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关余贷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    当初下定决心插足鸦片种植用以填补军费的巨大开支后,陈敬云和高泽炎就商讨出来了一系列的方法,其中一个就是成立烟司,管理鸦片走私以及相关鸦片税收,同时成立以高泽炎名下的鸦片商行为基础成立福宁公司,专营福建省内鸦片的种植,另外设定了相关法令,或多或少的对外省烟土征收高额税收。

    同时为了更好的管理鸦片行业,收取更多的鸦片税,陈敬云把鸦片的相关税收从财政部分离了出来,交给烟司统一管理,如此不但可以提高鸦片相关税收也可以在以后需要裁撤以及烟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一刀切,不用和财政部等其他zhèng fǔ部门搭上乱七八糟的关系,避免以后的麻烦,再就是也免的让军zhèng fǔ把鸦片等事务牵扯太深,影响民心

    而不管是烟司还是福宁公司,陈敬云都交给了高泽炎去做。而高泽炎得到了这份差事后几乎立马就转变了态度,从以前的中立变成了陈敬云的支持者,由此也成为了陈敬云在军zhèng fǔ内除了安华林之后第二个实际下属。

    高泽炎心中默算了会后道:“到年底的时候烟司大概能上交烟苗税以及其他相关收入三百万左右!”

    “有三百万?高先生你确定?”

    一听这三百万,边上的安华林差点眼珠子都掉出来了,这才多少时候,即便到年底也不过几个月而已啊,这就有三百万了,这要是一年弄下来还不得破千万?以前安华林知道鸦片来钱,但以前都只是道听途说,眼下真正的听高泽炎亲口说出来,只觉得极为震撼,这个烟司年收入竟然堪比福建全省赋税,怪不得当年洋人为了这鸦片能够不远万里调集军队过来开战。

    心里同时也盘算了起来,如果把烟司方面的收入也计算进来的话,那么福建的财政困境将一下子就解开了,明年就算是还有些缺口,但那也没有过千万那么多。

    听到这三百万,陈敬云也是略松了口气,自己搞这鸦片行当可不是什么好玩意,rì后说不准就得被人骂为鸦片军阀之类的,冒着良心以及声誉上的风险,能够每年弄一千万左右的款子的话,就算是被骂也值了。

    “如果烟司那边明年能够有近千万收入的话,那么财政的缺口就能解决大部分了!”陈敬云道:“到时候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这个坎子总是能迈过去的!”

    此时,安华林却道:“都督,现在第一旅和第五旅都在浙江,虽然我不太懂军事但是也知道这浙江南部应该是在我们的掌控下了吧。这既然都被我们拿下了,但是各地方zhèng fǔ还没有纳入进来,税赋还没有上交这是不是有点不适合?”

    一边的高泽炎也道:“也是,浙江那边的况可比我们福建要好的多,宁波,绍兴,台州都是繁华之地,这一年下来少说也能收千万以上啊!”

    陈敬云却是摇头:“这事不能急,浙江那边还得再等等!”

    陈敬云心里也想把浙江南部梳理一遍后纳入自己的体系当中来,但真正要做的话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首先第一个就是,杭州的汤寿潜才是名正言顺的浙江都督,现在浙江的各地方zhèng fǔ也都是名义上服从杭州管辖。国民军进军浙江当初还是打着南方联军的旗号,一路整编浙江旧军就已经让杭州方面的汤寿潜相当不满,问责的电报都发了好几回了。如果这时候自己再公然接管各地方zhèng fǔ,恐怕浙江就得闹翻天,说不准朱瑞就得领着浙军从南京回来浙江了。

    于此同时南北和谈正值关键时期,陈敬云可不想让自己的举动从而影响到整个南北和谈大局。另外,现在武昌起义也不到三个月,军阀混战的年代还没有开始,自己要是贸然兴兵占据邻省地盘的话很容易给人把柄,把自己推向全国舆论的风尖浪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再者,枪打出头鸟,要是陈敬云现在就把浙江彻底拿下来,影响太大,估计自己这边一动作,全国上下的实权人物都得注意上自己,尤其是袁世凯,要是自己被他盯上的话怕是麻烦不小,万一到时候袁世凯为了防备自己而让自己学蔡锷、黎元洪北上任职的话,自己不得哭死。去了就是不死也别想着福建这点根基了,不去的话就直接说明自己有反心,北洋大军立马就得挥军闽浙了。

    所以,不管是浙江还是广东那边,陈敬云都是做的极为小心谨慎,广东那边不必说,袁方的第三旅还待在cháo州整训,任凭胡汉民再三请求陈敬云都没派袁方继续南下。浙江那边更是谨慎,直到目前为止陈敬云还是让马成打出了南方联军所属,准备北上支援南京的旗号,要知道现在南方联军可早已经成为泡影了。陈敬云短时间内不求彻底控制浙江南部,他只需要把部队散出去,一直等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刻一击而下。

    不过安华林这一番话还是提醒了陈敬云,直接光明正大的接管浙江南部各府县自然是不行的,但是可以暗地来啊,赋税之类的也可以用其他名义征收的,嗯,比如协响这个名头就不错,毕竟我国民军上万人马待在浙江保境安民,这花费浙江南部各府县自然也得分担一二。

    心中有了这个注意后陈敬云也没和安华林等人直接说,而是心中继续琢磨着,这浙江那边的事就不直接掺和到福建军zhèng fǔ来了,省的让郑祖荫那些人碍手碍脚,这事还得用国民军司令部的名义直接去办。

    想到这一层,心中估算着这个办法也应该能解决一部分军费,当即心也变好了些。

    陈敬云心略好后也留两人用午饭,吃过饭后安华林和高泽炎两人就各自回去了,然而不等两个小时,安华林却又回来了都督府。

    “安总长,你这是?”陈敬云自己平时忙的,一般来说是不会临时抽时间见人,陈敬云忙,他也知道安华林也不会闲着,平rì里也都是忙的头头转,像今天上午那样和高泽炎一起坐着和陈敬云说话聊天的机会并不多。

    安华林走过来后道:“都督,刚才英国人来找我了!”

    “英国人?”陈敬云有点惊讶:“他们来找你做什么?”

    安华林喝了口茶后才继续道:“是英国领事馆奥多?琼斯派来的,说是准备就关余贷款一事进行商谈!”

    “关余贷款?”陈敬云心中略愣,前段时间他见奥多?琼斯的时候提议过用关余贷款,但是后来没细谈,陈敬云虽然威胁说要撤消海关之类,但那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过后就给忘了,之后陈敬云打算用盐政贷款的时候,分别问过英法德美等国,却是没一家愿意的,英国的态度好些,但是指明要将贷款不能用于军事上,加之那时候刚巧rì本人主动提供贷款给陈敬云,所以后来陈敬云也就把这些西方国家抛在脑后了。

    现在突然听说英国人重新找上门,来说要用关余贷款这让陈敬云有些惊喜的感觉,而后问道:“具体什么况。”

    不管英国人怀着什么心思,陈敬云是准备来者不拒,rì本人怀着歹毒心思给的贷款陈敬云都敢拿,更加不用说英国人的钱了。

    有时候陈敬云都觉得自己这几个月来为了财政想尽各种办法,行事也越来越有有nǎi便是娘的嫌疑。

    安华林道:“前些时候我们打算用盐政贷款的时候,我去接触过英国领事奥多?琼斯,当时他虽然答应贷款但是却要保证不能用于军事用途,所以后来就没有细谈。而根据今天来的那个英国人的说法是,他们回报了国内,说是对用关余贷款有兴趣!”

    安华林继续说道:“来之前我和他略微谈了下,按照他们的说法是,这次贷款是他们国内的一家银行感兴趣,并不统属四国银行团之中,而是直接委托奥多?琼斯领事进行商谈!”

    听到这里,陈敬云疑惑道:“非官方行为?”

    安华林点头道:“应该是这样,而且他们要的利息也较高,还款条件也比较苛刻!”

    私人企业的贷款?陈敬云搞不懂了。这年头的对华zhèng fǔ贷款虽然最后都是银行家们承销,但基本都是各国的官方行为,那些银行团的贷款基本都是依存在外交上面。毕竟这贷款不是小数目,动则数千上亿两白银,这么大的数额要想顺利拿回本息的话背后没个强大的国家和一支强悍的军队支撑着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陈敬云自然不知道,这还真是私人银行提供的贷款,而且还是奥多?琼斯给拉的线。奥多?琼斯对陈敬云口中的关余贷款之所以感兴趣,那是因为如果自己居中牵线搭桥的话可以得到一大笔的佣金。但是此时英国几乎已经表明态度要支持袁世凯,甚至都已经开始计划联合各国组织一个银行团,准备给袁世凯提供善后大借款,据说那是一笔千万英镑的大手笔。

    奥多?琼斯在这样的况下,只能向自己熟知的几个银行家发去了询问电报,随后更是一手说服了其中一家银行提供贷款。

    再得到国内哪个银行家的答应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是派出了下属和福建军zhèng fǔ洽谈,这不,英国人就找上了安华林。

    “那他们打算提供多少贷款?”这才是陈敬云最关心的,至于利息多少,还款条件之类的都是枝节,陈敬云不怎么在意。

    因为他是现在缺钱,而且很急!他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最长也不过一年内就建立一支可以抗衡北洋的军队,至于以后怎么还款,利息高低之类的问题那得是两三年以后的事。

    而陈敬云自认两三年后自己要么就是占据两三个省份当大军阀,要么就是被其他军阀打败,不死也落得一个当寓公的命。要是成功的占据了浙江广东,甚至江苏江西的话那么就有了争夺九州的资本,那时候也就不用在意这区区千万元级别的还款本息了。如果失败了更不用说,连还款的资格都没了。

    至于第三条路就是窝在福建等死,运气好兴许能为止几年甚至十几年,但是陈敬云从来就没有选择过这样的道路。

    对于现在的陈敬云而言,他只愿意也只能继续不断前行,他不能留下来等死,因为他不答应,福建军zhèng fǔ内跟随他的安华林和高泽炎等人也不答应,国民军的一大帮子想着升官发财的将领们更不答应!

    他已别无他路,

    要么走的更远,要么摔死! <>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