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杀人夺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福州城内的起义是在十月十九号晚上,随后便成功的占据了电报局,从而切断了和外界联络的电报线路,而小仓山的使馆区虽然也有电报连接,但是由于陈敬云派人临时封锁了那边,使得那边的外国领事也不了解事的真相。

    第二天由于战事还在继续,陈敬云并没有下令解除封锁,直到晚上凌晨,开会组建了军zhèng fǔ后,第二天早上才解除了电报局的封锁令,并发出了这两天来的第一封电报。

    而这封电报就是福州起义的通电。通电一出,全国各地震惊无比!

    原本全国的局势就因为武昌起义而变的动不安,其后数天内各地也陆续有人起义但是由于规模偏小,皆是被清军扑灭,所以直到十九号为止,全国的革命事业依旧只有武汉三镇。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湖北那边的战事,同时所有人都在猜测着,那里会是下一个武昌,那里会爆发下一场的大规模起义,众人等了十天之后,终于是知道了。那就是福州,那就是福建!

    在众人心中,如果说湖北那边的武昌起义就是一点火星的话,那么福州的起义就是一桶火油洒在了火星之上,霎时间里引起全国各地群奋勇。

    而福州和陈敬云这两个名词霎时间就出现在全国各地的报纸头条上,甚至很多报纸赶发了多版号外,竞争报到关于福州,关于陈敬云的一切。

    “号外!号外!福州昨rì起义,革命群众拥护陈敬云为都督,率领军民反抗满清专政!”这是武汉那边的报纸,通篇都是喜庆之意,言下之意福州起义将引起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起义,届时湖北军zhèng fǔ将率领所有革命省份共同推翻满清皇朝。

    “福州新军兵乱,匪兵以陈敬云为首,建伪军zhèng fǔ!”这是běi jīng的那边的报纸,天津乃北洋老巢,自然不会对陈敬云有什么客气,骂的那叫一个痛快,就差点把陈敬云说成是妖魔了。

    “英领事表示,对福州之动乱表示严切关注,并表示,英国将严守中立,不偏袒其任何一方!”这是上海租界那边的报纸。

    从舆论上看,还是租界里的报纸说的激烈许多,不管是湖北还是běi jīng那边,都带有明确的政治偏向,不像租界那里,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浑然不管外界各方反应,这没了顾忌自然也就随便说了,革命党,立宪派,中立者,各方提笔就骂,骂的痛快无比的有,被骂的吐血三升的也不在少数,被骂了提笔反驳的更多。一时间,各地报纸又是掀起了新一轮的嘴仗,各方骂来骂去好不痛快。以此,报业开始了民初时期的丰厚利润期,有了利润加上又可以接着报纸指点江山,使得各方人士对办报纸乐此不彼,一时间各种报纸层出不穷。

    舆论反应如此快,各方的实权人物反应也不慢,湖北军zhèng fǔ一收到福建军zhèng fǔ的通电后,立即发出通电,他们也不管陈敬云到底是谁,立即就是表示支持陈敬云的高尚行为,黎元洪也以个人名义发来了贺电。同时,其他各方,包括孙文,黄兴等人也一一发来贺电。

    电报的背后,各方人士却是都在寻找了关于福州和陈敬云的一切痕迹。

    十月的běi jīng虽然天sè未寒,但是屋内却似乎充满了寒气。

    “那个陈敬云到底是什么人?”铁良手中拿着电报,满脸的怒气:“福建那边不是有松寿嘛,不是有孙道仁嘛,怎么就让这陈敬云给反了!”

    此时徐世昌道:“此人原先是三十八标的标统!”

    “新军,新军,我看那些个新军都是革命党了!”栽洵yīn阳怪气的说:“早些年我就说,新军不可靠!”

    此时载沣却是喝道:“不练这新军,难道你指望绿营八旗去打仗?”

    旁边的几个重臣也是陆续开口,说南北新军不可一统而论。的确,现在袁世凯的北洋军还在湖北那边和革命党打着呢,这边可不能没头没脑的乱说。

    栽洵见此也就不说话了!

    “湖北那边还未平定,福建又乱了,唉!”这时候载沣自个也是叹了口气,湖北事发已经这么多天过去了,荫昌和冯国璋也到了湖北,手底下的军队也不少了,怎么就还没有收拾完那些革命党了。他也不是笨人,各种缘由自然也是知道的,无非就是袁世凯使绊子,北洋军不见袁世凯出山就死活不出力。

    摇头不想这些,当即问道:“都说说,福建那边该如何处理!”

    徐世昌道:“福建地处偏僻,本来走海路好些,但是海军现在前些时候都去了武昌那边,一时半会腾不出来,我看还是调广东,江西,浙江三省分调兵力进军为好!”

    “这南边的新军还能靠得住?”栽洵又说话了,可是这话却是说的不差的。眼下这世道,除了北洋军还能被袁世凯牢牢掌控住外,南边的新军恐怕都不怎么样,别说调集他们去围剿革命党了,估计一下发弹药他们自个都反了。可是如果不调这南边的新军,这一时半会的就处理不了了。

    “要不让冯国璋另派一个镇过去!”下边有人建议了。

    此时,载沣咬了咬牙:“福建地处偏僻,一时半会还影响不了大局。冯国璋那里兵力不多,还得用在湖北这等要紧地方。至于福建,等平定了湖北后,自然可以一战而下!”

    载沣做出了决断后,清廷自然也是做出了相应的部署,不过却并没有让陈敬云影响到了大局。对于载沣的安排,袁世凯还是点头的。

    “还算是有点见识,知道福建远不如湖北重要!”袁世凯笑眯眯的说着。

    而边的杨度也道:“福建自然是比不上湖北的,不过也不能不关注,我看,还是要派人过去!”

    袁世凯却道:“不急!不急!”

    袁世凯说不急,杨度略微一想也就知道袁世凯为什么这么说了,无非是想要看着南方乱起来,这乱起来了朝廷才会求着他出山,进而恢复实权,组阁等等,在这之前袁世凯是希望南边能乱下去的。看透了袁世凯想法的杨度也不说什么,继续喝茶了。

    对于福建的革命,清廷这边虽然震惊,但是并没有分出太多的心思来,从军事层面而言,甚至半点反应都没有,湖北前线的冯国璋虽然有心插手,但是朝廷和袁世凯都没有下令,他也只能干看着了。至于周边的广东,江西,浙江三省的实权人物虽然接到了清廷的调令,但是为了防范新军,他们那里敢调动新军啊,而旧军又不得力,只能是干看着。

    清廷选择了暂时不管,这种反应陈敬云之前也猜到,由于福建的地理位置就注定了不太可能成为南北双方的主战场,甚至可能会成为被遗忘的地方。但是这样也有好处,福建的地理优势使他避免诸多战火。不像河南,湖北等省份一样,由于是兵家必争之地,军阀数十年里遭受了不知道多少战火。

    当然,这并不是说陈敬云可以高枕无忧了。这全国范围内的革命大业,南北争斗等一时间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此时的他就算说话也没多少人能听他的。现在的国内能够影响政局风云的还是袁世凯,清廷,孙文,黄兴等少数几个人上,其他像陈敬云这样的地方都督都是看戏的角sè,随大流而已。全国范围内没他们什么事,但是在省内他们还是有许多事要做的。

    对于陈敬云来说,现在的头一等大事就是如何对付数十里外长乐县的秦玉年,秦玉年的三十七标共有三营,其中的第二营袁方部已经投向陈敬云,并成为了陈敬云手下的第五团,现在就还剩下两个营,一千多号人。

    福州起义刚开始那天,由于消息不通,秦玉年并没有即使得到消息,等他得到福州起义的消息后已经是二十号的上午了,这还是因为接到了孙道仁的劝降信才知道福州发生了什么事。当即他就心惊不已,立即就带着部队赶赴福州。

    下午,他就带着一千多号人到达了福州城外,前方的部队甚至已经和国民军有了小规模的交火。

    城内的陈敬云听到秦玉年到来的消息后,也是立即带着第一团以及炮团出城增援。当然了,免不了派出了使者进行劝降。

    可是没半会功夫,派出的使者就回来了,得到的答案就一个字:不!

    得到这个消息后,陈敬云并不感到意外,秦玉年可不是那些墙头草,随便一拉就能投降的,这人就是老式军人的典范,虽然忠于孙道仁,但是也忠于朝廷。

    既然不投降,那就开打了。陈敬云也不含糊,亲自坐镇统帅数千大军一阵猛攻,由于自知之明所以他并没有亲自指挥,而只是坐镇,然后由冯勤等司令部的参谋官们以及各部主官具体指挥作战,可是国民军的兵力虽然超过三十七标三倍有余,但是由于前几天新加入的新士兵太多,而三十七标又是第十镇成军最久的jīng锐之师,一时间国民军竟然是伤亡数百人。

    当夜,临时指挥部内,陈敬云环视着下方的一众军官,脸sè深沉。他虽然知道三十七标能打,但是没想到自己以近四千多人的总兵力加上十八门炮竟然拿不下对方一千步兵防守的阵地,这让他大为火光。

    视线在下方的几个军官上扫视数遍后道:“今rì作战不利,其中以第二团为甚!”

    第二团也就是林文英的那个团,林文英担任军务总长后总不能赖着团长位置,所以陈敬云就让彭寿松代理团长,原本这个第二团是工程营和会党的底子,一共四百余人,可是这两人彭寿松到处拉人,硬是凑了近千人,其中半数是连枪都拿不稳的新兵。更关键的是,彭寿松现在都没有从陈敬云手中那到过一份钱的军饷,以至于拉来的那些新兵和老兵们这几天都没有发过军饷,没有军饷到手他们那里会卖命哦!

    傍晚时的第二团的阵地被秦玉年手下一个反攻立即就崩溃了,被杀伤众多,逃走的更多。基于此,面对陈敬云的斥骂,彭寿松也是不敢大声反驳,只能是心理骂着陈敬云:“不给军饷,怎么打仗!”

    不料,下一刻陈敬云却道:“第二团之惨败是需要人来负责的,今第二团代理团长彭寿松撤职,林飞泰调任第二团团长。”

    陈敬云话一出,彭寿松脸sè立即就变得苍白起来,陈敬云要骂人他也没什么,但是他却没有想到陈敬云会夺他的职,当即就是大声喝:“陈敬云,你凭什么夺我的职!”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