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福宁公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十二月十号,南方各省代表已经基本都到达了南京,准备商讨举行第一次会议,纵然黄兴说是要组建北伐军进行北伐,但是稍微了解内的人都清楚,现在的北伐军还呆在南京附近呢,浑然没有半点北伐的动向。至于这些天陆续向南京云集而来的各路民军虽然人数众多,但多是乌合之众,其中不乏土匪流氓,和广州方面的民军没什么两样。

    云集在广州的数万民军可是把广州祸害得不轻,让胡汉民心里恨的直骂娘,同样的南京方面的民军同样让黄兴等人头痛无比,这些民军毫无纪律,烧杀劫掠不说而且还天天来闹响。以前黄兴都是带着血男儿进行革命,即便是在武昌也只指挥作战,后勤供应等由武昌军zhèng fǔ的黎元洪等人给他解决。那里遇到过现在这种状况,把南京搜刮了一遍后虽然找到了不少的钱财,但是黄兴为了收拢北伐军早已经把这些财物给分给了北伐军将士,那里有余粮给那些民军啊。

    所以他只能是整天愁眉苦脸的拖着,甚至都不想再当这个大元帅了,反正他已经把南方联军的主力都拉拢过来变成了北伐军,有北伐军两万人在手这个大元帅也完成了它的使命。

    正巧黎元洪为了争夺大义名分,发动了好几省的代表说是要重新讨论大元帅的人选,黄兴和黎元洪暗地里一协商,后者答应给南京送五十万的款子后,黄兴就顺水推舟把大元帅的名头让给了黎元洪,自己当了个副元帅。

    这等儿戏般的换位置看在外人眼中,自然是被贻笑大方,就连陈敬云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目瞪口呆,黄兴当这大元帅还没几天功夫呢,这就和黎元洪调过来了?

    “我看这南京的临时zhèng fǔ也不过尔尔!”安华林一边喝茶一边道。

    一边满面红光的高泽炎也附和道:“南京那边的确是乱了点!不说南京了,南边光复的这些省份之中,有几个是太平的,还不都是乱哄哄的!”

    安华林笑道:“可不是,临近的广东和江西不必说了,现在连个统一号令的zhèng fǔ都没有,而浙江那边朱瑞也不过是控制了杭州一府,说的话也没什么人听。纵观南方数省,也只有我们福建,还有蔡锷的云南稍微安定些!”

    安华林有句话没说,那就是广东以及浙江的乱局多少和陈敬云有点关系,浙江不用说,马成的第一旅都到达了绍兴,第五旅也正在向浙江中部义乌进军,南边沿海的宁波和台州还有两个守备团,可以说从军事上国民军的已经控制了大半个浙江,如果不是说现在南方各省还处于一种微妙的团结状态下,陈敬云得考虑到各种影响的话,陈敬云早就把浙江南部各府县的地方zhèng fǔ给接收了。

    而广东的cháo州早已经被国民军所拿下,连官员都是福州方面委任的,甚至前些时候胡汉民还派人过来请求国民军继续南下广州。对于胡汉民的心思陈敬云也略微知道些,无非就是想要利用自己的国民军给龙济光制造压力,迫使龙济光主动行动清理掉广州附近的民军。

    这种吃力不讨好,最后又没什么好处的事陈敬云自然不干,再说了就算他想要继续南下广州,但是南边只有一个第三旅,龙济光可是有一万多人马呢,还有几十门大炮。所以陈敬云对胡汉民的请求是继续推脱着。

    陈敬云看着安华林和高泽炎如此说,自己心里也是觉得有些自豪感。陈敬云自问福州起事以来,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不去扰民,虽然初期的省内战事给一些民众带来了伤害,但是等国民军肃清省内后,又是连接清剿土匪流氓等,大举扩军也没有把财政的压力强加给民众上,而是采取了借款的方式,如此种种下来虽然不敢说福建就是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但陈敬云自问福建人民的生活不比会前清时期差多少。

    而纵观南方其他各省,民众已是苦不堪言,甚至言民国不如前清,共和不如帝制,追其根本还是局势动,军阀间战争不断,这就是乱世人不如猪狗。

    福建军zhèng fǔ初期的政策就是一个字,稳!

    而到目前为止,做的还是很不错的。

    “说起来,这都是都督功劳!”高泽炎恭维着陈敬云。

    陈敬云自然不会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接受,而是谦虚道:“这都是军zhèng fǔ诸公的功劳,我不过是牵了个头而已!”

    “呵呵,都督过谦了!”安华林道:“这数月内都督所谓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但保境内民众生活无忧,而且还能在不扰民的状况下扩军数万,这等手段放眼整个南方无人能及!像江西湖南等地,我听说他们为了扩军已经把赋税收到了三年之后!”

    陈敬云听到这也是摇摇头,自己没加民众赋税不假,但是为了扩军却是把盐政给拿出去抵押,借的还是rì本人的钱,这种事放在偏激一些的人眼中,就是卖国行为。

    笑着打哈哈后,陈敬云转开了话题:“安公,近期财务如何!”

    安华林听到陈敬云问题财政,当即也是收起了先前的那番玩笑表道:“都督放心,现在我们的财务状况运行完好!”

    “哦?”虽然只有一个简单的哦字,但是安华林却是听出了里面的询问之意,当即也是仔细回答了起来:“税制改革月余,已经可见初步成效,各地的税款也正在收上来,预计今年财赋收入可达到千万左右,rì本人提供的贷款也已经到位,除去了购买军械的三成款子外,又拨给了兵工厂两百万,余下的款项都预存着,这林林总总加起来,现在财务部的账面上还有一千一百万左右的留存,等到了年关各地的税款解压上来后,预计可得两千万左右,不过这两千万只是账面数字,实际上很多款项还没入库呢就已经被支走,实际库存能有个七八百万就很不错了。”

    “那么明年的财政能否维持下去?”陈敬云问的个很关键的问题,现在的财政看上去虽然宽松,但是这是因为rì本人的贷款到手了,但是明年可就没有了,到时候要如何维持财政就是个大问题。

    安华林听到这么问,也是有些为难道:“按照我们财务部做的预计,明年军zhèng fǔ的各项行政花费以及林林总总的其他花销,军zhèng fǔ这边就需要大概六百万才能顺利运转,兵工厂那边也进行的革新,以后的rì常经费将由他们以军械产品来自筹,不在计入军zhèng fǔ行政费用,如此一来每个月兵工厂的经费将计算进入军费开销当中。根据司令部的装备部和后勤部提交的预支款项,以目前的军队规模来计算,国民军一年但是人员薪资开销将高达一千万之巨,然后还有弹药消耗以及装备的购置尚没有明确数额,但是这一部分预计至少也要五百万。”

    安华林说到这里的时候话还没有说完呢,但是陈敬云那边的脸sè就已经变得yīn沉了起来。养军要花钱这个道理人人都知道,但是不是当家人的绝对不知道养一支庞大的军队到底会有多大的开销。

    不过他没有打断安华林的话,而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安华林见陈敬云脸sè不好,心里头也是明白陈敬云为什么会如此:“如此按照现有的军队规模,再一明年可预知的收入计算,缺口大约数在千万左右!”说到这,安华林觉得很有必要提醒陈敬云:“都督,现在我们现在还能支撑,甚至到明年年初也不会出现太大的财政问题,但是一到明年的下半年,可能就没钱给军队发饷了!”

    陈敬云脸sè深沉,脑子里思索着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局。

    按照国民军现有的规模,已经有了六个满编的混成旅,两个满编炮兵团,一个jǐng卫旅,大约六个团的地方守备部队,如果单单计算人数的话,国民军也有五万余人了,比起北洋三个镇的总人数都多了,可是这五万多人里头有多少能打的陈敬云心里却是没底的,按照陈敬云心中的预计,假设如果国民军和北洋在浙江地区和北洋发生战争的话,大概能够抽调四个旅的部队前往浙江作战,而这些部队能够防御住北洋两个镇的进攻,进攻战中能击败北洋一个镇的话陈敬云就已经心里偷笑了。

    而一直以来陈敬云的扩军规划都是按照这个目标再走,其中的核心规划自然是六个混成旅,另外还有更重要的重火力。为此陈敬云不但向德国购置了一个团的火炮,更向rì本购置了三个团的火炮。为了就是能够在以前的战争中,在重火力这一项上不落后于北洋。

    然而这样的建军方式却是价格高昂的,这五万人的部队前后已经花费了千万之巨,未来更是个无底洞,单凭福建一省是无论如何也填不满的。

    目前福建的财政收入不过一千三百万上下,但单是军饷一年就要近千万,其他的装备购置和弹药消耗还不计算在内,可以说目前的福建财政养一个师都是极为吃力的,更加不要说三四个师的兵力了。

    陈敬云半晌后对高泽炎道:“你那个福宁烟草公司搞的如何了!”

    福宁公司就是高泽炎按照陈敬云的吩咐弄出来的专营鸦片的商行,为了更好的敛财福建军zhèng fǔ早已经命令全省范围内除了福宁公司外,其他人或组织不得种植鸦片,并对鸦片征收高额税收,同时成立了专门的烟司进行打击各种走私烟贩。利用军zhèng fǔ声势,高泽炎把福宁公司办的风生水起,仅仅一个月功夫就已经扩展到福建全省。

    面对陈敬云的询问,高泽炎道:“目前商行态势良好!”

    陈敬云不想也不需要知道太详细的东西,他只需要知道自己昧着良心弄出来的这个鸦片种植专营公司到底能够自己带来多少财政收入,所以他直接问道:

    “到年底的时候,大概能够有多少的相关收入!”

    ================

    新书期八月已过,发了二十余万字,保持每天两章七千字左右,雨天想着这应该算不少了吧!

    既然都这么自卖自夸了,再不求票就说不过去了,嗯……老规矩,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