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南下北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陈敬云也了解目前的财政状况,所以对安华林的反应并不吃惊:“这购置设备是为了扩建兵工厂,你也知道外购的话价格太贵,自己造的话十块钱的东西去外面买就要十五块,二十块!”

    安华林却对陈敬云的话不怎么赞同:“都督,虽然我不太懂军事,但是也明白自己造军火的重要xìng,但是这个要分时机的,如果我财政部里有着几千万的库存,那么拿出数百万来扩建兵工厂自然是可行的,但是我财政部的库存不过四百余万,军队和军zhèng fǔ的开销又不是小数目!而且还得准备近期的军械款,别说是拿出三百八十万,就算是三十八万也是没有的!”

    陈敬云对他的话却不恼:“别急,我这不过是把清单给你看一看罢了,也没叫你现在就拿钱出来!叫你来,一方面是提醒你把兵工厂的经费拨过去,另外一方面嘛,则是我们一起谋划谋划借钱的法子!”

    “兵工厂的经费他们来找过我,我不是不给他们,只是前几天忙着一时走不开,等会回去我就给他们放款!”安华林继续道:“至于都督你说的借钱,是不是关于国债券的事?”

    陈敬云点了点头:“这个也算!”

    安华林道:“国债券两天前已经开始销售,不过成绩不太理想,两天一共买了不到五十万,其中多数还都是我军zhèng fǔ内任职的诸公购买的!”

    “这样要猴年马月才能把第一批五百万卖出去?”陈敬云有些被打击了。

    “主要是因为我们福建现在还没有完全统一,而且现在湖北和江苏前线战事不利,很多人都在担心北洋军南下!”安华林说出了主要的原因。

    国债券这东西能否卖出去跟福建国民军的战绩以及整个南方的局势联合到一起,如果南边胜了,福建军zhèng fǔ自然也就不会垮台,那么国债券也就能卖出去了。

    “罢了,他们不卖我们总不能强求人家!这次来主要是想要和你说,我准备把盐政拿出来抵押去借钱!”陈敬云开口就是盐政又是吓了安华林一大跳。

    “都督,这可万万不可!盐政可是目前我财政收入的大头,把盐政抵押出去以后要是有个万一……”安华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盐政的重要xìng任何人都清楚,人家朝廷糊涂了那么多年也没把盐政让给外国人用来贷款,怎么自己这个都督就把主意打到盐政上去了。

    陈敬云却不以为然:“我问你,假如没有贷款,以目前的财政收入军zhèng fǔ能够坚持多久?”

    安华林心里默算一番后道:“zhèng fǔ经费各部门加起来虽然不少,但是大头还是军费,按照目前的库存和预计收入,财政还可以坚持四到五个月,到时候财政整顿的也差不多了,新一年的税收也上来了,虽然差强人意,但是勉强能支撑!”

    “你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军购合同,那里还有两百多万没给呢!”陈敬云提醒他

    安华林一听,脸sè也是沉了下来,如果把那两百多万的军械款一给,那么别说支撑四五个月了,就连两个月都支撑不了。

    这时候陈敬云又接着道:“我也实话告诉你,等那批军械到了,我打算继续扩编,编成至少六旅两团的野战部队,然后再建三到五个团的地方守备部队。”

    安华林是一边听陈敬云说是一边计算着可能增加的费用,不等陈敬云说完他就已经停止了计算因为当他听到说六旅两团的时候就知道,增加的那么多军队单凭福建绝对养不起。到时候每年的财政缺口就不是几十一百来万的事,而是数百上千万的缺口。

    然而转念一想陈敬云可是都督,而且能够以这么年轻的年纪就掌控福建一省,数万大军,绝对不是什么愣头愣脑的笨人!所以他问道:“都督,莫非你是有什么办法?”

    陈敬云道:“还是那句话,借!”

    安华林道:“借了怎么还?靠福建一省以后绝对是财政赤字,那里有钱还?”

    陈敬云道:“我可没说过靠福建一省来还!”

    听到这,安华林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天大的想法,可是他没直接问,而是看了陈敬云一眼后道:“还请都督点拔?”

    陈敬云笑了笑,站了起来后走到门前,抬头看向天空:“在这个时代,要强国富民,就必须发展工商业,有钢铁机器才有战舰大炮,才能不被外人欺凌。可福建多山少田,一省之地收取的田赋不如江南一大县,交通不便又没有什么重要的矿产资源,只能靠传统的茶叶、木材、造纸维持地方经济,而要在这里发展工商太困难了,马尾船厂的没落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清廷前后投入近数千万两,可是最后得到的不过是一片荒草而已。”

    由于福建的地理环境以及矿产资源的缺乏,就决定了他要发展工业是困难重重的。在这个年头,一个地方要经济发展,第一种是有便利的交通可把商品扩散到广大地区比如上海,广州,第二种就是有重要的矿产资源,比如东北地区,还有就是集合了两者优势的地区,比如湖北。然而福建什么都没有,没有探查到大型的矿产资源,更加没有长江珠江这种大江河流,也没有铁路。整个省份的内陆交通就只靠一条只可通行小型船只的闽江,更关键的是闽江中上游南平以北的几条支流都是小河,只能走竹排木筏之类的,当年福建茶叶大肆出口的时候,上游各县的茶叶运输就是靠小竹排之类的运输到南平,再换船到福州。

    没有重要资源就得不到铁路投资,没有铁路,也没有大河造成交通不便,福州沿海地带的商品就只能覆盖在省内。远不如广州生产的商品可以依靠珠江的数条大型支流覆盖到远到广西等整个南部地区,而上海就不用说了,长江那就是中国的经济命脉,上海生产的产品能一路卖到chóng qìng去。

    如果说几十年前福建还能依靠茶叶出口成为经济强省的话,那么印度茶叶挤占全球市场的现在,福建就只能靠着造纸、茶叶、木材等少数几项传统产业维持着一个虚弱不堪的经济体系。

    这也就是辛亥后的军阀混战年代里没福建什么事的根本原因!

    自从陈敬云这段时间全面的了解过福建的经济体系后,他就把以前稳步慢行的策略抛弃了,现在他唯一想要的事就是扩军,然后南下或者北上,南边的广东乃是中国财赋重镇,地位和江苏不相上下,而北边的浙江经济也不差,虽然不如广东,但是比起福建来却是强太多了。

    如果不扩军走出去,那就是原地等死,过上几年陈敬云就得和其他被打败了的军阀一样,可怜兮兮的逃入租借当寓公。

    陈敬云不想当寓公,虽然他没有那种为了国家民族会恶心沥血的怀,但是为了自己,为了那一旦有了就不愿意放下的权力,陈敬云也绝不愿意失败。

    “那都督的意思是南下还是北上?”安华林突然觉得自己彷佛回到了三国时代,而自己面前则是站着一个主公,而自己则辅助着这位主公开创霸业。

    陈敬云道:“不管是南下还是北上,还得看具体况!”

    说实话,陈敬云还没有决定好,原本他的打算是先整顿好福建省内,然后扩军寻找机会谋取向外扩张,但是按照他原来的时间表那得是明年,甚至后年的事,至少不是现在。但是现在看来,当初的想法已经不适合现在的了!原因很简单,他发现福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长时间维持一支庞大的军队,所以他必须要早点行动!

    足足一个小时后,安华林才辞别回去,得知陈敬云决心扩张的时候安华林也就不反对陈敬云拿盐政做抵押贷款了,不过找谁借款,具体的章程如何就得详细规划安排了。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他正准备离开时,装备部的欧阳天来了,来的人还不止他一个,还有陈奎、陈卫华两人。

    “怎么都一起来了?”陈敬云问道。

    陈卫华和陈奎都想开口,但是陈卫华却抢了个先:“都督,卑职等来是为了那批军械!”

    欧阳天这时候也是露出苦笑:“我也没说,是他们自己听到消息后就跑了过来!”

    这批新到的军械太过于重要,欧阳天自然不可能自己决定而陈奎和陈卫华又缠着他不肯走,所以就干脆带着这两个人到都督府,直接让陈敬云决定了。

    “军械?第八团现在人员有多少了!”陈敬云先问了起来。

    陈卫华道:“现在已经接近满员了!就差军械了!”

    陈敬云点头:“既然已经满员,欧阳天你就从这批军械中拔出一个团的长枪和手枪给第八团!”

    陈奎听罢脸sè一暗,他的部队虽然已经齐装满员,但是只有一个营的部队装备的是汉阳造,其他的都是老旧的快报废的曼利夏!而他知道新到的这批枪械中只有六千支枪,也就是说给了第八团四千支后就剩下两千支了,两千可不够装备一个团的。

    见陈奎如此,陈敬云也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当即道:“陈奎你也别摆脸sè给我看,剩下的两千支枪都给你拿去!”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