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袁方的第三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处理完孙道仁这一档子事后,陈敬云也没多停留,直接带队卫队走了,至于抓到的其他众多前清官员,陈敬云也懒得见了,直接吩咐高级官员中一律看押,中下级官员中愿意投诚革命的,割掉辫子后原职留任。

    他自己则是带着卫队亲自前往数个招兵点查看,现在陈敬云最关心的就是手中掌握的武力了!

    到目前为止,陈敬云掌控的武力并不多,只有原第二营升格而来的第一团,加上投诚而来的清军士兵,大约在一千两百人左右,然后还有原亲兵队和学兵队为主组成的jǐng卫营,人数也不多,只有四百人左右,其中半数以上都是临时投诚的清军士兵。

    至于第二团七百多人,宪兵团三百多人,马营五十多人,炮兵团四百多人,分别被林文英、萧奇斌、俞绍瀛、彭寿松、黄安源所掌控,现在起义阶段还能听从陈敬云的指挥,但是一旦大局稳定之后就很难说了。为了获得rì后的主导权,手底下的兵力那是越多越好,至于质量嘛的,大家都是同样的水准,谁也别说谁的不是。

    现在第二团已经被陈敬云派出城去了,宪兵团也在忙碌在福州城内各处,搜捕乱兵和零散清兵,而炮兵团还驻扎在于山上。这就给了陈敬云一个短时间内极好的扩充机会。

    冯勤历尽一夜战斗后,他也是聪明人,知道自己的前途已经和陈敬云息息相关,所以一得到陈敬云的命令后,就立即组织人力在福州城内各处开设征兵点。虽然晚上乱糟糟的,但是冯勤已经按照陈敬云的命令发布了安民告示,有些胆大的人已经陆续上街,街面上也不时有穿着军装背着长枪的新军士兵路过,民众们看见这些新军士兵头上都光溜溜的时候,才相信是革命了。

    再看告示,识字的人已经是念出来给旁人听了,内容大多数是平淡无奇的,大体上是让告诉人们福州城换主人了,满清朝廷大大滴坏,革命党大大滴好,民众不用担忧,安居乐业云云!这些老话虽然让民众担忧不已,但是这份安民告示的落款处更是让人议论纷纷:福建国民军总司令,陈敬云。

    其中极少数人是听过陈敬云的名字的,知道他是新军军官,而且还是城南陈家的少爷,但是绝大多数的民众是不知道陈敬云是何许人也,正交头接耳打听着:“陈敬云是谁?”

    被人们议论着的陈敬云可不知道已经成为了福州城内人们关注的焦点,他此刻就站在征兵点处,看着征兵点前稀稀拉拉的应征人群,有点担忧。从现在开始可以说福建已经进入混乱的局面了,虽然他手中有孙道仁的劝降信,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那些将领们会听自己的话,而且除了新军外,福建各处还有数量不等的巡防营等旧军,这些也都是麻烦。如果短时间内招不到足够的兵力,陈敬云还担心自己未来的下场。

    “现在况怎么样了!”陈敬云走近了后,冯勤立即就迎了上来,还不等冯勤问候呢,陈敬云就主动开口询问了。

    冯勤随即道:“现在时间还早,三个招兵点一共招了一百七十多人!”

    听到一百七十这个数字,陈敬云虽然心中不满,但是也知道这个成绩已经不错了。现在招兵困难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昨夜刚发生兵乱,民众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来参军的都是一些知道消息早一些的民众。

    “好,要继续加大招兵力度!”说到这里,陈敬云看了看招兵条件,看见上面的待遇是月响8元,安家费15元,想到现在急需兵员当即道:“把安家费提高一些,提到25元!等兵员略足后再降下去!”

    现在时间就急这么几天,花多些钱也是必要的。

    冯勤领命称是,果然,当把安家费提高到25元后,前来征兵点的青壮年也逐渐多了起来,这年头,穷苦民众的月收入不过三四元而已,甚至更低。不说当兵后能拿的那8元军饷,就单单为了那25元的安家费,就足以吸引那些穷苦民众的青壮年了。

    另外,陈敬云还发现除了这些普通民众外,还有不少青年学生也跑去征兵,对此陈敬云也特地吩咐冯勤,要把学生以及其他高知识分子和普通士兵区别开来,可别放进普通士兵里当炮灰。这些人最好是能当成后备军官来培养。

    征兵的事有冯勤在主持,陈敬云也放心,不过刚回到司令部,就有人来报,说是第二团军

    陈敬云打了开来后,看了半天,随即把信合上继而沉思了起来。

    城外现在的局势有点乱,有李继民部,有林文英和彭寿松部,还有袁方所部,按照陈敬云的设想就是,先把第二团林文英赶出城去,让他们打上一阵再说,就算投降也会因为自己先承诺升格为团避免他们不会相互吞并。而自己就在城里把局面安定好,然后开始大量招兵。

    等有了士兵,有了军饷,有了军械后,才能让自己在将来的夺权争斗中占据优势。

    而城外的局势发展和陈敬云预料的不同,信中说,李继民部昨夜开始和袁方所部对峙,上午得到林文英增援后,先是劝降袁方,被拒绝后发起了数次冲锋,虽然第二团和第四团的兵力超过袁方手下的兵力,但是战事却不太顺利,半天功夫也没打下来。后来等到陈敬云派去的亲兵送去了孙道仁的亲笔劝降信后,袁方态度才有所改变。

    不过,袁方却坚持要求见陈敬云,并称只有见到陈敬云后才投降。这才让林文英和李继民送来了这封信。

    接到信后,陈敬云沉思了片刻,随后站起来:“马成,即可集合部队随我出城,林成坤,你率jǐng卫营守好城内各处要紧地方。另外命令萧奇斌,即可率领炮团随我出战。”

    陈敬云的安排一方面需要确保福州城掌控在自己手里,另外自己则带着主力和炮团出城,避免李继民或者是别人的陷阱,到时候袁方要是不肯投降的话,自己就率领优势兵力击败他。

    这匆匆一番安排后,陈敬云就率领着马成手下的一千两百人以及萧奇斌手下的炮团出城,待下午时分,陈敬云终于是看到了远处的一大片人影。

    “大人,您总算是来了!”李继民一看到陈敬云,就是连忙上前。

    一听到大人这个带有明显前朝气息的称呼,没有让陈敬云反感反而是亲切起来,为什么?那是因为这说明了李继民是把他陈敬云上上司看,而且是原来的上司看。也就是说他承认之间的统属关系,这点很重要。

    “李大哥,辛苦了!”李继民的年纪比陈敬云要大上几岁,为了笼络人心,这一声大哥陈敬云叫的还是比较顺口的。

    李继民显然也是被陈敬云这种明显的恭敬语气给吓到了,当即惶恐道:“不辛苦,只是卑职有负大人所托,至今未下敌阵。还请大人责罚!”

    说罢就是要形矮下去告罪,陈敬云那里能让他真的跪下去啊,直接就是上前一步托起来:“李团长,你我现今已经是革命军人了,以前的规矩就不用了。再说你拖住了袁方一整天,这就是功!”

    李继民之前已经从林文英的口中知道自己被提升为了团长,也就是以前的标统,但是从陈敬云亲口说出来就更加心喜了:“大人!”

    这个时候,一边看着的林文英脸sè有些怪异,开口道:“司令,听闻你带来了第一团和炮团,我建议趁着天sè未晚,尽快发动攻势,争取一击而下!”

    林文英这话却是让陈敬云眉宇一皱,说实话,他虽然对这些革命党人的理想,献jīng神很佩服,但是从自己目前的处境而言,边有太多这样的革命党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心中虽然不爽,但是表面上却是毫不变sè:“嗯,我看也是这个理!

    此时,马成却是上前道:“不是说那袁方要见司令嘛!”

    李继民这时才似乎醒悟过来道:“哦,对,之前司令的亲兵送去劝降信后,袁方回复说要投降也可以,但是他要见到司令!”

    “既然我来了,就见一见吧!”陈敬云沉思着:“如果他能降最好,不投降的话就准备攻击!”

    吩咐下去后,很快就安排好了,那袁方似乎也不怕自己的危险,竟然直接带了两个亲兵穿过了阵地到达陈敬云的指挥部。

    陈敬云见袁方一进来,就是脸上挂着微笑站了起来。

    而袁方进来后,首先视线就落在了陈敬云上,而后上前两步就是行军礼:“大人,卑职封统制大人之命特地前来报到!”

    左一句大人,又一句统制,这让旁边的林文英很不满,在他看来,现在已经是革命了,大家都是革命军队了,怎么还是以前的那。难不成他还以为陈敬云是孙道仁的部下不成。

    陈敬云显然也是对袁方的话有些意外,不过他听到这话后想起了许多事,尤其关于以后的权力问题。要知道,他陈敬云可不是一个正牌革命党,而是事到临头才加入的同盟会,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林文英等人都没把陈敬云当成真正的革命党看待,由此可知陈敬云在同盟会那群人心中并没有太大的威望,但是陈敬云也是有优势的,那就是他的高级军官份以及他手中的实际兵权,既然要兵权,那就得好好拉拢这些手握兵权的军官们,当即就是道:“好!既然你已归我节制,以后你部就是福建国民第五团了。”

    “是,司令!”袁方此时也改了称呼,由此可见他也不是个迂腐之人,不过他脸sè上很平静,丝毫没有对陈敬云的封官加编制表现出特别兴奋的表

    不过说实在的,目前陈敬云的封官许愿都没有太大实际xìng内容,陈敬云前后都封了七个团长了,分别是第一团马成,第二团林文英,第三团李连阳,第四团李继民,第五团袁方,宪兵团俞绍瀛,炮兵团萧奇斌。可是这些团当中,也就马成手底下大约有一千两百多人,其他的都是三四百,五六百的,说是一个团,其实一个满编营的兵力都不足。

    袁方用着出人意料的方式投降了,他手底下的士兵自然也跟着投降了!这样一来,福州城内外基本已经掌控在福建国民军的手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