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秦玉年的选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陈敬云冷喝一声:“凭什么,就凭因为你无能而死去的数百兄弟!”

    “你……我不服!”彭寿松是和会党混惯了的人,那么会服气啊,当即就是准备掏枪:“我看谁敢夺我的兵!”

    “大胆,竟敢持械某刺上官!”旁边的袁方立即大声喝道,而后冲了过去就是掏出手枪。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袁方就已经对准了彭寿松开枪。

    ‘砰’、‘砰’连续两声枪响,就见彭寿松软到在地,口处流出的血迹很快就浸湿了地面。这时候,卫队也急匆匆的进来,然后围在了陈敬云边。

    看着一脸急切的陈奎,陈敬云道:“没事!”

    陈敬云没事,彭寿松却死了!被袁方两枪就给崩掉了,事的发展完全出乎众人的意料。卫兵们很快也收缴了袁方的枪,甚至为了预防万一连其他军官的配枪也给收了起来。

    等收拾好了后陈敬云叹了口气:“都是革命的老人了,怎么这档口就犯糊涂了!”“袁方你也是,他纵然有错,你也用不上现在就杀!唉,你这个团长也别当了,但现在战事要紧,你就代理第五团吧!,有功再行转正。”

    在场众人中,多数都是陈敬云的嫡系将领,在这个时候自然是支持陈敬云的拿下第二团的,彭寿松一死,他手底下的几个会党出的队官,营官也被一起革职,自然也就没他们说话的份,萧奇斌几个炮兵团的人只是默默看着,不说话,至于袁方和李继民同样是不说话。

    “不说那些,各位,现在外面的三十七标到底该怎么打!”陈敬云喝茶后敲了敲桌面。

    此时,众人才从彭寿松的死恢复过来,当即开口建言起来。商议中,陈敬云也不插口,任由下面的那些军官们商议,这个主要是他虽然继承了陈敬云的记忆,但是却没能继承陈敬云对军事选择的判断直觉。所以他把这些专业的事都交给了职业军官。

    商议一番后,军官们很快就拿出了相应的计划,没有太过于花销的夜袭、高难度迂回之类的战术,而是采用了教科书式的标准战术,各部左右两翼向前延伸,扩大战线,随后第一团为主力在正面压上。同时国民军的十八门大炮轮番发炮,断断续续的轰击着三十七标的阵地,扰袭敌军不得休息,等第二天一大早,经过重新整顿的国民军凭借着巨大的兵力优势发起全面进攻。

    这一次陈敬云可是把四马克沁机枪都安排到了后头,不是打敌人的,而是用来打逃兵的。马克沁重机枪这玩意用来进攻自然是不好用,但是用来压制逃兵还是很给力的,先后杀了十几个逃兵后,国民军中的不管是老兵还是新兵都明白,陈敬云是下了决心要把秦玉年给打败,一群中级军官也是在出发前被陈敬云喊来训话,内容无非就是鞭策众人奋力作战,作战不力者将会被就地解职。有了这巨大的压力后,一众军官就是力压着士兵们往前进攻,三十七标虽然强悍,但是经过一夜炮击,士气降低了不少,国民军大规模冲锋前又是经过了长达二十分钟的炮击准备,这种种相加,使得三十七标在国民军的优势兵力冲锋下很快就崩溃了!

    “大人,走吧!前面顶不住了!”一个队官满脸急sè的对着秦玉年喊道,可是秦玉年却是不为所动。

    “走?能去那里?回长乐吗?长乐距离福州不过数十里,又无险地可守,再说了我们还走得了吗?”秦玉年放下了望远镜,从望远镜中他已经知道,前线部队已经溃散,他甚至都能看见那些国民军追着杀来,这一仗已经败了。其实来之前他就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犹豫。

    “孙大人,我辜负你的信任了。皇上,臣对不起您啊!”

    秦玉年掏出了腰间的配枪,看着这支枪有些出神。边上的几个亲兵看见连忙大喊:“大人,不可!”

    他们的话音落下,秦玉年也扳下了扳机,砰的一声后,他整个人向后倒去,那一双大眼还睁着……

    秦玉年死了,三十七标再也没有战斗下去的勇气,很快就全线举起了白旗……

    此役,国民军阵亡七十八人,伤两百余人,失踪的逃兵两百余人,三十七标阵亡一百余人,伤数百,其余人包括伤者在内尽数投降被俘。而三十七标的降兵中,经过劝说后多数加入国民军,为了避免士兵冲突,陈敬云把这些降兵都安排到了未参战的第三团。得到三十七标近千老兵加入,第三团得以迅速形成战斗力。

    对于秦玉年的自杀,陈敬云是不太理解的!他为什么要为这个腐朽的王朝自杀?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能以自己的观点来理解的。你认为这是不正常的事,但是在有些人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回到司令部,林文英和郑祖荫等人连忙上来,问战事如何,陈敬云道:“秦玉年部已经被消灭!各位大可放心!”

    听到这个明确的消息,司令部的众多等候休息的人才放下心来。随后他们了解到昨夜彭寿松因为意图持械刺杀陈敬云而被当场格杀的时候,一个个都是面sè大变。不过彭寿松乃是会党中人,和林文英以及郑祖荫这些人向来都是不太合群的,所以他们纵然心中有些不满,但是人死了都死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随后又处理了些民政上的事物,不管是前生今世陈敬云可是都没当过文官,对于政务一途可以说都有些迷糊,所以自从起义以来,他就没管过民政上的事,都交给了郑祖荫那群人管理。

    郑祖荫以前都是谘议局的成员,新成立的军zhèng fǔ中各部总长,次长也都是以前的议员,名望士绅,除了林文英这个军务部总长是军人出外,其他的都是老士绅了,管理起民政诸事来得心应手,这几天功夫里把福州内外的事物搭理的有理有条,使得民众不至于惊慌,今rì里虽然城外还有战事,但是城内已经是大体恢复了人群走动,不再是像前天一样死气沉沉了。

    “总督府那边已经清理过了,子华准备什么时候搬过去!”郑祖荫询问着。

    总督府也就是松寿的闽浙总督府,军zhèng fǔ成立之时就打算把总督府搬到总督府去,但是奈何起义那晚被林文英手下的工程营强攻一番后,损坏不小,所以也就没搬过去。

    “既然已经修缮好了,自然是要搬过去的!”陈敬云仔细斟酌着:“现在各部都安顿好了吗!”

    郑祖荫道:“都好,虽然军zhèng fǔ草创,但是各部没有动乱,都在尽心办事!”

    “这就好!”陈敬云用手指敲击着桌面:“现在时局纷乱,这民政上的事要尽量稳,不可一心求变而扰乱民心!”

    “这是自然的!”

    此时,陈敬云把视线看向了安华林:“对了,财政那边理顺了吗?”

    安华林当即就是掏出了一个小账本说了起来:“经过几天紧张的清理,已经把详细的账目做出来来了,我们近几天一共收拢了两百八十万银元的库银,查抄的浮财有八十万元,其他书画玉器等财物以及不动产等约值四到五百万银元。”

    “不动产等财物尽快变卖现银!”陈敬云知道现在财政紧张,单单这几天功夫他就花掉了不少于十五万的军费,手头上就只有这两三百万的花可花不了多久!

    民政,财政这些事也不多,不用多久就说完了。很快陈敬云就把那些人赶了出去,随后召集将领们开始军事会议。

    “都督到!”随着卫兵的一声高喝,原本坐着的军官们齐刷刷的站起看向门口!

    依旧一军服的陈敬云踏着长筒马靴缓步而入,走之主位前陈敬云坐下后才道:“都坐吧!”

    这时,众军官才重新坐下,看着下面的一群军官,陈敬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在座的人不多,都是营以上的军官,其中多数都是陈敬云的嫡系,比如冯勤,马成,林成坤,庄大福,林飞泰,陈卫华,李连阳,另外还有李继民,萧奇斌,袁方。从在场的人就可以看出来,陈敬云嫡系的力量在一天天涨大。林文英抢着去当了个有名无实的军务总长,彭寿松被杀了,剩下的同盟会军官中,只有萧奇斌而已。

    陈敬云环视一圈后,才缓缓开口道:“昨rì至今rì一战,虽然一度打的艰难,但是各部将士用命听令,最后还是一鼓作气拿下来了。击败三十七标后,我军在福州方圆百里内再无威胁。不过这不代表着我们就能够放松jǐng惕了!先不说福建周边省份的清军,但是这福建境内,就还有其他大小众多军事力量!具体的况冯参谋你来说说!”

    冯勤站起后道:“是!”

    随即他走到后的一面小黑板上,指着上面的一幅福建地图开始说了起来:“目前福建省内除了我们外,在东北部福宁府驻扎有三十九标两个营;北部延平府有三十八标第一营、四十标第一营共两个营;邵武府有四十标第二营;目前这三地的新军我们都已经发去了劝降电报和派出了使者,但是目前尚没有明确消息反馈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