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军 激战总督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面对众人的恭喜陈敬云也是面露喜sè,率众军官以及马队进入军械库后,看见李连阳的肩膀上有伤,当即一边上前一边道:“怎么受伤了?严不严重?”

    “没事,皮伤而已,包扎下就好了!”李连阳看上去依旧jīng神的很,这也让陈敬云放心不少。

    来到李连阳前道:“辛苦了!”说罢后陈敬云又是思索一阵后道:“你的功劳我记着,等事毕再行封赏!”

    随后他朗声道:“今夜之苦战,人人有功,军官皆升一级,士兵补一个月的饷银。”

    反正今夜过后,军队是要扩编的,这第二营扩编为标,甚至为协都是有可能的。陈敬云不怕没官位赏给下面的人,就怕没人来当!

    不多时,冯勤走到了陈敬云前:“司令,初步伤亡已经统计出来,有二十四人阵亡,三十人重伤,轻伤未计。”听到这个数字后陈敬云眉宇一皱,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点头:“把受伤的兄弟安置好。!”

    冯勤道:“记下了。”

    冯勤退下后,三十八标的副军械官欧阳天拿着账本走了过来:“司令,这是军械库的账本,已经大体清点过了!”

    陈敬云道:“大体上说说!”

    “是!”欧阳天打开账本,粗略的翻看了一阵后才开始道:“据账本所记,目前军械库内有全新汉阳造步枪一千八百支,替换下来的旧汉阳造两千三百支,六响手枪两百支,七九圆弹一百五十万发,七九尖弹八万发,五十七生炮弹两千发,七十五生炮弹六千发,另有曼利夏,rì造,毛瑟,水连珠等杂枪千支,各式杂号杂型枪弹十余万发。另外还有六门毛瑟造马克沁机关炮,那些七九尖弹就是配属在这六门马克沁机器炮上面的!”

    听到这里,陈敬云手一摆:“机关炮?是重机枪吧!”

    一边的陈卫华解释道:“就是重机枪,此物国内也没出现几年,各地的叫法多不相同,但都是同一个意思!”

    重机枪可是好东西,自从在rì俄战争杀伤了众多rì军后,就彻底出名了,世界各**队均开始大量装备重机枪,而国内军界的人也不是闭着眼睛不问外事的,北洋军就率先大量装备重机枪,而南方各新军也开始少量装备。而在福建嘛,这六重机枪也不久刚运回来,准备试练一个重机枪队,还不等把重机枪发放下去局势就变乱了,防备新军甚严的松寿那里还敢将这杀人利器发放给新军啊。

    “另外,还有各式军刀……”还不等欧阳天说完,陈敬云就摆了摆手道:“这些零碎的东西就不用说了,走,先去库内看看,嗯,把那六门重机枪给搬出来!”

    进入库房后,陈敬云简单巡视了圈,随后对着已经搬到前的六门马克沁重机枪道:“这东西虽然消耗极大,却是作战之利器!”

    说到这,他停顿了下来转后众军官道:“四个队里各出十人,然后亲兵队里也出十个人里组建机枪队,先把架子搭起来。”

    之所以没有把重机枪分散配属给下面的队,是因为以前的福建新军没装备过这利器,要利用好这些利器,是需要好好训练的,所以陈敬云打算先集中起来训练,到战时配属下属各队。

    随后,陈敬云在库房内又转了圈,也没心思数一数实物和账本上的数目能不能对的上,当即就是下令让士兵们补充弹药,安置伤员。

    在留下一个庄大福领着所部一个排守军械库后,陈敬云则马不停蹄的带着大队兵力以及众多枪支弹药,炮弹前往支援萧奇斌以及林文英。

    于此同时,福州城总督府内,听着外面不断响起的‘啪’‘啪’枪声,松寿着全朝服,坐在椅子上的他虽然面sè发白,但是眼神中依旧露出凶狠之sè。

    “大人,乱军攻势凶猛,兄弟们快要挡不住了”此时,一个嘎哈快步跑了进来向松寿禀告,这人手臂上已经是沾满了血迹。

    松寿听见这话却并没有什么反应,早在当初听到武昌被乱党占据之时,他就猜到过福建也可能步湖北之后尘,为此他一直大力戒备着,不但收缴了新军的弹药,而且给巡防营重新换装了全新的武器弹药,另外还支持福州将军朴寿从八旗子弟中抽调jīng壮组建捷胜营,并给捷胜营装备了不逊于新军的武器装备,甚至还打算把那六门马克沁机关炮以及新买的六门火炮也抽调给他们。

    但是这些准备工作还没有完成,新军就叛乱了,之前当他听到南校场的新军以陈敬云为首发动叛乱之时,气血汹涌而上差点就没回过气来。当反应过来后刚准备抽调巡防营和八旗捷胜营平定兵乱,还不等他发出命令,乱军就开始攻打总督府了。

    虽然仗着武器弹药丰富,总督府里的卫队拼死抵抗者乱军的进攻,但是随着卫队里的亲兵一个接着一个或死或伤,他就知道今夜自己就要以殉国了。

    “大人,现在走还来得及,兄弟们拼死也要把大人护送出去!”卫队里的亲兵再一次劝说着。

    但是松寿却是摇头:“走?去那里?能去那里?我松寿一生清名,岂可在古稀之年背上一个失土弃城的骂名!”

    松寿如此决断,让下面的卫兵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继续拼死抵抗着。

    总督府外,林文英看着前方那高大的总督府,心中忍不住生出一阵烦躁,他领着人马一路杀来,途中分兵攻占了镇司令处,电报局,并且途中还得到了彭寿松率领的三百多会党增援,原本打算一举攻下总督府的,但是因为本部缺少弹药,总督府内的清兵又死战不退,火力极其凶猛,损伤了百余人后竟然还没有攻下总督府。

    眼看着手下的一个队官发动的一次冲锋又被打了下来,他终于是忍不住大声喝道:“我要敢死队!来人,立即组织敢死队!”

    林文英下命令组织敢死队后,当即就是站出来了十余人,这十余人中无一例外都是同盟会成员,看着这些自愿站出来的同盟会成员,林文英大声道:“革命成功已经近在眼前,但是松寿那个趴在人民上吸血的满清贵族却阻挡着我们的脚步,我们要怎么办?”

    “杀!”当即就是有人大声的喊了起来。

    林文英亲自倒了烈酒,给诸位敢死队的成员一一喝下:“国家和民族深受苦难,而今天,我们将用鲜血来保卫他们”

    “为了国家与民族!”

    在林文英的激励下,十余名同盟会成员组成的敢死队个个都是满脸红sè,把碗中酒喝下后,他们摔破了大碗,然后十余人手里拿着炸药包,上也都绑上了炸药包!

    在林文英亲自组织的火力掩护下,这十余人快速的冲向了总督府,在子弹中飞奔着,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再然后随着一声砰然巨响传来,总督府的高墙被炸开了,防线被突破了,林文英来不及伤感那些敢死队员的亡,就是立即下令发起总攻!

    当被陈敬云派来支援林文英的李连阳带着手下部队赶到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眼前那堆着的密密麻麻的尸体。

    他搞不懂,自己等人攻打一个堡垒要塞似的军械库也不过阵亡二十余人而已,而林文英带领手下的工程营以及彭寿松的会党人员攻打一个没有坚固防线的总督府竟然能够伤亡数百人。这让他第一次对同盟会的人有了全新的认识。

    猛是够猛了,就是傻了点!

    就一个总督府用得着正面硬攻吗?里面又不是什么战略要地,正面打不下就先围着等援军,要不侧面突击,要不干脆放下一排人围着,主力跳过去攻占其他地方。要知道起义军最主要的敌人可不是松寿,而是旗界内的数千八旗以及巡防营,甚至是城外的三十七标。

    虽然心中有些看不惯林文英的指挥方式,但也没必要去说什么,只是把带来的弹药给林文英补给后,他就率队离开了,他还要去仓前山使馆区,他记得陈敬云说的很清楚,今夜决不能让乱兵进入仓前山,更不能让满清的权贵们逃入外国使馆。

    攻入总督府后,林文英发现松寿已经吞金自杀,心里不舒服的他掏出手枪给了松寿的尸体好几枪,然后把投降的总督府卫兵们一一枪毙,才带着大队人马赶赴于山方向。

    之前李连阳还带来了陈敬云的最新命令,由于萧奇斌率领的炮营以及辎重队在抢占于山的过程中遭到了捷胜营的顽强抵抗,命令林文英率部立即增援于山方向。

    临走前,林文英却是发现彭寿松手底下的会党在总督府的后院jiān污了好几个松寿的女眷,当即气得他想要立即枪毙那几个会党成员。

    “我们是革命军人,不是流氓土匪!”

    此时,彭寿松得知况后快步赶到,连忙安抚:“林管带,别气,不就是几个满人吗,犯不着生气!”

    林文英一听就是想要破口骂人,但是想到彭寿松的特殊份以及自己还要依靠他手下的数百会党,当即不得不把心中的那股怒气强压了下来:“话说在前头,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说罢,就是头也不回的往前去了,留下彭寿松一人。

    “真他妈晦气!”彭寿松的小眼珠转了转后落在那几个玷污女眷的会党人上,然后抬脚就踹:“妈的,什么时候惹事不好,偏偏在这个节骨眼惹事!做就做了,偏生还让人发现!”

    而后又是看向众会党:“今夜大家都忍着点,等福州光复了,兄弟们还怕没有银子和女人吗!”

    彭寿松安抚手下几句后,才是急忙带着人马去追林文英。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