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孙道仁的条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对于昨夜突如起来的兵乱,孙道仁虽然有些惊慌,但是内心里他却是没有感到多少的意外。这福建里的新军可以说是他一手建立的,自从庚子之变后他就出使rì本考察军事,回国后就是设立了福建武备学堂,而后十年时间里他一手建立了福建新军体系,并成为了第十镇统制。为福建的内的新军第一号人物,他对手底下的新军况是了解的。

    他非常清楚近几年来自己手下的新军内混进了诸多革命党人,但是由于革命党人隐藏的太深,他这些年虽然时有清洗,但是也只是清洗出去了一些小鱼小虾而已。年初广州动乱的时候,他又奉了松寿的命令大肆清洗第十镇,不但把有明确嫌疑的一些士兵开革掉,就是一些没有明确嫌疑的高级军官也被他用借口或调职或开革,还把那个一心练兵的陈敬云给提上了三十八标标统的位置,意图保证福州之安全。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革命党人对第十镇的侵蚀已经到了非常严重之地步,普通士兵和下层军官不必说,中高级军官就大多数都加入了革命党,其中就包括了一个协统,两个标统。

    当他昨夜听到说革命党人以陈敬云为首发动起义的时候,惊的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在他的印象里,许崇智和林肇民这两个人平时言语就多有不恭,是革命党也不足为奇。但是陈敬云可不同,他孙道仁可是对陈家知根知底。早年时他就和陈父相识,陈家孤儿寡母回到福州后他也多有照顾,rì后更是一举力荐陈敬云留学东洋,回来后他也颇为赏识陈敬云,一直都让陈敬云手握兵权并驻守福州省城。而陈敬云这个人他也是了解的,平时做事沉稳,虽然对国内政局不满,但是却和孙道仁一样支持立宪,对革命党人的暗杀,暴力革命那一却是呲之以鼻。前些天武昌那边事发,陈敬云还特地建议他收缴下面军士手中的子弹呢。

    这样的人会革命?

    昨夜一整夜的时间,孙道仁都是不愿意相信的,但是当他看着陈敬云在一群卫兵的拥镞下稳步而入的时候,却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人,他终究是看不明白啊!

    可是他永远也不知道,此时的陈敬云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陈敬云了。

    陈敬云稳步上前,见孙道仁着睡袍,头发凌乱,神sè苍白当即开口道:“大人受惊了!”

    孙道仁没有开口大骂,他甚至都没有怒视陈敬云一眼,只是抬头看着陈敬云,然后问:“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陈敬云此时心里想的是怎么让孙道仁投诚,然后用他的名义招降第十镇的其他部队,当即道:“大人,难道你还看不明白这天下局势嘛!”

    孙道仁却道:“看的明白何妨,看不明白又何妨。但是我知道,发动兵乱,扰袭民众绝不是一件值得称赞的事!”

    孙道仁如此说,陈敬云却摇头:“既然天下大势,国家民众大人不关心,但是这福州城里的百姓大人总要关心吧!”

    孙道仁眉宇一挑:“如果你不发动兵乱,福州城百姓何来祸事!”

    陈敬云道:“局势如此,即便敬云不起事,不用几天时间也会有其他人领头起事,到时候那些革命党人起事势必因实力不足而和清军在福州城内久战不下,届时战火纷飞则为百姓之祸,如今敬云率第二营助革命一臂之力,则福州一夜可下,待民众发现战火之时战事已毕!两者相比,大人以为对福州民众而言那种更好?”

    孙道仁一听:“这是强词夺理!这……”

    他原本还想继续说什么,但是抬起手来却是半天后也没有说下去,只是叹了口气后又把手放了下去:“事已至此,也不用多说什么了!要杀要剐随你!”

    陈敬云却是摇头:“大人对我恩重如山,敬云岂是那种以怨报德之人,今rì来无非是要……”

    说到这里却是被孙道仁打断了:“如果子华你是要劝我加入乱党,那就不用多说了!”

    原本陈敬云还想拉拢他,但是看着他那一副顽固模样,原本想着拉拢他的话就吞了回去,改而道:“大人不加入我军敬云也不勉强,也不会伤及大人xìng命!只是有一条还须大人劳累!”

    孙道仁没直接问,直接看着陈敬云的眼神中多了丝询问的眼神,陈敬云也继续道:“敬云希望大人能够给第十镇其他各部,尤其是长乐的秦玉年去封信,劝他归顺与革命事业!”

    陈敬云说出这点后,孙道仁却是没有像之前一样直接拒绝。孙道仁并不是什么迂腐之人,他之所以不愿意投向于革命党,是因为他不愿意当一个反贼。但是他这些天对国内的局势发展也多有了解,知道国内已经动不安,四处都有起义发生,不管以后是立宪还是共和,但对于现在福建内的第十镇新军而言,却是需要面临一个很必要之选择:是和革命党开战还是投靠革命军从而让福建避免战火。

    孙道仁虽然是湖南人,但是他幼年就已经随父居住在福建,在这里住了数十年早就已经把福建当成了自己的家乡,从心底上来说,他是不愿意让福建民众遭受战火的波及的,而另外一方面,他也不愿意自己一手组建的第十镇分裂后相互攻伐。

    还有一点,陈敬云虽然现在对自己还很客气,但是万一自己拒绝他的要求,那么这些革命党人会不会威胁到自己的家人?即便自己不答应,那么他们也完全可以拿走自己的印章找来模仿笔迹的人书写书信。还有,如果这革命真的办成了,自己没什么,但是家中老小百余口总得有个出路不是!

    孙道仁久久没有说话,陈敬云也安静的等着!两人都喝着孙道仁老家送来的chūn茶,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两人足足沉默的一刻钟后,孙道仁才深深的吸了口气:“信我可以写!”

    陈敬云露出了笑容:“大人果然深明大义!我代福建千百万百姓感xìng你!”

    “但是我有个要求!”孙道仁道。

    “哦!”陈敬云对孙道仁有要求并没有感觉到意外,要人心甘愿的办事嘛,总的付出点什么:“不知大人有什么要求!”

    孙道仁捋了捋胡须:“子华你和林家的婚事不得悔婚!”

    陈敬云一听有些愣了,他原本还以为孙道仁会说什么保证家人安全又或者是rì后安排他的那个独生儿子的出路,又或者高尚一些要陈敬云不得随意扰乱福州城内民众或者是杀伤俘虏或者是放掉抓到的那些满清官员,这些陈敬云都想到了,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孙道仁却会在这个档口提起他和林家的婚事。

    这可大大出乎陈敬云的意料之外,按照他的想法,这起义后那婚事必定会被拖下去,自己要是不满意的话也就退了。

    可是他有些不明白,林家的婚事虽然和孙道仁有些关系,但是也不至于拿到现在来说吧。

    其实他没想明白,其实孙道仁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怕陈敬云成了革命党后会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毁掉和林家的婚事。说起来,这还是当初自己为了拉拢陈敬云才说动林夫人把林韵许配给陈敬云的,这都已经下了聘,婚期都定好了,要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让陈敬云悔婚的话,这让林韵那丫头怎么有脸活下去。

    这年头,临近婚期而被退婚的话,对于女孩子而言可是要命的大事,人言可畏啊!要是女孩见识少些,面子又嫩,一个想不开估计就跳井里了,就算想的开rì后也很难找好人家了。对于林韵那丫头,孙道仁是很喜欢的,不想看到那丫头以后愁眉苦脸的。另外一方面,如果林家和陈家的联姻继续,那么也就代表着孙家和陈家的关系照旧,rì后就算革命党人当了权,那么自己家也不至于遭什么罪。

    孙道仁的心思没说出来,陈敬云虽然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但是前后多少也猜出来一点!本想直接回拒的,但是前后仔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一是为了利用孙道仁来劝降第十镇其他新军,另外一方面嘛,他虽然没见过那林家女子,但听陈俞氏说她长的应该还可以,也上过新式女校,料想不会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差,更何况,这年头是可以纳妾的。

    当即一咬牙道:“婚事已定,自然不会反悔!”

    孙道仁听罢,笑了笑后伸手道:“拿纸笔来!”

    随后,zì yóu随从奉上纸笔,孙道仁没含糊,一连写了十余封书信,除了长乐县的秦玉年外,还给第十镇的其他各部步兵营管带都一一写了劝降信。陈敬云接过来略微扫视了眼,很满意孙道仁书信内的话语。

    因为孙道仁在信中劝各部投诚于福建国民军并听从陈敬云指挥!

    盖上了孙道仁的官印和丝印以及孙道仁的亲笔签名后,陈敬云才让亲兵派人紧急送往各部招降。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