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悦己者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十二月的福州,虽然不如běi jīng天津等北地已是雪花飘零,但也不是可以穿薄衫短袖的那种天气了,陈敬云自己就是穿着一军装外批了件呢子大衣。而前的这个林韵却是穿着一略显清凉的纱裙,连手臂都是露在外。

    陈敬云犹记得上次见她的时候天气远不如现在寒冷,但是那天她就已经披着厚厚的红sè狐皮披肩了,以至于让当初的陈敬云认为她的体不太好,畏惧寒气。

    走进了几步,陈敬云开口道:“外面这么冷,怎么不在屋里!”

    林韵一听却是黛眉轻皱,正yù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是又听陈敬云继续道:“天气这么冷,冻坏了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听到他这话说出来,才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心中刚才的那股辩解的心思瞬间就消失的不见了。

    低下头轻声答着:“我娘今天不在,屋里没人!”

    听到这话,陈敬云才明白她大冷天的要在后院亭子里见面的心思,原来是因为林夫人不在,这孤男寡女的自然不好待在一个方面里面,尽管两人已经算是订婚的状态了,但是毕竟还没有成亲,流言风语之类的还需要注意,即便是陈敬云无所谓,但是她一个女孩子自然是面皮薄的。

    “怎么不穿多几件!”陈敬云此时已经把他的那件大衣脱了下来,上前了几步走到她边,给她披上。

    林韵原本正打算回答陈敬云的话呢,却是看到他一边说一边脱下了大衣,然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给她披上了,刹那间,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些甜,有些羞,有些惊,那一瞬间林韵的心思彷佛就像是小孩子打翻了装着蜂蜜的瓶罐一样。

    原本的说辞也就说不出口,反而是不知怎么的就说道:“想穿给你看!”

    陈敬云一听,略微一愣后就是想起当初他对她说过的话,说是想要看她穿一些复古类的衣服之类的,而当时的林韵也说会穿给他看,这只是当时的无心之语但是没想到她记在心里,而且还傻傻的站在寒风中穿给他看。

    有那么一瞬间,心中涌出的感动让他竟是说不出话来。

    前后两世了,虽然喜欢过的女人不少,但是陈敬云骨子里还是不相信这么一个词汇的。以前的他很固执的认为,男女之间的所谓不过是人类为了`yù之欢而强扯出来的一个词汇而已。虽然小说、影视里有着数不清的所谓出现,但是陈敬云现实里一个例子就没遇到过,真正所能见到的多是条件与条件的结合,大难临头一定各自飞的夫妻,偶有能长久的多也是因为习惯,和某个人在一起分不开了,不是什么与不,只是生活的习惯而已。这个和养猫的老太太舍不得猫是差不多的道理。的

    而真正能够让人为之心跳,为之生死的,陈敬云现实里没听过,没见过,更加没体会过。

    如此固执的陈敬云今天里却是发现自己的心在刚才的那瞬间在剧烈的跳动着,毫无征兆,来的就像是闪电一样,让他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心脏病发作了。

    连续深吸了数口气,陈敬云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

    林韵觉得现在的陈敬云有些怪,和上次见到的他完全不一样,那天第一次见到陈敬云的时候,陈敬云给她的印象就像是话本小说里面的英雄人物,不管是说话还是一举一动都散发出来一种让人几乎要仰视的感觉。

    而今天,陈敬云开始的时候还好,但是当他脱下大衣给自己披上的时候,林韵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子似乎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个率领数万大军一举光复福建,和诸多同盟会诸君一共开创南方共和局面的那个陈敬云了。当她看到他的呼吸急促,眼光甚至避开自己转望他处的时候,她都已经怀疑,这个陈敬云还是那个陈敬云嘛?

    陈敬云自然不知道自己因为那一瞬间的心跳而做出的无意举动让林韵对他有了新的印象,甚至这个时候的陈敬云都没有像之前那样看着林韵,反而是把视线转向他处,数息后让自己略微平静下来后陈敬云才回过头来看向她。

    “很漂亮!”陈敬云:“还是你自己做的吗?”

    林韵点头:“嗯,我一直都喜欢做各种不同的衣服,不过那些平时都不能传出去了,只能在家里穿!”

    “哦?”陈敬云没想到这林韵还喜欢设计衣服,这要放后世说不准就能成为服装设计师了,当即也是有了兴致:“你设计了很多?”

    “有好多呢!”林韵说着:“我平时穿的都是我自己做的!”

    “其他的怎么不能穿出去,我看你穿的这件就蛮好啊?”陈敬云有些疑惑,看她前面穿的两次衣服,虽然不同于现在年轻女子的装束,而是颇有晚明时期的装束,现在辛亥年爆发革命后也颇为流行古风,近段时间已经可以看到不少的人穿上了明朝时期的服装,林韵做的这些衣服应该不算属于穿不出去的那种吧。

    林韵道:“以前穿过,后来被娘亲说过好多次就没在外面穿过了。”

    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够说服力,林韵又道:“走,我带你去看!”

    跟在林韵的后,陈敬云明显能够感觉到她上洋溢着的那股青chūn气息,那种年轻女孩子特有的轻快步伐让陈敬云感觉很好,甚至有种感觉似乎这么一直走下去也是好事。

    可惜陈敬云想是这么想,但是路途总有尽头的时候,没多大一会功夫两人就到了一处阁楼前,陈敬云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来的地方有点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时候林韵边的那个小丫鬟已经打开了门,林韵先一步进去的时候陈敬云也往里面张望了眼,他眼神还算不错几乎一眼就看出来房屋的摆设带着女孩子特有的味道。

    这应该是她的闺房!

    陈敬云此时是真的觉得意外,根据他这几个月来的所见所谓,这年头的男女风气虽然已经rì益开放,但是远远没到达后世那种地步,尤其是在世家豪族之中,男女之防还是十分的严格,女孩贸然把男孩往闺房里头领是属于大事啊。

    不过还好,他和林韵已经是正式定过婚的了,就差个正式婚礼的。所以陈敬云也索xìng那么多,直接抬脚就是往里面走。

    而等陈敬云进去后,林韵似乎才想起什么,霎时脸红了。不过她是个聪明女子,很快就找到了话题转移陈敬云对自己脸上异样的注视。

    “看,这些都是我今年做的!”林韵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墙边的一个大衣柜,然后拉了开来。

    映入眼中的是花花绿绿琳琅满目的各式衣服,粗看之下不下数十件:“都是你做的?”陈敬云可没想到,这女孩子竟然双手这么灵巧,大半年功夫竟然做了那么做,可是之前看她手指的时候洁白嫩滑,不像是rì夜拿针线的劳碌女子啊。

    听到陈敬云这问题,林韵有些不好意思道:“也不全是,我是画了图样后,让丫头们一起做的!”

    陈敬云听罢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就说嘛,你是个设计师还好,但是说你是裁缝那是决不可能的!”

    林韵听罢觉得有些丑,随后转过话题:“这好多我都都只穿过一会!”

    陈敬云看着那些薄纱等轻薄面料的一大堆衣服,再看看边的林韵,嘴角略微弯起:“穿给我看吧!”

    林韵听到他这话虽然有些害羞,但是想想自己都快差不多嫁给他了,为他试穿几件衣服没什么事吧,这又不是话本小说里面的那些羞人的事!再说了,林韵上次也说过要穿给他看的,今天之所以带他到这闺房来,心里头早就有了这种心里准备,当即就是点了点头。

    今rì里屋外虽然寒风不断,但是林韵的闺房里头却是温暖如chūn,陈敬云见林韵把他的外拿下来后,整个人也不像在外头的时候略有发抖,在陈敬云的注视下,林韵和边的那个小丫鬟抱住了一大堆的衣服走进了里面。

    里面和外间虽然没有门,但是中间却是被屏风隔了开来,而陈敬云也没有荒唐到特地跑进去看人家换衣服,虽然心中是极想这样做,但是陈敬云还没被眼前chūnsè烧昏了头,只能耐住xìng子在外间等着。

    里面传来了阵阵细语,那丫鬟和林韵说话的声音极小导致外头的陈敬云也听不清她们说什么,只是偶尔会传来一声轻笑,途中林韵还发生了一声‘啊’的轻叫声,陈敬云在外头问发生事。里面林韵答:“没事!”

    等了半晌后,里面的那个丫鬟才走出,脸上都是带着或多或少的笑意,还看了陈敬云一眼后脸就是涨的通红,似乎害羞不已的样子。

    陈敬云对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没啥兴趣,更没那种把小萝莉养几年再吃的嗜好,所以装的很正经的目不斜视,心里头却是想起了家里的罗漓。那丫头似乎年纪也不大,是十六还是十七呢?嗯,似乎林韵年纪也才十七岁而已,胡思乱想绕了一圈,陈敬云发现自己还真是老牛吃嫩草啊……

    正胡思乱想之际,林韵却是迈着轻盈的脚步缓缓而出。

    陈敬云举目望去,满脸的惊喜之意,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