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激战福鼎(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福鼎县,这个福建东北部的县城早些年和其他福建的沿海港口一样,靠着洋烟进口转发以及出口瓷器茶叶等物很是繁华了一阵,可是近些年随着清廷大力推广国烟,云南等省的烟土挤占国内市场,以及茶叶瓷器出口逐渐没落使得福建的脆弱经济体系遭受灾难xìng打击,不但福州、厦门这些主要港口的经济下滑,就连福鼎这个小县城也受到了明显的影响。

    近些年已经逐渐没落的福鼎县虽然越来越不如从前,可是其地理地位并没有随着经济减弱而减弱:福鼎除了是一个沿海县城外,更主要的是他紧靠浙江,不管是从浙江攻打福建,还是从福建攻打浙江,福鼎都是双方的必争之地。因为它作为福建的东北沿海大门颇受关注,就连新编练的新军这里也驻扎了一个营。

    可是这几天福鼎县城内的人们发现城内驻扎的那营新军似乎乱了起来,新军士兵们开始陆续的从街面上走过,而看他们的方向却是望城外去。一些消息不甚灵通的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不是出事了?莫非是土匪打过来了?”

    当即就有人给他解答:“不是什么土匪,而是国民军打过来了!”

    “国民军?”有人不解:“就是福州那边来的国民军?革命党人?”

    “嗯!就是他们!”

    “前些天我还听说他们在连江呢,怎么跑到我们福鼎来了?”

    “你这什么时候的消息了,报纸上说了,连江县早就被马成拿下了,人家一路沿海北上,都已经到了福鼎城外了!”这人显然是很关注时局,说起来一的。

    “可真够快的!不过这马成又是谁?福州那边的军zhèng fǔ都督不是叫陈敬云吗?”有人继续问着。

    当即又有人露出一副鄙夷的神sè:“人家陈敬云那是什么人,可是大都督手下强兵数万,大将云集,怎么会亲自带人来福鼎!这带兵的叫马成,据说是陈敬云的心腹手下,领着上万大军呢!”

    “上万?我的乖乖,这福鼎城里新军不过六七百人,这是挡不住了吧!”

    “这你又错了,前些时候新军是不过六七百人,不过这些天听说他们都在抓丁呢,加上其他巡防营少说也有两千!”说到这这人又是摸了摸脑后的辫子:“不过挡我估计是挡不住了!只是听说国民军所到之处全都要剪辫,我估计这辫子是留不住了!”

    “留辫不留头?”有人被吓到了:“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轻易剪掉!”

    “得了吧,两百多年前你祖宗要是敢说这话,估计就没你了!”

    不提福鼎城内人心惶惶,粮价等生活物资哗啦啦的上涨,且看城外的一个小山包上,穿藏青sè军服,头戴圆顶前檐帽的数个新军军官正举着望远镜向远方望去,这几人不是别人,正是第十镇三十九标第二营的军官们!

    半晌后,这几人才陆续放下望远镜,为首的一人脸sè深沉:“看来国民军是打定了主意要拿下福鼎了!”

    此时,后的一个年轻军官道:“凌大哥,他马成就算有病例远胜过我们,但是我们现在也有近两千人马,未必就不能挡住!”

    而另外一个年长些的军官则是抱有不同意见:“挡住?靠什么当,我们这些天虽然招揽了不少人,但是也只有我们第二营和巡防营的百来人才能打,其他的能拿稳枪就不错了,如何挡住马成的整整一协人马!”

    “而且等他们还有炮,整整六门七十五毫米的大炮我们拿什么来挡!”

    顾宝玉此时也是心理极为复杂,为第三十九标第二营的管带,他出于福建武备学堂,以前对那些革命党也略有耳闻,武昌事发后他和所有的南方新军将领们一样,都是关注是各地的事态发展,当福州光复后,面对陈敬云发来的劝降电报,顾宝玉是很为难的,一方面他内心的深处是不想投降革命党,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也知道现在国内共和是大趋势,凭借他一人是无法阻挡的。

    所以他对陈敬云的劝降电报置之不理,既不承认福州军zhèng fǔ也不反对福州军zhèng fǔ,而暗地里他连续扩并,用以防备福州方向的国民军。原本以为他福鼎处于福建东北部,中间还隔着连江县的三十九标第一营,但是没想到马成的国民军第一旅一到达连江县后,三十九标第一营管带就带着部下投诚了,听说还把当地的知府知县等官员一起抓住了后送给马成。

    以至于短短半个月后马成的第一旅就兵临福鼎城下,这可让他着急了,不等新招的两营兵训练完毕,就把部队拉出城设防,并在第一旅来之前就在城外依靠地势布置了防线。至于能不能挡住,他心里没底。

    “二十一镇那边还没有回复吗?”顾宝玉并不是自大狂,当觉得没有把握抵挡住国民军的时候,他就向邻省浙江的二十一镇发去了求援电报,可是这么多天了一直都没有答复,别说派遣新军来支援,就连旧军巡防营之类的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还没有答复,不过听说那边也乱的很,上海已经反正,我看浙江那边是不敢把二十一镇派过来的,至于那些巡防营旧军估计也是要驻防原地监视新军的!”当下就有人回报于他。

    “他妈的,他们不来救援,等国民军拿下了福鼎后,浙江就是南部门户洞开,国民军rì夜间就可杀至温州,到时候看他们怎么办?”

    顾宝玉等人愁眉苦脸的时候,马成等人却是笑容满面,自从起义后,深的陈敬云信任的马成就是一帆风顺,先是团长,然后直接升任第一旅的旅长。第一旅为陈敬云的心腹部队,又是第一个齐装满员的,不到十天功夫里马成就从一个小小的管带成长为手握近五千大军的高级将领。

    前些天在连江县的时候,原本担心陈诤的三十九标第一营也会向三十七标那样是个硬骨头,会让自己这支初创的部遭受很大的损失,为此担心了好几天,但是那里想到陈诤远比秦玉年来的痛快,等马成的先锋侦查骑兵刚到达连江县外,他陈诤就投诚了,这让马成惊喜之余也放心不少。

    把投降的清军新旧军中愿意加入国民军编成四个连分别配属给四个营,同时从这四个营中抽调各抽调一个连组建一个新步兵营驻守连江,马成则是率领第一旅继续北上,终于在数天后到达福鼎城下。

    而这一次,福鼎的三十九标第二营管带顾宝玉就没有陈诤这么好说话了,不但先行布置了防线,而且看上去似乎还把部队扩编了至少三个营小两千人马。

    按照管理,先是派人劝降,顾宝玉避而不见!接下来,马成也不想多废话了,直接让部下做好各种准备,准备强行进攻拿下福鼎。

    第一旅临时指挥部内,旅长马成、副旅长萧奇斌、第二团团长林飞泰、新任第一团团长贾涛以及各营营长皆端坐着,而桌面则铺着一副福鼎附近的军事地图!

    “都有什么想法,说一说!”马成当了这么多天的旅长,也算是找到了上官的那种气势,说起话来一顿一顿的,话刚出口就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了自己的上。

    首先萧奇斌开口了:“这福鼎不好打,县城附近山地众多,而且敌军已经现在外围依靠地形设置了防线!”

    林飞泰也是点点头:“刚才我去前线看过,敌军的工事挖的很仔细,要强攻的话怕是伤亡不小!”

    贾涛则道:“虽然他们有地形,不过我们的兵力和火力都有优势,拿下的问题是不大,就是这伤亡……”

    众人对拿下福鼎并没有太大的怀疑,不管是士气还是兵力火力第一旅都具有绝对优势拿下一个福鼎绝不成问题,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敌军据坚而守强攻的话遭受的损失怕是不小,如果遭受的损失太大,到时候即便拿下的福鼎也会受到都督的责罚,这可不是他们所希望的。

    马成看了眼众人后才道:“出发之前,都督就曾交待过我,让我务必在半个月内拿下福鼎,奠定福建东北部基础,从而扬威福建内外,如今已经十二天!”

    马成的话很简单:“不管如何,三天内必须拿下福鼎,不然我等无颜面见都督!”

    听到马成的态度如此坚决,众人也是露出坚毅之sè,林飞泰则道:“旅座,我请带所部为全军前锋进攻猪头山”

    猪头山位于福鼎县城外三里处,高不过两百米,但是这个小山包却是有些险要,易守难攻,主峰之外一直延绵至东部海边,而顾宝玉的防线就是依托猪头山布置的。然而一旦拿下猪头山后,则可把第一旅炮兵连的六门炮给拉上去,从而炮火则可覆盖整个福鼎地区,猪头山不但可以作为火炮阵地,而且它面对福鼎县城那一面较为平缓,步兵可以沿着这个方向一冲而下福鼎县城。

    可以说拿下猪头山也就意味着拿下了福鼎。正是因为猪头山的重要xìng,可以预想而知的敌军肯定会在那里布置重兵,要想拿下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飞泰有这个决心我很欣慰!这样,主攻任务就交给二团,一团牵制敌军,炮兵连进行炮火支援!”马成继续说着:“各部准备好后于明早临晨发动进攻!”

    当天,国民军各部已经开始部署,夜里国民军在正面战线上发动了数次小规模夜袭,虽然无法突破敌军阵地,但是却成功的引起了敌军的注意,牵制了敌军的主力。

    第二天天sè还没亮,国民军炮兵连的火炮开始向猪头山方向进行猛烈炮击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