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苏浙局势(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由于前几天冯国璋不顾袁世凯的暗示,一举拿下了汉阳,同时炮击武昌准备彻底攻下武汉三镇。这让冯国璋得到了朝廷封爵的同时也让袁世凯大为恼火,当天就把冯国璋撤职,表面上看是调任卫军总统官,但是任何人都可以从这个看似平调的任职中看出老袁的心思来。

    当段祺瑞到达湖北后,更是第一时间就停止向武昌炮击,同时停止了对武昌的攻势,这让提心吊胆,已经逃出都督府避往武昌郊区的黎元洪松了口气。

    十一月三十号,南方各省代表到达汉口英租界召开第一次会议。这个会议有点意思,当时汉口已经被北洋军拿下多rì,但是南方各省的代表竟然还去汉口召开第一次建国会议,而且会议地点竟然还是英租界,这种看似滑天下之大稽的事也只有清末民初那会才能出现,换成任何一个年代都不可能出现这种奇葩的事

    于此同时,了解老袁心思的段祺瑞一方面和黎元洪秘密接触,商议停战和谈事宜,同时英国人这时候也是插了一手,向武昌方面派出了使者,说是愿意当中间人调停双方战争。

    英国人的举动自然和袁世凯有关系,自从二十七号那天冯国璋贸然攻下打乱了袁世凯的战略规划后,袁世凯就越发觉得事有脱离自己掌控的危险,所以他也不想继续拖下去,想要早rì把和谈的事确定下来。袁世凯的想法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尤其是西方列国的支持。

    对于英国、德国、法国、美国甚至是现在的俄罗斯来说,一个虚弱而稳定统一的中国对于他们而言是有利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中国榨取最大之利益,还不用浪费一兵一卒。如果中国爆发大规模战争的话,比如像现在这样的南北内战,西方各国都是觉得有心无力,想要插手吧,欧洲局势紧张的况下一兵一卒都是宝贵的哪里有功夫管远东地区啊。不插手吧,一个分裂混乱的中国对于各国在华的商业经济利益是极为不利的,英国公使朱尔典已经得到了一份简单的商业报告,报告中称英国商人在华的经济活动受到了这次内战的极大损害,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就让英国商人受到了高达百万英镑的商业损失,如果战争继续下去的话,损失还将继续上升。

    现在欧洲大陆局势紧张,各国都在大肆扩军备战,就连远在美洲的美国也不甘落后,一艘艘的战列舰连接下水。欧洲局势如此紧张,使得各国的外交军事中心都关注在欧洲方面,就连俄国也不例外,加紧了西线的备战。

    这样的况下,一个动的远东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局面,各国尽管在欧洲等地区拔刀相对,但是远东地区对待中国问题上却是保持了惊人的一致xìng,当武昌起义爆发后各国公使就是连接聚会各种酒会,然后口头上达成了一致并共同宣布了中立。

    并着手阻止这场战争,这个从各国支持袁世凯复出组阁就可以看出来,在他们看来袁世凯是个强力人物,是统一中国之唯一人选,最适合的在华利益代理人,至于清廷的满清贵族早已经被他们所抛弃了。

    可是袁世凯是个枭雄,如果说前期还打算依靠这场武昌起义复出掌管权力的话,那么现在的袁世凯已经不满足内阁总理大臣这个位置了,他想要更高的位置,是皇帝,是大总统,这两者在袁世凯看来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就是名字不同。

    袁世凯的这种心思造就了北洋军行动迟缓,迟迟不肯把南方民军解决掉。这个时候,当袁世凯向各国公使,尤其是朱尔典透露出想要和谈的心思后,早就想结束中国内战的朱尔典立马就让汉口英租界的外交官员前去接触武昌军zhèng fǔ方面。

    英国的几个外交人员到达武昌后,武昌军zhèng fǔ的人早已经是人心惶惶,就怕北洋军攻进城来。而在此之前黎元洪也和段祺瑞有过数次秘密接触。如此一来双方一拍即合,准备签订停战协定。

    可是那会黎元洪已经逃出武昌城了,不得已之下武昌城内的蒋翊武、吴兆麟等人自己私刻了都督印章,当天就和段祺瑞的代笔签订了临时停战协定。

    就这样,十二月一号那天,打了将近两个月的湖北战事正是宣布进入停战阶段。巧的是,也就是这天,徐绍祯统帅的南方联军攻入南京城内。

    南京城内,张勋得知湖北黎元洪和段祺瑞签订了临时停战协定后,气的直骂娘。和南方党人签订临时停战协定他是没什么意见的,虽然他终于朝廷但是也看出来南方局势已经败坏,继续打下去就是两败俱伤。可他恨的是,段祺瑞那家伙签订的临时停战协定里头只限于湖北啊,没有把他南京包括在内。

    这让他差点气的吐血之余,南方联军又兵临南京城外,而且已经有小股南方联军攻入了南京城内,眼看着大局溃败就在跟前,他也顾不上对朝廷的忠诚了,开始按照袁世凯当初给他的密令,收拢部队连夜突围,往徐州方向去了。由于南方联军兵力不多,没有在南京形成包围之势所以对张勋的突围也只能干瞪眼,让张勋一路绝尘而去。

    次rì上午,徐绍祯在南京发布南京光复通电!

    这份通电一出,举国哗然!其影响力不亚于当初的武昌起义之通电。如果说最初的武昌起义是个火星,福州起义往里头加了一把油,各省起义添了柴火的话,那么南方联军攻下南京就是代表着轰轰烈烈的幸亥革命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

    前文已经说过,南京的重要xìng不在于他的军事地位,而在于他的政治意义,六朝国都,南方最重要的政治城市落入南方革命党之手,也就意味着南方已经彻底落入革命党,由此可以在表面上看成是形成了南北对持局面。

    当天包括陈敬云在内的南方各省都督向南京方面发去了贺电,远在国外的孙文听到这个消息后,也顾不上‘筹款’了,立即表示要回国领导革命。

    běi jīng的载沣听到这个消息后,眼前一黑差点没晕倒,再看看哭哭滴滴并抱着溥仪的隆裕太后,载沣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没说话,脚步踉跄地独自出宫。溥伦等其他一干满清权贵也都是愁眉苦脸,偌大一个养心里头除了隆裕的低泣声外就再没有其他声音。

    和宫里的愁眉苦脸不一样,袁府内袁世凯和北洋的一群干将重臣齐聚一堂,原本他们聚在这里是为了讨论湖北那边的停战协定,准备规划下一步战略以及后续的和谈事宜,就在他们商谈之际就是收到了南京光复的电文。

    看到这份电文后,袁世凯没有失落反而是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总算是把局势回到了预料掌控之中。

    南京的失守本来就是袁世凯的有意而为,为的就是给清廷尤其是宫里一份恐慌和压力,这样的话将来要退位什么的也能顺利些,总不能让他真的学曹cāo,用大军把人家孤儿寡母的从宫中赶出去,如果真这样做了这谋朝擅位的骂名就得背上千年,rì后人家骂叛徒的时候除了带上曹cāo这个名字外,还得带上他袁慰亭的名字。

    如果是让南边那些人得宫里主动退位的话,那xìng质就不一样了。

    刚回běi jīng不久的冯国璋虽然对袁世凯前几天把自己调回来的举动极为不满,但是他毕竟是北洋的一份子,除了考虑到朝廷外还得考虑北洋的整体利益,这也就是当初为什么袁世凯调他回京时他会乖乖回来的原因,既然南北和谈已成定局,他也就放弃了先前的想法。

    “南京丢了,南方党人声势大涨难保他们不会沿着津浦线北上,现在徐州那边只有一个标是不是兵力薄弱了些!”冯国璋到底是北洋的高层,除了袁世凯外也就没人能比他说话更有底气了。

    “现在山东那边差不多也稳下来了,是不是把第五镇调往徐州。”第三镇的曹锟是袁世凯的心腹将,说话也是有底气的。

    袁世凯点点头:“徐州不能丢,但是山东也不能乱!张勋的江防军已经从南京突围而出,主力未损,我已命他往徐州方向去。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这津浦线和京汉线还得重新调整。”

    袁世凯是从朝鲜战场和rì本人打过的,后来又一手建立北洋军,这除了他个人的威望魄力之外,他本的军事素养在当时而言也是极为老辣的。

    他继续道:“原先湖北那边事发急,只能就近从永平秋cāo中抽调部队,现在既然湖北那边签订了临时停战协定,京汉线初步稳定后各部也该尽快归还建制。”

    原先京汉线的第一军是以北洋在永平参加秋cāo的部队组成,主要是第二镇的第三协,第三镇的第五协,第四镇的第八协,第六镇的第十一协,以及各镇相当一部分的炮兵部队。从建制上来说除了拱卫京畿的第一镇和东北方向的第二十、二十三镇以及山东方向的第五镇外,几个北洋的主力部队都有部队归属第一军统辖。这样时间短了还好,时间一长就不太妥当了,眼看着战事略停,还是得把各部的建制归属完整,这样在以后的作战中也更好的指挥。

    “这样,第六镇的第十二协余部派到湖北去,第四镇的第七协余部也调往湖北,这两镇一并归属第一军统辖。再把第三镇、第二镇的归属建制!”袁世凯说罢后看向曹锟道:“曹锟,你准备准备,你第三镇准备南下山东!”

    曹锟领命称是后道:“山东原有的第五镇呢?”

    “让靳云鹏的第五镇南下徐州!”袁世凯继续道:“这样徐州有一个镇再加上张勋的江防军应该能确保苏北不失,就算徐州有变,山东的第三镇也能及时沿津浦线驰援。”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