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关余贷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福建位于东南,按照后世人所说的就是属于英国人的实力范围一带,可是这个势力范围是个很悬乎的东西,比如说东北一带,由于满铁和中东铁路的存在,使得俄国和rì本在东北地区都有驻兵,这两家在东北投资了大量工矿业,集中了大量资本,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东北地区的商业利益以及矿产对于rì本是很重要的。

    同样扬子江周围地区,以英国为首的外国商人在这里投资了大量企业,众多的外国资本存在就使得各国zhèng fǔ必须重视这些地区的本国商人利益问题,久而久之也就对这些地区甚为关注。这种对特定地区的关注并不代表着这地方就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了,只准自己国家的资本进入而不准其他国家资本的进入了。

    当然,这里得除开东北这个名义上主权还在,实际已经沦为殖民地的地方,东北三省由于满铁和中东铁路的存在,rì本和俄国在这里驻军最高时数十万,这就已经表明zhōng yāng对东北失去了实际控制。

    比如福建,地理上位于东南,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就是属于英国的势力范围,可是福建如果说早几十年前还因为茶叶对英国有点作用外,今天的福建对福建而言还真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福建没有什么重要的矿产资源,出口的都是茶叶,木材,造纸之类,由于福州、厦门等港口无法向内陆延伸,所以市场也仅限于福建地区,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福建靠进口洋烟转销以及茶叶出口建立起来的繁华经济体系就已经没落,现在从经济角度而言,福建不值一提。远不如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甚至湖北对英国那么重要。

    但是不管福建的经济有多么不好,它总在东南地区,而且南接广东,北接浙江,西连江西,福建要是乱起来的电话对其他省份也是有很重要的影响的。

    所以当朱尔典得知福建向德国订购了一大批军火之后,立即就发电让福州领事就此事询问陈敬云。

    朱尔典担心的不是陈敬云,而是德国人。如果说德国人单纯投资工商业的话也没什么,但是德国在中国处于动乱时期向东南地区的福建出售大批军火,这个目的就值得朱尔典担心了。

    此事是否是德国的官方行为?是否是德国意图借助陈敬云的手退搅乱南方局势从而让帝国在这里的商业利益受到大规模损失?

    奥多?琼斯接到电报后惊讶于陈敬云能从哪里拿出那么多钱的同时,也是急忙地正式求见陈敬云,要求陈敬云对此事作出解释!

    听罢奥多?琼斯的询问,陈敬云脸sè不变,也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沉默着,他在考虑英国到底在想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关心?他们是否在担心什么?

    好半晌后他才重新喝了口已经凉了的茶:“这事是有,不过这纯粹是商业行为!如果英国方面许可,我也愿意向你们购买军械!”

    听到陈敬云如此说,奥多?琼斯也不打算反驳什么,他的任务只是来从陈敬云口中确定此事是否真实而已,另外看看陈敬云是否会承认,如果陈敬云大方承认了就表示事还在控制之内,随后要怎么解决,该如何解决是上面的事,如果陈敬云不承认,奥多?琼斯百分百可以保证是德国人搞的鬼。

    要知道现在德国人在全球范围内和英国人在竞争,谁不能排除德国人出现在东南地区捣乱的可能xìng。

    “帝国企业的军工产品质量上乘,如果将军有意购买的话我愿意推荐相关人员来洽谈!”奥多?琼斯一边说着一边想,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话谈成了自己也应该能够有几千英镑的收入吧!

    眼见着那些正事已经说完了,陈敬云想起自己正在到处想办法捞钱,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奥多?琼斯上,于是道:“购买军械我是想的,可是领事先生你也知道福建一穷二白,实在是!”

    奥多?琼斯一听就差点翻白眼了,刚才还说要购买军械在又说没钱,这不是玩自己嘛!好在他是职业外交官,当即脸sè不变道:“德国人总该不是把军械都送给你们不要钱吧!”

    “我现在只付了定金!”陈敬云已经想着贷款和债券的事来了!

    “哦!”既然没钱,奥多也不打算多说了。

    可是这个时候,陈敬云却是道:“所以我想,不知道贵国的银行家们对贷款有没有兴趣!”

    “哦?贷款?”奥多?琼斯可不是职业商人,而是一个外交官,在他眼里政治利益比商业利益更重要,所以他对贷款什么的没什么兴趣。

    奥多?琼斯虽然对贷款没什么兴趣但是也只得随着陈敬云的话问:“将军准备要多少,拿什么抵押?”

    “不知道我用福建一省的关余抵押能借多少?”陈敬云并没有遮遮掩掩。

    听到关余二字奥多?琼斯就立马jǐng惕起来,所谓关余即中国海关税收中扣除了每月应给的各国赔款、欠款等剩下来的银子,称之为关余。虽然海关收入已经被洋人拿走了大头,但是剩下的小部分也不少了啊,单单福建一省的关余每年就有数百万元。本来这些海关税款是交给中国方面保管,但是武昌起义后,由于中国局势动,各国为了保证各项赔款、借款能够及时偿付,就把海关收入分别存入了汇丰等外国银行,使得中国海关权力丧失殆尽。

    “将军,我有必要提醒你,按照相关条约,海关税剩余部分将有银行委员会将会直接交给贵国zhōng yāngzhèng fǔ,而福建军zhèng fǔ只是地方zhèng fǔ,是没有权利接受关余的,所以关余是不能用来抵押的!”奥多?琼斯说话的速度并不快,甚至有些慢。

    陈敬云不以为意:“那么你也知道,我福建已经不承认北方zhèng fǔ的统治权,也就是说这些条款对福建而言不适用!而基于福建和北方满清朝廷正处于战争时期,我将无法忍受把福建一省的关余送到běi jīng去!”

    奥多?琼斯深吸了口气:“将军是想说不承认我国和贵国之前签订的条约吗?”

    陈敬云摇头:“领事先生!我并没有说不承认我国和贵国之前签订的条约,我也并没有说要收回全部海关税,我只是要关余!”

    “如果帝国说不呢!”奥多?琼斯认为有必要提前问明白陈敬云会有什么反应。

    陈敬云道:“福州、厦门、三都澳的海关自然可以照常进行,不过我会把福建的其他港口变成zì yóu港,裁撤所有查抄走私的人员,海关五十里以外再设厘关,一律征收过境税!”

    zì yóu港是什么,那就是不征税的港口,再把打击走私的官员裁撤调,陈敬云这是要把福建变成免关税地区!按照各种条约,就算是陈敬云新设立海关关口,也不能自己管理,必须交给外国人,既然拿不到关余又因为各种原因不能成立新的海关收税,那我就支持走私,总之就是让福建的三大海关成为摆设,不给我关余,让你连税都收不到!

    如果陈敬云真要这么做,英国人还真拿不到什么办法来压的,虽然现在海关是外国人管理着,但是陈敬云真要把海关撤了,把福建变成一个不收海关税的省份他英国人也没辙啊!至于用zhōng yāngzhèng fǔ来压,现在福建可是已经脱离了满清朝廷统治的。

    面对陈敬云的耍无奈难道就真要开军舰过来?如果这个紧要关头和陈敬云这个同盟会方面的重要军事领导人发生军事冲突,那么很有可能被南方的革命党人认为英国是偏向满清王朝一边,这对帝国来说不是一件好事,要知道帝国的主要商业利益都在南方省份,万一被革命党人认定为帝国支持满清朝廷的话,帝国在南方的利益将很有可能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奥多?琼斯很快就把事的得失理清楚,他陈敬云想要关余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关余这部分也不是自家英国的,给中国zhōng yāngzhèng fǔ是给,给中国地方zhèng fǔ也是给。再说了,他不是说要贷款嘛,而且是以关余为抵押的贷款!

    奥多?琼斯的经济能力虽然不是很出众,但是也知道这批贷款如果真的可以以关余为抵押,风险很小,那么就绝对是优良资产,国内的银行家们应该是喜欢的。另外这批贷款如果还用来购买英国产品的话,那么国内的企业界也会受益。

    什么叫国家利益,说白了就是钱!

    当奥多?琼斯想通了这一连串后,越发觉得这事应该可行,再抬起头来看陈敬云也就觉得他不那么讨厌了!

    脸上继续保持着职业微笑的奥多?琼斯开口道:“关余以及贷款已经超出了我的权限范围,我会就此事向朱尔典阁下禀报!不过我再一次提醒将军,海关事关贵国的各项赔款问题,希望将军妥善处理!”

    送走了奥多?琼斯后,陈敬云回到了后院,见罗漓坐在栏杆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手里摆弄什么,走过去一看,却是发现罗漓手里拿着的是一副刺绣和针线。

    “上面绣的是什么?”陈敬云低头顺手拿了过来看。

    罗漓见陈敬云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开始还是一愣,但是瞬间后就是脸上露出了笑容:“是牡丹!”看见陈敬云正仔细看着自己的刺绣,让她也有点不好意思:“我绣的不好!”

    罗漓说的是实话,那牡丹绣的大致样子虽然还能看出来是朵花,但是绝对认不出来是牡丹,不过陈敬云是不会说的,反而道:“我看不错啊!”

    说着捧着了她的一双手:“你怎么绣这个呢,扎破了手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