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罗漓心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想我没有?”刚进门陈敬云就是问了起来。

    “哪有!”罗漓一听小脸有些红晕:“人家才没有呢!”

    陈敬云也不反驳,只是笑着看她,这女人脸上的表已经出卖了她。

    “干嘛看着我笑啊!”罗漓被看得有些心虚。

    “没干嘛,只是觉得你好看的!”陈敬云上前了步,此时已经可以闻到她上的淡淡体香。

    罗漓听到陈敬云如此话语,脸上更红了些却是不后退,反而是上前了一小步然后缩进陈敬云怀里,嘴里喃喃:“我是想你了!”

    捧起她的脸,看见她的眼眶里似乎已经含有了泪珠,陈敬云有些心软道:“要不等会跟我回都督府那边吧!”

    最开始的时候,陈敬云是为了避嫌,所以边并没有带着家人一起去住都督府,至少短时间内还没有这个打算,但是看到罗漓刚才的那副委屈模样就让他有了些心软,实际上他话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

    但是不等他后悔罗漓就是满脸喜sè:“真的!”

    陈敬云点头:“嗯!”

    陈敬云要带她一起去都督府的话让罗漓显得极为兴奋,整个人抱住了陈敬云的子,然后抬头向上送上了自己的香吻。

    陈敬云这些天也是压抑的久了,前几次回家都因为时间太紧而没有**,这一次他是放纵了,随着彩衣纷飞,低沉地呻吟响起,人类中最为本能的一幕开始上演。

    陈敬云是积压的久了,第一次过后又继续耕耘着,而罗漓才是第二次,嫩的子不堪鞭鞑,不过嘴上却是不求饶,只是强忍着,甚至还不断说出她自己都觉得羞人的话语挑逗陈敬云。

    两人断断续续大战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是停了下来!罗漓依偎在陈敬云的膛上,略微抬起头,眨了眨眼看向陈敬云然后轻声说着:“听他们说,少爷你当都督了!”

    陈敬云伸出手轻抚着她那光滑如丝的背,闭着眼回答:“嗯!”

    “听他们说,都督是很大很大的官!”罗漓看见陈敬云闭上眼睛了,就把小手伸上来,想要摸他的脸,可是又怕他突然睁开眼睛,所以就停在了半空。

    陈敬云低声应着:“嗯!”

    罗漓觉得自己摸一下他应该不会生气才是,所以把手轻轻的放下,然后指尖拂过他的脸,嘴里同时说着:“他们都说少爷是大英雄呢!”

    “嗯!”陈敬云察觉到了她的手指滑过自己的脸,但是没睁开眼睛。

    此时,罗漓用另外一手撑起了些子,子扭动时下传来一股轻微的不适让她略微皱眉,然后抬起头继续看着陈敬云的脸,看着看着就觉得他的鼻子很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似乎没有这么大,于是乎手伸了出去摸陈敬云的鼻子。

    “听说少爷要成亲了!”

    “啊!”听到这话,陈敬云却是睁开了眼睛,然后一手抓住了她摸向自己鼻子的小手。

    见陈敬云突然睁开了陈敬云并抓住了自己的小手,罗漓神有些惊慌然后急忙道:“少爷,我,我……”

    “吃醋了?”陈敬云猜想她可能是担心自己成亲后不要她了,当即安慰道:“你放心!到时候不会让你吃苦的!”

    这一天,陈敬云难得在家里住了一晚,晚饭时陈敬云提起请陈俞氏迁移都督府住,不过陈俞氏却说:“这是陈家的祖宅,我得守着!”

    说罢后陈俞氏又对陈敬云道:“罗漓那丫头我是知道的,xìng也好,以后你也准备给人家一个名分!”

    罗漓这丫头的底细陈敬云也知道,她原本可是陈俞氏边的丫头,被陈俞氏送到陈敬云边来的目的很明显,陈敬云点头称是然后顺口说了句自己会带罗漓去都督府,陈俞氏自然不会反对。

    第二天陪陈俞氏用过早饭后,陈敬云才带着一脸兴奋的罗漓以及其他一些丫鬟下人回到都督府。

    午饭过后,安华林求见。

    “都督,关于税制方面我们按照您的意思做了初步的规划!”说罢,安华林就是把一份文件呈了上来。

    陈敬云接过来,一边喝茶一边看,安华林的这计划里主要就按照两点走,一点是把收税系统和地方zhèng fǔ系统分开来,然后又把税收的种类名目整合,裁减了大批无用的项目同时又加强了一些重要的项目,按照计划预计,改变税收系统后官吏贪墨的机会将会大大将少,同时将把大部分税收直接处于财政部掌管中,这将大大提高军zhèng fǔ所能掌控的税收数目,税收总额也将会略有上升。

    陈敬云对经济上的事也并不专业,他只能以一个普通现代人的目光来看,仔细看过后觉得也可行当即就道:“就按照这计划先办理!”

    安华林点头又道:“关于光复债券我和财政部的同僚也议论过了,详细的章程也拿出来了,第一期准备发行三百万,第二期再发行五百万,后期计划则看前两期的效果如何再做打算!”

    说罢后安华林一脸担心:“只是这计划是有了,不过怕是卖不了多少!”

    安华林担心的什么陈敬云自然清楚,现在全国局势未明,众多士绅豪商们多也在观望,再加上福建军zhèng fǔ只是一个地方政权,信用度并不足以让外人掏出真金白银来。对此,陈敬云不以为意:“放心,这个我来想办法!”

    陈敬云很清楚,债券能否卖出去关乎两点,第一是信用,第二则是利润。

    信用对于目前的军zhèng fǔ来说有点难度,因为现在时局未稳,谁也不清楚将来是个什么况,一个说不准没几个月功夫军zhèng fǔ就垮台了,到时候就怕要血本无归。换句话说,只要军zhèng fǔ不垮台那就没问题,而军zhèng fǔ怎么才能不垮台呢,简单,有足够强悍的军队就可以了。所以,归根到底还得看陈敬云手下的国民军能不能打,以后先不说,但是近期内国民军三个旅分三路开往福建各地的消息就让诸多人关注不已,如果陈敬云胜了,那么就代表着军zhèng fǔ将掌控福建全省地盘,如果败了,好的话军zhèng fǔ还能掌控福州附近地区,不好的话估计就垮台了。

    所以说,国民军近期的战果将直接决定军zhèng fǔ未来的走向以及债券信用问题

    抛开信用这一点外,还有利润。利润主要在于利息这一项,为了提高销量安华林把利益定的很高,如果军zhèng fǔ能保持偿付能力的话,利润将会很可观。

    这两者加起来,就决定了军zhèng fǔ的债券能否卖出去!另外陈敬云还可以学其他地方的军zhèng fǔ强行摊派,估计不用几天功夫就能卖光,可是这样做了也就把福建的士绅阶层彻底得罪了,一旦人心散了陈敬云离倒台也不就远了。

    “这个先等几天!”陈敬云知道现在把债券拿出去也卖不掉多少,索xìng就多等几天!

    “等?”安华林不理解,按照他的意思自然是早早拿出去,能卖一份是一份。

    “嗯!”陈敬云抬头,透过窗户看向了外面的天空:“等!”

    陈敬云在等!其他人也在等!

    十月二十八号,黄兴,宋教仁抵达武昌,施南府反正,同rì北洋军向汉口发动大规模进攻,湖北民军伤亡惨重,二十九号rì,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黄兴前往汉口督战并接管民军指挥权!更重要的是,这一天张绍曾顿兵滦州施行兵谏,要求改革政治、立宪。清zhèng fǔ大骇,据说载沣得知这个消息后在此当场昏迷不醒,奕劻也待在府中不出。

    十月三十号清廷以宣统名义下罪己诏,承诺开`放党`、赦免党人。同rì,黄兴指挥汉口民军反攻清军,以黄兴那半吊子的指挥水平自然奈何不了兵强马壮的冯国璋部,反而是使得原本就处于弱势的汉口民军伤亡惨重,以至于汉口危急!

    同一天,继九江新军起义后,江西省城南昌也爆发起义,迅速控制了南昌,随后当地绅学商界人士商议组建军zhèng fǔ,原推举原巡抚冯汝骙为都督,拒不就,乃改推新军协统吴介璋为都督,并发布光复通电。

    十月三十一号,北洋军强势进攻汉口,汉口军zhèng fǔ分府诸多党人连夜东逃。同rì,那个在数天内爆了数万大军,短时间内就派出了援鄂军、援赣军的焦达峰被叛军所杀,谭延闿任都督。而袁世凯也抵达信阳,正式接任钦差大臣。

    次rì,北洋军攻占汉口,给袁世凯送上了一份大礼!当消息传到京城后,载沣实现了他对袁世凯的承诺:解散了皇族内阁并任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授其组阁!由此,袁世凯成为满清朝廷的实际掌权人。

    这几天功夫的事发展可谓是让旁人看花了眼,原本声势威武的湖北民军被打回了原形,汉口被清军所攻占,武昌三镇形势危急;袁世凯当了总理大臣从而掌控北中国的实际权力;威武一时,以暴兵为己任的焦达峰被叛军杀死,湖南权力从党人手中落入当地绅学商界手中;江西虽然宣布了光复,然省内各部互不统属,乱混不堪,政局混乱。

    这一切都牢牢的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人们也都在猜测中国未来的路在何方,是共和还立宪,南北之间的战争还要持续多久?

    这些全国xìng质的大事沸沸扬扬,即便是在福州的报纸也是整天散发着各种号外,然而不管是福州军zhèng fǔ内部还是福建内的民众们,更关注的是军zhèng fǔ和国民军的动作。

    尤其是国民军三个旅的动向,吸引了众多福建军政要员以及士绅富商的目光。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