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陈府景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原本安静的南城柳河巷自从福州光复起,就不再安静了,这十几天人来人往的,其中多数也是坐轿的达官贵人,而这些人的方向不用多说自然是去陈敬云府上。

    自从陈敬云率队起义并当了福建都督后,福州城的人们就拼命打听关于陈敬云的一切,众多的士绅权贵们想要去拜访陈敬云,一方面是想要了解军zhèng fǔ的态度问题,另外一方面嘛,眼看着福建就要变天了,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捞一场富贵的不在少数。奈何这些天来陈敬云忙得晕头转向,稍微有点空闲时间也是整天待在军营里,外人要求见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不,陈敬云见不到就把注意打到了陈府上。

    虽然陈敬云并没有告诫过陈俞氏以及一众家人要低调,不得生事之类的,可陈俞氏虽然一介妇人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得知陈敬云当了都督后当天就吩咐家人,不得凭着都督的名头在外面招摇撞骗,也不得收受上门客人的财物,前几天虽然有人明着说不敢,但是暗地里打着陈敬云的名头收了不少外人的钱财,被陈俞氏知道后当即就是把那几个人交给了被陈敬云派来保护家人安全的卫队,卫队上报后,陈彩也不客气直接按照官吏贪污处理,赏了他们每人一颗子弹。

    有了这番威慑后,这帮府中下人才被吓破了胆不敢再乱来。

    不过即便陈府中人已经不敢收受钱财之类的,但是前来陈府的人照样络绎不绝,由于府中没有男主人当家,那些来的也多数富豪权贵家的夫人小姐之类的,借的是找陈老太太聊天的名头,实际里打听消息的,求的,求官的什么都有。除了这些后宅人士外,很多人也派出了得力的管家、掌柜之类的主事人,带着一担一担的‘土特产’又或是怀里藏着银行本票求见陈府大管家陈辉阳。

    陈辉阳是被陈俞氏亲自jǐng告过,又承诺过把他的二儿子送到陈敬云边听用。儿子的前途和陈俞氏的jǐng告一起,也让陈辉阳没起半点心思,把前来送钱的按照陈俞氏的吩咐,真是土特产之类的收下来无妨,黄白之物银行本票之类的一概婉拒。

    陈俞氏虽然是个老妇人,但是很明白她儿子陈敬云现在的地位不简单,这些来送钱的指不定就有什么要求或者祸心,一个不好就得弄出大事来,再说了陈家也不缺钱,自家价百万,犯不着为了那点小钱败坏儿子的名声。

    这rì里陈家的门房陈六子正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颗瓜子,手里拿着一杯茶。陈六子这些天可是风光透了,自从他家少爷当了都督后,这些天里天天都有人来上门求见,不懂事的直接要说见少爷,碰到这种人六子都懒得搭理,连我家少爷在那都搞不清还来求见,一看就不是什么有料的货sè,而碰到一些懂事的言明求见老妇人或者是陈大总管的,六子也会和言和气的通报一声,过程自然少不了门房的红包。

    这门房的红包钱嘛,这年头都是有的,任凭宰相府上还是乡下土财主家里,门房都是最有油水的位置,也安排家奴的最好地方之一。为了预防万一他陈六子可是亲口问过老妇人的,老妇人教训他说不能给少爷惹事,但是却没有说不让他收啊。所以陈六子也不主动开口,给红包的就快些通报,不给红包的免不了磨磨蹭蹭,这么些天来也得了不少的好处。

    喝着茶的陈六子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吆喝声,当即就有些烦怒,人还没出去,嘴里就嘀咕了起来:“谁家的人在外面瞎嚷嚷啊,不知道这是什么地吗?”

    他一边嘀咕一边往走了两步,而后往外一看,乖乖!好多兵!看这架势,至少也有二三十号,他们肩上都扛着长枪,腰间还别着手枪,穿着皮制军靴,头戴圆顶前檐帽。陈六子这些天和前来保护陈家家人的那五六个卫队士兵混的时间有些长,也长了不少见识,知道普通国民军的士兵是有长枪但是没短枪,军官和那些炮兵们那是有短枪但没长枪,如今长短枪齐全的整福州城里只有一种人,那就是自家少爷的卫队!

    一眼见这群人快速靠近,陈六子立即就子一缩,嘴上大吼了一声:“少爷回府了!”而后就是子一往外冲就是跑了出去准备开大门。

    陈六子的年纪还小,正在变声器,因为吼的那句‘少爷回府了’有些嘶哑,不过这还是足以让府里的人听见了,正在里间见客的陈俞氏听到外间有些吵杂,还不等她问出了何事,就有个小丫鬟疾步上前了两步低声道:“夫人,少爷回府了!”

    “敬云回来了?”陈俞氏初听也是有些意外,随后脸上就是露出了喜sè。

    陈敬云自从起义开始,一直都因为忙碌着各种事物,期间只回来了两次,每次停留都不超过一个小时。陈俞氏虽然想要多看看儿子,但是知道儿子忙碌又不好出言挽留,所以这次陈敬云回府就让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布满了。

    府外陈敬云带着卫队刚踏进副们,看见院子里站着一堆人,然后看见自己进来了就齐声喊:“少爷!”

    陈敬云摆了摆手,也不想教育他们不用客气之类的,直接道了声:“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听到陈敬云如此说,那群小厮丫鬟们也是不敢停留,都散了,唯独陈六子一个转就到了陈敬云边:“少爷,夫人已经等着您了!”

    陈敬云点头,随即转头对陈彩道:“你去找四叔,让他给兄弟们安排一顿好吃的!嗯,不过不准喝酒!”

    “谢都督体恤!”陈彩说罢后转对着卫队众人道:“都督说了,等会安排给兄弟们一顿好吃的,不过不准喝酒!”

    执行任务时不准喝酒那是理之中,而听到有一对好吃的后卫队的士兵们都是满面喜sè,这年头,当兵的他们要求其实简单的,有足额的饷银拿,有顿好吃的,偶尔能喝一两口的酒就已经很满足了。不过陈敬云为了刻意笼络他们,除了经常和他们待在一起说话开玩笑之类,还经常给他们安排大餐,那可是满盘的鸡鸭鱼,随意吃。陈敬云的想法很简单,在没有信仰的年代里,要维持部下的忠心就得靠恩惠,为的就是到了关键时刻里卫队里有汉字能够而出给他挡子弹。有时候陈敬云都觉得自己的想法卑鄙的,不过转念一想,他就发现几乎所有的上位者都无耻的。

    步入后院,陈敬云看快就站在门前的陈俞氏,当即上前两步,口中一边说着:“孩儿见过母亲!”一边就要跪倒行礼。

    陈俞氏那里能让他真跪下去啊,直接上前数步,托住了陈敬云,脸上带着笑容的同时已经眼眶含泪:“那么多礼做什么,又不是外家人!”

    把陈敬云扶起来后又是略微退后的两步,仔细看了陈敬云两眼随即道:“你吃的不好,都瘦了!”

    听到这话,陈敬云只觉得一阵很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孩儿不孝,让母亲受惊了!”陈敬云觉得眼前的这个妇人有点像自己的妈妈,真的很像,都是那么的老,脸上的皱纹也是一堆一堆的,说话的语气都是充满了关切,一时间里,竟是让陈敬云有些恍惚了。

    此时陈俞氏已经是恢复了过来,面上带着笑容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进来,别在外间坐着!”

    陈敬云买过门槛进去后才发现,这偏厅里人数还不少,除了周围伺候的丫鬟外,还有好几个女客,其中有个三十左右的妇人,有个年约四十左右的妇人,再有就是陈敬云所认识的孙夫人,此外还有这三人后跟着的丫鬟。

    陈敬云进来后,这几位也是站起来一一行礼,论公陈敬云自然是都督,但是家里嘛,自然是论似的,所以陈敬云没有往常在军营官衙时那样摆架子,反而是亲切的问候起来。

    由于是女客,陈敬云也不好多说什么,直接在一边坐着,不过陈敬云这边坐着,包括孙夫人在内的这几个女客都显得不太敢说话,陈敬云也知道为何,当即略座了片刻后就是告退出来。很显然,等陈敬云一出来,里边有说话了阵阵话来,隐约间陈敬云还听到了林府几个字,猜到可能是自己和林府的亲事。

    不过此事事关自己和孙道仁的约定,当初自己为了他的十几封劝降信答应了不悔婚。这十几封的劝降信效果也很大,除了袁方被劝降外,今天他已经收到电报,说福宁府三十九标第二营也反正了,马成回电说正在准备强攻三十九标剩下的一营,不用几天功夫这福建东北沿海就能彻底落入军zhèng fǔ掌控了。

    还有北部,自己三十八标的第一营庄先河也是选择了反正,目前正延平府和四十标第一营对持,并说建宁的巡防营徐镜清部也派人出现在了延平附近,目前陈敬云已经电令庄先河固守延平,等待第二旅援军到来之前,务必守住延平这个福建北部的重要城市!福宁和延平都有了消息,可是许崇智所在的邵武府却还一直没有消息传来,发电报也不通,陈敬云猜测可能是出了什么事,但是一时间也弄不清楚,加上邵武府距离遥远,只能等第二旅到达延平之后再做打算。如此众多新军中,已经有数营选择反正,其中孙道仁的那些劝降信还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如果自己执着悔婚的话,怕是难度不小。算了,改天还是去见见那女子再说吧,要是实在差强人意拼着自己的名声受损也得把婚给毁了。

    陈敬云一边想着一边也回到了自己院子,刚进院子就听见一声惊喜的轻喊:“少爷!”

    陈敬云望去,只见罗漓站在门前,带着满脸的惊喜望着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