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各省局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    辛亥年,一场武昌起义引爆了全中国的风cháo涌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陈敬云自然不能免俗也和南方各省的其他实权将领一样,挂上了革命党的头衔后就是自封都督,然后睁大了眼睛关注南北局势的同时,也是露着**的目光盯着周边的地区。

    在南北和谈未成之际,南方的各个都督多数也还没有生出问鼎九州的心思,想的多是扩充实力后期望在这场千古大变能够有自己的一个位置,而最多的则是占有地盘,扩充军队。

    这种想法并不是只有陈敬云才有,全国的各个实权人物基本都是一个模式,只是有些人步子迈的大一些,有些人胆子小一些,有些是只是希望保住现有的权力,而有些渴望得到更多。辛亥年各地的军阀虽然还没有以政治集团登上中国的历史舞台,但是已经初成规模,比如云南蔡锷,比如广西陆荣廷,再有就是福建陈敬云。这三个人中,陈敬云派兵南下北上,出兵cháo州,浙江南部,而云南蔡锷率军dú lì后,先派谢汝冀和李鸿祥率师赴四川,迫四川总督赵尔丰迫于形势宣布dú lì;令罗佩金、康恩肠率一军南征、令李根源率一军西巡平云南省内,而后又派唐继尧进军贵州,动作可比陈敬云大多了,而正是蔡锷先期的一系列军事行动,才使得滇军在短时间内控制西南,成就了滇军rì后数次讨袁北伐意图争霸中原的家底。

    相对比陈敬云和蔡锷的大动作,广西陆廷荣则是要默默无闻的多,他虽然也四处派兵,但都集中在广西内部,等他整合了广西之后却已经发现没有想外扩张的方向了。因为东边是广东胡汉民和龙济光,西部是云南的蔡锷,而西北方向的贵州也已经差不多被唐继尧拿下,东北部的湖南虽然历尽了一次兵乱,但是谭延闿也不是等闲人士,靠着一大批立宪派士绅以及军官的支持,谭延闿很快将快就掌控了湖南的局势。如此一来广西四面发展的路子就被断绝了,也只能闷头待在广西练兵,静待时机。

    除去这三省外,另外几个南方省份中广东因为胡汉民和龙济光之争内斗不休,东边有一个国民军的第三旅虎视眈眈,西边也有个陆荣廷随时准备露出獠牙,可以说短时间内是没有影响全国局势的力量了。现在的江西也是乱七八糟的,九江,南昌,赣州各地都是先后光复并各推都督,虽说表面上有了一个江西军zhèng fǔ但是内部局势依旧不稳,一时半会估计也是忙着内斗了。另外的安徽的地位有些尴尬,光复的时间虽然不算迟,但是夹在武昌和南京之间,加上这时候的安微又没有大规模的军队,军zhèng fǔ里的几个人忙着内斗的同时对南京方面也是俯首称臣,也已经是失了先手。四川不用提,现在是chóng qìng和四川两个军zhèng fǔ对立,旁边还有个蔡锷在煽风点火,双方都已经开始爆发小规模的战斗,算是彻底引发了四川大大小小数百军阀混战的年代。

    剩下的湖北、江苏、浙江乃是对抗北洋的前线,湖北被黎元洪所掌控,但是已经失陷大半,从军事角度来看已经是没什么机会了。江苏更复杂,南京是有黄兴在,更是北伐军以及革命党人的大本营,苏北的徐州有张勋的江防军,第五镇驻扎,乃是全**事对持最激烈的地区,江苏军zhèng fǔ基本就是个空架子,算不得数。

    浙江的局势也不简单,浙江光复之前的时候陈敬云就已经派军北上温州,而后更是借着南方联军的名头一路北上,整编浙江旧军,目前国民军在浙江已经部署了两个混成旅,一个炮兵团,两个地方守备旅,如果发生战事国民军还可以继续派部队北上增援,虽然表面上各府县的地方zhèng fǔ还奉杭州为主,但是从军事上角度而言,浙江绍兴,金华以南基本已经被国民军所控制,虽然暂时还没有接受各地zhèng fǔ但是陈敬云已经暗中用国民军司令部的名义向各府县征收军饷。至于浙江北部的形势也不明朗,当初成立军zhèng fǔ的时候浙江里的同盟会和光复会相互争夺权力,谁也不服谁,到最后不得不推举浙江名士汤寿潜来当这个都督,而实权则是被革命党所把持,汤寿潜曾自嘲都督府发出的政令墨迹未干就已被废置。另外浙江的主要新军当初被派到了南京加入南方联军,最后被黄兴给收编了以至于浙江北部没有什么得力的军事力量,杭州附近的万余军队都是新招募的只能看不能打。

    如此仔细一分析,就会发现表面上是南北和谈,南方各省似乎抱成了一团,但是实际却是各自为政,谁都没有好心思。相对比而言,北洋的各方将领虽然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小心思,但是有袁世凯这个大佬在,下面如段祺瑞、冯国璋,曹锟之类的实权派们还得老老实实的蹲着,老袁说往东,他们是绝不敢往西去的,之前的滦州兵谏例子,袁世凯一个电令下去就把那些参与兵变的高级军官杀了个遍,又如冯国璋不听袁世凯暗示执意拿下汉阳后,袁世凯当天就把他调回běi jīng,而冯国璋都不敢放一个,只能灰溜溜的即刻返京!历史上,北洋衰败还得是袁世凯死了后北洋分裂成好几家,直、皖、奉几家来了好几场中原大战,内斗十余年后才彻底衰落,可即便是被北伐军打败了,北洋体系里头还存留了个阎锡山和张作霖呢!

    如果不是袁世凯一心记挂着大总统的位置,北洋早就把南方各省给平了,那里会浪费时间和谈啊!

    正是因为这种紧迫感,才让陈敬云费劲了心思想要扩充自己的力量,这第六旅还没有正式成军呢,陈敬云就已经暗自规划好以后的师一级别的扩军计划了。

    如果说要扩军,那也是简单的,直接把现有的旅扩编为师就可以了,只要有钱,有军械,有人,扩军就是一句话的事。

    可是陈敬云现在就是缺钱和军械啊,所以他给林成坤等人说的以后扩jǐng卫旅为师也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算是给他们一个念想,从另外一方面,也是希望把他们绑在自己的战车中,让他们支持自己想外扩张。得让他们知道,要想升官当师长,当军长之类的,就得扩编部队,而扩编部队就得地盘来养,要地盘就得向外扩张。

    再给了林成坤他们一个念想后,陈敬云又提出一些铁丝网和壕沟以及重机枪相搭配的战术,这种一战的标准战术目前还没有正是成型,虽然前几年的rì俄战争中机枪已经大放异彩,但是壕沟战的战术体系还没有完全成熟,至少在座的各位军官们都是一片模糊,不得已陈敬云只能是亲手画图后讲解。

    小半个时辰后林成坤道:“如果这铁丝网能的可堪大用,那么应该立即大规模采购即是!”

    陈敬云道:“这我zì yóu安排,到时候我让装备部的欧阳天给你们送一批过来,你们先试用,然后总结出要点以便推广全军。”

    林成坤道:“都督放心,卑职定不负都督所望!”

    “好!”

    视察完jǐng卫旅后,陈敬云回都督府的路上因为路过花巷,所以也就就近往林府那边去了,上次见了林韵之后,让陈敬云心里也有了些记挂,近几rì时常想起那女子穿着那吊带齐紫群的模样。

    见陈敬云来了,林府的人很快就迎了出来,这一rì林夫人也在,陈敬云也就得陪着她说几句话,也许是见过几次了林夫人现在和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没有太过拘谨,虽然说话还是很谨慎的但是已用不着陈敬云自己没事找事挑起话头来说话。说了一会话后,林韵就是从来到了前厅。

    和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样,她穿着的是汉服,而不是时下女子rì常穿的大襟之类的,肩上披着一件狐皮披肩,看见陈敬云后秀眉舒展,脸上也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林夫人是识趣的人,知道人家陈敬云是个都督,在那么忙的时候挤出时间来林府自然不是为了和她这个老太太说话,而是来见林韵的。

    所以也是笑了笑后招了招手让林韵过来,嘴上还说着:“这都督一来呢,看你就满脸笑容了!”说罢还发出哀叹:“唉,女大不中留啊!”

    “娘……”林韵那里听不出来母亲在取笑她啊,当即就是摇了摇林夫人的手臂,就连原本看向陈敬云的视线都是低了下去,生怕母亲再说出什么羞人的话来。

    “好了,好了!你们年轻人自己说话,我到后堂去礼佛!”林夫人笑着站起来出去了,就剩下林韵和陈敬云。

    见林韵还低着头,陈敬云走近了两步开口道:“刚才去视察军营,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这,所以就顺道来了!”

    说完,陈敬云却是觉得自己这话好像是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来一样,有些不妥。

    林韵这时候才是重新抬起头来:“哦!外面天很冷呢!”

    “没事!”陈敬云和林韵重新坐了下来,一边提起了桌上的茶壶给林韵倒了被茶一边继续道:“都是在城内,又不是没衣服穿,冷不着我!”

    看着他给拿起茶壶,开始林韵还有些疑惑,然而等他给自己倒茶的时候却是心中生出了丝丝甜意,接过茶杯,红唇微张小小喝了口,觉得这茶水比平rì喝的更清香了。 <>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