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密议(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陈敬云说完,其他诸人也是神sè正常,郑祖荫等人也知道虽然自己这些人为了革命可以抛头颅洒血,但是底层的士兵们可没有这么高的觉悟,其他地方不知道,但是他们可是知道现在湖北民军那边为了征兵,可是开出了高额饷银的,不然除了血学生外估计就没人参军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场中略微冷静了一会后郑祖荫首先开口:“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筹集起义款项,现在已经有了六万多元,这笔钱我原本是打算购置军火的,现在就拿出来充当军资!”这是兴中会的。

    这时,林文英也道:“前几天陶成章先生也给我这边汇了一笔款子,有七万元”这是光复会的。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萧奇斌也开口了:“我们共进会原本也打算在近几rì举事,手中也有一笔款子,不多,两万余而已!”说罢他略微停顿了会却继续道:“不过,我可以私人捐出两千元来!”

    没看出来,萧奇斌的家底竟然怎么殷实,殷实的同时竟然甘为革命奉献家产,这种cāo陈敬云自认拍马也是赶不上的。

    有了萧奇斌开头,林肇民也不甘落于人后:“我林家也能拿出来一千元,不为别的,就为了给舍弟报仇雪恨!”

    有了这两个人开头,陈敬云也不好什么都不说,只好道:“我陈某人也拿出四千来!”说罢,随即转头对林成坤道:“你家底不少,也拿出来一千来!”按照陈敬云心里的想法,他早就把军队当成自个的了,就算今天革命党人不拿出钱来,那么陈敬云也是打算从家中暂时拿出钱财来用作军资的。不过革命党人既然有钱拿出来,自然是用他们的了。

    彭寿松道:“我和手底下的兄弟们凑一凑,两千元也是拿得出来的。”

    剩下的数人虽然没有拿出几千上万来,但是多少几百也是有的。

    如此凑了一番,竟然也凑出来近十六万元来。

    有了这十六万元打底,陈敬云心中多少也是踏实了些,至少短时间内的战费是有了,至于以后的军费就不属于现在cāo心的范围了,到时候要养军可不能靠革命党和自己这些人的捐款了,那是要靠地方财政了。

    毕竟一镇之军单单一个月的费用就得近二十万元,这购置装备,维护装备等各种各样的费用还没算进去呢!

    之后,郑祖荫提议,正式成立起义军司令部。众人也都是深为赞同,毕竟起义临近,到时候可不能乱哄哄的,各项的军事行动等事务都得有个章法。

    那么谁当这个司令呢?郑祖荫问在场中人,这个问题一出,霎时就冷了场。要当这起义军总司令,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拥有相当高的军职和威望,这样才能顺利的统帅起义新军和拉拢其他新军旧军。而革命党人中符合这一点的人不多,无非就是第二十协协统许崇智,第四十标标统林肇民,第三十八标标统陈敬云。而其他人中的萧奇斌以及林文英两人虽然在革命党内部威望尚可,手中握有的兵力也不算少,但是军职太低,真要当这个司令的话不见得有多少起义军官会听他们的指挥。至于郑祖荫和魏胜田以及刘通等人就更不用说了,连个军职都没有,他们的作用在于起义前联络个人以及筹集军资,打仗的事轮不到他们上。

    按照道理来说,陈敬云,林肇民,许崇智三人中,许崇智的资历是最为厚实的,不但军职最高,同时他还是孙文早年的得力助手,兴中会在福建的首脑人物。但是许崇智早已经被孙道仁所顾忌,前几天武昌一事发就把许崇智赶到昭武府去了,他要来当这司令的话根本就无法履行实务。

    剩下的林肇民和陈敬云可以说半斤八两,军职一样,而两人也都是刚进入同盟会不久,说起动机来都不是那么的纯洁。不过林肇民所统领的第四十标下属的两营部队却不在福州城内,一营在昭武府,二营在延平府,说白了他现在就是个光杆司令。

    如此一来,反而是陈敬云占据了最大的优势!他有足够高的军职和军中威望,最最重要的是他手底下还握着福州城内唯一一个正规步兵营。

    除去这几个原因外,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同盟会内部的派系倾轧,兴中会,光复会,共进会,甚至是以彭寿松为代表的会党之间的矛盾虽然还没有到达巅峰,但是已经显出了苗头,可以想象的,他们不太可能接受另外一方的势力来领导他们。

    革命、推翻满清虽然也重要,但是领导革命的权利同样重要。

    一番我看你,你看我的沉闷时间过后,萧奇斌突然道:“我提议让陈敬云担任起义军总司令,林肇民为副司令!”

    萧奇斌此话一出,光复会的林文英也道:“我也同意,我们这边只有陈兄和林兄职务最高,而陈兄手下的第二营也将是起义军主力,如此陈兄担任司令,林兄担任副司令则为万全之策!”

    不料,陈敬云却道:“那许崇智呢?他可是二十协的协统,由他来担任这个司令才名副其实吧!”

    “咳!”彭寿松摆了摆手:“现在许崇智还在昭武府,由他来担任司令怎么指挥部队,怎么笼络其他新军旧军?”

    魏胜田也是点点头:“彭先生说的没错,我想许崇智会理解我们的做法的!”

    郑祖荫也道:“子华你来担任这个司令是众望所归,就不要推迟了!”

    此时,陈敬云才叹了口气:“既然诸位如此说,那么陈某只能赶鸭子上架,勉力为之了!”

    不过此时陈敬云后的林成坤那一直绷紧了的脸终于是舒缓了起来,他为陈敬云的心腹之人,可是知道陈敬云一直想要这个领导权的,不然陈敬云也不会把光复会,共进会,华兴会的人都拉来一起开会议事了!有了这三个派系的倾轧、不信任,陈敬云才能从中找到机会。而现在已经证明了,一个有着强悍力量并且不归属他们任何一派的陈敬云成为了他们之间的润滑剂,也只有陈敬云的存在才能让这三方的人物相互配合起来。

    如此一来,陈敬云成为起义军总司令就已经成为预料之中的事。不过这个司令更多也只是名义上的,至少陈敬云就指挥不了这些革命党人手下的力量,要想得到真正的权力,真正的掌控起义军一切还得靠自己!准确的说是靠手底下的人和枪!

    随即众人又讨论了一番司令部的构架,以及到时候各种各样的可能xìng安排外,就是展望了一会未来的美好幻想,说起这未来,众人就是激高昂,说什么把满清朝廷赶下台后,中国不用数年就能跻列强,重现汉唐风采,人民都安居乐业云云,虽然陈敬云对他们的夸夸而谈没什么认同感,但是也不好阻碍人家幻想未来不是,只好附和了几句。

    约定了各种事项后众人才算是结束了这一次不算正规的会议,会后陈敬云辞别众人就和林陈坤离去!

    但是林文英和林肇民等人却是没有紧跟着就离开,屋内的那盏昏暗的煤油灯一直亮到了午夜!

    由于时间已晚,加之现在时局紧张,福州城内尤其是南校场附近早已经实行宵,陈敬云也不好和林成坤大摇大摆的回军营了,所以两人分别后,就是各回各家。

    回到家里已经是亥时三刻,晚上十点半了,府内诸人大多都已经睡下,陈敬云也不想打扰他们,特意吩咐门房不必声张,更不用去通报陈俞氏,饶是如此,门房里的小厮也是快步小跑了进去,显然是去通知陈敬云院子里的丫鬟。

    刚进他所住的院子,发现屋内的灯已经亮起,他房里的几个丫鬟都已经候着了,她们这会都是穿着单薄贴的丝绸小衣,外头也没有披件外衣,显然是睡下后被匆忙叫起来的。

    陈敬云摆了摆手:“都回去睡去吧!不用管我。”

    那几个丫鬟里听罢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相继退下,不过却是剩出来一人,此女年约十六七岁,瓜子脸,长的极为清秀。本来这群丫鬟都是上人之姿,但是她在这三四个丫鬟中却尤显出众,这人就是陈敬云的贴丫鬟罗漓。原本她并不是陈敬云房里的丫鬟,只是陈敬云之前病重,陈俞氏担心之下就把自己边的罗漓送到了陈敬云房中,让罗漓好生的管管那些丫鬟下人。

    只见她先是上前接过了陈敬云的外,随即道:“少爷可曾用饭?等会也要沐浴?”

    陈敬云道:“吃过了,至于沐浴,就不用麻烦厨房那边的人,等会我直接用冷水就是!”

    不料罗漓却道:“厨房那边有水的,怎么会麻烦,再说少爷你的病更好没几天,要是因为洗冷水又受了风寒,奴婢就万罪难恕了!”

    听她这么说,陈敬云也不说什么了,自己要是生病了,倒霉的除了自己还是院子里的一众下人。

    随着罗漓出去准备水,外头又是响起了脚步声,少时就走进来一个年约五十,穿着丝绸马褂的老年人提着灯笼到了陈敬云房前:“少爷!”

    陈敬云面露疑惑:“哦,四叔,这么晚了有事?”

    门口提着灯笼过来的人乃是陈府的管家陈辉阳,是陈敬云父亲的远方堂兄,早年就跟着陈敬云父亲,在陈家已经待数十年了。

    陈辉阳放下灯笼,走了进来,一边把手里的一本账本递过来一边道:“上半年的账上个月都已经做好了,但是前些时候少爷体不好,而这些天少爷又一直待在军营了,一直都没机会让少爷看看!下面的各个管事掌柜都等着少爷的回复呢!老奴知道少爷公务繁忙,也不敢去军营打扰,刚才听到少爷回府了……”

    陈敬云听罢也是露出微笑:“恐怕你又怕我一大早的就出门了,所以现在你才见缝插针的赶过来了!”

    陈辉阳也是微微一笑:“少爷就体谅体谅我这把老骨头吧!”

    陈敬云笑了笑道:“坐吧!”

    陈辉阳应声坐下后立即摊开了账本,然后开始给陈敬云逐条逐条的说了起来,陈敬云融合了两人的记忆,脑海中对陈家的产业也有着大概的了解。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