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军服肩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南平为延平府的重镇,这个位于闽江中游的城市可以说是福建腹地中最具有经济、军事地位的城市,从经济角度而言,南平依靠着闽江中下游连通福州,北部又依靠闽江的上游三条闽江支系连通包括邵武府,建宁府,汀州,可以说是整个福建西北部、北部地区和福州联系的中转点,其经济的重要xìng不言而谕。

    另外由于它处于闽江中段这个重要的位置,抛开经济经济角度而言,这也是个兵家必争之地,掌控了南平后,北部大军就可以沿江而下,威胁到福州这个重要城市。鉴于其重要xìng,历代军事家都会在这里驻以重兵,清军同样不例外,在这个小小的沿河城市放了三十八标第一营、四十标第一营两个步兵营,城内还有相当数量的绿营等旧军,论其兵力之雄厚,唯有福州才能比之。这南平的两营新军加上邵武的一营新军以及其他的旧军就共同构成了福建的北部防线。甚至武昌事发之后,孙道仁担心福州防守力量不足抽调其他新军进入福州之时,也是抽调福宁府那边的三十八标第三营,而对南平和邵武的三个新军步兵营却是半点没动。

    福州光复后,陈敬云给南平以及邵武相继发去了劝降电报以及孙道仁的亲笔书信,数天后,三十八标第一营管带庄先河就宣布归属军zhèng fǔ领导,并控制了南平的大部分官员衙门,给陈敬云发报后,陈敬云立即任命庄先河为南平守备司令,统辖原部队坚守南平同时等待国民军的援军,驻扎在城外营房的四十标得知庄先河反正后虽然一度赶去平叛,但是被庄先河所部击退,然后双方就僵持了起来。

    李继民的第二旅正整编时,人员补充和枪械都排在了第一旅之后,等马成的第一旅编成开始紧急训练时,他的第二旅才开始陆续补充新兵,等到第二旅开拔后,路上又连续遇上好几个死活不投降的小县城,弄的李继民不得不拔掉这些钉子后才能继续沿江北上,这么耽误几次后就使得第二旅的进军速度变慢许多。

    直到十一月五号才到达南平附近,这时候不但第一旅已经攻下了福鼎,就连落后第二旅出发的第三旅都已经到达泉州外围了。

    虽然进军速度极慢,但是李继明一路上却是没有慌,而是一路极为谨慎。

    十一月五号下午,前锋回报说是和小股清军接敌,李继民马上意识到战事即将过到来,立即下令所属第三团加紧步伐进军,然后不过两个小时后,李继民就接到前方回报,说是敌军已经投降了!

    听到投降这个消息李继民并没有感到意外,敌军是四十标的第一营,所部才六百多人不说而且四十标的协统林肇民都当了福建国民军副司令了,他们会投降并不奇怪,至于说为什么之前不投降,那就得问他们自己了。

    对于投降的中低级军官,李继民按照之前陈敬云的吩咐,愿意为国民军效力的一律按照原军衔留用,不愿意的则送到福州,经过帅选之后再给zì yóu,普通士兵就宽容的多,愿意参军的直接招收,不愿意的发一银元遣散。

    投降士兵的选择基本都差不多,那就是加入国民军,这年头当兵在那里不是当,都一样拿响,再说了不当兵那一家老小谁来养啊!要知道这年头新军最次的也有八块的月响,和平时期扣除食宿费用后也有五六块,战争时期领全响后收入至少是普通劳动阶层的两倍以上,用在现在的话说就是白领阶层,不是什么人想当就能当上的。

    整编过程李继民根据马成在连江时的经验,把投降的清军士兵组建了四个步兵连,然后替换出第二旅的四个步兵连另外组建一个新步兵营,给陈敬云发报后,陈敬云指示将新组建的步兵营和三十八标第一营组建第九团,庄先河任团长,归属李继民统辖,另升李继民为上校,李连阳为中校!

    随后李继民电报参谋部,请求给予下一步战略指示!

    接到李继民的电报后,陈敬云对着福建地图沉思了足足半个小时,随后召开司令部会议!

    “根据目前的态势,北部地区我们已经掌控了主动权,下一步不管是继续北上邵武还是东进建宁,都掌握在我们手中!”冯勤自从担任参谋部总长后,整个人越发显得jīng神起来,肩膀上的上校军衔肩章也显得鲜艳无比。

    现在军务部林文英等人闲得慌,就把军服、肩章、军衔重新设计了一遍,军衔前文已经说过,肩章如下:军官肩章以黄sè为基调,将官依次是一颗到三颗五角星;校官则是中间加了一道白杠,依次为一到三颗五角星;尉官则是中间有两道白杠,依次为一到三颗五角星;准尉是一道白杠不配五角星;士官以及士兵的肩章以红sè为基调,士兵依次一到三颗星,士官加一道黄杠,依次为一到三颗星(史为北洋1912军衔肩章);

    军服的式样没什么变化,就是把军服的颜sè给改成了棕绿s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区别清军,另外在野战以及巷战中也能有效隐蔽。

    军务部那边现在还在继续设计,说是要准备把军服的样式改成具有革命xìng质的军服,陈敬云对此也不反对,由得他们去闹了。

    而此刻,冯勤就是穿棕绿sè军官常服,肩上别着一杠三星的上校军衔,手中拿着指挥棒在墙上的大幅军事地图上指着。

    “而根据外部电报消息,江西已经光复,因此短期内我们将不会面临来自江西的清军,不过邵武府还有原四十标的一个营,许崇智起义前就已经失去了联系,虽然我们数次给邵武府发去了电报,但是均无回应,目前况不明。南平东部的建宁府有巡防营徐镜清的一千五百人,目前也没有可靠消息传来!”

    当即,下方的军官参谋们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有的说要立即进军邵武府,有的说要进军建宁,也有的说兵分两路,陈敬云也不打扰他们,直接静静听着他们的意见。

    半晌后陈敬云才摆了摆手,让众人停了下来:“诸位的意见都是中肯的,现在南平重镇已经南下,下一步第二旅肯定是要继续进军的,至于方向嘛就定在建宁府!邵武府那边也派部队去查看探明况!南平本也要留下相当部队驻守。”

    说罢后,他也不给众人说话的机会,直接道:“冯参谋长,你记一记,命令李继民率第九团、第三团休整三天后进军建宁,第四团驻守南平肃清周围清军余孽,嗯,再派些人去邵武府摸摸况。”

    “命令马成调回部队驻防连江、福安等地,肃清福宁府和福州府北部的土匪清军余孽,同时让他派个营去温州那里看看况,有机会就拿下来;再把驻守连江的那个营抽调回福州!”陈敬云一边说着,脑海中已经浮现了一整张福建的地图。

    “陈奎!”陈敬云看了眼陈奎:“我把这个营编入第七团,这样你的第七团就有三个步兵营,也算是初步成军了!把部队拉到长乐巩固福州外围防御,先好好训练着等外购的军械回来后,再给你配齐山炮和机枪。”

    陈奎听罢后虽然还板着脸,但是喜sè却是掩饰不住:“是!陈奎绝不辜负都督厚望!”

    这时候,一边的冯勤却是轻声问道:“都督,把第七团调到长乐的话,福州的防卫是不是弱了些!”

    本来福州城内有jǐng卫团和第七团两部拱卫福州安全问题,至于陈卫华的第八团只搭起了架子,新兵虽然有了七八百人但是因为没有枪支所以只能是当摆设。

    陈敬云却笑道:“无妨,城内还有一个jǐng卫团两千多号人呢,再说长乐也不远,半天功夫第七团就赶过来了!”

    听到陈敬云这么说,冯勤也就不说话了!

    这一番军事调动除了军事方面的考虑外,陈敬云考虑更多的则是军权以及政治问题,首先是南平那边,陈敬云把第九团和第三团凑在一起配属给李继民前往建宁,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李继民和他的嫡系部队第四团剥离开来,至于不派兵北上邵武府,是因为许崇智在那里,虽然现在还没有邵武府以及许崇智的消息,但是陈敬云打算先把邵武放一放,静观其变,不然贸然把部队派过去后很可能就被许崇智给吞并了,毕竟许崇智在同盟会内部的声望比陈敬云强得多,而在原第十镇的军职又比陈敬云高,正所谓不可不防。

    而让马成肃清境内土匪自然是为了军zhèng fǔ的声誉问题,而派小规模部队去温州试探况,纯粹是看看有没有便宜可以捡,如果有机会的话陈敬云不介意把温州拿到手。把第七团放在长乐,主要是为了巩固福州外围安全。

    当李继民接到了陈敬云的命令后,他人也不笨隐约也猜到了陈敬云的用意,不过他早也预料到了这种况,现在已经带着一旅数千人的他很明白,犯不着为了手中的那几百个嫡系手下而葬送大好前程,所以他很干脆的把第四团留下后,带着第九团和第三团在休整两天后就是前往建宁。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