工厂里面的钱就能获取极大的丰厚利润,如果自己倒台了连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谈何钱财。

    同时陈敬云还能通过这种手段来间接控制以后新式武器的研发等等,比如预想中的坦克啊什么的。

    国民军冬衣风波一事很快就落下了帷幕,其他人甚至都没有察觉出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是数天后在众人的莫名其妙中后勤部总长夏兴刚宣布体抱恙继而辞去后勤部总长职位,陈敬云挽留一番后准许其辞职,随后委任后勤部次长孙广亮代理总长一职。

    军队的冬衣也在后勤部的紧张筹备下,集中福建的几乎所有大型纺织厂开动,当天就有数千件冬衣装船运向绍兴以及cháo州,同时命令缺乏冬衣的部队就地采购民用冬装用以应急,五天后内陆续完成了高达三万件冬衣的准备,并陆续分发各部队。

    当陈敬云忙着这事的时候,南北和谈继续进行着,双方和谈代表先后抵达上海英国租界后,先后举行的数次会谈。然而双方分歧过大,短时间内根本就谈不拢,比如北方代表力主立宪,开国会,甚至让党人组阁都可以,但是坚决要求保持帝制,也就是类似英国的虚君体制。

    这种意思自然不是袁世凯等人的本意,只是这和谈一事不能急着来,要是他袁世凯头一天就让唐绍仪说北洋同意把皇帝赶下宝座,第二天全天下的人还不得直接骂他袁世凯是曹cāo啊。

    所以有些事纵然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继续做的。这一点,南方代表伍廷芳知道,北方代表唐绍仪也知道,所以上海的和谈代表们都不着急,反而是有时间一起参加酒会之类的。

    至于实际xìng的谈判,同样还是在上海,袁世凯的私人代表杨度已经在上海和南方各省的实权都督们的私人代表进行过多次实际xìng会谈。包括陈敬云,蔡锷,陆荣廷,谭延闿,黎元洪的私人代表。

    陈敬云的私人代表并不是福建军zhèng fǔ的外长林长明,而是后来派去个一个叫于世峰的人。于世峰本来是三十八标标署的二等书记官,后来陈敬云成立秘书处就把让调了过来担任陈敬云的秘书长,脱离军队而从政,算得上是陈敬云的嫡系人马了。

    于世峰和杨度的数次私下会谈后,于世峰按照陈敬云的意思,一再表达只要袁世凯把清皇室赶下台,那么陈敬云就坚决拥护袁世凯当这个大总统之位,确定了这个大方向后,杨度也代表袁世凯私下承诺,假如rì后袁世凯能登上总统之位,那么福建都督就绝不会动摇。说白了就是承认陈敬云对福建的统治权,甚至又承诺到时候可以给陈敬云两个镇的编制。

    对于这个编制,陈敬云倒是没怎么在意,这年头有钱的话,没编制照样扩军,但是没钱的话空有编制也没用,反正袁世凯给了编制又不可能给钱帮陈敬云养军。

    陈敬云之所以一再拥护袁世凯当总统,自然是为了以后考虑。

    不管从前世历史还是现在的况来看,袁世凯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管是和谈成不成功都不能阻止袁世凯崛起,如果和谈成功的话袁世凯当了大总统。那么等袁世凯当上大总统最想做的事是什么?统一!

    国人的大统一思想已经深入骨髓,袁世凯也不例外,当他登上大总统之位的时候,就是统一全国的开始,到时候能用政治手段就用政治手段解决,不能的话就直接用军事手段,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对陈敬云都是很危险的。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等袁世凯登上总统之位后,调自己进京任职,到时候可就任人宰割了。这样的事是陈敬云决不许它发生的,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打定注意让袁世凯不要对他报以戒心。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他在实际占据浙江南部的时候也没有正是接管浙江南部的政权,这就是为了避人耳目。

    蔡锷为什么被袁世凯顶上了呢,就是因为蔡锷四处派兵,大张旗鼓的让属下唐继饶当了贵州都督,手握云贵两省。结果心神不安的袁世凯就要调蔡锷进京,蔡锷为了云贵基业,手底下的人考虑不得不放弃军权,进京当了好几年的寓公。

    陈敬云自认为没有蔡锷那种主角的命运,进了京还能逃出来继而领导滇军讨袁,所以他极力避免这种事的发生。

    一方面是避免国民军过于张扬,另外一方面则是向袁世凯暗地里表达善意,称自己将全力支持袁世凯当大总统。

    到时候袁世凯真的打算武力统一中国的话,他陈敬云也能暂避北洋锋芒,甚至他都想着,如果到时候老袁让我也去打革命党人的话,自己是打还是不打呢?

    这个问题太大了,以至于陈敬云一时半会想不通透!

    上海那边乱哄哄谈了几天后,也没什么实际xìng进展,后几天双方干脆就不谈了!这个一方面是的确没什么好谈的,而另外一方面则是他们都在等着一个人的到来!

    如果说目前中国还有一个人能够在威望上对抗袁世凯的话,除了孙文再无他人!

    如果说目前还有谁能够振臂一呼就让无数年轻人为之血卖命的话,除了孙文再无他人!

    这几天里几乎全中国人都在翘首以望,等待着孙文回国,这等形就连让袁世凯也为止嫉妒。

    十二月二十五号,在众人的期待目光中,孙文走下了轮船,登上了上海的土地。也是今天,孙文地对记者说:“予不名一钱也,所带来回者,惟革命jīng神耳!”

    不过很快他就会知道,革命只靠jīng神是不行的,还得有钱! <>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