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暴风雨前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    辞别母亲后,陈敬云直接带着亲兵回去南校场了。至于那门婚事早已经被陈敬云抛之脑后了。

    刚回到军营,还不等陈敬云坐稳喝上一杯茶,林成坤就是匆匆忙忙的找到了陈敬云。

    “是不是有了进展?”陈敬云问道。

    不了林成坤却是摇头:“不是,而是今早有其他人找上了我?”

    “哦?什么人,别支支吾吾的,有事快说!”陈敬云不太喜欢说话的时候没掌控主动权。

    见陈敬云脸sè不太好看,林成坤也不敢太多话头,直接把话说了出来:“这上午的时候,我按照你的吩咐有去找了那个姓刘的,不过那姓刘的只是他们革命党里面的下层角sè,说来说去就那几句,光复响的事也做不来主。说是要等他把况向上面汇报了后再把况反馈回来。不过回来的路上,我却又是遇到了一个光复会的人!”

    “光复会?”陈敬云略微一愣却也是想了起来,这光复会也是同盟会的一个组织。这同盟会乃是个松散的政治大联盟,他们的共同目标就是推翻满清朝廷,但是其他的各项政治主张却是有很大的异议。而同盟会种较大的几个分属组织就是共进会,光复会,兴中会。

    “嗯,那人叫林浩,据说是光复会福州分部的头面人物!”说起这林浩,陈敬云竟然在脑海里找到了这个人的记忆。根据以前的记忆,这个林浩可是来拉拢过陈敬云的,年初广州那边爆发起义的时候,林浩就偷偷上门拉拢陈敬云,企图让陈敬云带领新军响应广州那边的起义。可是当初的陈敬云愣是不鸟那些革命党人,虽说没有把人抓起来,但是也没给林浩好脸sè,直接就给轰出去了。

    不等陈敬云问,林成坤就先解释了起来:“这光复会的人也是共进会一样,想要拉我们加入革命党!”

    “其他方面怎么说,还有,这两者都掌握了多少力量?”陈敬云对于同盟会那复杂的内部关系一时半会也理不清,索xìng也就不管了,反正他们都是革命党,到时候一起拉来合作就是了。比起同盟会内部的争斗,陈敬云更在意他们到底掌握了多少力量。

    要发动起义,单靠陈敬云一个人可是办不到的。陈敬云手中满打满算也就掌控了一个第二营,这第二营也才六百多人而已,单凭这六百多人引发起义还成,但是要想控制住福州城,这六百人可不够。到时候起义一发动起来,就必须要控制住工程营,辎重营,炮营等部队,另外还有即将到达福州城的第三十八标第三营,第三十七标的第二营。要想控制住这些部队,就必须要依靠革命党人了,毕竟陈敬云的嫡腹可以说只有第二营,第三十八标的其他两营虽然也是他的部队,但陈敬云掌控第三十八标不到一年时间,还没有能够完全掌控住其他两营,真正事到临头了想要依靠他们的话变数会太大。

    所以,革命党人能掌控多少力量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林成坤道:“他们掌控了多少人没有明说,但是通过他们话里的意思是,几百人应该是有的,而且姓刘的说过,到时候只要我们拿下福州城,那么他们就能策动其他几支部队响应起义。至于那个林浩更是明言,他们能够在事发之rì能够配合我们拿下福州城。”

    陈敬云摸了摸下巴:“对了,他们先头说的那个光复响呢,能拿出来多少!”

    这年头,打仗可是要花钱的,军官或许还会为了前程或者是各种虚无的理想跟着你造反,但是下面的普通士兵可没这么高的觉悟,没有白花花的银子摆在他们面前,甭想他们扛着枪去打仗,更加别说造反了。历史上的幸亥革命里头那么多支持革命的各路民军,绝大部分都是奔着响银等各种好处来的,南京临时zhèng fǔ成立后,临时zhèng fǔ可是被各路义军的闹响弄的焦头烂额,陈敬云可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林成坤回道:“这钱的事他们好像还真做不了主,不过我看他们言语间好像真不是什么有钱的主,所以我看这光复响够呛!”

    陈敬云放下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心中则是盘算着,这光复响有则最好,没有也无妨,反正到时候起义了把福州城里的藩库一抄,再抄几个高级官员以及旗人贵族的家,不说多,但是几百万应该是可以弄到手了,饷银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再去和他们谈谈,嗯,光复会。共进会都谈,不用在执着于光复响上,尽量让他们安排实权人物的会面。”陈敬云一边思考一边说着:“现在时局紧张,这事不能拖太久,多则七天,少则三天,就要得到实际xìng的进展!”

    林成坤听罢略微一愣,他可不知道陈敬云为什么会这么急迫,当即道:“不要银子?还有大人是说你自己亲自和他们面谈!”

    陈敬云点点头:“钱嘛,有多少要多少,他们要是真给不出也无妨。至于会面,自然是要亲自见见的!”

    其实这事谈的余地并不大,毕竟这不是什么商业合作,而是要起义。谈的过程无非就是我试探你,你试探我,生怕自个一个不留神就被对方给卖了,等有了诚信的基础后,双方的合作也没什么好谈了,直接弄个计划联合起义就是了。至于坑友军,保存实力这种事短时间内还不会出现在革命党人里头,毕竟现在的革命党人虽然派系林立,分歧众多,但是在推翻满清这个共同的目标上还是很一致的。

    有了陈敬云这个意思后,林成坤接下来的两天里连续和共进会、光复会的人会谈,并且见到了更多革命党人的核心人士。由于陈敬云比前面几天更为积极主动,这一番会谈下来极为顺利,短短三天时间内就已经分别和共进会、光复会的高层取得了联络。

    而这短短三四天里,天下局势可谓是风云涌动,湖北民军头rì占据武昌,次rì占据汉阳、汉口,短短三十六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湖北民军就已经占领武汉三镇,同时大规模征兵,数rì内就扩兵一倍有余。同时清廷反应也不慢,武昌起义的第二天,也就是十月十二号命令荫昌率领陆军,萨镇冰率领海军前往湖北镇压起义,两天后又起用袁世凯为湖广总督,主持对湖北叛乱的剿抚事宜,不过袁世凯称足疾未愈而拒绝赴任,同rì陆军部派遣的第二镇、第四镇各一部已乘坐火车陆续抵达汉口以北,准备集结兵力攻占汉口。

    十五号革命党人在信阳发动起义,企图响应革命,但是被清军成功镇压,同rì,清军马继增部抵达汉口江岸。

    此时清军已经在汉口外围完成了初步集结,从十一号武昌陷落到十五号,短短四天时间里清廷就依靠铁路从外省调集了近万大军,这等反应速度在当时的交通条件而言,已经算是非常快速了。

    随后几天里,清军和民军各有攻防,于滠口至刘家庙一带反复拉锯,十八号,汉口的各国领事馆宣布中立,称武昌起义为中国之内战,各国不予干涉。将“严守中立”。

    湖北那边局势混乱的同时,中国其他省份也是风云涌动,各地相继爆发了小规模的动乱,但是由于湖北那边局势没有明朗,各地的实权人物都还处于观望时期,一时间倒也算是风平浪静,至少各省响应起义的时间比陈敬云预料的要晚很多。

    当然了,各地的报纸可就是平静不下来,各种各样的消息充斥其中,一会说清军大败,一会说民军大败,乱七八糟的消息什么都有。

    而福建这边,和南方各省一样,保持着大体平静下,下面流动着不为人知的汹涌暗流。在陈敬云的授意下,林成坤和革命党人接触频繁,双方了解了初步意向后,陈敬云也是分别见过了李浩,刘通这两名革命党的联络人。后来陈敬云发现他们光复会和共进会竟然是抛开了对方单独和自己会谈的时候,陈敬云思索了半天却是决定同时和光复会和共进会的核心人见面。

    他们革命党人内部的倾轧本来陈敬云是无意管也不想管,但是现今陈敬云却要是打算联合革命党人发动起义,那么就不能让革命党人还是各干各的了,要是能把他们光复会,共进会,兴中会的势力都联合起来,那么到时候起义也将会有更大的胜算。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把这些人联合到一起之后,自己就可以利用革命党人内部的矛盾从而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率领起义的主导权!

    十八号晚,陈敬云巡视完军营后,却没有和往常几天一样和衣休息,而是换了一常衣,然后和林成坤两人悄然离开了军营,甚至连亲兵都没有带上。

    两人一路夜行,随即在一条小巷子里停了下来,陈敬云对林成坤使了个眼sè后,林成坤缓步走入小巷内,然后叩响了其中一家小院子的大门,不用多时,院门被打开了,走出来了一个穿西服的男子。

    这人出来后一见林成坤和陈敬云,面上露出喜sè之后道:“快进来!”

    待两人进去后,那男子伸头往外面的小巷扫视了眼,发现没有其他人后快速的关上了门,而后把陈敬云、林成坤两人带进了正厅。

    刚进正厅,陈敬云就已经发现正厅里人不少,约莫有七八人之多,更关键的是,这七八人里头自己竟然认识四个!这四人就是工程营管带林文英,炮兵营管带萧奇斌,第四十标标统林肇民,马队队官黄安源,宪兵营管带俞绍瀛。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