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北京初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自从韩辰旭上任监察部总长后,福建政局动,报纸更是时不时的放出大消息,说某某官员辞职,某某官员被监察部提起公诉等,这政局动的背后自然是各方各派的明争暗斗。郑祖荫、林文英、陈敬云这三方利用着手中的资源进行着暗中的政治博弈,谁胜谁负一时半会还不好说,但是表面上看还是陈敬云获利最大。

    通过奎林洋落马一事,陈敬云成功的把韩辰旭推了出来,虽然直到目前为止韩辰旭好没有透露出投靠他的意思,但是从韩辰旭现在所做的事来看,对陈敬云还是极为有利的。因为监察部的高压调查,军zhèng fǔ内一大批中高级官员或辞职或被辞退甚者陷牢狱,短时间内虽然无法动摇各部总长次长这样的实权人物,但是也空出了不少实权位置,陈敬云这段时间收拢的一些官员也逐渐掌控实权。

    像福建这样的明争暗斗可以说是目前整个南方各省的一个缩影,几乎和福建军zhèng fǔ一样,各省的军zhèng fǔ中也存在着激烈的矛盾,主要各方也都是士绅富商和军队实权人物以及革命党人之间的矛盾,其中最激烈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湖南的焦达峰被刺杀。

    湖南的事例几乎就是革命党人和士绅富商之间矛盾的最佳代表!革命党人和士绅富商以及军队的实权人物联合起义后,各方就是为了权力开始厮杀。有些地方是革命党人赢了,比如江西方面。有些地方是士绅赢了,比如湖南,而有些地方则是大权落入了军队高级将领手中,比如福建,比如广西。

    有些还在继续争斗中,比如浙江、广东等地。

    其中又以广东的争斗最为激烈,龙济光和胡汉民以及民军首领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烈,同时也导致了广州城内混乱不堪,到处都充斥着为非作歹的民军,烧杀劫掠处处可见,仅仅十一月二十一号那天就有五十余人被城内的民军所杀,其中包括一家老少二十余口惨遭灭门,连三岁幼儿都没有放过。其中缘由是广州军zhèng fǔ拿不出足够的军费来填饱民军的胃口,要知道现在广州城内各种名号的民军土匪足足有十万余,这些人都自称是革命功臣,要求广州军zhèng fǔ给予正式军费的同时,民军的各个首领也是狮子大开口,张口就是数十万数百万的,胡汉民那里拿得出那么多钱啊。

    没有钱来安置这些民军土匪,人家自然就是在城内烧杀劫掠了。

    而唯一有能力维持广州治安,驱逐民军乱匪的龙济光部却是按兵不动,原因也简单,那就是龙济光想要把控广东的全部军权,学临近福建的陈敬云。胡汉民那里肯让龙济光把控军zhèng fǔ啊,不但把钱根抓的紧紧的,就连军务部总长这个位置都一直抓着不放。

    这三方继续耗着的同时,湖北和江苏前线的战事还在继续!徐绍祯率领的南方联军各部已经从四面八方陆续向南京方向集中,前线已经发生了小规模的交火,按照目前的态势发展下去,不用三五天的时间,南方联军就能够在南京集中两万五千左右的部队,这两万多人可不是什么新兵,而都是江苏、浙江等地的原新军,战斗力比起湖北那边的民军要强的多,如果指挥得当的话,固守南京的张勋将极难抵挡。

    其实张勋能不能守住南京,很大程度上还是要看袁世凯的意思,如果袁世凯下定决心要守南京,不用多麻烦,从第五镇中分出一个混成协沿着津浦线南下南京援助张勋就足以守住南京,但问题是袁世凯并不想守南京。

    自从山东宣布dú lì之后,袁世凯就命令第五镇速回山东,同时直隶混成协也南下靠近山东沿线,数天后第五镇的前锋刚回到济南孙宝琦就宣布取消dú lì,同时第五镇奉袁世凯命令大肆搜铺革命党人,同时前段时间鼓吹dú lì的一批士绅富商们也被坚决镇压。在第五镇的强力镇压下,山东光复只持续了五天不到的时间就宣告失败,大批的革命党被捕杀,少数逃亡山东各地,不过从大局上而言已不足为虑。

    山东发生的动乱让袁世凯也谨慎了起来,对北方各省的革命党人开始严厉镇压,各主力部队也暂缓南下,防备北地动乱。如此况下,第五镇大部只能驻守山东,只派出了一标兵力前往徐州,防备江苏局势败坏而不可收拾。至于南京,袁世凯已经是下定决心放弃了,甚至暗地里已经给了张勋密令,称如果守不住南京的话,就退往徐州方向。

    第五镇暂缓南下,也就给了徐绍祯一个极为重要的战略机遇期,所以这段时间徐绍祯调兵遣将,意图在山东第五镇南下之前拿下南京,从而从政治奠定南方各省联军的基础。

    南京方向的战事顺利的同时,湖北前线的局势却是越来越败坏,虽然袁世凯给冯国璋的密令中暗示冯国璋要注意把握分寸,既要让南方党人认识到北洋军带来的强大压力,又不能真的把武汉三镇给全部拿下来,可是冯国璋刚地了朝廷封赏的爵位,心里想着报销朝廷的同时也对袁世凯的拖延战略不理解。

    按照他的看法,那肯定是集中力量一举而下,早rì平定南方乱事,为此虽然他得到了袁世凯的暗示,碍于袁世凯的原因不能大举调动兵力进攻,但是暗地里却没有放松进攻的步伐,在拿下汉口后对汉阳展开猛攻,汉口形势危急,已经是到了失陷的最后关头。

    十一月二十四号,湖南援鄂军一标到达汉阳,湖北民军得到了这支支援力量却是没有能够哦挽回一败再败的战略颓势,当天就失守汉阳战略要地十里铺,湖北民军发生大规模溃逃,其中以援鄂军为甚。

    二十五号,眼看着汉阳失陷在即,黄兴、宋教仁等一大批湖北民军高层领导人开始紧急会议,准备放弃汉阳,全力守卫武昌。会议中黎元洪等大批武昌军zhèng fǔ的高层对黄兴前期的指挥作战极为不满,大有把汉口、汉阳失守的责任全部推到黄兴上。

    这时候的黄兴是有嘴不能辩。如果说汉口、汉阳失守的责任全部在黄兴,那自然是不妥当的,但如果说黄兴一点责任也没有,那肯定也是睁眼说瞎话。

    郁闷无比的黄兴开会的时候没说几句话,等会议散了后他一个人沉思了许久,最后就以个人名字再发了一封通电,而这通电和上次陈敬云发的拥袁通电极为相似,无非就是说如果袁世凯如果愿意投共和的话,他黄兴愿意拥戴袁世凯为大总统。

    黄兴虽然军事素养不咋地,但是也知道按照目前的局势下去,湖北民军战败是迟早的事,如果不举行和谈的话,按照目前各部南方军队的实力根本就挡不住北洋军,所以和谈是必要的。

    发完这封通电后,黄兴立即辞去了湖北民军总指挥的职务,然后连夜和宋教仁等人沿江东逃,准备去南京。

    按照黄兴的意思自然是不管和谈不和谈,这武汉三镇都已经没有继续打下去的资本了,未来的革命中心已经不在于武汉,而在于正在围攻南京的南方联军,他是准备去指挥部队攻占南京了。可是他这个想法只是一厢愿而已,南方联军可是浙江、江苏、福建、上海数个实权都督联合发起的军事联盟,手下的基本也都是正规部队,总司令司令徐绍祯原先更是一镇统制,黄兴去到那里要想接管指挥权的话,估计没几个人会同意。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在各地实权派的督抚眼中,孙文还好,至少名头够响亮,借着他的名头振臂一呼就能招揽众多血年轻人为自己卖命。但是黄兴、宋教仁之流就要弱许多,和他们刷嘴皮子功夫那自然可以,但真要来夺权的话,估计立马就得翻脸。

    所以黄兴要来南京接管南方联军指挥权的话,除了陈其美外就没其他人支持他了!先不说权力这问题,就算是不考虑到这些,南方联军中都是原来的新军部队,职业高级将领一抓一大把,不像湖北那边群龙无首,唯一的一个高级军官黎元洪还是被枪着当都督的,说什么也轮不到他黄兴来指挥他们。

    黄兴又一次扔下正在浴血奋战的将士逃跑了,不过他东逃之前发的那封通电却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袁世凯看到这封通电后,心中沉思了起来。

    南边说要拥戴他当大总统也不是第一次说了,上一次也是这个黄兴,然后接着是陈敬云,后来也有其他几个实力督抚发过类似的通电,不过袁世凯却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消息。这一次又看到黄兴的通电,他才算是放下心来:看样子南边的党人是真准备让我当这个大总统了。

    杨度也是恭喜道:“袁公,此次黄兴所言,怕是仈jiǔ不离十了!”

    昨天刚到达běi jīng的段祺瑞也是道:“按照目前的况,南边那些人是不得不谈,南京虽然局势不稳,但是湖北一战想必他们也知道了双方的高下之分,继续顽抗下去只是徒劳而已!”

    袁世凯放下手中的电文,走到窗前,看见窗外飘扬而起的雪花,沉思着不知道想些什么。今年běi jīng的第一场雪来的很早,小雪刚过呢就是下起了雪来。

    足足半个时辰后他才回过来:“也打了这么久了!老是这么打下去总不是办法!”说罢眼光一扫杨度:“哲子,你辛苦些就到南边走一趟,看看那些党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

    发书后有不少朋友打赏,如:股上的时间、鸡肆shè、solilly、蚤圣、流浪江南、硝烟的消炎药、多福、非专业喷子;雨天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在此多谢各位的大力支持,雨天无以为报只能是埋头码字再码字,以jīng彩节来回报各位……

    又是新的一个星期,也是大军阀能够呆在新书榜的最后一个星期,新书榜对雨天有多重要就不用多说了,各位要给力啊给力,没事刷几个点击,有时间来本书页面瞧一瞧,红票啊什么的随便也来几张……雨天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